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8章 598轉機 二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人仙洞。

  暗紅色的血池,池水翻滾涌動,散發著腥甜氣息。

  明明大量血水在蠕動流淌,周圍卻沒有半點腥臭之意。

  整個洞內放置著炭火,用以保持室溫。

  血液的活性要想延長得越久,就必須要給與其最適宜的溫度和環境。

  這點張榮方做了很多準備工作。

  「觀主,我們找到了新發現。有人聲稱能給我們提供關於靈飛教的情報。」影道人站在血池邊朗聲匯報。

  血池水底。

  張榮方長發飄散,雙目緊閉。

  整個人仰躺著漂浮在血液中。

  他意識慢慢從沉睡中甦醒過來,聽到了外面激盪的聲音。

  「你醒了?你這血池到底有什麼用?能說說麼?」白鱗又開始好奇了,這是第十三次詢問。

  「外面來人了麼?」

  張榮方已經記不清楚自己有多久沒有睡得這麼舒服了。

  自從習武以來,他很少很少能睡好覺,為了防備有人害自己,睡夢中也會不時的驚醒。

  但這次。

  他睡得很香。

  打開屬性欄,他帶著一絲期待,朝著可用屬性點的一欄看去。

  那裡原本有他積攢的55點屬性。

  而現在……周圍的血池中,虛血里的營養已經被吸收殆盡,整個血池血液顏色都變得暗沉一些。

  那是他身體代謝後排除的廢物雜質,融合進了血水中。

  這些雜質和代謝產物需要血池一旁的另一個坑洞來處理過濾。

  那個坑洞,張榮方模仿自己身體結構,製造了一整套的過濾器官,如腎臟,肝臟之類,單純用來處理代謝產物。

  排除雜念,他看向最下方一欄。

  「可用屬性:68「

  從55,到68!!

  「十三點!」張榮方心頭大喜。

  泡一次血池,居然能得到十三點屬性提升!

