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有的朋友走散不是因為矛盾,是舉起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第313章 有的朋友走散不是因為矛盾,是舉起電話猶豫了下,想:下次吧

  「十個t?什麼意思啊?」

  紅璃一臉疑惑地拿著一塊跟普通靈石差不多大的黑色晶體,看著物品信息說明。

  「唔,說明上說,這是一種能儲存大量信息的道具,可以試著注入靈力來看到裡面的內容……」

  「小孩子不用知道太多!」

  黑陽突然伸出手,面無表情地伸出手,趁紅璃沒反應過來,一把將黑色晶體搶了過來。

  「沒收了,這裡面的東西不許碰。」

  頓了頓,黑陽補充道:「至少現在不行,過幾年再說吧,嗯。」

  「???」

  紅璃看著空空的手掌心,一頭問號。

  「不是,黑陽你什麼意思啊?!」

  紅璃忍不住抗議道:「哪有你這樣的啊,莫名其妙就要沒收我的東西!裡面有什麼啊?」

  「問那麼多幹什麼。」

  黑陽輕哼一聲,手一用力,咳咳,沒捨得捏碎(划去)太硬沒捏碎。

  黑陽只好將晶石扔進儲物袋的角落裡,嗯,這是被迫無奈的!

  「我這都是為了你好!」

  「哇,伱又不是我媽,不對,我媽都不怎麼說這種話啊!」

  「我是你老公,聽我的還能害你不成!」

  黑陽面色冷漠地伸手將紅璃拎起,在後者一頭問號的表情中,直接把她放到平時睡覺的位置,枕頭塞她腦袋下面,扯過被子給她蓋上。

  「好了,盒子開完了,你困了,該睡了。」

  「不,不是,什麼跟什麼啊!」

  紅璃一臉不爽地蹬著被子,氣呼呼道:「不告訴我就算了,還用這種方式強行轉開話題,黑陽你吊人胃口!」

  「啊對對對。」

  黑陽伸手摸到床頭,將燈關上:「以後你會明白的,你要是真看了,我怕今晚咱倆怕是睡不成覺了。」

  「哈?啥呦?」

  紅璃好奇道:「是裡面的故事太恐怖,嚇得不敢睡覺?

  還是擔心裏面的情節太引人入勝,一看看一晚上?」

  「呵,為什麼你以為儲存信息就一定是文字呢?」

  黑陽呵呵笑了笑,伸手將紅璃攬到懷裡,忍不住道:「你真可愛。」

  紅璃:「???」

  「罵我是吧?看不起誰呢!」

  「沒有沒有,我真的是誇你。」

  「啊哈?」

  紅璃憋著一肚子問題想要知道黑陽為什麼突然沒收她的東西,可不管她怎麼問,後者就是不肯鬆口,還說要講故事哄她睡。

  呵,她多大了,還以為她紅璃是以前小丫頭嗎,區區黑陽講故事……

  「………」

  「黑陽,黑陽?後來怎麼樣了?」

  紅璃蜷縮在黑陽懷裡正聽到精彩部分,卻發現黑陽突然沒了聲音。

  她愣了下,探出腦袋,然後就看到黑陽一臉安詳地睡著了。

  「喂喂,黑陽醒醒,你把這段故事講完再睡啊!」

  紅璃輕輕地推了推黑陽,焦急地說到:「後來怎麼樣了啊?

  宋江他有了鋼鐵俠送的至尊魔戒後,能不能打的過宙斯三兄弟統一忍界啊?

  你特麼,你別卡在決戰的關鍵時刻啊!」

  黑陽:「Zzzzzz……」

  「啊,小璃,別鬧,別鬧,睡吧……」

  黑陽迷迷糊糊地伸手把紅璃腦袋按了回去,嘀咕道:「等醒了再說。」

  「唔,這怎麼睡得著……」

  紅璃撇了撇嘴,想起來什麼,眼珠子一轉,小手悄悄地向著黑陽腰間摸去,摸索著對方的儲物袋。

  「哼,不讓我看是吧……」

  紅璃小聲嘀咕著:「黑陽看得紅璃看不得?

