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342求 下(謝暗中觀察2333盟主)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第342章 342求 下(謝暗中觀察2333盟主)

  上次那個空冥還好,香味不是很多,沒吃到張榮方也能接受。

  但這一次.

  味道要濃不少!.而且還是一來就是兩個.

  真的

  他心裡真的有點煩。

  但表面上他還是得露出感激之色,抱拳行禮。

  「師兄!沒想到.又是你!?」

  「沒事,師兄就知道這邊可能會出問題,所以緊趕慢趕,總算趕到了。」丁銳認真道。

  雖然對方的回話有些怪怪的。

  但他就當是情緒太過激動,有點變形了。

  人在危急時刻,情緒有大起大落也很正常。

  可以理解。

  迴轉頭,丁銳看向陳韻如兩人。目光又轉移到地面掉落的願輪上。

  「久聞東陵劍派派主陳韻如,乃近些年崛起的江湖後起之秀,被靈廷懸賞數萬賞金,位列黑榜二十九。今日便要看看,到底有何底氣。」

  他說話中正平和,溫柔大氣,行事風格也雷厲風行,絲毫沒有拖泥帶水。

  可不知為何,就是給人一種不爽和煩躁感。

  不只是張榮方這邊有這個感覺,就連對面的陳韻如兩人也一樣。

  「婆婆媽媽,一副自以為很強的架勢,你以為你是誰!?」

  陳韻如不再廢話,持劍前沖,當即一招點出三點寒光,刺向丁銳。

  丁銳不急不緩,不斷以金屬手臂格擋應對,兩人轉眼便打成一團。

  「師弟先走,這裡由我拖住!」丁銳沉聲道。

  「好!」

  張榮方二話不說,眼不見為淨,趕緊從側面往前離開。

  另一東陵劍派的女子此時也跟著上前,就要出手截擊,卻見陳韻如那邊一聲悶哼,居然這麼快便落入下風。

  當即兩人一同聯手,後退數步。

  「點子扎手!別留力!!」陳韻如低喝一聲。

  兩人同時一聲低吼,渾身皮膚急速泛紅,雙臂後背肩膀,全部肌肉鼓脹起來,形成宛如葡萄般的連串肌肉塊。

  「點聖血!!」

  陳韻如一把揚手,頓時一片綠色粉塵脫手而出,紛紛揚揚,覆蓋在前方數米範圍。

  點聖血是東陵劍派獨有的特殊極限態,走的是以毒粉激發自身潛力的路子。

  當即兩女全身黑衣被撐裂,身軀膨脹再度增高一截。

  之前只有常人粗細的手臂長腿,此時迅速膨脹至原本的兩倍。

  「殺!!!」

  砰砰兩聲悶響,三道人影驟然交匯閃擊。

  但可惜.

  就算她們爆發全部力量,頂多也就是三空層次,作為西宗附屬勢力,這樣的實力已經夠厲害了。

  僅次於海龍金翅樓那般。

  但在面對丁銳時.

  數十招後。

  咔嚓。

  一聲脆響。

  兩把斷劍拋飛上天,旋轉著斜斜切入粗壯樹幹。

  地面上,丁銳緩緩提起願輪,身後是已經倒地不起,沒了聲息的兩具屍體。

  *

  *

  *

  數日後。

  一片宛如無數眼睛組成的湖泊群邊緣。

  灰色山道蜿蜒往前,一直延伸到視野盡頭的平原深處。

  這條山道少有人行進,路面上還能遠遠看到有麋鹿散步。

  張榮方快步往前,接連兩次遭遇,讓他心裡已經隱隱有了點猜測。

  但不管事實如何,他心情終究有些不爽利。

  現如今他能遇到的血肉香氣個體,本就很少,現在接連被搶兩次,是誰都心中無奈。

  這裡已經是麗春湖,也就是說,再往前走穿過這裡,就是進入澤省境內。

  按照丁重所說,只要進入澤省,一切就安全了。

  所以.

