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六章,打擾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第二四六章,打擾

  歡好之後,張程抱著兩位阿姨,親了親這個,又親了親那個。

  美阿姨只是舒服的眯起眼睛,享受著激情的餘韻。

  而媚阿姨則支起身體,用手撐住腦袋瓜子,目光炯炯的看向張程,眼神里滿是好奇與探究。

  雖然她不認識小鬍子,但現在已經大概猜到那傢伙的身份,可也正是猜到才感到驚訝。畢竟該說不說,對方也是打遍整個NX省的狠角色。

  可偏偏在張小弟面前,比小孩子強也有限。

  張程不由苦笑,連忙從床頭柜上放著的果盤裡拿了顆草莓,塞到媚阿姨嘴裡,試圖轉移媚阿姨的注意力。

  曾莉吃下草莓,順帶舔了下張程的手指,心中也明白張小弟不太願意說這些事情,那她也只能不問了,雖然她確實挺好奇的就是了。

  「那個小鬍子應該是胡楊,有軍區的背景。」休息片刻後,周雲睜開眼睛道。

  張程聞言點了點頭,沒有說什麼,畢竟打都打了,如果對方找麻煩,大不了想辦法,或者找人幫助解決,甚至就算解決不了,他也能帶著兩位阿姨拍拍屁股去S城那邊,還能怎麼樣?

  張程是想要經營事業沒錯,但他是想要經營事業,而不是必須經營事業。

  就像一個人的興趣與生存之間的區別。

  沒有了寧縣這邊的枸杞公司,張程還可以找到別的事情做。對他的影響不能說沒有,但又能怎麼樣那?

  如果想要用他所經營的公司之類的,要挾他低頭賠罪,那只能說,兄弟你想得太多。

  錢對於張程來說,夠用就好了。而他現在只需要賣給幾位老爺子一些人參,就完全夠用。

  老話說得好,無欲則剛。

  張程現在差不多就有了點兒這麼個意思。

  「你們這邊兒會有什麼麻煩麼?」

  周雲聞言輕笑一聲:「不會。」

  張程卻不怎麼放心,打算明天跟關老爺子打個招呼,討個人情。畢竟欠這位的人情多了之後,大不了賣給關老爺子一根20天好參嘛。

  翌日,張程跟著周雲來到甘平。

  枸杞公司已經日漸走上正規,起碼每個月張程這個有名無實的經理,一個月的工資已經漲到了17萬多一點。

  而周雲負責實際管理與運營,工資則要高一些,對此張程當然不會有什麼不滿,哪怕美阿姨把公司全部的利潤拿走,他都不會在意。

  錢而已。

  僅憑美阿姨言傳身教的指點教導張程經營事業,就算把寧縣這邊兒的枸杞公司送給美阿姨都不過分。何況對比以前美阿姨在天門集團的待遇,這點兒工資真不夠看。

  張程沒有打擾美阿姨去處理各種事務,依舊如以前那樣,拿了幾份報表,和公司近期的工作日誌過來,繼續看這些美阿姨處理過的各種問題。

  模仿,是學習一種新事物的最佳方式。或許以後張程經營一定時間,會有自己的心得體會,乃至潛移默化的總結出一套適合自己性格運用的商業經營方式,但現在學著美阿姨的做法,無疑能讓他少走不少彎路。

  不過到了下午,一個電話突然打了過來。

  「你好,我是胡楊的姐姐胡珍,昨天我弟弟打擾到了你,十分抱歉。」這個打擾用的很靈性,畢竟冒犯的話,就張程這樣的,他們家怎麼都算不上冒犯。

  對於對方主動致歉的情況,張程倒也不意外,上午的時候,張程就向關老爺子求援了,老爺子在聽到事情後直接一口答應了下來,而這顯然是關老爺子那邊兒出力的效果。

  「沒關係,沒關係。」張程連忙道。雖然電話里的聲音有點兒失真,但耐不住張程已經通過這短短的一句話幻想了一些情況。

  英姿颯爽幹練精明的一個御姐形象。

  所以不自覺的,張程就有些舔了。

  「那不知道你們這邊兒晚上方便不方便?我想請你們吃頓飯表示賠罪。」胡珍道。

  張程略一猶豫同意了下來,反正他決定自己過去,不會帶上兩位阿姨。免得對面再整出什麼么蛾子。

  到了下班時間,周雲有些擔憂的看向張程。

  「我們一起過去吧?」

  雖然胡楊的惡名中除了打架鬥毆,基本上就沒有其他的惡劣行為了,但保不齊對方想不開哪?畢竟昨天對方沒吃什麼虧沒錯,可到底丟了那麼大的面子。

  張程聞言嘿嘿一笑,就像他擔心對方有詐一樣,美阿姨顯然也擔心這個,想跟張程一起,多少也有個照應。

  不過他怎麼可能讓美阿姨涉險那。

  「不用,有關老爺子的面子,他們不會敢怎麼樣的。」

  聽到張程的話,周雲稍微放心了一些,關氏的面子,她還是相信的,不然當初也不會在知道張程跟關氏有關係後,就很急切的送上門。

  「那讓麗麗跟你一起過去?」

  「不用,不用,我自己就行。」張程道。

  如果是之前,張程這小子敢這麼嫌棄自己,何麗麗保管教他做人!但經過了昨天之後,何麗麗就沒有了那麼多囂狂。

  最終,張程自己開著周雲的車,前往胡珍約好的飯莊。

  看情況是一家私房菜,甚至可能都不對外營業。

  不過憑著胡珍的名字,張程還是被服務員帶到了一間包間外。

  服務員敲門。

  很快,一個身高1米7多的女性過來開門。

  她的視線越過服務員,直接看向張程,只是打量片刻後,女子眼中流露出失望之色。

  畢竟張程模樣普通,身高普通,身上也沒有什麼威儀氣勢,整個就一路邊隨處可見的小青年。

  這也讓女子扭頭看向包間內的弟弟。

  包間內,昨天跟張程發生衝突的小鬍子,臭著一張臉坐在哪裡,打輸了已經很丟面子,今天竟然還要請對方吃飯賠罪,這他釀的里子也丟了。

  不過從小到大一直管著他的姐姐在場,他也不能炸刺什麼的。

  只能站起身走過來。

  弟弟的表現,讓女子確認,眼前的小青年就是昨天收拾了弟弟的那位,沒有認錯人。

  這讓女子再次審視的看向張程。

  「你好,我是胡珍,昨天我弟弟打擾到你,實在不好意思,請進。」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