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初吻】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今晚的月色很美。

  美得讓人近乎窒息。

  五光十色的許願樹下,簫逸擁著趙雅欣動情的擁吻,旁若無人。

  也不知過了多久,直到簫逸感覺舌尖上傳來一絲微微的疼痛感,這才不舍的放開懷裡的玉人。

  嫌棄的瞥了他一眼,趙雅欣用手背擦了擦嬌嫩紅唇上殘留的水澤,目光如常的念了一句。「不過如此。」

  不過如此?

  簫逸一聽這話頓時就不服氣了,我特麼胸口的衣服都快被你抓破了,你跟我說不過如此?見簫逸的眼神微妙,好似還想再證明一下自己的口技,趙雅欣撇撇嘴,逃也似的裹緊身上的衣服不急不緩的對著出口走去。

  「還不嫌夠?」

  她嘴上說的如此輕巧,可轉過身來,那劇烈起伏的胸口還是暴露了她此時內心深處的真實想法。

  說起來,這畢竟她的初吻

  就這樣莫名其妙的丟了,這種猝不及防的感覺讓她羞惱。

  雖說環境倒是很美,可是趙雅欣卻沒有一絲準備,簫逸一反常態的蠻橫無力。

  趙雅欣有些奇怪,同時又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這種感覺讓她感到新奇,甚至還有一絲絲異樣的興奮。

  這就是初吻麼?

  似乎與想像中的心悸還差了那麼一點距離。

  回程的路上。

  簫逸有些尷尬,不知道應該說什麼話,總覺得這個時候說什麼都有些不合時宜。

  沒有經過同意,他粗暴的拿了趙雅欣的初吻,趙雅欣雖然沒有呵斥也只是象徵性的掙扎了兩下,但是這種行為還是讓他有些羞於啟齒。

  趙雅欣倒是恢復的很快,她聽著耳畔那略微急促的呼吸聲,淡淡的瞥了一眼手足無措的簫逸,紅唇輕啟調侃道。

  「剛才不是挺能耐的麼?」

  「現在怎麼一個屁也放不出來了?」

  訕訕一笑,簫逸討好道。

  「雅欣,你不會生氣了吧?

  話剛出口,簫逸就恨不得給自己來上一拳。

  還自詡什麼渣男,這種話能在這個時候說出來麼?

  就算生氣事情已經發生了,再說出來難免讓雙方都尷尬,況且看婊婊那樣子也不像是生氣的模樣啊。

  翻個白眼,趙雅欣瞪他一眼,嘟囔道。

  「真是沒話找話!」

  夜色闌珊。

  夜裡八點左右,正是一天中夜生活最豐富的時候。

  古城中的遊客並不多,也沒有鬧市區的燈紅酒綠與喧器。

  唯一喧鬧地方就屬廣場上那跳著廣場舞的大媽和小媳婦們了。

  廣場舞這種群體活動在哪個平行世界都是經久不衰的。

  趙雅欣在一旁一時看的興起,她拉著簫逸加入了廣場舞的大軍。

  簫逸一開始還有些拘束,放不開手腳,不過很快便被婊婊的情緒所感染。

  在簫逸的眼中,趙雅欣就如同一朵艷麗的玫瑰,在迷離的燈光下怒放,搖曳生姿,那婀娜的身體裡,迸發出無窮的熱力與激情

  明明是爛大街的曲子,明明她也沒有多麼誇張的扭動自己的身體,可是落在簫逸眼中卻讓他感覺時光仿佛在這一剎那停止了。

  「簫逸,陪我跳舞吧。

  趙雅欣就衝著簫逸笑,笑容里說不出來的嫵媚。

  一開始還是隨著人群的舞姿扭動,可到了後面已經變成了即興表演,簫逸被她帶著跟著她的步伐。

  這裡沒有人認識他們。

  他們可以盡情的釋放自己。

  深紅色的上衣在迷幻的燈光下忽明忽暗,如同一團燃燒的火焰,迷離的目光釋放出野性的光芒,如星辰般璀璨,潮濕的朱唇微微顫動,仿佛是在低低囈語,如泣如訴,扭動的腰肢將柔美的身姿搖曳出無限的風情,恰似暗夜裡的性感妖姬,周身上下,散發出蠱惑人心的妖冶魅惑。

  空氣中瀰漫著狂野迷亂的氣息,趙雅欣似乎化身跳躍的火苗,於風中極力地扭動著曼妙的身姿,在燈光和酒精的刺激下,一切都變得恍恍惚惚起來,這種酣暢淋漓感覺是她許久都沒有體會到的。

  她主動拉住簫逸的大手攀上自己的腰肢,愉悅地旋轉著修長的脖頸,揚起下頜,將雙唇撐開,一臉茫然而又欣喜的看著眼前的男人,似乎想要把他的模樣徹底的烙印在心底。

  一曲終了。

  當音樂聲停止的那一刻,趙雅欣從恣意放縱中驚醒,輕輕地嘆了一口氣,目光忽地黯淡下來,無邊的落寞襲來,她竟感覺有些疲倦,收回雙手,打算將腰間的那兩隻手移開,可動作只完成了一半,忽而又想起她和簫逸初見時的場景。

  「學姐,不知道有沒有榮幸請你吃個晚飯?」

  她呆滯了一瞬。

  突然又仰起雪白的脖頸,生澀地回應著簫逸熱烈的目光,她輕輕踮起腳尖,雙手如蛇般纏上小學弟的脖頸-

  此時廣場上的大媽們早已經停下了跳舞,正一臉曖昧與驚訝的盯著他們兩人。

  聽著耳邊大媽們的念叨聲,趙雅欣視若未見,她貪婪的呼吸著簫逸帶給她的味道。

  終於。

  半晌之後,趙雅欣張開檀口,向簫逸的肩頭重重地咬了一口,接著倉皇地擠出人群,向外奔去。

  回家的路上趙雅欣一言不發,只是安靜的坐在副駕駛,目光複雜的盯著窗外的霓虹閃爍。一反常態的再也沒有之前那樣肆意的挑逗,絲襪扔的滿車廂亂飛,媚眼橫生。

  看著她的模樣,簫逸突然有些難受,有句話他很想說出口,卻又不知道該如何述說。到了山水印象,趙雅欣作勢下車,簫逸開口了。

  「雅欣。』

  聽著這話,趙雅欣腳步一頓,隨即回過頭來,微挑著眉頭打趣道。

  「怎麼?想上去坐坐,喝口水?」

  「也好。』

  輕咳了一聲,簫逸就準備熄火和她一同下車,結果趙雅欣卻是一把將他按在座位上,沒好氣道。

  「去去去,做你的春秋大夢。」

  「趕緊回去,,別讓清漪等急了。」

  聞言,簫逸就直視著她的眼睛,從她的眼神里,簫逸看得出來她並不是在開玩笑,目光很認真。

  沉默良久,簫逸點點頭,輕輕的抱了一下她,隨後驅車往虎丘而去。

  看著消失在街角的燈光。

  趙雅欣站在小區門口遲遲沒有挪動腳步。

  她想起今晚發生的一切,又伸出小手仔細的摸了摸唇角,上面似乎還帶著一絲彌留的溫度

  她並不是在刻意的躲避什麼。

  她只是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她可以陪著簫逸放縱,可以陪著簫逸撒歡。

  但是有些東西,遲了就是遲了。

  就好比,夏天已經來臨,桃花已經謝了,等到桃花再次盛開,那已經是來年的事了。就算是來年桃花再次盛開,可那也是後來者了。

  (第一更。)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