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校尉言四海,符箭斬野怪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這是府軍們第一次野訓,尚且稚嫩。

  王玄不想這點可憐兵力折損,於是乾脆令張橫劉順領隊,自己則接過了斥候及防衛職責。

  自從越過北山,一種若有若無的警惕便浮上心頭。

  王玄知道,自己這一行人已被盯上。

  野獸,還是邪祟…

  王玄眼神銳利,遍望四周山林荒野,只見密林積雪鳥獸無蹤,荒野銀裝枯枝露頭,唯有朔風呼嘯,寒雪飄飛。

  腳下,小黑狗阿福也豎耳左右觀望。

  然而過了許久,仍未發現異常。

  「倒是個狡猾的傢伙…」

  王玄喃喃自語,心中反而更加警惕。

  就在這時,張橫粗狂的聲音從下方傳來:「大人,用飯了!」

  王玄又看了周圍一眼,隨後抱著阿福縱身而下,十幾米高的山崖如視無睹,落地後嘭得濺起大片雪花。

  「大人,剛熬得骨湯。」

  劉順小心端來木碗,張橫則匆匆一抹嘴,提起刀弓準備上山警戒。

  「不用了!」王玄揮手打斷,「外松內緊,看看是個什麼玩意兒。」

  張橫劉順兩人頓時瞭然,囑咐兵丁們將武器放在順手部位。

  行軍最忌對危險毫無防備,王玄早已將自己發現告之,因此每個人都萬分警惕。

  尤其是新兵們,又累又凍,還要面對未知威脅,說不害怕是假的,但正是這種壓力,才能令人迅速成長。

  劉順將幾隻三棱羽箭插在地上,方便隨時取用,同時問道:「大人,你覺得是個什麼玩意兒?」

  張橫嘿嘿一笑:「必定是獨行野獸,冰天雪地餓的厲害,見咱們人多又不敢上前,遠遠吊著。」

  他倆曾在邊軍廝混,對這種情況早已熟悉。

  王玄淡然一笑,將干硬死麵餅掰碎泡入湯中:「若是野獸正好,給大傢伙加餐。」

  張橫抓了抓絡腮鬍笑道:「到是好久沒吃野味了,記得在冰雪長城下抓住個長毛野豬,好傢夥,三米多高,整營人都吃得滿嘴流油。」

  「三米高的野豬?!」

  兵丁們頓時驚呼咋舌,一時間忘了勞累。

  白三僖老漢手中鋼刀飛舞,一邊削陷阱木刺,一邊道:「你們這幫小子也是沒見識,老夫混江湖時曾聽過,這大燕境內數千年來早已被大教高人們犁掃數遍,即便野外也算安全。若是出了人族邊境,那才是真正蠻荒世界!」

  「沒錯。」

  王玄點頭道:「你們既入府軍,也該知曉點事,咱這大燕雖國境廣闊,但南方還有晉朝勢力雄厚,彼此隔九曲天河相望。」

  「大燕北方,是黑淵冰原,那裡常年寒冰籠罩,巨獸邪鬼眾多,還有宛如巨人的冰原蠻族,還好數千年前先賢便築起冰雪長城防範,北疆四大軍團各個實力強悍。」

  「西面則是西荒大澤,劇毒瘴氣常年籠罩,聽說常有毒物妖獸竄出,無論大燕還是南晉都很頭疼,還好那邊人煙稀少。」

  「東邊就是大海,傳聞海上有群仙列島,但誰也沒見過。」

  士兵聽得目瞪口呆,一名石瓦村少年眼睛一轉:「大人,若那南晉實力雄厚,為啥被咱大燕壓得不敢過河?」

  不怪他們無知,在這種世界,大部分百姓一輩子待在故土,連隔壁縣都沒去過,哪會曉得那萬里之外的事。

  張橫哈哈一笑插嘴道:「他們要應付更南方的鬼獠異族,比冰原蠻族更兇狠,還沒冰雪長城抵禦,咱大燕不過河他們就燒高香了。」

  劉順一口喝乾碗中骨湯,冷哼道:「大人說這些,是要你們曉得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若是這點困難都熬不過,就別提什麼報仇的事……」

  軍中便是這樣,張橫劉順兩人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還經常調換身份,倒是省了王玄不少事。

  就在這時,王玄忽然背後一緊,某種陰森涼意襲上心頭。

  「汪汪!」

  黑狗阿福也伏著身子不停叫喚。

  「來啦!」

  「結陣!」

  張橫鏘得一聲拔出鋼刀,府兵們則迅速提矛持盾,結成陣型防禦。

  他們雖還未引煞入體,不能發揮煞陣威力,但相互配合更能提高生存機率。

  王玄也銀槍一橫,望向四周。

  然而,視線內依舊一片冰雪,不見異常。

  難道是妖鬼?