  到了68,快了,快了……加上原本的生命值,只差30點。

  血池中。

  張榮方面帶微笑緩緩上浮,露出血水水面。

  「你剛才說,有人願意提供靈飛教的機密?」他一張慘白面孔浮在血水面上,睜眼看向影道人。

  影道人被其視線一掃,頓時有些緊張發毛。但他還是強壓下心頭情緒,繼續低頭。

  「是的。人已經帶到巫山了。您是否要見一見?」

  「他什麼身份?」張榮方不答反問。這等的機密,一般人不可能知曉。

  「根據我們的線人匯報,很可能是……皇族。」影道人恭敬回答。

  張榮方面色不變。

  「帶他來我這裡。」

  他現在雖然吸收完了血池所有營養,但就算泡在池子裡,也比自己獨自服食辟穀丹來得快。

  現在還需計算一次血池的淨化時間。

  淨化後,再度加入營養液,然後吸收,中間全部過程走下來,需要的時間也得算好。

  「是。」

  影道人正要轉身離開,忽然他想到了什麼。

  「對了觀主,龔梳茵和燕雙兩位問起,您什麼時候去見見她們?」…

  「那就讓她們一起過來。」張榮方一刻也不想離開血池。

  現在他需要觀察血池的運轉周期。一次就能額外獲得十多點,那麼只要儘可能的縮短周期,這就相當額外到手的外快。

  「是。」影道人點頭應下,看著觀主再度沉入血水總,消失不見。

  他心裡發毛,總感覺哪裡有

  什麼不對。觀主如今的風格,越來越有問題了。

  轉身快步離開洞內,影道人沒有走遠,只是吩咐了跟著自己等在外面的兩名弟子。

  兩人迅速行禮,離開,前往不同方向。

  不多時,兩道窈窕身影在道人帶路下,快步沿著峽谷內小道,朝這邊靠近。

  兩人一個身姿綽約,***,身穿乳白色寬袖長裙,長發在一側盤了一隻蝶翼。

  另一個清純秀麗,身著修身長袖上衣和淡綠荷葉裙,純潔中自帶一抹英氣。

  龔梳茵兩女,雖為母女,但氣質姿色各有不同。

  她們在道觀內待了好幾天,直到現在才等到機會見張榮方一面。

  只是一開始兩人都滿懷期待。可隨著岳師靠近人仙洞,她們眼裡便都流露出絲絲懷疑之色。

  這空氣里的血腥味,正隨著越發靠近,而越來越濃。

  更讓她們感覺怪異的,是這血腥味竟然帶著一種生機勃勃的清香。

  不知不覺,兩女已經站到了人仙洞洞口。

  洞口處還有一人,早已等候在門前。

  那人矮矮胖胖,臉上戴了副玳瑁色眼鏡,穿了一身各種玉石金線點綴的華貴袍子。

  看到龔梳茵兩女靠近,那人視線一掃,看到兩人姿色不俗,頓時眼中閃過一抹憎恨艷羨。

  「你們也是來見人仙觀主的?」她沉聲問道。

  「妹妹難道也是?」燕雙微微一笑,上前輕聲道。

  「廢話!若非如此,我會來這種窮鄉僻壤之地?」

  胖女子不耐煩道。

  「你們兩個,看起來不是靈人啊。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她繼續道。

  「為何?」燕雙問道。

  「我乃靈人皇族,執掌靈印,天下共奉之。你們不過是兩個下等人奴僕。就像人和豬牛羊之間,可

  有共同言語?」胖女人眼露輕蔑。

  龔梳茵和燕雙面色都是一變。

  燕雙還好,龔梳茵卻是眉頭蹙起。

  靈人皇族之所以能如此猖狂,也是有原因。

  實際上,但凡登記在冊的明神教派,其麾下所有拜神靈絡,都不能對靈人皇族有任何冒犯。

  違反者將會遭受靈線反噬,瞬間重傷。

  甚至很多靈人皇族還持有拜神武者們的特殊靈印。

  那些特殊靈印,也能達到類似效果,用來懲處不聽話的靈絡靈衛。

  這也是皇族為何明明沒多少武力,卻能控制大量拜神高手的原因。

  龔梳茵正要開口詢問對方。

  忽地人仙洞內,有道人出來示意三人進去。…

  那胖女人絲毫不怕,大步走在前面,燕雙兩女跟在身後。

  三人在道人的引路下,一直往裡,很快,拐了個彎道,眼前豁然開朗。

  「這是什麼鬼東西!?」胖女人腳步一頓,雙眼圓睜,明顯被嚇了一跳。

  不只是她,龔梳茵和燕雙進來,第一眼看到的,便是那九個碩大丹爐環繞的圓形血池。

  血池內血水翻滾,仿佛有巨蟒在其中遊動縈繞。

  而四周只有一些道人端著一盆盆的粘稠物質,進來倒入丹爐。

