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章 觸犯天規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慕容秋水原本都心生絕望了,後悔自己不該那麼貪心。

  突如其來的異變,讓慕容秋水有片刻失神。

  轉過身,抬頭看向聳立在自己背後的王盤虛影,慕容秋水臉上綻放出笑容。

  慕容秋水一對美眸中異彩連連,想起在楚州大學門口時,王盤在她身上留下的手段。

  自己親近者,必將忤逆王權,遭受來自王盤的全力一擊。

  凡觸碰自己身體者,違背天規,萬劫加身!

  「就是不知道,天規能不能擋住這頭眷族。」

  慕容秋水鬆了一口氣,整個人都差點癱軟在地上。

  那種與死亡擦肩而過的感覺,讓慕容秋水感覺自己是那麼的無力。

  慕容秋水一對眸子中帶著些許緊張,胸口不斷起伏,緊緊地看向前方。

  如今空間傳送陣已經被磨滅了,短時間內,地下空間已經完全封閉。

  只有重新構建空間傳送陣,才能出入這片地下空間。

  如果王盤施加在自己身上的天規也奈何不了這頭眷族,那在地下空間中的所有人都得死。

  慕容秋水對所謂的天規與王權所代表的意義並不放在心上,只是將其當做自己的一種底牌。

  慕容秋水現在只在意,王盤留在她身上的手段,能不能讓自己活下來。

  慕容秋水知道王盤很強,可具體有多強,慕容秋水卻沒有個概念。

  因此,眼下慕容秋水的心中滿是忐忑。

  這一切發生太快了,一群逃命的人王境模擬者此時遠遠的觀望著,不敢靠近。

  「完了,空間傳送陣被磨滅了,我們出不去了。」

  一尊人王境模擬者心如死灰,整個人的精氣神好似一瞬間被抽空一般。

  「和這頭畜生拼了,敢把我當成血食,哪怕是死,我也要崩掉它一口牙!」

  一位人王境高階的模擬者滿臉戾氣,整個人精神有些不穩定。

  「對,我們一起上!」

  一尊人王境模擬者出聲附和道。

  能夠從一個普通人,一步步走到今天。

  在場的人沒有一個是簡單角色,他們不缺乏毅力,不缺乏努力,更不缺乏機緣。

  最重要的是,他們幾乎都有一種百折不屈,死中求生的勇氣!

  眼見後路徹底被堵死,他們也不缺乏與之死戰的勇氣與決心!

  天澤聽到一群人王境模擬者的話後,嘴角狠狠一抽。

  一起上?

  好撐死這頭眷族?

  到了五帝境,就不是五帝境之下靠人數能夠堆死的了。

  天澤沒有出聲,省得打擊他們好不容易提起來的信心。

  在天澤看來,與其憋屈的被當成血食,還不如現在,轟轟烈烈的戰死。

  或許,對他們來說,這算是最好的結局了吧。

  天澤嘆了一口氣。

  看向地下空間出口處,在那裡,一道龐大的虛影緩緩低下頭,一對沒有絲毫感情的眸子,向著眷族投下了目光。

  天澤不認為,這一道虛影能夠阻擋這頭眷族。

  這一道虛影的力量,超過了人王境圓滿層次,無限接近五帝境。

  或許這一道虛影的實力在人王境層次足以做到橫掃無敵,可任何一尊五帝境,都能夠將這道虛影破滅。

  無限接近五帝境看似與五帝境之間只相差一點點,可就是差的這一點點,讓兩者之間隔著一道天塹!

  「轟隆隆!」

  一道道雷霆直接從虛無中鑽了出來,在地下空間中遊走,將出口處化為一片雷澤。

  一道道雷霆宛如活著的生靈一般,或幻化為蛟龍,或幻化為人形,散發著煌煌天威。

  「殺!」

  一道道人形雷霆身披甲冑,手持兵刃,自雷澤中走出,齊聲大吼。

  每一道人形雷霆的氣息,都足以媲美一尊高階人王境模擬者!

  而自雷澤中走出的人形雷霆,一眼望去,成千上萬!

  「嗤。」

  「雷聲大雨點小。

  給我死!」

  紫金色的老鼠發出一聲嗤笑,隨後張口狠狠對著漫天雷霆一吸!

  無盡的雷霆暴走,宛如一道道接連天地的紫色雷龍,紛紛落入紫金色老鼠的口中。

  狂暴的雷霆之力讓紫金色老鼠油光華亮的皮毛根根豎起,整個身軀都好似膨脹了一圈。

  「嗝~」

  紫金色老鼠打了個飽嗝,一絲絲雷霆之力從紫金色老鼠口中散溢出來,順著空間的紋路蔓延,所過之處,空間都被充滿毀滅氣息的雷霆留下一道道宛如密密麻麻樹杈一般的裂痕。

  一條鼠尾猶如蛟龍,迎風見長,末端一點寒芒一閃即逝。

  聳立在慕容秋水身後的虛影被鼠尾洞穿!

