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3章 隻手遮天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姜讓趕緊下令緊閉城門,嚴防守死,決不輕易出戰,等著看丁毅和清兵的大戰。

  可沒一會兒,一股明軍哨騎跑到榆林衛城外面,嗖嗖嗖,對著裡面射了十幾箭,然後轉身就走。

  這伙哨騎來去如風,城牆上的人還在猶豫要不要問問是那路明軍,人家都走了。

  姜讓很快拿到箭上的信,信是嚴雄發來的,告訴他們建奴三千騎兵被追,只要他們出兵,兩面夾擊,可把建奴堵死在陝西。

  「去特娘的。」姜瓖和姜瑄兄弟看到紛紛破口大罵。

  丁毅在大同搶他們的銀子,奪他們的兵馬,兩人不幫清兵就算好的了,還想指望他們幫丁毅。

  這時姜讓手下一名參將低聲道:「丁毅的人射了好幾箭進來,很多兵士都知道有這信。」

  「咱們若不出兵,事後他上奏朝廷,恐怕朝廷會怪罪下來。」

  姜讓膽子也大,他沉思之後,還是決定緊閉城門,堅決不出。

  沒一會兒,他看到遠處烽火沖天而起,長樂堡被襲。

  榆林衛的人都站在城牆上,眼巴巴看著遠處,心裡都不是滋味。

  必竟他們現在能想像到,自己的同鎮兄弟們,可能正在韃子的刀下慘叫。

  也不知過了多久,突然。

  遠處前面出現一排騎兵,接著越來越多,黑壓壓的騎兵出現在地平線上。

  「韃子來啦。」有人一聲大喊,城牆上差點做鳥獸散,很多人下意識往城下跑。

  姜讓兄弟氣的半死,姜讓更是勃然大怒:「慌什麼,都守好自己的位置。」

  「是自己人,是明軍,是明軍。」馬上又有人叫起來。

  大家聽到是明軍,都一臉不敢相信之色。

  人群慢慢安靜下來,終於,好像是明軍。

  對面明軍越來越近,六千明軍人人騎馬,一會功夫就來到城下。

  嚴雄和周光寶帶著兵馬來到榆林衛城外五百步時停下。

  姜讓滿臉不痛快,知道這是丁毅的兵馬,他不去打建奴,跑我榆林衛幾個意思?

  不一會,有明軍騎馬上前,一直來到城下,對著他們高喊。

  姜讓也叫來一個大嗓門,和他對著喊。

  對方責問他為什麼不派兵合擊建奴,現在建奴已經從長樂堡破關出去了。

  姜讓反過來責問,你們為什麼把建奴引到我們陝西來,還有,你們大同鎮兵馬到陝西境內幾個意思?

  對方道,我們是追敵過來的,難道遇敵不擊嗎?還有,我們現在沒糧了,你給點糧。

  給個毛,姜讓當然一口拒絕,責令大同鎮兵馬快走。

  姜瓖和姜瑄已經在大同見識了丁毅有多大膽,但是沒想到丁毅到了陝西還是這麼膽大包天。

  聽到姜讓不肯開城門,不肯給糧,嚴雄和周光寶立馬兵分兩路。

  嚴雄直趨榆林衛北部的鎮北台,周光寶去榆林衛城西邊的保寧堡。

  這兩座墩堡,護衛榆林衛左右,距離不到五里。

  兩個堡城各有三四百兵力,其中能戰之兵不到兩百。

  周光寶兩人學建奴,各派五百兵馬把這兩墩堡包圍,不讓他們出來,另五千兵馬四周隱藏,準備圍點打援。

  姜讓這時才知道,丁毅的兵馬,居然準備攻他的墩堡了?

  他簡直不敢相信,丁毅現在公然攻擊同朝官兵,和造反有什麼區別?

  他馬上派出哨騎,快馬加鞭往綏德府報信。

  不料哨騎們很快有人返回,說各大路小路,皆被丁毅兵哨騎封鎖,他們試圖衝過去,沒人能成功。

  周光寶留人圍住榆林衛的同時,派出一千步騎四周掃蕩,騙堡。

  他們都是明軍,附近很多墩堡的人看到他們還以為是友軍,一下子被騙了好幾個堡,也有堡比較小心,看到有人來就趕緊關堡,見關堡門的,周光寶的兵馬也不攻,轉身而去,必竟沒帶攻城利器。

  三月十二日,周光寶親率一千步騎來到米脂縣。

  米脂縣是榆林衛附近最近的一個縣,人口不多,經歷明末這麼混亂的時代,當地縣府管理其實已經非常混亂,歷史上李自成攻破潼關,滅了孫傳庭之後,整個陝西幾乎沒什麼抵抗就淪陷,左光先更是直接帶著人馬從榆林衛投奔李自成。

