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腐化之城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林雲漸的頭,正在鏡面上方。

  此時他和鏡子裡那顆頭顱,只有不到一個手掌的距離。

  冰冷,詭異,壓抑……

  那顆頭顱上的痛苦與絕望,他能看得十分清楚。

  往鏡里看去,她皺皺巴巴的校服上全是血跡和污漬,裸露在外的皮膚上也都是淤青。

  「滴答——」

  從她的眼角,一滴血落在了鏡子上。

  「張薇薇?」

  這張臉雖然變得恐怖猙獰了許多,但並不難認。

  她是張薇薇。

  也是這一刻,「張薇薇」似乎聽到了林雲漸的聲音,她慘白的臉越仰越高,到後來,甚至超越了人類頸椎的極限角度,她仍在慢慢仰頭。

  她的嘴唇已經完全被割掉,露著森白的牙齒。

  無邊的漆黑擴散到了她的整個眼球,她就用這雙眼睛,飽含痛苦地靜靜注視著林雲漸。

  害怕?恐懼?

  林雲漸本以為自己見到這奇詭的一幕後,會出現類似的情緒。

  但令他沒想到的是,這一瞬間,那種感覺又出現了。

  他產生了……食慾。

  和之前的幾起命案一樣,他的腦海中,瞬間感知到了「屍體」的位置。

  回頭看去,張薇薇的屍體仍然靜靜地縮在沙發的角落。

  那就是她的屍體。

  她同樣被毀面者所害,消失的嘴唇就是明證。

  只不過,這次身為被害者的她,也變成了腐化者。

  林雲漸目光平靜地注視著張薇薇鏡中腐化體恐怖的漆黑眼眸,他沒有躲閃,也沒有害怕,更是強行壓下了那股來歷可疑的飢餓感。

  他下意識地伸出右手,食指點在了她的眉心。

  剎那間——

  大腦里飛快地閃爍著某些片段,他也大致,了解到發生了什麼……

  張薇薇,父親早亡,母親前段時間生了一場大病。

  瞬間失去經濟來源的她,開始向城市管理機構申請補助。

  丹楓城對人的要求很低,它並不指望你成材做出多麼卓越的貢獻,只要人活著,別給社會添亂就行。

  所以,她獲得的幫助勉強能讓母女二人不被餓死,卻無法治療母親的病。

  十五歲的她開始想各種辦法去弄錢。

  跪在地上乞討,收集一些廢品,賣掉其他衣服只穿校服,一天只吃一頓等等。

  她開始逃學,開始變得沉默寡言,身上也越來越髒。

  孤立,排斥,霸凌,隨著她的奇怪變化接踵而至。

  但她並不在意,她在意的,是自己仍然沒辦法攢到足夠多的錢,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媽媽病死,卻買不起藥。

  那一天,丹楓城正式入冬了,今年的城市比往年更冷,雨水也更多。

  寒冷的風從窗口灌進來,窗戶砸在牆上啪啪作響,她又冷又餓。

  媽媽躺在床上雙目無神,瘦成了皮包骨頭,渾身顫抖。

  她摸出身上攢到的所有錢,卻仍然不夠。

  看著躺在床上的媽媽,她只能低著頭哭。

  除了哭,她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什麼。

  為了省錢,屋子裡的電停了,供暖也停了。

  這個冬天,又黑又冷。

  她咬著牙,用身子擋在床前,儘量不讓寒風颳到媽媽身上。

  可媽媽還是發抖。

  那一刻,她的胸膺完全被憤怒和怨恨填滿,她恨命運不公,恨管理者無情,也恨自己無能。

  她很想一把火燒掉那些冠冕堂皇的城市管理組織,但她又不敢,因為她還在期待著,萬一他們能突然可憐一下她,救了媽媽的命呢?

  那些天,城裡一直在下雨。

  餓著肚子的人永遠不會覺得一場細密的雨會是纏綿浪漫的。

  她靠在床邊,對媽媽說,你一定會好起來的。你答應過父親會把我養大,會看著我嫁人,然後自己開一個小賣部,磕著瓜子,看著電視度過餘生。

  你不能說話不算話……

  媽媽什麼也沒說,只是看著她,默默地看著她,默默地流著淚,一直流淚。

  直到瞳孔渙散,咽下了最後一口氣。

  這座城終究還是沒有可憐她。

  她站在媽媽逐漸冰冷的屍體旁,一動不動,聽著外面的雨聲越來越響。

  她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一開始還能感覺到飢餓,口渴,疲倦,寒冷……可到了後來,她什麼也感覺不到了。

  某一刻,她忽然聽到了一個聲音——

  想見到你的母親嗎?

  腦海中的畫面消失。

  後面的事,就和她告訴林雲漸的一樣了。

  林雲漸緩緩移開手指,嘀嗒嘀嗒的聲音越來越密集。

  她的眼角在不停滴血,也許因為淚已經流幹了。

  張薇薇已經死亡,她是被毀面者殺的,嘴唇被割去就是最好的證據。

  不過,也許是因為她臨死前的龐大怨恨,這股極端的負面情緒吸引了緋紅因子,將她尚未消散的靈魂腐化成了鏡子裡的它。

  就在這時,鏡子裡伸出一個頭顱的張薇薇的腐化體忽然張開了沒有上下唇的嘴,擴張到了令人恐懼的地步,一口咬向了林雲漸!