  王玄暗道不好,瞬間掏出一張尋妖搜靈符。

  轟!

  在煞炁刺激下,這張製作精緻的黃符瞬間燃燒,肉眼可見的青煙凝而不散,如有靈性般飄蕩而出,鑽入前方百米雪地。

  「在地下,退!」

  王玄一聲冷哼,身形轟然而起,躍起八米高,爛銀槍裹著呼嘯陰煞之炁如隕石墜下,狠狠插入雪地。

  轟隆!

  伴著一聲悽厲嘶吼,雪地轟然炸裂,一條水桶粗,十米長的花斑巨蛇猛然竄出,巨口張開,長長獠牙滴著腥臭毒液向他襲來。

  「好畜生!」

  王玄面色不變,空中一個旋身躲過,銀槍如游龍般繞身一周,再次猛然紮下。

  噗嗤!如擊穿一層堅韌牛皮,爛銀槍將蛇尾死死釘在地上,而王玄則足尖點地飛身後退。

  「大人!」

  張橫手疾眼快,將弓箭拋起。

  王玄順手接住,空中一個旋轉,落地已彎弓搭箭。

  咻!咻!咻!

  爆裂符箭三連發。

  那巨蛇正因疼痛劇烈嘶吼,符箭盡數沒入口中,轟轟轟三聲巨響,已將腦袋炸得稀爛。

  這巨蛇眼見不活,卻依舊扭曲掙扎了許久,將雪地攪得一片狼藉,凍土堅冰盡數翻起。

  白三僖老漢愕然道:「好大的蛇,怎麼冬日還出來,難不成是妖物?」

  「非也,而是蛇怪。」

  王玄心情不錯笑道,「妖求化形,怪煉血脈,這東西一看就是山蛇成怪,還弄了個土行血脈神通,可惜冬日餓生肥膽,撞到了咱們手上。」

  「大吉大利啊。」劉順興奮搓著手,「這蛇怪皮質堅硬,還這麼大,可比蛇妖值錢多了。」

  剝皮、剔骨、眾人忙碌一番後,天色漸黑。

  大雪早已停歇,蒼穹之上露出漫天星斗,漆黑山野之上,篝火熊熊燃燒,大鍋蛇羹飄香…

  …………

  而另一邊,陳瓊和蕭晴曼也帶手下趕到永安。

  「什麼,竟有此事?!」

  在二人訴說因果後,縣令李思源欲哭無淚,沒想到這麻煩事甩來甩去還是糊到了自己身上。

  陳瓊微微點頭道:「李縣令無需擔憂,我等已經查明,那烏老三所運貨物皆在半路失蹤,目標應該不是永安。」

  縣令李思源也是個精明之人,眉間一凝便有了猜測:「烏老三死在南山谷道,還同時有屍精作祟,難道…他們躲在南山之上?」

  陳瓊點頭道:「沒錯,那屍精應是被人操縱,烏老三看樣子也是死在妖道安鼠生手中,他們為何要內訌?聚集此地又是為何?我等先來縣衙,就是為了查清此事。」

  「聽聞是王校尉擊殺石屍精,可否請來共同商議?」

  李縣令聞言苦笑道:「陳巡使來得遲了,王校尉整頓軍府,已前往北山野訓去了。」

  「那卻是可惜。」

  陳瓊也不在意,他們這群人實力強悍,王玄那點戰力可有可無。

  就在這時,旁邊一直默不作聲的蕭晴曼忽然美目一瞪,望向屋頂,厲喝道:「誰!」

  說著,兩手劍指一凝,身後長劍頓時自行出鞘。

  嘩啦一聲巨響,碎瓦塵土掉落,匹練般白芒已穿透屋樑。

  疤臉男趙半刀也同時飛射而出,一個借力身形扭轉,已落在縣衙屋頂之上,手中半截橫刀黑氣不斷翻湧。

  他眼神冷漠地掃視一圈,見屋頂上並無他人,於是便折身返回,對著蕭晴曼微微搖頭。

  陳瓊看了看屋頂,若有所思,「李縣令,您這永安看起來,也是臥虎藏龍啊……」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