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她的提醒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下班了。

  林雲漸站在門口,等待一個人。

  丁童從他身邊走過,肩膀上趴著一隻小貓。

  林雲漸對貓咧了咧嘴,貓立刻炸了毛。

  丁童也炸了毛,警惕地盯著他。

  「拜拜,明天見!」林雲漸友好地打著招呼。

  丁童也知道了明天要和林雲漸一起出任務這件事,但他顯然不怎麼樂意。

  丁童走了,林雲漸看了好一會兒。

  腐化大樓事件中,丁童可以說是受傷最重的人,可不到一個星期,他被砍掉的那條膀子竟然已經接回去長好了。

  這種強大的生命力讓林雲漸都有些眼紅。

  「抱歉,久等了。」

  甘意微走了出來。

  比起上班時,她的幹練和凌厲少了幾分,但整個人顯得越發沉默。

  兩人一前一後,走在料峭的風中。

  跟在身後的林雲漸,忽然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楓葉在風裡抖動,亮起的街燈將兩人的影子拉得好長好長。

  三年前那模糊不清的記憶,仿佛要隨著燈光一起灑落下來。

  離開了工作的甘意微,是一個話很少的人。

  她靜靜地走著,風衣如墨,長發飛揚,孤身一人。

  林雲漸看著她的背影,腦子裡翻來覆去的,只有她背著自己往外跑的記憶。

  身後的天地在崩潰,恐怖又響徹靈魂的嚎叫在追逐。

  她毅然將他往外一拋,轉身面向另一個世界。

  那一刻,她的身影在難以言說的恐怖面前,決絕而堅韌,仿佛在對他說:「只要還活著,一切就還有希望。」

  「三年前謝謝你救了我……甘……甘……」憋了半天,他擠出了這麼一句結結巴巴的話。

  甘意微停下腳步,什麼也沒說,高高的馬尾在風中飄揚。

  她回過頭,默默地看著他,半晌才「嗯」了一聲。

  「可以叫我甘姐。」

  「好,甘姐……」林雲漸的聲音很小,像一隻快斷氣的蚊子。

  甘意微又「嗯」了一聲。

  「我……我請你吃飯吧?」林雲漸忽然想到了什麼,又低聲問:「可以嗎?」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

  之前的他,甚至以為自己是一隻新生的鬼,他完全不敢思考關於「林雲漸」的問題,不敢照鏡子,不敢面對家人,瘋狂的工作……也許只是為了逃避。

  他害怕自己真的不是人,不是……林雲漸。

  但即便如此,也許是她救自己時的畫面太過深刻。

  哪怕是在自己完全死亡,意識混沌迷茫,不知道自己是誰的三年裡,他依舊選擇了相信甘意微。

  甘意微聽到林雲漸的邀請,微微點點頭:「好。」

  聽她答應,林雲漸上前兩步,來到她身邊,並肩而行。

  身側一旁是馬路,另一旁是臨水的河畔。

  這條河叫半月河,以一道彎月形狀穿城而過得名。

  天色已是傍晚,緋紅的西邊天際被濃雲遮住了霞光,水面有一絲絲淡薄的霧氣,掩映著倒映在波光中的燈火,如同散落在腳下的繁星。

  一時之間,兩人都沒有說話。

  這座城裡的人,依舊是行色匆匆。

  「你要問什麼?」

  甘意微忽然停下腳步,靠在了河畔的欄杆上。

  林雲漸張了張嘴,有些不知該怎麼開口:「吃……吃過飯再說吧?」

  甘意微仰起頭,閉上眼睛,說:「不用了,問吧。」

  她再次睜開眼睛時,仿佛更冷清了幾分。

  林雲漸低頭沉默,他終究不是個猶豫的人。

  「我想問,三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

  甘意微搖頭:「不知道。」

  「不知道?」林雲漸不理解這個回答。

  「如果我們的世界是一幅畫,三年前發生的事,如同被一隻畫外的手擦掉了。」甘意微的聲音很輕:「畫中人的我們,自然不會知道。」

  河畔很冷,路燈微黃,搖曳的斑駁樹影落在兩人身旁不遠處的地上,她的話在這樣的環境裡很快消散在風中,卻一個字一個字地鑽進了林雲漸心頭。

  他是明白這意思的。

  三年前發生的一切,被某種人類世界無法理解的力量或存在,抹去了。

  甘意微回頭,她的頭髮被風吹得有些亂。

  「失望嗎?」

  她問道。

  「有一點,但有預期。」林雲漸從情緒中脫離,認真地回答道。

  甘意微雙手從風衣口袋中拿出來,放在欄杆上,深吸了一口氣:

  「剛才,我聽到了一件事。」

  「我們的世界,不存在死而復生的規則,所以,一切的復活儀式都不可能是為人類準備的。」

  她複述了珍妮弗老太太在會議上說的話。

  「什麼?」

  林雲漸渾身一顫,一股強烈的不安與震撼從他心底湧現。

  甘意微依舊看著半月河,說:「復活,能夠做到。但能死而復生的,不可能是這個世界的生命。」

  她說得很慢,但說得很清楚。

  慢慢轉過頭,看著林雲漸的眼睛,問:「所以,在死亡之前,你就已經不是人類了。」

  他瞳孔一縮。

  剛剛還斜陽晚照的天空,忽然烏雲密布,風也變大了。

  「轟轟——」

  一道低沉的悶雷在天空中響起。

  林雲漸呆呆地看著她,下意識地搖了搖頭,一滴冰冷的雨水落在了他側臉上。

  涼絲絲的感覺讓他大腦一清:「我……不知道。」

  甘意微沒有說話,她抬頭看了一眼天空,說:「快下雨了,走吧。」

  雨的確快下大了,兩人離開得很是時候。

  林雲漸神情恍惚地跟在她的身後,不知在想什麼。

  「我不記得三年前發生了什麼,這個世界上,也許已經不存在記得的人了,但我想提醒你一件事,林雲漸。」

  她站在一家咖啡廳的屋檐下,轉身對他說道。

  她的個子雖然不矮,但站在林雲漸身前時,還是需要仰頭。

  林雲漸瞳孔有些失焦,直到她呼喚時目光才重新凝聚。

  「你好像……一直在刻意迴避,你的父母。」

  「轟隆——」

  甘意微的聲音,和一聲恐怖的雷霆一起響起。

  白光撕裂天空,噼里啪啦的雨點從天而降,砸在地上碎成無數的水花。

  「他們的工作,興趣,名字,」明明滅滅的雷光映在她的臉上,忽明忽暗,「還有……長相。」

  「你還記得嗎?」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