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他的立場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幾乎是同時,密密麻麻的子彈與炮火,朝著摔落在地的林雲漸飛射過來!

  一絲腥紅的血液順著眼角從他臉頰流下,林雲漸強忍著飢餓,翻身躍起,身體前傾半蹲,雙臂護住了自己的臉。

  「叮叮叮叮叮——」

  密密麻麻的子彈擊打在他的鱗片上,雖然無法擊穿他的鱗甲,但透過鱗甲傳來的巨大力道,卻讓林雲漸身體的傷勢不斷加深。

  鮮血從嘴角不停地往下滴落。

  整片天空,整個大地仿佛都在動搖。

  人類的重火力正在朝著一隻怪物傾瀉,這是一件很合理的事。

  「噗……」

  林雲漸噴出一口鮮血,瞳孔里的神采萎靡了許多。

  子彈從他身邊掠過,帶起了灼熱的風。

  無數的泥土,碎石,草皮被破壞,飆射在空中的紅色,眾人已經分不清是那隻怪物的血,還是被子彈撕碎的楓葉。

  他頂著槍林彈雨,被打得節節後退,地上犁出了一條深深的溝壑,溝壑中的血液,觸目驚心。

  果然……

  在人的眼中,他是怪物。

  他擁有著巨大的力量,甚至能撕碎恐怖詭異的腐化者。

  剛才那位目睹「林雲漸」被觸鬚扎中而暴怒的指揮官李德,此刻也正面目猙獰地指揮著大家射擊。

  李德並不知道這隻滿身鱗甲的紅髮怪物就是林雲漸。

  他的立場只有一個。

  而眼前的這隻東西,不在他的保護範圍之內。

  林雲漸並不是天生的戰士,也沒有過人的直覺,在和那些怪物激戰時,他也會慌張,害怕,疼痛,緊張……他想過自己會被防衛部攻擊的那天,但沒想到那一天到來得如此之快。

  腥紅光幕上,那隻張著巨口的虛幻大蛇在觸鬚被林雲漸徹底消滅後,蛇頭就不見了,但它龐大的身軀仍然在緩緩遊動,鱗片閃爍著紅光,維持著光罩的存在。

  「加大火力!」

  李德的命令執行官們一言不發地執行者。

  看著那只在槍林彈雨間越來越狼狽,氣息也越來越弱的紅髮怪物,一位執行官忍不住上前問道:「長官,它剛才好像……幫了我們。」

  李德無動於衷,臉上沒出現任何神情,只是扭頭看向這位下屬,說:「不要試圖去解讀腐化者的行為,記住自己的立場。」

  「是……」

  這位執行官退下後,再也沒人上前。

  風小了一些,空氣中的血腥味,也淡了一些。

  就連子彈的威力,好像也低了一些?

  林雲漸的意識逐漸模糊時,他忽然感覺到……本來密密麻麻打在身上,逼得他不停後退的子彈,此刻竟然出現了大面積的偏差。

  有相當一部分子彈打在了他身旁的空地處。

  有間歇了……

  他強自鼓起最後的力量,雙腿用力下沉,然後……猛地一躍!

  他的身影越過眾人頭頂,腥紅的鮮血灑落幾滴,浸潤入了地面。

  林雲漸冰冷的雙眸與指揮官李德的目光交錯而過。

  轉眼間,他躍向了腐化大樓。

  方圓千米被血紅光罩封鎖,無法出去。

  他唯一的去處,就是腐化大樓。

  最後的力量在指尖匯聚,林雲漸在空中猛地一轉,壓低了身體,沿著腐化大樓俯衝過去。

  這棟血肉蠕動的大樓,被他雙手一撕,污濁的血肉便斷裂開了一條縫隙,他腥紅狼狽的身影,也跌進了這棟大樓中。

  樓外。

  李德舉起右手,下令道:「停止射擊。」

  執行官們放下了槍,佇立原地。

  淒冷的風吹來,裹著血氣與煙塵。

  滿地殘屍,血流成河。

  面對人類無法解讀的恐怖力量時,由普通人組成的防衛部隊,就是這樣螳臂當車。

  當……總是要有人去做這件事的。

  千百年來,皆是如此。

  「清點人數,匯報剩餘火力情況,準備支援……特別執行官。」

  李德下達命令的口吻,也慢了一些。

  他看著不遠處的腐化大樓,剛才與那隻怪物眼神交錯的瞬間,他仿佛看到了……

  一個滿目痛苦的人。

  ————

  腐化大樓,一樓。

  「我是史詩……我是環章城的守護者……」

  從血霧中,忽然刺出一柄猙獰的黑色闊刀,向前方用力一撕。

  一股狂暴的氣流頓時將整塊地面上堆積的血肉捲成了碎屑。

  丁童倒飛而出,身上的布滿了密密麻麻的創口。

  身軀上裹著血霧的神秘男人,如同沐浴在榮光之中,雖然身體畸形又醜陋,卻一步一個血色的腳印,緩緩走到了丁童面前站定。

  「你的攻擊一無是處。」

  他的聲音如同凜冽的寒風,說話之間,再次出刀砍向了瘋狂喘著粗氣的丁童。

  丁童瞳孔緊縮,他雙腿一蹬,朝後退去,卻被席捲而來的闊刀舞動的狂風卷歪了身軀。

  沒有握到的那隻手掌穿過血霧抓來,丁童躲閃不及,被那隻巨大的手掌一把抓住了左腿。

  丁童拼命掙扎,但那隻巨大的手掌卻毫不留情,咔咔一捏,竟硬生生將丁童的左腿捏爆成了碎渣。

  而還殘留著丁童腿上鮮血的手掌,反手用力在猙獰闊刀上一抹。

  一聲刺耳的噪音後,闊刀上的恐怖殺氣便更令人絕望。

  「腐蝕世界的蟲子,可笑的異端,你們怎敢!」

  神秘男人雙目赤紅,已經完全喪失了理智,他大聲咆哮著舉起了猙獰的闊刀。

  這把巨大到近乎一人高的闊刀在他手中,竟像是沒有重量一樣,在半空中划過了一個完美的弧度,直接劈向了丁童!

  左腿被捏爆的丁童疼得面色發白,但他的瞳孔中,沒有半點恐懼。

  之所以危險的地方,總是丁童先去探索。

  之所以面對這個恐怖的神秘男人攔路時,齊修寧會答應讓丁童一個人來處理。

  就是因為他的能力……

  緋紅因子的侵入不僅讓丁童的近身纏鬥能力驚人,更賦予了他……堪稱恐怖的生命力!

  就算是四肢被折斷,就算是內臟被破壞,就算失去大量鮮血,他也能活下來。

  而面對這恐怖的一刀,丁童只是一個側身,並沒有完全躲開的意思,他兩手一張,猙獰利爪閃過一抹烏光,不退反進!

  「噗——」

  刀身入肉,丁童的右臂被完全砍下,滾落在地。

  然而他的左手尖爪,也在這個剎那扯斷了神秘男人的咽喉!

  血霧狂涌,烏光閃爍。

  丁童身體一軟,倒在了地上。

  而這個神秘的男人,在喉嚨被丁童撕破扯斷後,目光竟露出了片刻的清明。

  他怔怔地看著倒在地上的年輕人,緊握於手中的染血闊刀悄然鬆開。

  「哧——」

  巨刀落地,在刺耳的摩擦聲中,裹著血霧的神秘男子緩緩半跪而下。

  「遠方的……人。」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