  哪有這樣的道理,我看看,你儲物袋在哪呢,挺能藏啊……」

  紅璃皺了眉頭摸索著,摸了半天沒摸到,想了想,她又將胳膊往前伸了伸,突然眼前一亮,摸到了!

  「唔,只不過……」

  紅璃表情突然一僵:「手感有些不太對?」

  「小璃……」

  黑陽無奈地睜開眼睛,弱弱道:「你知道你在幹什麼嗎?今晚是真的不想睡了?」

  「啊嘞?怎麼……啊!」

  紅璃話說一半猛地一聲驚叫,臉色瞬間變得通紅,手像是觸電一樣縮了回來,兩眼一閉。

  「我睡覺了,黑陽晚安,好夢!」

  「這丫頭……」

  黑陽無奈地搖頭笑了笑,輕輕在女孩兒額頭吻了下,撫摸著少女及腰長發,摟著她緩緩睡去。

  二月風起,不知何時,窗外下起了淅瀝小雨。

  雨點滴落,輕輕穿過結界,落在小院之中。

  黑陽紅璃的家,只攔危險不攔春。

  ………

  「啊,也就說明天就要到你上場了嗎?」

  鏡子前,紅璃輕輕梳著濕漉漉的頭髮。

  桌子上,杏雲正在通訊畫面里嘰嘰喳喳。

  「對啊對啊,明天我可是第一場欸!」

  杏雲臉上是掩飾不住的興奮,她握緊拳頭,在空中惡狠狠地錘了幾下空氣。

  「放心吧紅璃姐,承載著你傳下來的信念,這一戰我絕不會輸!」

  杏雲面露堅定道:「重振火部榮光,我輩義不容辭!」

  「啊,你有信心就好……」

  紅璃對著鏡子扒拉了下眼皮,看著眼白幾乎沒什麼血絲,滿意地將手鬆開。

  她伸手拿過一旁的熱牛奶,慢悠悠地小飲一口,露出享受的幸福表情:「啊~爽!」

  「紅璃姐看上去心情很不錯的樣子啊!」

  杏雲看著紅璃一副歲月靜好的模樣,忍不住感嘆出聲。

  紅璃姐在宗門的時候,雖然性格同樣懶散,可卻總是隱約給人一種刺痛眉心的感覺,就好像套上一層盔甲,盔甲上還掛著倒刺一樣。

  可現在再看面前的紅璃姐,給杏雲的感覺就像是一攤爛泥呸呸……

  給杏雲的感覺就像是卸下了所有的警惕和防備,收起尖刺與稜角,整個人都變得軟綿綿了似的。

  「啊?我的心情嗎?」

  紅璃愣了下,不好意思地擺手笑道:「其實也就那樣嘛,家裡總是要比外面輕鬆點兒的嘛,嘿嘿。」

  「也是……」

  杏雲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話說紅璃姐你剛洗完頭髮嗎?」

  「啊,這個確實……」

  紅璃頓了頓,笑著擺了擺手,看向杏云:「嗨呀,別光說我了,你怎麼樣,緊張嗎?」

  「不緊張呃,好吧,還是有點小緊張……」

  杏雲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因為,跟之前在宗門跟師兄師姐比武不一樣嘛。

  之前不管怎麼麼說,贏了更好,輸了也沒什麼好在意的。」

  「可是這次不同!」

  杏雲握緊小拳頭,輕哼一聲:「這次,幾乎全修行界有頭有臉的宗門都會到。

  到時候,我們這些由各宗派出來的年輕人肯定會吸引很多的關注,這是修行界大佬們對下一代的期待與考量。

  就跟過年家長比孩子似的,誰孩子優秀誰家長面上就有光。

  這樣一來,我杏雲代表的就不止是自己,而是我們的五行宗!

  我要是能披荊斬棘,就是為宗爭光。

  可要是輕而易舉地被打敗的話,是會給宗門丟臉的!