  林雲漸被她咬在了左臂上,然而他的手臂竟突然冒出了一層層細密的紅色鱗片!

  「哧——」

  像是被灼燒了一般,張薇薇的鏡中腐化體立刻鬆開了嘴,然而林雲漸左臂上的紅色鱗片卻像有自己的意識一樣,朝著那顆露出鏡面的頭顱疾射而去!

  眼看她就會落得和周詳一樣的下場,被恐怖的紅色鱗片絞成血霧,但下一刻——

  「叮叮叮叮叮——」

  密密麻麻的刺耳鱗片撞擊聲陡現。

  竟是林雲漸揮動右臂,用自己右臂上冒出的紅色鱗片擋下了左臂自動飛出去的鱗片。

  「不能吃。」

  他不知在對誰說話。

  張薇薇的腐化體本能地感受到了徹底消亡的恐懼,但她還在不停地嘶吼,威脅。

  林雲漸半跪在地,看著她,說:「儘管世上沒有感同身受,但你的經歷,我也有過。」

  「你……想以這種姿態繼續存在嗎?」

  他看向鏡子裡面,那個鏡面的世界裡,他看到了另一具屍體,她長得跟張薇薇很像,應該就是她的母親。

  就算變成了詭異恐怖的腐化者,她也無意識地收斂了自己母親的屍體。

  自己的屍體卻蜷縮在沙發上。

  至少,讓她入土為安吧。

  林雲漸站起身來,走向張薇薇的屍體,彎下腰,將她抱了起來。

  一直在嘶吼的張薇薇的鏡中腐化體突然沒了聲音。

  林雲漸轉身看去,那面鏡子上,像是起了霧,瀰漫開了一層緋紅。

  張薇薇那顆正從鏡面鑽出來的恐怖頭顱,莫名消失了。

  林雲漸想了一下,將張薇薇的屍體背在了自己背上,上前撿起鏡子,離開了這個又黑又冷的房間。

  右手拿著四方形鏡子,並用手腕處的戰術手錶照亮眼前的路。

  隱約間,林雲漸又聽到了……

  「嘀嗒——嘀嗒——」的聲音。

  後背上張薇薇的屍體變得越發冰冷,他的肩膀上,也隱隱感覺到了一陣濕潤,就像被鮮血浸透了一樣。

  難以忍受的寒意從後背貼著脊椎湧向身體的每個角落,林雲漸能感覺到,身後的張薇薇……似乎已經不是屍體的狀態。

  他能感受到她的存在……她的屍體,和自己的腐化體合而為一了。

  儘管林雲漸感受不到張薇薇對自己的威脅,儘管那身紅色的鱗甲極為恐怖,但身後那緩慢襲來的窒息感,卻也無比真實。

  她要做什麼?

  警惕著身後的同時,林雲漸下了樓。

  他抬起手錶,準備聯繫特殊防衛部,讓他們派輛車過來,將張薇薇的屍體送去安葬。

  然而剛撥出電話,突然間,一道亮光從前方照射過來。

  「誰啊?」一個陌生的聲音。

  手電筒光芒的照射下,林雲漸下意識地側了側頭,然而側頭時他猛然發現,牆上的影子……竟然只有自己一個!

  「你是誰?你在這裡做什麼?」

  拿著電筒的人警惕著靠近,是楓橋社區的安保人員。

  張薇薇的屍體,不知何時已經徹底消失了,消失的不僅是她的屍體,還有他拿在右手上那面挺大的方形鏡子。

  林雲漸怔怔地放下護在身後的左手,突然感覺到自己的左手掌心似乎多了什麼東西?

  他緩緩抬起左手,在前方安保人員電筒照射出的光芒下,仔細看去。

  這是一塊普普通通,平平無奇的鏡子,只有掌心那麼大。

  它的邊框是交織著神秘紋路的緋紅色,那紋路……很像淚痕。

  林雲漸愣住了。

  這時,戰術手錶里剛撥出去的電話也接通了。

  一位女性的聲音傳來:「您好,特別執行官先生,請問需要什麼幫助?」

  「您好……」

  「您……」

  電話被林雲漸掛斷了。

  屍體消失了,不……張薇薇已經徹底消失了,她不需要安葬了。

  楓橋社區的安保人員靠近了林雲漸,看清楚他的長相後,知道他是白天時來過的執行官,便不好意思地放行了。

  林雲漸捏著左手掌心的鏡子,不知道在想什麼。

  忽然,那個安保人員又叫道:「執行官先生!」

  林雲漸回頭看向他。

  「那個……不好意思,只是……您衣服的肩膀上,好像沾上髒東西了。」

  林雲漸恍然,剛才背她的時候就已經感覺到了,是血吧。

  他側頭看了一眼肩膀位置。

  然而……入目卻不見半點鮮紅。

  林雲漸沉默片刻,對那位安保先生說道:

  「沒事,這不是髒東西。」

  他轉過身,在黑暗中朝著這座城市的更暗處走去,漸漸沒了蹤跡。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