  王盤虛影低下頭,深深看了紫金色老鼠一眼,而後宛如海市蜃樓一般,緩緩消散。

  「食物就該有食物的樣子。

  反抗有用的話,那我這些年豈不是白修煉了?」

  紫金色老鼠撇了撇嘴,眼中滿是不屑。

  一對紫金色好似晶鑽的眼睛貪婪的打量著地下空間中的一群人,似是在思索從哪一道食物開始品嘗。

  慕容秋水見狀,心止不住的往下沉。

  一群人王境模擬者臉上露出決然,唯有死戰。

  天澤整個人身上魔氣繚繞,刺目的猩紅色光芒升起,天澤已經開始動用禁忌手段,準備拼命了。

  與夏都地下空間中,眾人的絕望不同。

  此時的楚州大學中,一群楚州大學的強者們臉上帶著喜色。

  楚州守住了,雖然能夠守住楚州和他們關係不大。

  但不管過程如何,可結果卻是他們想看到的。

  廢墟之下,是劫後餘生的欣欣向榮。

  黑天道君鎮守在地下空間中,凡是有人王境的眷族出現,就被黑天道君斬殺。

  沒了人王境眷族帶來的壓力,楚州大學一群強者只需要對付一群封侯境的眷族。

  在江濤、花沁、吳羊三尊人王境模擬者出手下,殺起一群封侯境的眷族來,就像是割麥子一般,成片成片的倒下。

  早早就離開的王盤迴到了楚州大學的教師宿舍中。

  當看到王盤平安回來時,張瑤和王香香提起來的心才算是落地了。

  第二天,王盤正在和一家人吃著飯,王盤突然一頓。

  「盤兒,怎麼了,飯菜不合胃口嗎?」

  張瑤疑惑的詢問著。

  「怎麼會呢,我最愛吃這道菜了。」

  王盤迴過神來,大口大口的刨著飯菜,用行動來證明。

  「有人觸動了我留在慕容秋水身上的天規。

  忤逆王權代表著慕容秋水親近的人。

  至於違背天規,則代表有人觸碰了慕容秋水的身體。

  不管是什麼原因,都必須死!」

  王盤眼中露出寒芒,以身合道,神融天地,意識瞬間橫跨山河,降臨夏都地下空間中!

  夏都地下空間中,一條條天道化為實質,以鎖鏈的形式呈現。

  一條條鎖鏈色彩各異,不同的色彩代表不同的道。

  鎖鏈通體晶瑩,猶如神金打造而成,粗大無比,橫跨整個地下空間。

  一條條鎖鏈將整個地下空間包裹起來。

  煌煌天道之威,讓在場所有人都是升不起絲毫反抗之力!

  王盤在人道上走得最遠,可這並不代表王盤的天道就很弱。

  在經歷了滄海界後,王盤在天道上的造詣,深不可測,走出了很長一段距離。

  在滄海界時,王盤的境界就已經達到了大乘期。

  還不是普通的大乘期,而是渡過九十八道雷劫之後的大乘期。

  每渡過一道雷劫,對王盤的執掌的天道都是一次洗禮與蛻變。

  這也導致,王盤儘管境界只是大乘,可在天道的掌控上,就算是真仙也不如王盤!

  而滄海界大乘期對應主世界五帝境之中的赤帝。

  單論在天道的執掌上,王盤在玄帝境中也是數一數二的!

  玄帝境是五帝境中的第三個境界。

  再加上神話天賦:霸主生物的加持,王盤本身的生命層次就遷躍蛻變了三次,達到了玄帝境的層次。

  也就是說,除了力量還有所欠缺之外,完全可以將王盤當成一尊無暇的玄帝境!

  而不是和天澤陳城這般,利用外力,強行將自己的境界提升到青帝境,導致空有青帝境的力量,生命層次卻沒達到青帝境的層次。

  再加上天澤陳城兩人對道的感悟,也沒有達到青帝境的層次,這也讓兩人在面對紫金色老鼠時,顯得是那麼不堪一擊。

  當王盤意識降臨的一瞬間,紫金色的老鼠猛然炸毛了!

  一身柔順的毛髮好似鋼針一般,根根向後炸起,齜牙咧嘴的看嚮慕容秋水身後。

  紫金色老鼠的本能讓它感知到了危險!

  王盤意識降臨,第一時間就看向了紫金色老鼠。

  在王盤的感知中,就是眼前這一頭紫金色老鼠觸犯了自己制定的天規。

  沒有絲毫猶豫,王盤瞬間對紫金色老鼠出手了。

  紫金色老鼠懵了,它發現在眼前這道意識體向自己動手時,自己的境界瞬間跌落了一個大境界!

