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專業的就是不一樣!有意思的李凱!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秦霖同時也看到了這招牌的信息:

  【箐霖山莊黃花梨招牌:品質2】

  【這是用黃花梨打造的高級招牌:降香味+2、木質堅硬+2、紋理觀感+2,驅蟲+2,吸引視線+2、藝術氣息+2!】

  這招牌的備註信息比起品質1顯然是有些不同了,還多了高級兩字。

  而且,還有吸引視線+2,這和品質2三角梅的吸引力+2的屬性有異曲同工之妙了。

  另外還多了一個藝術氣息+2的屬性。

  這可能和招牌模板設計圖以及陳風吾大師高超書法有一些關係,在系統加持下升級了,招牌的字都比陳風吾大師本身寫的更靈動了。

  這些無疑會給整個招牌的價值大大提高不少。

  所以,這招牌的實際價值應該要超過之前的計算了。

  兩塊品質2和一塊品質1的黃花梨招牌還是讓秦霖很滿意的。

  至於其他的木材和紅豆杉全部放入出貨箱,要麼不能拿到外面,要麼費力弄出去也不值錢,直接賣遊戲裡吧!

  現在加工機體驗館裡的三個加工機已經用過兩個了,就差一個絲線加工機了。

  一般男人對絲線肯定不感興趣,可如果絲線能加工成絲襪、小內*之類的就不一樣了。

  秦霖倒是好奇品質1、品質2絲襪會有什麼屬性。

  耐撕?

  有彈性?

  可惜沒有原材料,弄不出來成品,也沒機會趙默箐身上試一試了。

  秦霖退出遊戲,打算去倉庫把招牌都搬出來,然後在倉庫放今天再運到山莊。

  陳勝飛才把模板設計圖發過來,他肯定不能馬上拿出來,那是傻子也知道時間對不上。

  所以,要等幾天。

  可在遊戲裡等幾天,一天就半年了,那到時候時間也對不上。

  秦霖打開辦公室的門,才出去就看到一個財務妹子領著張師傅走向趙默箐的辦公室。

  「老闆?」張師傅見到秦霖滿臉熱的迎了上前。

  他現在的心情非常好。

  因為酒廠真有救了。

  他就知道新老闆這種懂酒的人接手酒廠會不一樣。

  這不是一接手酒廠就給他和老夥計們漲工資了,還讓他開始招學徒,死氣沉沉的酒廠馬上又要活了。

  財務妹子也恭恭敬敬的朝秦霖匯報:「老闆,是老闆娘讓張師傅過來的,酒廠的原材料之類的要重新找,然後我們財務部計算定價。」

  秦霖點了點頭。

  原先酒廠被張師傅口中不是玩意的官老爺搞的亂七八糟,那些劣質的原材料他自然不能用,要重新找。

  倒是多虧了有趙默箐這個賢內助,這些飯麻煩的事他完全可以當個甩手掌柜。

  張師傅突然有些難為情的道:「老闆,那個原材料我能不能親去選?」

  「行,到時候財務那邊配合你,不用怕價格,我只要品質好的材料。」秦霖點了點頭,酒廠釀酒的事上沒人會比張師傅更懂了。

  而且,經過窖中窖和那些陳年酒的事,也沒有理由不相信張師傅,有些事情該放手的放手,都抓著反而會讓自己太累。

  「謝謝老闆。」張師傅頓時充滿幹勁的保證道:「酒廠一定會儘快出一批新酒,質量一定不會讓老闆失望的。」

  秦霖自然相信張師傅,而且,有那60年酒窖釀酒,至少新酒酒香是可以保證的,用好的原材料釀造,把口感再跟上,出的新酒肯定會不錯的。

  秦霖離開山莊,去買了一些綢布才前往了倉庫,把三塊招牌從遊戲搬出來,用綢布包好。

  才做完這些,秦霖就接到了李青的電話。

  他臉上一喜,馬上按下接聽,李青的聲音就傳過來了:「秦老闆,我把小叔帶來了,已經到你山莊停車場。」

  「李先生,現在我外面,馬上回去。」秦霖就等著李青的小叔來救援呢。

  早上到山莊的時候,他又去後院大棚看了的一下西瓜藤,狀況依然沒有好轉,反而是枯萎的葉子更多了。

  他對這種情況也沒有辦法,就指望著李青帶來的這個外援。

  …

  箐霖山莊原停車場。

  李青掛了電話也朝身邊的那個男子說:「小叔,我們先進去吧!」

  李凱雖然是李青的叔叔,但是他的年齡也比李青大不了幾歲。

  這種情況並不少見,現在很多叔叔比侄子小十幾歲的也有。

  「李青,希望你沒騙我,不然我就和你絕交。」李凱很不滿的跟在了李青身後。

  他這容易嗎?

