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潰敗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完了!」

  在淮南軍大陣被王景突破的時候,馬殷的臉色便無比難看,他知道節度已經被對方盯上,淮南軍這次要敗。

  「將軍,我們現在怎麼辦?」

  心腹副將有些驚慌的問道。

  馬殷左右走了兩步,心中念頭迅速的轉動。「眼下大軍敗局已定,節度怕是躲不過這一劫,如果我猜的不錯,泗洪軍下一步必然會前往東湖……」

  淮南軍在東湖還有數千兵馬。

  不過在淮南軍主力被擊敗後,李瓊的數千兵馬也挽回不了什麼。

  「我們走!」

  「去投奔草軍!」

  馬殷猛然做出決定,周圍的幾大勢力中,淮南軍和草軍都是晚唐時期的勢力,雙方算是有些來往。

  這時候投奔草軍,才能保全自身的性命。

  至於投降泗洪。

  馬殷此時心中根本沒有這個想法。不管怎麼說,孫儒都是他的主將,主將被斬,他卻臨陣投降,以後名聲都別想要了。

  轟!

  王景在斬殺孫儒之後,就不再沖陣,巴爾思和索圖兩個騎將則領著鐵騎,不斷的衝擊淮南士卒。

  嘶吼聲,慘叫聲,被騎兵踐踏的轟隆聲,還有兵器刺入身軀的聲音,充斥著戰場。

  三千淮南軍精銳在王景突陣的時候,直接戰死數百人。

  眼下被衝擊潰散,又死了數百。

  剩下的人再也堅持不住,陣列潰散,被騎兵驅趕著衝到了前面正在後撤的攻營大軍中。

  馬殷統帥的數千淮南軍兵馬,還有剩下接近兩萬的輔兵,他們已經連續攻打亂石山一天一夜,精力消耗嚴重。

  其中大量的輔兵早已被嚴酷的軍法和慘烈的廝殺崩潰了心神。

  只是懾於孫儒在後方督戰,他們才沒有崩潰。

  如今孫儒被殺,三千精兵潰散。

  他們紛紛狂吼怪叫著,像是巨石砸入水中,甚至沒等到騎兵和亂兵的衝擊,就瞬間朝著四方潰散。

  「走!」

  眼下的情況,讓馬殷神色再變,他匆忙召集了周圍可以控制的兩三千兵馬,猛然從東北側衝出,根本不管後面的情況,直接狂奔而走。

  下一刻。

  李開芳和步騭領著一部分兵馬下山,只抓住了來不及逃走的數百淮南士卒。

  這一次大戰的情況。

  和上一次太平營被前秦軍圍攻時極為相似,都是大軍圍攻太平軍不利,遭到了王景的騎兵突擊。主將被斬,全軍崩潰。

  不同的是,這一次王景帶的騎兵更多,卻未盡全功,讓馬殷帶著一部分殘兵成功突圍。

  王景也來不及追趕。

  沒有別的原因。

  他的戰馬已經耗盡了體力。想追也追不上。

  為了這次突擊,王景率領的騎兵在三十里外就開始出動,再加上長途奔襲攻打歸仁,轉移萬壽……

  短短几日,從泗洪到歸仁,從歸仁到萬壽,又從萬壽奔到亂石山,加起來的距離接近上千里了。

  即便神州大陸的戰馬坐騎經過天地的滋養,體力、爆發力比源世界更強,也經不起這樣的摧殘。

  一戰過後,這一千多匹戰馬已經廢了。

  不過,用一千多匹戰馬來換取孫儒勢力的潰敗,這個代價可以接受。

  此時。

  亂石山上、山下的原野,淮南軍的營寨中,躺滿了屍體,鮮血幾乎把附近的大地染紅,在沖天的血腥氣中,大量的淮南軍跪伏在地。

  還有許多來自萬壽的士卒不斷的哭嚎,神色茫然。

  不少桀驁的淮南軍牙兵,還想要聚攏兵馬抵擋,這些牙兵、精兵,在源世界的歷史上被楊行密收編,成為楊行密橫行江淮所向無敵的黑雲都。

  他們都是精兵強將。

  若是在名將、大將的手中,能發出會超出想像的戰鬥力,只不過他們唯一的缺點,就是過於桀驁。

  平時行軍的時候,侵略如火,所到之處,村寨冒出黑煙,百姓遭到荼毒……

  這種桀驁不遜的牙兵,王景沒有耐心勸降。

  直接讓巴爾思、索圖兩人帶人大砍大殺。

  數萬淮南軍都崩潰了,剩下的士卒都被打潰了膽魄,少部分的牙兵只是堅持了幾炷香時間,就被兩個二階武將斬殺。

  戰場的廝殺聲逐漸平息。

  步騭和李開芳前來拜見王景,李開芳的面色蒼白,精神疲憊,精神和體力都被壓榨到極限。

  他前來拜見後,就不得不休息,無力再參與接下來的收尾。

  此時淮南軍已經潰敗,萬壽城和東湖的淮安軍殘部,已經成了隨手可以收割的果實。

  所以王景沒有急躁。

  而是靜下心來和步騭一起清理戰場,收攏潰兵。

  ……

  亂石山東方數百里外,草軍營寨中,張歸霸正在設宴招待袁術軍派來的使者。

  草軍的營寨扎的還算不錯,防禦嚴密。

  一隊隊士卒巡視營寨周圍,防備唐軍和南梁軍的騷擾和突襲。

  在草軍營寨的後方數十里範圍,三四十萬的百姓在種田捕魚,每當收穫的時候,草軍就會派人收繳糧草,用來供養軍用。

  草軍為了應對唐軍、南梁軍的威脅,對治下百姓壓榨的比較狠,但他們平時很少騷擾百姓,百姓勉強還能活下去。

  在附近千里的地界,他們也是頂尖的勢力。有兵馬數萬,丁口三四十萬,可以影響周圍諸侯勢力的大局。

  營帳內,十幾個長相俏麗的女子正在起舞。

  張歸霸、張歸厚、費全谷、馬祥等人,目光都在這些身穿薄紗,不經意露出雪白晶瑩的舞女身上。

  他們降臨這方世界這麼長時間,也受用過不少女子。

  但他們收用的女子,氣質和姿容,都無法和這些舞女相比。

  作為正常的男人,還是精氣旺盛的悍勇大將,他們自然而然的會被吸引。

  「袁公厚賜,咱們就收下了!」

  張歸霸摸了一把下巴的鬍子,哈哈一笑。

  他舉起酒杯,對坐在一側的使者示意,說道:「只不過,袁公想要我出兵攻打孫儒,我怕是無能為力,張璘這廝一直在盯著我!」

  「我如果出兵,他肯定會帶兵來攻,不解決張璘,我有再多的兵馬也不能動!」

  說道張璘的時候。

  張歸霸有些咬牙,顯然對此人頗有恨意。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