  此時米脂縣都沒有官兵,只有縣府的衙役,看到有明軍進來,自然也不敢攔。

  周光寶長驅進入,找到縣令後,以要與建奴征戰為藉口征糧。

  清兵攻打長樂堡的消息已經傳到這邊,縣令面對甲兵也沒辦法,可他表示,米脂縣也征不到什麼糧。

  周光寶道,讓縉紳們出來捐糧。

  看著周光寶部下寒光閃閃的刀,米脂縣的縉紳們不得不捐了兩千石出來。

  周光寶得到糧後,繼續包圍著榆林衛,也不進攻。

  大概等了十天左右,一波從大同趕緊來的囤兵,帶著大車,拋石機,汽油彈來到榆林衛。

  姜瑄是見識過拋石機的厲害,一看到拋石機臉都綠了,趕緊道:「丁毅那投石機非常厲害,裝了火油之後,一擲就燃,滅都滅不掉。」

  「大哥,要麼現在點齊兵馬衝出去,和他們一決死戰,要麼打開門,看他們想幹嘛。」

  姜讓聞言臉色微變,這幾天他看著周光寶的兵馬在外面轉來轉去,一看就是十分精銳,他手下的兵馬雖多,可不一定是周光寶兵馬的對手。

  但他實在不甘心就這麼打開城門,放他們進來。

  憑什麼啊?老子也是總兵,你特麼算什麼東西?不打建奴來打老子?

  姜讓又羞又氣又害怕。

  關鍵時候他猶豫不決,反而姜瓖忍不住,他想想在大同的窩囊,厲聲道:「和他們拼了,真以為咱們姜家好欺負,咱們這麼多兵馬,一人一泡尿也滅了他。」

  姜讓這榆林總兵在冊兵員是五萬五千人,馬二萬二,實際現在大概有二萬八千人,馬一萬三。

  但能稱的上精壯的,估計八千左右,至於合格的戰馬,肯定一半不到。

  他這實力已經算是比大同鎮還要好,主要是這幾年沒打什麼大敗仗,死傷不多。

  不像大同鎮參加了松錦,幾次入關等大戰,損失慘重。

  現在他三萬多兵馬分守各處,榆林衛城只有一萬出頭。

  姜氏三兄弟對比下雙方的兵馬,大哥姜讓覺的難打,姜瓖和姜瑄卻支持打一下。

  姜讓覺的難打的原因,除了周光寶兵馬精銳之後,附近駐守的其他榆林兵馬竟然十幾天了,沒有一兵一卒過來支援。

  而且他們現在所有兵馬都集合在城裡,周光寶就算不打,再繼續圍著,這也太耗糧。

  但要打輸了,就無路可退。

  「打吧,大哥,他們在組裝投石機。」姜瑄這時急道。

  「和他們拼了,大哥,找機會往南走。姜瓖想往南跑。

  兩個弟弟都叫打,姜讓終於下定決心:「特娘的,咱姜家不是好欺負的。」

  但這榆林城裡,還有位大佬在,就是前總兵左光先。

  前面說過,左家老家就是榆林將門,家裡有錢又有勢。

  他總兵被罷免後,前不久還能拿出兩千匹戰馬給孫傳庭,救了兒子一命。

  眼下他兒子還在孫傳庭那,他就住在榆林衛城。

  他們家和姜家從小聯姻,雙方都是當地的軍方巨頭。

  歷史上左光先帶人投靠李自成時,手上好幾千兵馬呢,都是他左家心腹家丁和部將。

  姜讓很快找到左光先,請他一起攻打外面的丁毅兵馬。

  左光先這傢伙總兵被免就是因為膽子小,後來又是膽子小所以趕緊投靠李自成,這傢伙一聽要打明軍,馬上眼珠子瞪的老大,這不是造反嗎?