  做了幾年的作物低溫基因實驗已經幾個月沒有新的進展了,他這正煩躁著,都住研究所不想回家了。

  誰知道那仗勢欺人的大哥直接一個電話讓他被迫休假了,現在還不得不跟著侄子來這地方幫這秦老闆解決什麼西瓜種子問題。

  他內心是拒絕的。

  他甚至不想來,如果沒有喝那箐霖藥酒的話。

  如果幫這秦老闆解決了問題,這侄子不能如約給他弄來一瓶箐霖藥酒的話,那就肯定和他絕交。

  李青聽著自己小叔的抱怨卻沒有在意。

  他自己還私藏著三瓶銀裝的秦霖酒呢。

  再說幫秦老闆解決了問題,秦老闆一高興,求兩瓶青銅裝的箐霖藥酒肯定沒有問題。

  兩人到了原大廳,李青就道:「小叔,要不要先去大棚看看西瓜?就在這後院裡面。」

  「去吧,早點解決,早點回去。」李凱哪裡會拒絕的,他巴不得解決這裡的問題回去繼續自己的作物低溫基因實驗。

  兩人進入了後院,首先便看到了一塊水田,一個大棚,還有一小塊西瓜地,上面還有一些西瓜沒摘。

  水田裡空空入野不值得在意。

  李凱看向那塊西瓜地的時候卻愣了,不可思議的跑過去:「開什麼玩笑,大冬天的西瓜就種在這外面,還長的這麼好?」

  李青笑著解釋:「這是秦老闆發現的一種基因突變的瓜,不僅可以在冬天長的很好,而且,味道還比一般的西瓜都更美味,不過這是第二代了,味道要差一點,第一代的味道才讓人驚嘆,可惜沒多少了,對了,出問題的種子就在大棚里,聽秦老闆說那些死了,這些瓜就絕種了。」