  不僅現場有無數雙眼睛我們,還有沒到現場的無數雙耳朵等著聽到我們的消息,為了五行宗的榮譽!」

  「好傢夥,有骨氣。」

  紅璃比出大拇指,誇獎道:「作為宗主,看到宗門有小雲你這樣又勤奮又有天份的孩子,真是讓我感到欣慰啊。」

  「嘿嘿,紅璃姐過獎了。」

  杏雲嘿嘿一笑,突然想到什麼,在紅璃疑惑的目光下,猛地竄出鏡頭:「紅璃姐等我一下!」

  「哈?」

  紅璃看著杏雲「出溜」一下滑走,很快就又重新出現在了畫面里。

  杏雲抱著嘴角還有奶油、一臉懵逼嘎嘎,用手拖著對方的翅膀,向著紅璃揮著:「嘎嘎,快向小璃阿姨問好!」

  「嘎嘎?」

  嘎嘎看向自家媽媽,小小的眼睛裡,充斥著大大的困惑:「啥?」

  「嘖嘖,人家孩子吃東西吃得正開心你給人家拽過來幹啥。」

  紅璃露出半月眼,忍不住吐槽道:「看給人家孩子都整不會了。」

  「啊這……」

  杏雲愣了下,低頭看著嘎嘎一臉幽怨的小眼神,嚇得驚呼一聲。

  只見她連忙鬆開嘎嘎,跑過去將嘎嘎的零食帶來過來,哄了兩下,這才訕笑道:「哈哈,那個不好意思哈,剛才沒有注意到,哈哈……」

  嘎嘎露出無奈的表情,嘆了口氣,轉身向著紅璃揮動翅膀:「小璃阿姨好。」

  「欸,嘎嘎好。」

  紅璃笑眯眯地應了一句,扭頭看向杏雲,目光里充滿探尋。

  剛才話說一半就跑,還把人家小嘎嘎拽過來是想要說什麼?

  「哈,紅璃姐你難道沒發現嗎?」

  杏雲一提到這個就來勁兒了,瞬間又精神起來,將畫面給了兒子一個特寫,滿是感情地讚揚道:「我家嘎嘎越長越帥氣,身體變強壯了。

  看這有力的翅膀,看這遒勁的細腿兒,看這柔順的羽毛,看這雄偉的英姿……」

  「說重點。」

  「嘿嘿,嘎嘎現在已經會飛了!」

  杏雲露出得意的自豪表情,笑嘻嘻道:「其實之前我們就訓練了很久了,只不過一直找不到那種流暢的感覺。

  有時候飛得起來,有時候突然身子就歪倒往下掉。

  不過託了宗門巡邏隊師姐的福,前段時間被她追殺,我和嘎嘎突然就福至心靈地頓悟,知道應該怎麼飛了!

  不僅如此,最近每一天我們都還在進步,每次都要比上一次更好!」

  杏雲忍不住笑出聲來,拍了拍旁邊的嘎嘎:「來,嘎嘎,給紅璃姐整個活!」

  「……」

  嘎嘎幽幽地抬起頭。

  「咳咳,哈哈,抱歉,抱歉啊。」

  杏雲訕笑連連,看向紅璃,小手掐腰仰頭道:「也就是說,只要眼前這事情忙完,我和嘎嘎就可以隨時跑過去找紅璃姐你玩了!