  姜讓厲聲道:「是丁毅造反,派兵圍著咱們,咱們再不出手,他們要打進來了。」

  左光先的頭搖的和波浪鼓似的,丁毅打咱們是他的錯,咱們要再打他,咱們也有錯了。

  姜讓一看左光先沒用,氣乎乎的出去了,然後決定,召集兵馬,好好教訓下丁毅。

  就在他在城中亂鬨鬨集合兵馬的時候,砰,一個汽油彈已經落在榆林城上。

  榆林兵馬紛紛怒罵。

  姜讓更是勃然大怒:「開門,好好教訓丁毅。」

  轟隆,隨著東、南、西、北四個城門一開,榆林的兵馬如潮水般的狂瀉而出。

  榆林城除了留下三千人防守,幾乎有數千人馬沖了出來,打頭的是姜家的一千家丁。

  明末能練有一千家丁的相當有實力,這也是姜氏三兄弟的所有資本。

  數千兵馬一起衝出來,氣勢十足。

  城門外,周光寶和嚴雄的兵馬正慢慢匯聚成兩團,如同兩個緊握的拳頭。

  因為他們之前分守兩處。

  「準備。」

  騎兵和銃兵紛紛站好位。

  周光寶臉上露出不忍,必竟明軍不想打明軍。

  但他想想丁毅的話,地上軍頭們能打的,忠心的都是家丁,家丁很難為我們所用,不如打掉,只有打掉一部,其餘的才會屈服。

  「給老子狠狠打。」周光寶一聲厲喝。

  砰砰砰,現場銃聲連綿響起。

  嚴雄帶了三千銃兵,分兩邊,一千五銃兵分成五列輪射。

  沖最前面的家丁們紛紛倒地,慘叫,現場頓時一片混亂。

  此時榆林明軍的素質比清兵不知差多少,就算是家丁也不例外,突然遭遇如此猛烈的銃擊,先鋒是瞬息崩潰。

  周光寶和嚴雄再次看到明軍如何不堪,兩邊各一輪銃擊,衝鋒的明軍死慘傷重,然後有人直接扭頭就跑。

  幾乎是和清兵對戰的翻版,前鋒有人掉頭,馬上大軍轟然崩潰。

  榆林鎮明軍們狼狽逃竄,紛紛扭頭,拼了命的往榆林衛城跑。

  「追。」周光寶一看,大手一揮,三千騎兵從後掩上。

  榆林明軍跑的更快了。

  此時南城門口的姜讓幾乎不敢相信。

  他正帶著一隊家丁,剛在城門外集合,準備沖陣,前面的先鋒居然已經敗了。

  太快了,丁毅的兵馬一輪銃打下來,直接打的他們全軍崩潰。

  姜讓又驚又怒,扭頭看向其他地方,發現四個城門出來的兵馬,有兩個被丁毅的人馬打了回來,另兩部還沒遇到丁毅兵馬,也趕緊往回跑。

  「特娘的,頂住,給老子頂住。」姜讓叫都叫不住,敗兵們逃命似的往城裡逃。

  可後面周光寶追的也急,眼看著明軍就要殺過來。

  城頭的姜瓖大驚:「快,開炮,開炮。」

  「會打到自己人。」有人叫道。

  「關城門,關城門。」姜瑄又叫。

  「外面都是我們的人啊。」

  兩兄弟指揮也是一團亂,實在是敗的太快,讓他們也驚慌失措。

  城下原本準備衝出去的姜讓也趕緊往城裡跑。

  周光寶的騎兵並沒有追的太靠前,大概也怕被火炮打他,他們三千騎兵就要還是驅趕,驅趕榆林明軍入城。

  等榆林明軍亂鬨鬨的擠進城裡,關上城門。

  拋石機再次出現。

  嗖,嗖,嗖,一個個汽油彈從四面八方往城裡扔。

  嚴雄先每面扔十個。

  馬上對方城牆上,只要被扔中的地方,都無法站人。

  「頂不住啊。」姜瓖跺腳,如果火炮無法打掉拋石機,再讓丁毅這麼扔,他們早晚都完蛋。

  這麼多人聚集在榆林衛城,不餓死也要被燒死。

  於是三月二十四日,周光寶和嚴雄兩人帶兵逼降了榆林鎮明軍。

  這支明軍在歷史上,最後投降了李自成。

  現在提前被丁毅逼降。

  姜讓兄弟被帶到嚴雄面前,姜讓怒不可竭:「丁毅想造反嗎?公然吞併咱們兵馬?當朝廷的諸臣都是瞎子嗎?」

  嚴雄騎在馬上道,一臉震驚:「姜總鎮如何說起?」

  「明明你們榆林鎮被建奴伊爾登帶兵攻破,若不是我們大同兵馬來救,三位姜將軍早就屍首異處,你不謝我們?還要彈劾丁總兵嗎?」

  姜讓兄弟目瞪口呆,還有這種操作的?

  但轉念想想,現在這裡,還不是嚴雄說了算,他說榆林鎮被建奴攻破,那就是被建奴攻破。

  必竟之前建奴還打破了長樂堡,這是連米脂縣縣令都知道的事。

  「你們,你們---丁毅----無法無天---」姜讓又氣又怕。

  姜瓖趕緊拉住大哥:「嚴將軍,你們勝了,咱們認了,你要什麼,都拿去吧。」

  他現在只想留條小命就算不錯。

  嚴雄哈哈一笑:「姜副將你放心,伯爺只要你們的兵馬和銀子。」只要你們知趣,小命是會留著的。

  說完轉身而去。

  姜讓忿忿不平,還要罵罵咧咧,但姜瓖勸道:「大哥勿衝動。」

  「榆林鎮被破,咱們可以死在亂軍中,也能活下來。」

  兄弟三人聞言,面面相覷,下一刻,忍不住要抱頭痛哭,姜家幾代經營,全完蛋了。

  三月二十五日,嚴雄聯合左光先、米脂縣令,向朝廷奏報。

  三月中旬,滿清伊爾登部兩萬精兵,從山西竄至陝西,先破長樂堡,再破榆林鎮。

  丁毅大同兵馬緊追而至,與榆林鎮官兵內外夾擊,擊退建奴。

  姜氏兄弟三人和左光先,俱身負重傷。

  左光先和姜氏三兄弟當時看到這塘報,也是相當無語。

  嚴雄說他們俱身受重傷,他們要是聽話,以後可以是傷勢全愈。

  他們要是不聽話,以後可以是傷重而亡。

  丁毅隻手遮天,玩弄朝廷於股掌間,實在是讓他們又氣又怕。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