  「人呢!?我有你們要的消息!但必須滿足我的條件!否則我西杜麗情願死,也絕不會透露半點秘密!」胖女人大聲道。

  她同樣也在東張西望,尋找可能和他們說話的主要對象。

  「雖然很奇怪,但若消息為真,我可以滿足你的條件。」

  忽地一個聲音在三人耳邊響起。

  「此話當真?」那胖女人大聲道。

  「我乃人仙始祖,自不會欺瞞於你。」那聲音回答。

  「那好!」胖女

  人總感覺這地方有些滲人,但身為靈人皇族,她從不畏懼任何險境。當下強撐著站在原地。

  但實則她雙腿隱隱有些發抖。

  清了清嗓子。她傲然看了眼龔梳茵兩女,立馬開口道:「就這麼給你說麼?不怕閒雜人等泄密?」

  「有理。」那聲音似乎想起了什麼。

  嘩啦一下水響。

  驟然間,血池內血水升騰而起,化為一股血浪,衝出池子,一把將胖女人包裹進去,然後縮回。

  隱約間只聽到那女人慘烈的尖叫聲,被血水隔離,變得朦朦朧朧。

  龔梳茵兩人渾身寒毛直豎,急忙後撤十多米,退到彎道口,緊張的盯著血池。

  血水很快回到池中,恢復平靜。仿佛一開始那般,安寧和諧。

  龔梳茵和燕雙喉嚨咕嚕了下,不約而同的握緊身上兵器把手。

  此時血池正中,水下。

  一片血色中。

  張榮方手在胖女人頭上一點。

  頓時周圍血液自動擴張開,形成一個橢圓空腔。

  空腔內壁長出血肉軟骨和皮膚,讓對方能雙足站立。

  「現在你可以說了。」張榮方這是想起了之前血道人遇到的那個神秘組織的情況。

  那人只要開口說出靈飛教的機密,就自動爆體。

  為了防止類似情況出現。

  他特地製造了這樣一個特殊環境。四周都是混雜的他的精血,能徹底隔絕他不允許的外在神佛神威。

  想來應該沒問題了。

  胖女人西杜麗趴在橢圓空腔中,低頭大聲咳嗽了幾下,渾身血污,異常狼狽。

  「靈飛教!正在針對大教盟盟主發動圍殺行動。白十教,逆時會,還有所有之前的潛伏勢力,都在等。」她迅速道。

  「等什麼?」

  「等岳

  德文拆除眾生靈柱!拆解靈幻大陣!這是陽謀!不拆除靈幻大陣,靈飛教的總部永不現世。…

  而拆除需要一步步毀壞眾生靈柱。每一根眾生靈柱地點都是固定的。一般人根本沒辦法拆解,其本質堅硬無比。能毀得了眾生靈柱的,只有岳德文一人。

  所以他必須親自去。靈飛教應該是要在最後幾個點,調集高手圍殺國師!」西杜麗一口氣將所有情報講出。

  「還有麼?眾生靈柱的地點呢?」張榮方再度問。

  「一共五個被國師拆了四個,現在還剩最後一個。」西杜麗迅速道。

  「你是如何知道的?」張榮方蹙眉。

  「我爹是駙馬,是外祖父家族這一代的地母行走,他知道的我都知道!他告訴我的!」西杜麗迅速道。

  「那你為何要背叛自己的地母神?」張榮方奇道。

  「我沒有背叛!」西杜麗大聲爭辯。」地母神被靈飛天蒙蔽了雙眼,我爹不能白白送死!再不自救,他必定會成為祭品!我是在想辦法拯救他們!!」

  「……」這三觀原來還有這種辦法,繞開神佛的思想信仰。

  「那麼,最後一個地點在哪??」張榮方再度問。

  「玉虛宮!」西杜麗沉聲道。

  玉虛宮??

  轟!!!!!!

  剎那間一股無形巨力轟然落在血池之上。

  那力量對其他物質毫無影響,唯獨在接觸血池血水時,被完美阻隔。

  兩股力量相互侵蝕,發出劇烈化學反應般的嘶嘶聲。

  血池血水激盪,蒸騰起大片白氣。

  張榮方雙目微眯,仰頭望著池水外,仿佛視線透過洞頂,看到天空。

  就在西杜麗開口說出最後一個眾生靈柱之地時,居然真的有額外一股力量從天而降。試圖擊殺西杜麗。

  「

  最後一個問題。岳德文身上的問題,可有解決之法?」他抓緊時間再度問道。

  西杜麗此時也似乎察覺到了什麼,臉色煞白。

  「我……我不知道什麼意思?國師天下無敵,能有什麼問題?」

  見她不知道,張榮方也不再多說,揮手一散。

  頓時大片血水撲向對方,從其口鼻飛速湧入。

  「玉虛宮!?」他怎麼也沒想到,最後一個重要位置,居然就在金玉言祖師所在的玉虛宮。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