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9章 臉黑哪是因為人家女娃家裡有油!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纏足貌似並不是至關重要的事,但它是唯一一項能幾乎覆蓋到所有家庭,且能看得見管的著的新政新風的體現。將這一漏習徹底的貫徹執行下去,僅就政治本身來說,就有莫大的意義。

  能讓全天下的人切身的感受到新政帶來的風氣變化,從身體上就能反應出新政成果。就比如現在的京城,女人們越來多的出現在街頭和工廠。小孩子們會好奇的觀看小腳女人,並會嘲笑她們。

  這就是審美和社會觀念上的改變,這種改變還會帶來人們在意識深處對舊有漏規的批判之風,從而形成全社會與舊觀念切割的氛圍。

  纏足的漏習,改變起來說容易也容易,說難也難。當將其放到核心的國策來抓時,難度並沒有想像中的大。普通百姓,並不會因為這項規定而和官府力量強扭,真實歷史上滿清用極短的時間都能將頭髮的樣式改變,所以說問題就在於執行者當不當回事而已。

  要將是否貫徹禁止纏足作為主要任務來執行,要在全社會營造強大的輿論氛圍,要通過放足來帶動全社會思想觀念的變革,這是朱由檢進一步明確這項政令的出發點。

  為了推動政策的執行,朱由檢還專門招見了阮大鋮,讓他掌握的報業系統,要定期和不定期對禁止纏足的政策進行宣傳和解讀,對阻礙政策執行的人進行曝光和批判。總之、這是一項大事,事關大明新風,不能當可有可無的事來對待。

  實際上在整個大明,纏足並不是一項完全普及了的漏習,也就江南地區最為普遍。在一些邊遠地區,婦女並沒有廣泛纏足。像陝北,其實很少有女娃纏足,特別是平常農戶家的丫頭,基本是不纏足的。

  張二丫、挺著一雙大腳走進了自己的房子。用肥皂和著鋸末將油乎乎的雙手在搪瓷年盆中洗淨,然後點起油燈,並從小衣櫃裡取出了新衣服,放到床前,仔細的打量起來。

  新衣服已經買了兩個多月了,但她沒捨得穿一次,是怕弄髒了。作為挖油人家的孩子,哪怕她是個做飯的丫頭,也不可避免的會和黑油打交道。渾身上下,總會沾上油污。新衣服自然是捨不得拿出來穿的,她本想著要留到過年的時候才上身。不過、明天她得將新衣服穿上。

  家裡人要給她說親了,明天媒婆會帶著要結親的後生到家裡相面。

  此時的陝北人家結親,不像江南那邊的風俗,青年男女是要見一面,才能將親事給定下。

  不知道明天見的後生是個啥樣子,聽媒人說是延川縣城富漢家的兒子。家底還行,就是不知道人長得怎麼樣,好不好看。可不要是個歪瓜裂棗的憨貨!張二丫還真有點擔心自己遇到的對象,長的看不過眼。哪可是富漢家的娃娃,要是沒點問題,怎麼會跑過來與她這個山里娃相親?

  仔細的揣摩著自己的新衣,少女張二丫心思百轉,對明天要發生的事充滿了擔憂和期許。

  第二天一大早,二丫便穿上了新衣在廚房忙碌。她在廚房忙啥哪?啥都沒忙。廚房裡的事,都是族裡的嫂子和小姑子們來做,她就只是坐在廚房而已。讓她上灶,會將新衣服弄髒的,要是被來相親的後生或者他家裡人看到,會覺得丫頭子有點邋遢。

  張家的女人們對這事明白的很,現在家裡的條件也好了,該講究的事就得講究。咱張家現在可不是一年前能比的,是有油井的人家,怎麼能在細節上出疏忽哪?

  快到中午的時候,媒人帶著後生和家長來到了張家。廚房裡的女人聽著信後,氛圍立刻就熱鬧了起來。大嫂小姑爭搶著往堂屋裡端茶送點心,目的自然是去審視一番有可能成為新女婿的後生。

  「二丫、後生長的還行,個頭不小,人還白淨。看接茶的手,細發著哪,不像是幹過苦活的手。」第一個打探消息的人過來通報了觀察到的情況。

  「二姐、新姐夫家有四十畝沿河的水地,是富漢家的。我剛送水的時候,二爺爺正好和媒人說這事哪。」又一個來密探來匯報消息了。

  「二丫、他家兄弟有四個哪,他是老三,最受苦的哪一個,老大和老二都成了親,往後家裡分產,是個破煩事。」這次密探帶來的不是好消息。

  女人們進出了幾次後,就輪到了正主張二丫上場,她也是端著盤子去送飯。這就是相親過程中,為雙方營造的見面機會。男女雙方,要用這種看似不經意間的契機,將雙方打量仔細,從而將終身大事給定下來。

  端著飯盤,張二丫走進了自家堂屋,眼神飛快的在屋裡掃了一眼,就將正主給認了出來。麻利的將盤子上的飯放到桌子上。又不經意的掃了一臉正主,她便匆匆的離開了堂屋。

  「咋樣?看不看得上來的哪後生?」張二丫剛回到廚房,一堆女人便圍了過來,詢問見面的結果。

  「他穿的衣服不是太新。」張二丫很是不好意思的說出了自己觀察出的結果。

  「人你看著咋樣?」女人們繼續追問了起來。

  「人還周正,就是不知道心怎麼樣?」

  「哎呀!咱家二丫這是看上人了啊,這親事能成。」問話的女人們迅速反應了過來,對這種事,女人的感覺要比男人靈敏的多。要是看不上人,誰會關心他心好不好?

  中午過後,媒人帶著後生走出了張家,坐著驢車離開了青化鄉里。

  路上、兩頭驢拉的板車上,後生的父親開口道:「三娃咋樣?這親事能定下嗎?」

  「俺都不知道是那個女子哪。」

  「你個憨貨,就是過來送長飯穿紅花衣服的那個女子。」

  「那個啊?一雙大腳,臉還有點黑。」後生說出了自己的觀感。

  「臉黑哪是因為人家女娃家裡有油,腳大不正好嗎?現在朝廷時興大腳,腳大的女娃旺夫。你就說這事成不成吧!咱們家要攀上這麼親事可不容易,現在有多少人家想著和有油井的人家結上親?張家以前我知道,全家沒有一間瓦房,一家人湊不出一條新褲子。你現在看看,家裡蓋的哪新房,比咱有水田的都氣魄。一家老少,穿的那個不是嶄新嶄新的?咱這裡挖油也就才一年光景,真是不得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