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1章 仁者無敵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接著楊永裕又提出:「先取金陵,斷明朝漕運,再事北伐」的新方案。

  楊永裕說,你們不是怕崇禎逃向江南嗎,那咱們先打下江南,再看崇禎還有地方跑嗎?

  牛金星當然也反駁,江南水路縱橫,咱們沒有水師,而且明軍現在大部份能戰之兵,都在江南,這要打到什麼時候?

  就一個左良玉,都和他們打了好幾年了,大家各有勝敗,誰也滅不了誰。

  接著顧君恩又道:「先據留京,勢居下流,難濟大事,其策失之緩,直搗京師,萬不勝,退無所歸,其策失之急,不如先取關中,為元帥桑梓之邦,建國立業,然後旁略三邊,資其兵力,攻取山西,後向京師,進退有餘。方為全策。」

  顧君恩把牛金星和楊永裕的全鄙視了,然後提出一條妙計。

  打天下,當然要取關中啊,多少古代帝王都是這麼起家的,然後再攻三邊,收降三邊明軍,到時兵強馬壯,再攻取山西,從山西入京師,有進有退,萬全之策啊。

  他這良策說完,果然和原歷史上一樣,李自成覺的這一條計策可以。

  但就在這時,有人提出第四條建議。

  提出第四條建議的是目前闖軍中的統兵大將二號人物,正二品立權將軍王衛國。

  原本的歷史上可沒有王衛國。

  但這次王衛國已經成為李自成心腹中的心腹,闖軍二號人物。

  他從上任闖王高迎祥開始就跟著李自成,然後一直支持李自成,在李自成慘敗只有幾十騎逃走時,也不離不棄緊緊的跟著。

  可以說是目前李自成最信任的大將。

  王衛國眼中神色微微變了幾個來回,突然深深吸了口氣,緩緩道:「闖王,據我所知,明軍中還有一股兵馬,極為精銳和厲害,卻從來沒有和我們打過。」

  「何人部下?」眾人紛紛看過來。

  「原東江皮島總兵,丁毅部下。」王衛國沉聲道:「聽說此人,現在已經是山西大同總兵。」

  眾人一臉茫然,無人認識。

  闖軍這幾年打來打去,都是那幾個老對手,最近幾年,隨著老對手一個個被消滅,現在最熟的對手就是左良玉、高傑、孫傳庭等。

  「丁毅兵馬對建奴,屢戰屢勝,非常精銳,當年我在孔有德麾下,也被其他打敗,差點身死,還好跑的快。」

  劉宗敏這時嚷嚷:「崇禎小兒真有這麼厲害的兵馬,怎麼會不拿來對付我們?」

  「丁毅野心不小,故意讓我們和明軍兩壞俱傷,定有所圖。」王衛國沉聲道。

  「你啥意思?」李自成不明白王衛國這話的意思?

  王衛國道,丁毅在山東很有根基,建設的也很好,當地有錢有糧有兵,現在他移鎮大同,咱們可分兵一部,趁勢攻略山東,得到他大量的糧田,兵馬和銀兩。

  王衛國唯一的部將心腹鄧光鐵這時驚訝的看向王衛國,一臉不可思議。

  很可惜,王衛國雖然提出這條策略,但現場沒人認識丁毅,牛金星,宋獻策等人也紛紛反對。

  「衛國你多慮,明軍那還有能戰之兵,等我們以後滅了崇禎,讓這丁毅,跪拜來見。」李自成哈哈一笑,當場否定了他的意見。

  最後,李自成採取了顧君恩的建議,先取關中,再攻山西,最後占領北京的策略。

  當下,李自成決定率兵入陝西,先打陝西最精銳的孫傳庭部,大明在陝西能打的只有孫傳庭,只要打掉孫傳庭,陝西和山西兩地,再無精兵。(丁毅在山西的兵馬,自然被他無視了。)

  王衛國的策略,沒有影響到李自成的決斷,他還是選擇了和原歷史上一樣的路線。

  但出來之後,鄧光鐵臉色不好的跟著王衛國,兩人一前一走,很快下令親兵遠離,走到某角落。

  「將軍今天這話,是何意思?」鄧光鐵心中慌張道。

  王衛國哈哈一笑,拍拍他肩膀道:「天下大勢,合久必分,分久必合,都是天數。」

  「如今闖王勢大,所向無敵,聚兵百萬,成了氣候,咱們,也要好好想想自己的路了。」

  原來王衛國上次在商洛山和李自成一起學習,研究兵法,感覺自己思想上已經和以前完全不同。

  他的眼界,看法,也和以前完全不同。

  當年他是一個敗兵,因為想活命,加上堂弟王衛忠在丁毅麾下,他當然願意幫丁毅幹事。

  但這幾年他在外面奮力打拼,好幾次危在旦夕,最危險的時候,他和李自成只有幾十騎逃進商洛山。

  現在他們統兵百萬,席捲天下,這都是我自己用命拼來的啊。

  你丁毅幫過我什麼了?除了派人說了幾件無關輕重的事情,你幫了我什麼?

