第七十五章 教育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這一次秘會並沒有開多久就散了……

  很快,民團就有了動作,而且還是一連串動作。

  首先分出五百人手,依託賭鬥賺來的海船,組建了一直船隊,五百人手全都加入船隊。

  雖說此時的船隊還只有一艘海船,卻也組織健全只等後續船隻加入,就能立即開始運轉。

  與此同時,黑旗軍中一批『報廢』軍械,包括快搶以及小炮,秘密送到了新組建船隊的秘密倉庫中。

  不僅如此,一些加入船隊的民團弟兄,重新返回黑旗軍營地,鍛鍊槍法和炮術。

  吳東趁此機會,混入其中好好過了一把槍癮。

  他對單打一的快槍沒興趣,此時也沒有後世那些大名鼎鼎的手槍,不是還有左輪麼?

  憑藉此時的身體素質,還有練武練出來的敏銳感知,不過短短几天時間,他就將左輪玩得賊溜。

  離開黑旗軍軍營的時候,更是順走了好幾把,以及足夠的子彈。

  不知處於什麼目的,劉永福對於民團的動作全盤默許。

  好在一切都在秘密進行,並沒有暴露出去,也沒有給黑旗軍帶來什麼不好的後患。

  除了分出五百人馬組建船隊之外,民團另外還分出了一千多人馬,組建了佛山的農漁會,專門負責收購農產品和漁產品,然後出售給城區酒樓飯館,以及大戶人家獲利。

  之前民團,通過將碼頭外圍盤口的份額分出部分,換取了所有蔬菜肉類禽蛋的壟斷交易權,乃是民團最為穩定的收入來源之一。

  此時民團分拆,自然也就將這一塊,徹底和民團割裂。

  免得以後民團礙了官府的眼,這樣穩定的收入來源受到影響。

  不僅如此,民團分拆出去的人馬,還開辦了一家鏢局。

  眼下我大清各地秩序逐漸混亂,鏢局已是大行其道,最著名的就是京城的順源鏢局,那可是赫赫有名的大刀王五所開。

  如此這般,民團分拆之後一下子瘦身成功,由之前快要達到三千人馬的規模,一下子壓縮到了眼下不足一千五。

  在吳東眼中,這還不夠!

  不說算是壟斷行業的農漁會,需要的人手基本上算是固定下來。

  除非吳東想要加強自主養殖場的規模和出產,不然短時間內不需要更多人手加盟。

  而船隊和鏢局就不同了,一旦站穩腳跟打開局面,需要的人手絕對不止眼前這點。

  別的不說,船隊和鏢局的總部都設在廣州,那裡才是整個粵省的經濟中心,想要賺錢而且還是賺大錢,必須在哪裡立穩腳跟。

  按照吳東的想法,到時候民團這邊還會繼續抽調精幹人手,增援這兩家產業。

  到時候,民團的規模壓縮到八百至一千左右,就不會太過引人注意。就算朝廷依舊不放心,可使用手段時也不會那麼粗暴不留情面,一點迴旋餘地都沒有。

  在外人不知曉的情況下,民團便悄悄完成了分拆。

  很快,船隊和鏢局的人手全部趕去廣州,豬肉榮和黃飛鴻的一干徒弟,則是作為大佬前往廣州坐鎮。

  其實,作為武力擔當,嚴振東才是最好人選,不過他明顯的北方人特徵,還有一口山東口音的官話有些顯眼,並不適合初入廣州坐鎮,也就罷了。

  若非黃飛鴻不好出動,其實最適合的人選是他。

  別的不說,就黃飛鴻在廣州的名聲,就足以避免許多麻煩了。

  當然了,像電影第二部中出現的那些破事,只能說黃飛鴻太過君子,絲毫都不想利用民團的力量,不然哪裡會被折騰得那麼狼狽?

  眼下,豬肉榮和一干寶芝林弟子,身邊可是帶足了人手。

  儘管吳東叮囑他們不要輕舉妄動,先觀望一段時間再說。可真要是有麻煩上身,他們也不會客氣。

  等處理完了這些事情,時間已經進入暮春。

  這日吳東清晨鍛鍊完後,趁小弟們今天放假,乾脆將他們招入書房,詢問他們的學習狀況。

  「你們現在還在學三百千?」

  聽得小弟的讀書進度匯報,吳東倒是沒有感覺意外。

  在沒有漢語拼音的情況下,單單認字就需要耗費許多時間,小弟們年紀不小有自制力,學習進度還算是快的了。

  「夫子說我們的學習進度不慢,若是刻苦努力的話,等蒙學課程結束,就能立即進入經史典籍方面的學習!」

  小弟們頗有些開心,帶著顯擺意味朝吳東說道。

  「經義不用刻意學習了,你們主要學的應該是史卷!」

  眉頭一皺,吳東直接說出自己的意見:「等學完了史卷後,你們最好也要學一學洋人的知識!」

  「可夫子說,洋人只會奇淫技巧,而且蠻橫無理不知禮義廉恥,算不得正道!」

  吳東立即意識到了,眼下教育的問題。

  不是說傳統的經義經典不好,起碼在培養個人品格方面,經義典籍還是相當不錯的。

  只是,在眼下這等時代,將經義典籍作為教育主流,那就有些不合時宜了。

  洋務運動開啟也沒多少年,影響力並不如想像中那麼大。

  黃飛鴻電影第二部中,都到了公車上書戊戌變法的年代,結果廣州那裡學習洋文的地方還是同文館。

  吳東倒不是一味的推崇外國月亮,可直接排斥也是不正常的。

  那句『師夷長技以制夷』喊了幾十年,起碼也得先對洋人的情況有所了解,才能做到知己知彼吧?

  他倒也沒有讓小弟們走上科研道路,只是對洋人那邊的情況,多少得有些了解才成。

  不然,以後和洋人打交道的時候,誰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吳東此時意識到了小弟們的教育問題,繼而推廣到整個民團體系的對外認知問題。

  他是不會將小弟送去同文館的,那裡不僅是革命黨的大本營,同時洋人尤其是洋人的宗教勢力參雜其中,一個不好小弟們就可能被洗,腦,

  還是得自己主導小弟們,以及民團體系的知識傳播問題,不然以後遲早得在這上頭吃大虧,好在眼下察覺到了問題也不遲……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