  撐開靈力護罩全速前進的話,大概早上出發,下午五六點就能到了,嘿嘿,能留我過夜吧!」

  「瞧你說的,我還能讓你睡外面不成?」

  紅璃翻了個白眼,無語道:「放心吧,家裡有的是地方讓你住。

  我媽要是知道你來找我玩我讓你睡外面,她能把我給扔大街上……」

  「不過,話說回來……」

  紅璃眉頭一挑:「剛才我是不是聽到什麼奇怪的話,被巡邏隊追殺什麼的……你犯什麼事了?」

  「啊這,哈哈哈,那個吧……」

  杏雲臉色一紅,低下腦袋,小聲嗶嗶:「違反規定,在城裡打架鬥毆,尋釁滋事,畏罪潛逃,拘捕,驚擾人群,擾亂公共秩序,占用公共資源,造成惡劣影響……」

  「好傢夥,星級好市民啊!」

  紅璃聽到杏雲說出一長串罪名,直接沒繃不住笑噴。

  「噗哈哈,你這,怎麼整的啊,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啊!」

  「我沒!」

  杏雲連忙解釋道:「那個,我只是這樣那樣……

  當時那瞬間,我就想到紅璃姐你曾經的教誨。

  所以我毫不猶豫,帶上嘎嘎就往天上飛!」

  「等等等等,怎麼著,怎麼著?」

  紅璃瞪大眼睛:「怎麼又扯到我身上了?

  雖然你把我的話記得這麼清楚,讓我很感動,不過也得分情況吧!」

  「唔,分情況嗎……」

  杏雲撓了撓頭,露出疑惑的表情:「這話我爸也跟我說過好像……」

  「你看吧,你看吧。」

  紅璃得意地攤了攤手:「像我們這種成熟的大人,是這樣的,嘿。」

  「紅璃姐我比你歲數大。」

  「哎呀,哎呀,那不是重點。」

  紅璃一臉不以為意地擺了擺手,嘿嘿笑道:「所以你最後到底跑掉了沒有?」

  「唔……」

  杏雲表情一僵,撇了撇嘴別過頭,輕哼一聲:「她們不講道理,喊人堵我,可惡!」

  「噗呲!」

  紅璃雖然知道這樣很不夠姐們兒,可她嘴角就是忍不住地上揚:「所以到底最後怎麼樣了?」

  「啊,簽字記錄,上交長老……」

  杏雲頭髮耷拉下來,一臉悲傷:「被罰禁閉三個月,三個月!」

  「啊這,好傢夥……」

  紅璃頭上蹦出個問號:「那你不是還說來找我玩嗎?

  再過三個月的話,說不定你就可以直接參加我和黑陽的婚禮了,拖這麼久的嗎?」

  「哈哈,這不是有轉機嘛!」

  杏雲猛地抬起頭,眼裡充斥鬥志的火焰:「長老說了,只要我能夠在這次比賽里打進八強,不但能夠功過抵消,還會有獎勵!

  呵,八強?小看誰呢!除了那幾個築基期的我沒太大把握,剩下的沒打過我誰都不服!」

  「好!有志氣!」

  紅璃豎起大拇指,發自內心地讚揚道:「加油!我相信你!」

  她跟小雲這姑娘也算是打過一次,雖然那次以她紅璃完勝告終,可杏雲這丫頭動起手來那是真的不差!

