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無舌秘會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這棟偽裝成報社的小樓忙碌了起來,這次行動並不僅僅只是特別執行官參與,同時還有大量的支援部隊和普通執行官們負責周邊的防護,以及居民的疏散。

  畢竟,第一次由丁童反饋回來的信息告訴他們,那棟大樓的腐化等級起碼到達了B級。

  那已經是目前三十三區的能力上限,如果不認真嚴肅地制定策略,很有可能產生極為嚴重的後果。

  不過,忙碌的大部分是支援部隊,林雲漸在內的幾位特別執行官都還算有空閒。

  畢竟他們能力不同,需要做的準備自然也不一樣。

  而且,這次行動來得有些倉促,林雲漸察覺到了一些東西。

  臉皮,眼球,耳朵,下巴,再到張薇薇的嘴唇,只差一樣就能拼出一張完整的臉——鼻子。

  說起來,那隻腐化者發動的襲擊並沒有針對普通人,而是顯然有特定對象的。

  比如張薇薇的嘴唇,林雲漸第一次見到張薇薇時,就被她的嘴唇吸引了目光。

  那這麼說,其他幾位死者被毀掉的部分,也有其過人之處嗎?

  「隊長,幾位死者被毀掉的部分拼起來是什麼樣子?」

  他敲了敲門,在齊修寧房間門口問道。

  這位頭髮花白,衣品很好的中年隊長正在看一份文件。

  見是林雲漸,他點了點頭。

  「正好,你也過來看一下這張畫像,今天剛做好,根據幾位死者被毀掉的部分合成的。」齊修寧將文件遞了過來,順便去給自己泡了一杯咖啡。

  林雲漸接過來一看,從十月份開始,雖然他因為古怪食慾的原因,總是能察覺到死者的屍體,從而出現在現場,但他從沒見過那些死者被毀掉部分的樣子。

  現在這張圖,除了鼻子之外一切都齊備了。

  畫中人是位女性,非常漂亮,看上去三十來歲,皮膚很白,眼睛勾人,紅唇欲滴,臉上帶著氣定神閒的笑,優雅和嫵媚在她身上並存。

  「艾莉絲,無舌秘會的通靈者,三十三歲,去年引起了第三次緋紅因子共鳴,她沒能扛過去,當場異化成怪物爆體死亡。」

  「雖然還少個鼻子,但我能確定是她。」齊修寧右手端著咖啡,左手放在褲子口袋裡,望著窗外。

  「無舌秘會?」林雲漸疑惑地說。

  「行動之後再細說吧,簡單來講,可以理解為和我們一樣的人組成的非法結社。」齊修寧喝了一口咖啡,說:「小林,你要記住,不是每個被緋紅因子影響過的人都願意成為特別執行官。」

  他回過頭,目光平靜地看著林雲漸:「就算是我們的同事,也可能擁有別的信仰。」

  「無舌秘會只是其中之一。除了安息教派那一類極端組織,有時候,我們也會與其他非法結社合作。」

  林雲漸想到了昨天入職時那位珍妮弗女士提到的永明會,據她所言,永明會的人稱特別執行官為「家犬」。

  看來,這座巨型城市裡暗藏的秘密,比林雲漸想到過的還要多得多。

  「無舌秘會這個組織的人大部分都是通靈者,他們能與亡者,異魂溝通,甚至讓它們憑依,上身,從而獲得匪夷所思的能力。」齊修寧從林雲漸手中拿過文件,轉身說道:「他們有自己的獨特辦法令特殊能力提升。不過,他們的能力越強,肢體就退化得越快,一開始是舌頭退化消失,然後是手指與腳趾,直到四肢完全退化,最後……甚至連脊椎也會消失。」

  「就像無脊椎動物。」齊修寧重新坐了下來,笑著說道,「等這次行動結束,就差不多是時候讓你了解我們的敵人有哪些了。」

  接著,他又說道:「今天你可以不進入大樓,畢竟你的能力體現在追蹤,如果毀面者逃離了那棟大樓,我們就需要藉助你的能力了。」

  「我不能進去嗎?」林雲漸倒沒有什麼驚喜的神色,只是確認了一下。

  齊修寧搖搖頭,說道:

  「不是不能,是不用,有我們四個已經足夠了。」

  齊修寧已經表現出了送客的態度,這時,林雲漸問道:「我可以回家一趟嗎?隊長。」

  齊修寧抬頭看了他一眼:「很要緊的事嗎?」

  林雲漸點點頭。

  「去吧,十二點前務必回來這裡報到。」他同意了,但也提出了要求。

  「是。」

  林雲漸略一點頭,轉身離開了齊修寧的辦公室,關上了門。

  齊修寧卻一直看著那扇關著的門,仿佛依舊能看見林雲漸的背影。

  片刻後,他彎下腰,緩緩拉開了辦公桌最下層的抽屜。

  放在抽屜里的,不是什麼機密文件,僅僅只是一張照片。

  一張——和林雲漸長得一模一樣,但表情狀態完全不一樣的人的照片。

  ————

  丹楓城的街道風格雜糅,通常隔一條街就是一種風格。

  走在頗具英倫風大街上的林雲漸,吹著寒冷的風,終究還是選擇了攔下一輛計程車回家。

  今天得奢侈一把。

  坐在計程車上的林雲漸,注視著這座龐大的城市,他忽然發現,自己從來沒有仔細去看過它。

  也沒有仔細去了解過它。

  他不知道這座城的生態,不知道食物和資源的來歷,甚至不知道三十三區之外的其他幾十個區是什麼樣子。

  上個世紀留下的科技被繼承了一些,但被遺忘的更多。

  雖然丹楓城不會有餓死的人,但對於人的精神追求,城市的管理者們卻沒有一點興趣去引導。

  文化與娛樂產業極不發達,現在大家聽到的,看到的,還是上個世紀遺留下來的音樂與電影,連書籍也是。

  為什麼這座城的管理者不引導大家的精神生活?

  是只有丹楓城這樣,還是其他六座城都這樣?

  林雲漸不知道。

  城外的世界是什麼樣也沒有任何人知道。

  但暗地裡一直有一種聲音,它們說……城外才是世界真實的模樣。

  是人類在畫地為牢,在自我閹割。

  但究竟什麼是真實,真實真的那麼重要嗎?也許並不。

  七個城市間已經很久沒有產生過任何交流,除了知道彼此的存在,每個城市,都獨立得像一個世界。

  畢竟這片緋紅的天空出現後,世界上絕大多數東西都開始出現潛移默化的變化。

  林雲漸收回了思緒。

  自己身上的謎團都還沒弄清楚,更遑論這個世界。

  而且……除了自己,他也想知道弟弟,林風晚身上發生了什麼。

  那天晚上,兩隻毀面者中的其中之一,明明去了六樓,但卻完全消失了。

  這絕不是發生了奇蹟。

  林風晚……一定做了什麼。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