  李凱摸著那西瓜手卻在顫抖,那是激動的,他在研究的作物低溫實驗就是關於這種作物低溫反季節生長的。

  他想要研究出這種反季節作物在冬天不依靠大棚就能種植。

  這個課題有些困難,也許他一生都要撲在這上面,如果能夠研究出來,他拿個科學獎是沒問題的。

  他已經研究了幾年,雖然發表過幾篇論文也有些反響,可一直沒能有大的突破。

  現在他看到了什麼,一個成品的低溫反季節作物出現在他面前了。

  這西瓜能在冬天裡反季節種植生長,基因中肯定有適應低溫的元素在裡面。

  對他來說,這是直接擺了一個寶藏在他面前錒。

  聽到這瓜可能要絕種了,李凱就滿臉懊惱的朝李青問:「你早知道這裡有這種西瓜?你怎麼不早點告訴我?」

  李青看著突然有些激動的小叔愕然道:「小叔,你發什麼神經?你也沒問啊,我一和你說西瓜種子你就煩躁抗拒。」

  李凱更懊惱了:「你和我說可以不靠大棚在冬天種的西瓜我會抗拒嗎?」

  李青特麼就感覺物語了:「小叔,講點道理,是誰我開口的時候喊著『我不聽、我不聽』的?你還讓我閉嘴?」

  「我讓你閉嘴你就閉嘴嗎?你怎麼這麼沒主見?你要告訴我啊!」李凱卻是完全不同意李青的說法,還很生氣的道:「你出去,別打擾我,我要和這瓜呆一下子。」

  「……」李青就感覺有理沒地方說,直接訕訕的出了後院,回到大廳裡面。

  看小叔對這西方感興趣,他也放心了,至少不用擔心小叔對秦老闆這事不上心了。

  ……

  秦霖也是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山莊。

  到了原大廳就見到了悶悶不樂的李青:「劉先生,你這是怎麼了?誰惹你生氣了?」

  「一個不講理的傢伙。」李青滿臉無奈,然後指了指後院的方向,道:「我小叔在裡面呢,看樣子對你的西瓜很感興趣。」

  說著,他已經起身朝後院走去。

  秦霖也是第一時間進入後院,就看到一個男子正拔著大棚里的一根根藤蔓朝外丟。

  李青見此急忙介紹道:「秦老闆,這就是我小叔李凱。」

  李凱也看到了秦霖,問:「你就是這山莊的老闆?這些西瓜藤你培育的?」

  秦霖知道李凱的身份,點了點頭道:「胡亂瞎搞的,見笑了。」

  李凱哼道:「是瞎搞,好東西怎麼就落到你手裡了?你說說你不會弄怎麼不早點讓李青告訴我?」

  「額!」秦霖這不知道怎麼回答啊。

  他之前也不知道李青有個小叔搞農業研究的,更不知道自己瞎搞會出問題,沒出問題前他還認為自己能搞成功呢。

  李青急忙道:「秦老闆,別在意,我這小叔有的時候就是神經有問題,讓人很想打他。」

  李凱卻瞪了李青一眼:「李青,我請你說話注意點,我是你長輩,我打你你不能還手。」

  「……」李青今天對自己小叔的厚顏無恥有了新的認識,以前怎麼沒有發現呢?乾脆哼了一聲不說話了。

  秦霖聽著叔侄兩的對話,雖然是互相埋汰,但是卻能看的出兩人的關係是真的好。

  他也笑了笑朝李凱道:「李先生,早知道你是這方面的專家,我肯定早讓李青把你請來的,現在不知這是出了什麼問題?我培育種子的步驟都是按照書上說。」

  「這本書?」李凱卻是從大棚的一個架子上拿出了一本書朝秦霖問。

  「對,是這本。」秦霖點了點頭,這是他之前嘗試從書上能不能找出問題把書留在裡面了。

  李凱卻非常不屑:「汪大風,這種傢伙也敢編書,他寫的你就敢看?他這書是特定普通無籽西瓜種子培育,很多品種瓜按照他說的做都會出問題。」

  「關鍵這種的傢伙還沒在書里標明這點提醒看書的人,如果這西瓜種子滅絕了影響我的研究,我一定去論壇上發帖懟他誤人子弟。」

  「……」秦霖。

  李凱這時卻拿著自己拔出的西瓜藤遞給了秦霖道:「看到沒有,兩種根須纏繞在一起了,基因突變品種和普通品種一般情況下會有利侵關係出現,當根須纏繞在一起就會出現這種情況。」

  秦霖根本聽不懂李凱說的利侵關係是什麼意思,只能懵圈。

  李凱這次倒是看出秦霖沒懂,就直白的道:「就是種的太靠近了,一般品質這個距離還好,你這個就要距離遠一點了,所以我把你兩種瓜藤蔓之間的一些拔掉一些,這樣中間足夠距離了,這兩天在看看情況。」

  秦霖不得不承認,專業的就是專業的,這一來就看出問題了,可他還是疑惑的問:「李先生,這樣距離變長了,超出授粉距離了,要怎麼辦?」

  李凱皺眉的問:「你沒上過初中嗎?這基本的生物道理不懂?」

  「額!」秦霖當然上過初中,可他此時就是被問懵了。

  他哪裡記得初中學過什麼?高中的都忘了,現在出社會一年多了,大學學的也開始忘了好不好。

  李凱搖了搖頭說:「抓一些飛蟲過來,比如蜜蜂,實在不行我就給你一個個手中拿授粉,這多簡單的事。」

  「……」秦霖現在好像知道李青為什麼會一副無奈的樣子了,這真特麼讓人受打擊,對你這種專業的來說簡單的是,對他來說都沒接觸過啊。

  李凱倒是沒有繼續廢話,又在大棚里行動了起來,又把不少西瓜藤給拔了出來,丟到了外面。

  一下子,秦霖之前種的兩種西瓜藤就變的有些稀稀鬆鬆了。

  「好了,差不多先這樣。」李凱拍了拍手中的泥土,道:「看生長狀況,沒出問題你和兩種瓜倒是都要開花授粉了,時間計算的倒是準確。」

  李青笑道:「為了計算這時間專門盯著呢,這種西瓜生長時間只有正常瓜的一半!」

  「只有一半……」李凱聽到這話驚訝的張了張嘴,他猜出這瓜基因突變後生長周期會不一樣,可真沒想到會直接縮短一半啊。

  他可是知道有個*西的老傢伙在做關於西瓜生長周期縮短的實驗,那傢伙搞了很久也才縮短一點點西瓜的生長周期。

  可現在人家這只是不經意得到的基因突變的西瓜種子就直接縮短一半了,那個老傢伙知道了怕是會直接吐血。

  這就是命啊!

  李凱想著,突然難為情的朝秦霖道:「秦老闆,我可不可以求你一件事?」

  「李先生請說,我能辦的一定幫你辦。」秦霖笑了笑說。

  李凱有些糾結,最後才有些不好意思的道:「那個,我能不能住在你這裡?就是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走的那種?錢李青來出。」

  「啥?憑什麼我來出錢?」李青直接就懵了:「不對你不是說要趕緊解決問題,要急著回去明市?」

  「李青,你別血口噴人,你那隻耳朵聽我說過這話?」李凱的當即義正言辭的否認。

  「……。」李青心裡直接媽媽批了,都幾歲的人了,能不能別這麼幼稚?

  李凱卻不理李青了,反而認真的朝秦霖道:「秦老闆,你這瓜也許對我現在正在做的實驗難題有所幫助,所以,我想研究你這瓜,放心,通過這瓜研究點成果我只發表論文和學術、著作,成果專利擁有權都歸你。」

  這話倒是讓秦霖一愣,李凱的意思很直白了,對方只要名,除了名之外的都歸他。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