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新生(1)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芬頓是真的愣住了,他就沒想到過自己做夢都想招募到的學者,居然自己主動打包送貨上門了。

  長河鎮難道是什麼大型物流周轉中心,或者人才交流市場?

  而且這群人提出的要求簡直卑微到芬頓都覺得可憐。一天能吃上一塊麵包,就能夠僱傭曾經只服務於上流社會的書記官。

  但芬頓肯定不能夠這麼糟蹋人才,有即將出售的獅騎士打底,他仍然給金妮她們開出了合理的待遇,至少和她們以前的工資差不多。

  雖然各方面的福利待遇肯定差遠了,至少就目前這個情況,她們嬌嫩的皮膚肯定是要坐木頭樁子的。

  「慢點吃,不會少你們的。」

  趕忙把她們的個人檔案登記完,新開拓耕地正好趕上開飯的時間。

  目前新收攏的人口都由白鹿堡統一管飯,也就是芬頓的金庫出資,並且按照芬頓自己制定的規矩,新開拓的領地在一年內不收稅,兩年內收收正常稅款的一半,也就是說芬頓還需要長期可持續性的大出血。

  可現在這群看起來沒多少肉的姑娘們卻讓芬頓感覺到內出血。

  太能吃了。

  一看就是餓過的,只有被飢餓折磨過的人,才會不惜一切代價把食物往嘴裡灌,把自己的身體當做移動糧倉。

  比起可能永遠不會到來的下一頓,她們寧可此時此刻撐死。

  吃飽肚子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幸福。

  芬頓也給自己添了一碗湯,在忙碌後的眾人中間慢悠悠喝了起來,他享受這個過程。

  因為這裡所有的人都是因為他的努力才能夠安穩的生活,這是一種莫大的成就感。

  而且,在勞動者中間,他才能掌握自己領地的動態情況,要是坐在城堡里等著傳令兵一層層傳上來,什麼事輪到他處理的時候都該歇菜了。

  在經過最初的狼吞虎咽後,金妮回想起來自己丟到三個月之久的淑女禮儀,她開始小口小口的咬著吃,儘管她和她的書記官同伴們兩隻手都抓著大把大把的黑麵包,看起來沒有絲毫說服力。

  澱粉慢慢轉化為糖分,營養一點點順著胃部流向全身,除了帶了難以遏制的睏倦感外,還重新開啟了金妮的頭腦。

  「這裡的領民都能吃得起不摻雜質的黑麵包,那領主究竟該富裕成什麼樣子,我們以前從來沒有見到過有這麼大的稅款啊。」

  於是書記官們開始向周圍的人打探這是哪。

  芬頓告訴她們這裡是白鹿堡的轄地。

  她們回憶起白鹿堡的領主是一個叫芬頓的人,因為不怎麼來過長河鎮,所以對他都沒有什麼印象,只知道是個男的,從小死了爹媽。

  現在看起來芬頓對領地的管理還不錯,至少和見到的其他鄉下貴族不同。

  她們所說的鄉下貴族的含義和魯道爾不同,就是單純的住在鄉下的實地貴族。

  明明他們的生計全看領地的產出如何,可他們基本對於此都懶得或者不屑於管理,隨便交給某個信得過的人打理,能夠每年滿足他開宴會享受,給上級交稅服役的開銷就成。

  他們對於領地的一切只需要了解個大概就行,這個大概的上下區間以百位數作為單位。

  就連烏爾里克國王都感慨城市和鄉間的管理制度差了一個時代,一個是有,一個壓根就沒有。就跟野蠻人一樣,無論幹什麼事嚎一嗓子就行。

  然而,白鹿堡的完全不一樣,這裡的一切都規劃得有條理有秩序,單獨規劃成一個居住區,和勞作的區域分隔開,讓不同區域的功能不浪費重疊。

  這種需要接受過良好教育才能做出來的成就,顯然不可能是一旁這個一眼看上去就只有低等學歷的男性的手筆。

  只能是白鹿堡的主人。

  她們很快就在人群中找到了那個主人。

  面容雖然蒼白,但卻英俊硬朗,體格強健一看就是常年在戰馬上驅馳,並且最重要的就是他那副不時從眼角流露出的憂鬱神情,一看就是從小死了爹媽。

  菲利普被這群莫名其妙的人搞得莫名其妙。

  烏木護手騎士穿過層層人群來到芬頓旁邊坐下,「問清楚了,和你猜測的差不多,就是魯道爾指示的。那麼要怎麼處理那些人。」

  「他們值錢嗎?要是值錢就跟著一塊賣了吧。」

  「只是一群披甲步兵罷了,不值錢的。」菲利普的眼光閃爍,「我的建議就是殺了。」

  芬頓若有所思地點點頭,「那肯定得殺,不過一定要把利益最大化。」

  「利益......最大化?」

  這要怎麼最大化?這能怎麼最大化?烏木護手騎士沒想明白這還能怎麼謀利,總不能是把這群人切片稱重賣吧?

  「總之你先把人帶過來,我表演給你看。」

  菲利普就這樣莫名其妙來,一頭霧水地走了。

  剩下一群文職人員在原地懵圈。

  一個看起來像領主的大人物給一個看起來像文書的人請示工作?

  可是......明明這個人看起來總是樂呵呵的,完全沒有一種從小沒了爹媽的樣子啊。

  「我看起來不像是一個貴族嗎?」芬頓撓撓腦袋。

  金妮很認真的搖搖頭,誠懇地說,「不像。」

  「倒像是德夏人的苦行僧。」

  服務於上流社會,金妮她們自然也知曉其中的齟齬,所謂的貴族人前人後的模樣她們心知肚明,所以她們才從一開始就沒有把芬頓當做是大人物。

  「那你們覺得大人物應該是怎麼樣的?」芬頓突然問。

  大人物不會坐木頭墩子,大人物不會和他們眼裡的賤民待在一塊兒,更不可能和他們喝同一個桶里裝的湯。

  她們有千言萬語想要說,芬頓和貴族的經典形象差得實在是太遠了,兩者之間幾乎沒有任何重疊的地方。

  最終金妮做出了一個言簡意賅的總結,

  「總之不是您這樣。」

  芬頓趁勢又拋出了一個問題,「那你們覺得是我這樣的好,還是不是我這樣的好?」

  這是個有點尖銳的問題,書記官們陷入了沉默。

  以前的時候,她們並不覺得貴族是個一無所知的懶人是什麼壞事,因為這樣他們就更需要書記官這種精通政務工作的人,即便一代代貴族傳承下去,書記官也能長久地保存他們的體面。

  貴族利用書記官的精明,書記官利用貴族的權力,這套工作系統相安無事地運作了很多年。

  但是現在,金妮她們絕不認為貴族徹底是個無能的人是件好事。迦圖人入侵帶來的災禍仍舊曆歷在目,她們都是無能的受害者。

  她們再也不想過靠吃紙為生的日子了。

  「應該是,您這樣的。」依舊是金妮開口。

  芬頓很開心地點點頭,然後他微笑著在所有人沒在防備的時候丟出了一個炸彈,

  「既然你們覺得我相比之下要更好一些,那你們又覺得別的貴族壞在哪?」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