  嗤。

  陡然間,張榮方腳步一頓。

  一道黑色飛鏢呼嘯著狠狠釘入他腳尖前面一點地面。

  飛鏢是十字形,中間有圓孔,邊緣打磨得極其鋒利,隱有淡藍光澤閃過,顯然上了毒。

  「誰!?」張榮方抬頭朝著飛鏢方向看去。

  這裡大部分方向都是平原,一望無際。

  只有左側有一小簇林地。

  飛鏢正是從林地內打出。

  「有意思,傳書說,這路上一路都有人護持掩護於伱,我還以為是假的。這大道教高手基本都被人盯著,就那麼些人。哪還有什麼額外的高手護持?」

  幾個衣著各異,身形異於常人的男女,緩緩步出林地。

  說話之人乃是一名書生。

  書生在大靈是一個有些尷尬的群體,因大靈不備科舉,書生也就沒了用武之地。

  而他們為了讀書學文,放棄了學武,最後面對日常生活和衝突矛盾時,在武人面前也沒什麼抵抗之力,所以時常為人所不屑。

  也就是其中一些和貴族大族扯上關係的文人書生,才多少有些地位。

  但此時張榮方眼前的這人。

  說是書生,穿著打扮也都符合標準,但其體格明顯遠遠超出了書生的範疇。

  此人身材魁梧,雙臂如猿長,滿臉橫肉,皮膚黝黑,額頭用血色紋了一個王字。

  單單站在此人面前,便能感覺到其身上散發出的囂張狠厲氣質。

  除開這人,另外還有三人,個個都是氣質不凡,精氣神極其充沛的武道高手。

  一個身高只有一米不到的侏儒,穿灰馬褂,手持彎刀。

  一個提著白色金屬花籃的漂亮女子,身著粉色連身短裙,看似招蜂引蝶,實則花籃里隱隱飄散出刺鼻嗆人的氣息,顯然放了不少劇毒之物。

  最後一個,是身上捆著粗大鎖鏈的金髮白人。這人面色呆滯,眼神痴傻,似乎智商有問題。

  但單論氣息氣血流動,這人在張榮方眼裡,卻是四人中最危險的。

  就如一座隨時可能引爆的活火山。

  「幾位看樣子也非等閒之輩,可否留個名號,日後也好交個朋友?」張榮方面色不動,抱拳朗聲道。

  其餘幾人還好,但最後那個金髮白人身上,他聞到了一股濃濃的血肉香氣。

  那是比起之前的兩次,都要濃厚的香味!

  上次聞到這種程度的香氣,他還是在面對宗師空無時.

  如果這一次能吃到肉.怕是血肉補全一下就能又多十點以上!

  張榮方心中壓抑不住的想像。

  原本在刺桐,他以為自己已經很強了。心中也逐漸滋生出一絲絲的自傲。

  可回了大都一次,他心中的自傲,瞬間便被撲滅。

  不說靈廷和師尊那邊,就是雪虹閣的那個周琰,就可能不是他能對付的。

  所以.他還需要繼續積累屬性點,得到更多天賦能力.

  「既然是大道教道子親自發問,我們也算是好好報報名號,說不得這次也是我等麗湖四凶天下揚名之時!」

  那書生輕聲笑起來。

  「麗湖四凶?」張榮方隱蔽的環顧四周,查看周圍情況。

  這一次,他很篤定,應該能吃到。

  因為周圍都是平原,有沒有人一目了然。

  而另一邊就那麼一小簇林地,裡面剛剛才走出這幾人,不可能再藏其他人。

  所以.

  這一次怎麼看,都是萬無一失!

  張榮方心頭頓時激動起來。

  十天了.

  這十天裡,鬼知道他是怎麼過來的。

  天天風餐露宿就算了,好不容易遇到一點能吃的,就會被丁銳搶走。

  一次不夠,還連搶兩次!

  要不是他感覺丁銳這傢伙有些不對,看不透其實力如何。

  怕是早就對其動手,直接打暈了。

  但這一次。

  這一次不同。

  周圍地勢開闊,看不到人。

  對面人又多,一個個看上去不弱,就算丁銳來了,也絕對攔不住全部人。

  所以這一次.

  「好叫你得知,我們四人乃是盤踞此地多年,如今早已歸附西宗真佛寺的麗湖四絕手!」

  此時那書生輕輕一笑,正自我介紹。

  「在下李浩生,人稱天雙珏守。」

  第二個侏儒笑著尖聲道:「在下肖靜榮,人稱如影絕殺。」

  第三個女子輕笑上前。

  「上官麗,人稱百花仙子。」

  第四個金髮碧眼白人壯漢,上前。

  「尼奧斯,赤角黑犀!」

  「所以.四位攔住在下,是當真不讓放行了?」

  張榮方仔細觀察了周圍,確實沒有發現任何有人來支援的跡象。

  當即他心中大定。

  「當真要和我動手了??」他沉聲道。

  「道子何出此言?明知故問有何意義?算了」書生李浩生微微一笑,「這麼說話不方便,還是請道子休息一陣,到了大都,再好好說話不遲」

  最後遲字話音未落,他人已經前沖而出,疾馳抓向張榮方。

  說時遲那時快。

  就在這時。

  嗤!!!

  張榮方心頭一跳,趕緊左右環顧。

  不是願輪!!

  他心頭再度安定下來。

  然後心頭一熱,這一次肯定能

  當即,張榮方迫不及待,腳步往前,全身氣血急速涌動流轉。

  猛然抬頭往前.

  噗!

  丁銳正慢慢從小樹林裡走出,手裡提著願輪,面帶微笑。

  而在他前面,麗湖四凶中的百花仙子上官麗,此時正將手從李浩生的後背要害緩緩拔出。

  一片血水灑落在地。

  百花仙子和其餘兩人都面色如常,仿佛根本就是理所當然之事。

  只有那李浩生難以置信的回過頭,跪倒在地,不敢相信自己的同伴居然從背後對自己.

  「為什麼.!?」

  「受丁銳丁公子所託,我等等了道子已經很久了。」

  上官麗面帶微笑,朝著張榮方微微恭敬道。

  「.」張榮方臉上的表情瞬間凝固。

  好了這次直接就是自己人.什麼也別想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