  「嗯!有了紅璃姐的鼓勵,勝利是必然的!」

  杏雲重重地點了點頭:「那紅璃姐我現在去訓練了,等我好消息吧!」

  「嗯,加油!」

  紅璃看著畫面變黑,笑了笑,伸了個大大的懶腰,仰頭感嘆道:「真好啊,雖然離開了宗門,可感覺和小夥伴兒的關係也沒有變得生疏嘛。

  果然啊,當初擔心猶豫的事情,只要再咬咬牙,挺過來後就會發現也沒自己想像的那麼壞嘛!」

  「想像什麼?」

  眼前突然一黑,坐在椅子上仰著頭的紅璃愣了下,然後對著黑陽露出笑容:「在想你啊!」

  「噫,惡不噁心吶。」

  黑陽笑著揪了揪紅璃的小臉蛋,揮了揮手裡的書。

  「放心吧,我剛才已經把這本編辮子的一百種技巧研究透了,再配合咱的一雙巧手,肯定給你編好看!」

  「哈,隨便你啦,反正我腦袋交給你了。」

  紅璃閉上眼睛,一臉安詳道:「反正咱是你老婆,弄得不好看了也是你吃虧。」

  「給我點兒信任嘛!」

  「相信相信,快開始吧!」

  「嗯哼。」

  …………

  「滋滋滋,滋滋滋……」

  昏暗的小屋中,火樂捏著幾朵藍色火花,在兩大塊巨型靈石之間灼燒著,靈力火花濺射,打在火樂的鬍子上,未能破防。

  「師兄?師兄?」

  金秀的聲音從外面傳來:「師兄你在嗎?」

  「別走前門,揭開門右邊的草皮,從下面的地道進來。」

  火樂沉悶的聲音傳到屋外:「動作記得輕一些,進來不要亂碰。」

  「欸?」

  金秀頭上冒出個問號,按照師兄的話掀開地道,下去走了兩步,頂開地板順著台階上來,一眼就看到正在滋滋藍火花的火樂長老。

  「師兄你這是在弄什麼呀,好怪的樣子……」

  金秀四處環顧:「話說怎麼不開燈哦,啊,在那裡……」

  「別動!」

  「啊?」

  金秀腳步一僵,看向火樂。

  「光照會讓靈氣變得活躍,而且不容易觀察靈力軌跡……」

  火樂揮手解釋道:「所以我才沒開燈的。」

  「啊這……」

  金秀撓了撓頭,好奇道:「師兄你到底在弄什麼呀?」

  「傳送法陣,不是說過好幾次了嘛!」

  火樂實話實說:「先用陣法試著傳送物體,大型活物的話還需要再努力一下,安全第一嘛。」

  「師兄你真的在弄呀!」

  金秀心直口快,脫口而出:「不是為了躲避社死的藉口?」

  「我……」

  火樂動作一僵,咳嗽兩聲:「那個,那只是原因之一,而且還是無傷大雅的小原因。

  我本來的目標就是傳送法陣,嗯,是這樣!」

  「可是……」

  「好了好了,你別可是了,快說你來找我有什麼事吧。」

  火樂連忙打斷金秀說話,探尋的目光看向對方。

  「哦哦,是這樣的。」

  金秀愣了下,反應過來。

  「水染師兄說聚會馬上就要正式開始了,作為我們宗新晉升的元嬰之一。

  如果沒有特殊原因的話,你也得到場的!」

  「啊?我記得之前不是商量說去三個就行了嗎?」

  火樂皺了皺眉頭:「剩下兩個就在宗里主持大局,怎麼突然就需要我了?」

  「對啊,是三個沒錯嘛。」

  金秀無奈地攤了攤手:「你,水染師兄,還有我,我們三個。」

  「嗯?木菱和土樓呢?他們兩個呢?」

  「呃,他們兩個……」

  金秀四處扭頭環顧了下,露出詭異的表情,悄咪咪把頭湊過去。

  「就是他們,嗯,你懂的,之前,一直不是,眉來眼去嘛……

  最近這段時間,唔,怎麼說呢,突飛猛進!」

  「嘶!」

  火樂倒吸一口涼氣:「還有這事!」

  「是呀,所以,師兄你明白了吧?」

  「啊這……」

  火樂露出半月眼,嘆了口氣,無奈道:「懂了懂了,我去一趟就是了,正好看看小雲那丫頭,到底有沒有她自己說的那麼厲害,嘖嘖。」

  「小雲?」

  「杏雲,鍊氣八重境了已經。」

  「嘶———難道說?」

  「嗯,繼紅玲紅璃小火之後……」

  火樂伸出大拇指,自信一笑。

  「這次我做了兩手準備,我就知道那丫頭會在城裡挑戰別人,所以就安排了巡邏隊稍稍重點關注了下。

  嗯,然後沒想到她這麼配合地拒捕,所以我就給那丫頭來了個禁足三月,以此來激勵她……

  嘿嘿嘿……老夫就不信了,這次這個繼承人還能跑掉不成?哈哈哈!哈哈哈桀桀桀桀!」

  金秀:「……」

  感覺師兄身上的犯罪氣息與日俱增啊!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