  王衛國的心態,終於慢慢改變了。

  如今他在李自成身邊是第一心腹,將來如果開國建功,他就算不能封王,最少也是個國公。

  而丁毅身邊心腹無數,他幫丁毅有啥好處?那能輪到他?

  鄧光鐵臉色蒼白,不知說什麼好。

  他當年就是王衛國的心腹,一直負責聯繫丁毅情報司的人。

  他接過幾個消息,包括丁毅讓他們不要走子午谷,退往商洛山等等。

  他覺的丁毅每次都說的很準,有種可怕的魔力。

  更何況在商洛山時,丁毅還幫他們渡過難關。

  「鐵子,你是幫我還是幫丁毅的?」王衛國看出他臉色不好,重重拍著他肩膀問。

  鄧光鐵趕緊道:「我當然是站在王大哥這邊,只是那丁毅,我感覺,不好對付?」

  「有啥不好對付的?現在闖王勢成,有百萬大軍,掃滅一個丁毅,還不吹灰之力。」

  「丁毅這幾年升來升去,還是個總兵,手下有兩萬兵馬就撐死了。」

  「你不會覺的闖王百萬大軍,對付不了一個區區丁毅吧?」

  鄧光鐵馬上搖頭:「當然是咱們厲害。」

  從商洛出來,可以說闖軍諸將都有了實質的提升,練兵也越來越強,所以才能屢敗明軍。

  鄧光鐵現在對自己也很有信心。

  「那就行了,將來丁毅要知趣,願意投降,我願保他一個總兵之職,若不知趣,想負隅頑抗,也不能怪我不客氣。」王衛國眼中閃過兇狠之色。

  鄧光鐵又道:「丁毅情報司的人,每隔半年就會來一趟,下次過來,如何說?」

  「你繼續先敷衍著,看看丁毅有什麼打算,告訴丁毅,我們還是支持他的。」王衛國獰笑。

  「諾。」鄧光鐵也跟著笑了。

  李自成在十二月決定攻陝西的策略,並於同月殺羅汝才和賀一友,吞併兩人兵馬,勢力更壯。

  與此同時,清軍一部攻入山東兗州。

  因為王衛忠移鎮德州,臨清無兵防守,清兵居然也沒打臨清,越過之後直取兗州。

  兗州總兵劉澤清帶兵到通州去了,城中沒什麼兵,知府鄧藩錫勸魯王朱以派散積儲以鼓士氣,城猶可存,否則,大事一去,悔之晚矣。朱以派不聽,一毛不肯拔,結果清軍一到,各將士出功不出力,沒一會城就被破,魯王自盡,樂陵、陽信等郡王都死。鄧藩錫等戰死。

  要說崇禎這個倒霉鬼,外有建奴肆虐,內有農明軍天翻地覆,本來就內外交困中,不想身邊還有人拖後腿。

  崇禎十五年(1642)十二月底,崇禎召廷臣於中左門,問用督撫之宜,劉宗周對曰:「使貪、使詐,此最誤事。為督撫者,須先極廉」。又問禦敵之事,御史楊若橋舉西人湯若望習火器。

  結果劉宗周曰:「唐、宋以前並無火器,自有火器,輒依為勁,誤專在此。」

  崇禎不悅,命其退,宗周又進,請釋姜埰、熊開元。他說:「廠衛不可輕信,是朝廷有私刑。」崇禎怒,而宗周不屈。

  前面的話就不說了,後面崇禎是打算重用洋人湯若望,打造火器。

  之前我們說過,崇禎幾年前就讓湯若望打造過炮,後來是當時的工部尚書傅遵憲反對,崇禎一降再降,從打造五百門,降為二十門。

  湯若望原本就不喜歡造炮,所以邊造邊寫書,大半時間用來寫書,造的炮又慢很少。

  這次崇禎想重用他,讓他加快速造炮,又被左都御吏劉宗周反對。

  看這劉宗周說什麼來著:「臣聞用兵之道,太上湯武之仁義,其次桓文之節制,下此非所論矣。」「今日不待人而恃器,國威所以愈頓也。」「火器終無益於成敗之數。」

  劉宗周不但堅決反對打造火炮火器,還把湯若望看成異端之人,請崇禎「放還本國,以永絕異端之根。」他堅持「仁義」說,反對革新兵器,更拒絕接納西洋的天主教。

  崇禎帝急於求治,劉宗周卻說先治心,崇禎帝要求才望之士,劉宗周卻說操守第一,崇禎帝訪問退敵弭寇之術,劉宗周卻說仁義為本。

  他這個意思和『仁者無敵』有點像,總結一下的話,大概意思是,天下人其實都是好的,只是有些人心不好,咱們要以仁義感化他們,比如滿清打我們,我們可以教化他們嘛,讓他們不要打我們,我們大明朝禮儀之邦,要仁義為先,仁者無敵,怎麼可以打造火器和兵甲呢?

  劉宗周這個人就是主張『治心』為根本,要以『仁義』為武器。

  這特娘都是1642年底,距離明亡還有一年多,他還在講仁者無敵。

  大明都被建奴打的和狗一樣了,他還要以仁心教化別人。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