  並且四周的天地向著紫金色老鼠傳來一陣陣惡意與排斥感,讓紫金色老鼠難受無比。

  王盤擁有的神話天賦:霸主生物,其中一項能力就是當生命層次不如王盤的生靈,在與王盤廝殺時,根據雙方生命層次,最高削弱三個大境界。

  王盤的生命層次遷躍了三次,但紫金色老鼠的生命層次卻只遷躍蛻變了兩次。

  差王盤一個生命層次,就會被削弱一個大境界。

  青帝境巔峰的紫金色老鼠現在變成了赤帝境巔峰。

  這種削弱,不僅是實力境界上的削弱。

  而是整體削弱!

  意味著,紫金色老鼠的生命層次與對道的感悟一同被削弱到了赤帝境巔峰的層次!

  這才是神話級天賦的真正偉力!

  也只有這樣,霸主生物這個天賦,才能夠被稱之為神話!

  紫金色老鼠自然不會坐以待斃,跌落了一個大境界又如何,照樣亂殺!

  一根根紫金色的鼠毛鋪天蓋地向著王盤落下!

  柔軟的毛髮在此時,變得堅硬無比,鋒利無匹!

  空間直接被洞穿!

  下一刻,這些鼠毛直接破開空間,出現在王盤面前,密密麻麻封鎖了王盤的所有退路!

  「焚天!」

  王盤神色平靜,伸手一指。

  十輪大日擠出空間,出現在了黯淡的地下空間上空。

  這是從由神通墜日為框架,融合了王盤經歷諸多世界的體系,由無數典籍中的種種術法等知識融合而來。

  光線黯淡的地下空間在這一刻亮如白晝。

  可怕的高溫瞬間爆發!

  原本地面上,一層層眷族與人類混合在一起,堆積起來的屍體,在高溫下散發出一縷縷惡臭。

  天澤臉色猛然一變,毫不猶豫擋在一群人王境模擬者身前。

  這是無差別攻擊。

  入目所及之處,皆在攻擊範圍內!

  這樣恐怕的威勢,就連人王境也要成片死去。

  至於慕容秋水,所有刺目的陽光與炙熱的高溫都避開了她。

  一根根鼠毛在可怕的高溫下融化成液體,而後又化為一縷紫色的青煙飄散。

  十輪大日肆意的綻放著光與熱,彼此之間相互呼應,形成一座大陣,封鎖空間,將紫金色老鼠籠罩在其中。

  紫金色老鼠煩躁不已,只是片刻間,就感覺有些口乾舌燥,忍不住伸出舌頭,舔了舔乾涸的嘴唇。

  「吞天食地!」

  紫金色老鼠嘶吼,皮毛不斷地炸裂,脫落。

  身軀不斷地暴漲!

  原本紫金色的老鼠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頭身高萬丈,渾身沒有皮毛,露出血肉筋膜,看起來噁心,醜陋至極的怪物。

  它仰天咆哮,狠狠向著十輪大日一吸!

  十輪大日在這一股可怕的吸力面前搖搖欲墜。

  見狀,它一對眼睛中更是興奮,口中的吸力越發恐怖!

  天澤在雙方交手的餘波下苦苦支撐,庇護著一群人王境模擬者。

  天澤看到了希望,這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人,是友非敵。

  只要這人能夠殺了這頭眷族,那夏國的危機就解除了。

  而這些人王境,都是夏國的中流砥柱,不能讓他們白白死在雙方交手的餘波中。

  王盤看著這頭沒有皮膚,露出血肉筋膜的眷族,臉上露出厭惡與殺氣。

  這樣醜陋的怪物,也敢違背自己制定的天規,觸碰到慕容秋水的身軀,這讓王盤心中升起濃郁的殺意。

  王盤不在乎慕容秋水,也可以說很在乎慕容秋水。

  王盤沒有從慕容秋水身上得到過的感情,其餘人也不能得到。

  更不允許他人觸碰慕容秋水的身軀!

  乍一看,好似是為了慕容秋水好,讓慕容秋水白白獲得了一道強大的底牌,有恃無恐。

  但真的是這樣嗎?

  只要王盤還活著,那所有慕容秋水發自內心親近的生靈都得死,所有慕容秋水觸碰,或者觸碰慕容秋水的生靈都得遭受萬劫加身。

  更是會引得王盤注意,一旦留在慕容秋水身上的天規與王權被觸發,王盤隨時都可以親自降臨!

  以慕容秋水的實力,她能夠活很長很長一段時間。

  在她那漫長的壽命中,她不能親近任何一個生靈,永生永世只能一個人處在孤寂中,好像被世界所排斥。

  那你說,在這樣的情況下,她雖然活著,可她真的算是活著嗎?

  這才是對她最大的懲罰。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