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1章 重返高天原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第451章 重返高天原

  太陰本源碎片,毫無疑問,指的是角色卡內的黑色圓月。

  張元清早不是當年,不,當初的新人了,秦風學院畢業後,他的靈境知識愈發豐厚。

  魔君留下的黑色圓月,是象徵太陰的力量,而且是最高層次那種。

  符合「太陰本源」的稱謂。

  倒是「碎片」二字讓張元清有些意外,他一直以為黑色圓月是完整的,如今才知竟是碎片。

  轉念一想,卻覺得非常合理。

  魔君如果有完整的黑色圓月,那他早就晉升半神。

  這特麼直接把我的家底給掀了啊張元清不動聲色的在心裡回應:拒絕!

  對話框當即消失,下一刻,新的對話框浮現:

  【兌換物品:祭天套裝。】

  【是否同意?】

  張元清險些氣笑,心說,你個煞筆東西,能要點不值錢的嗎,這是要榨乾我家底啊。

  他忽然心裡一動,覺得這個功能很有用。

  他可以借兌換票的交易能力,尋出父親留給他的遺物,按照宮主的說法,死去的父親在他靈魂里留了未知的東西。

  那東西是他靈魂分裂的罪魁禍首,可至今,張元清仍不知道那是什麼,更找不到它。

  離開這裡後再嘗試按捺下激動的情緒,再一次拒絕,他把兌換票丟進了幫派倉庫。

  「會長先生,」張元清站在原地,道:「您剛才提到完美人皮了,這是一件因果類道具,為什麼比爾先生賣給我?」

  會長慵懶的靠在沙發,翹著腿,掌心握著玻璃酒杯,輕輕搖晃酒液,輕笑道:

  「你可以理解成投資,光明羅盤現世後,所有的組織都在尋找有潛力的夜遊神投資。比爾是個優秀的商人,他在你身上看到了潛力。」

  「為什麼都要投資夜遊神,光明羅盤的預言到底是什麼意思?」張元清忙問道。

  會長沒有回答,抿一口烈酒,笑道:

  「知道太多與自身等級不匹配的信息,不是好事。

  「這是忠告!」

  如果是老大的話,一定會毫不猶豫的告訴我!張元清心裡嘆息,道:

  「我沒問題了,會長先生。」

  「既然這樣,就不留伱了。」戴銀色面具的會長,放下酒杯,「啪」的打了個響指:

  「放」

  「啊,等等!」

  張元清連忙打斷,並掏出手機湊到大佬面前,笑容諂媚:「加個好友?」

  會長先生伸手摸向褲兜,但又停了下來,恢復慵懶的姿勢,道:

  「有什麼事,聯繫比爾就行。」

  不等張元清說話,他啪的打起響指,「放逐!」

  張元清只覺眼前一花,夜總會豪華大包間迅速消散,明亮的路燈和黑沉沉的天空占據視野。

  他出現在了傅家灣別墅小區外。

  「虛空職業很帥啊,傳送可比御風飛行要便捷多了。」張元清嘴裡嘀咕著,學著那位會長的收拾,啪的打響指:

  「星遁!」

  一道夢幻般的星光升起,他出現在了傅青陽的書房門口。

  敲門、進房。

  一身白衣的錢公子端坐書桌後,書桌前空空蕩蕩,顯然是在等待自己。

  張元清忽然有種在外漂泊,歸家有人等候的感動,如果把錢公子換成錢姑娘,就更好了。

  嗯,目前傅家的錢姑娘在和他鬧分手。

  「老大,我回來了,」張元清上前,取出萬界商行兌換票,「這是會長獎勵給我的。」

  傅青陽深邃平靜的眼神里,閃過可見的好奇,接過小小的郵票,凝神讀取物品信息。

  因為知曉會長獨斗三大半神事跡,他對這件物品懷著強烈的興趣和好奇。

  張元清在旁解說著兌換票的特性。

  傅青陽聽完,把郵票放在桌面,推了回來,嗓音醇厚清冷:

  「我建議你等主宰階段再使用,跨等級戰鬥,在高等級靈境行者里,是非常奢侈的。」

  有幾件極品道具,就能實現越級戰鬥,這種情況大多出現在超凡和聖者。

  到了主宰階段,縱使是技近乎道的錢公子,也沒信心能戰勝8級主宰。

  當然,有了劍師斗篷,他覺得可以試試。

  但放眼整個靈境,劍師斗篷恐怕都是獨一件,不會有第二件功能相仿的道具了。

  我決定在半神階段使用,我要打三個張元清收回兌換票,低下頭,道:

  「那,那個,老大啊,關雅姐向我提分手了,她明早要是反應過來,嗯,您能不能別告訴她紅線的事?」

  聽到「提分手」三個字,傅青陽嘴角一挑,「可以,但你為什麼低著頭?」

  因為我不想你看出我想睡你姐.張元清垂頭嘆息:

  「我很難過。」

  「你不像是會難過的人。」

  「啊,天色不早了,老大早點休息。」

  張元清星遁逃走。

  離開傅家灣別墅,張元清取出疾風者手套,打算御風回家,兜里的手機卻「叮咚」一聲,提示有簡訊進來。

  他摸出手機查看。

  【止殺宮主:今晚十二點,老地方。】

  真是的,白天的信息到現在才回張元清回覆:「好。」

  深夜,十二點。

  咖啡館外,颳起一陣狂風,輕飄飄的灰塵揚起,卷向天空。

  一道身影從天而降,落在咖啡館門前。

  張元清進入敞開的玻璃門,看見了櫃檯前煮咖啡的止殺宮主。

  她一如既往的美麗,紅裙似火,黑髮如瀑,銀色面具映著燈光,白晃晃的耀眼。

  張元清面無表情的繞過前台,尋了一張靠窗的圓桌,一言不發的等待

  幾分鐘後,止殺宮主捧著兩杯咖啡,裙擺曳地,聘聘婷婷的走來。

  「我加了兩勺糖。」

  她把咖啡放下,俏皮的眨眨眼。

  張元清沒看咖啡,抬眸凝視著近在咫尺的宮主,古人用「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為絢兮」來形容漂亮的女子。

  意思是這姑娘笑起來很俏皮靈動,盈盈眼波勾人銷魂,白皙的皮膚擁有動人的風化。

  古人真有文化,不像張元清,看到身材好的漂亮姑娘,只會說:臥槽乃大!

  但他現在並不想夸止殺宮主「臥槽乃大」,因為他現在很生氣。

  「我上次問你知不知道媧皇,你說不知道。可我記得,當初你被魔眼追殺,逃回松海,分明說過,你有一件道具叫『媧皇之擁』,為什麼騙我?」張元清把咖啡推開,擺明態度。

  其實他早忘記這事兒了,還是秦風學院裡重新聽到「媧皇之擁」,才想起她當日說過的話。

  止殺宮主笑嘻嘻道:

  「那我確實不知道媧皇到底存不存在嘛。」

  張元清冷冷的看了她片刻,「好,媧皇的事先放一邊。」

  他從物品欄里取出萬界商行兌換票,放在桌面,道:

  「認識它嘛,不認識也沒關係,它有一項功能,就是檢測你身上的物品,再隱蔽的東西它也能找出來。

  「可我從頭到尾,都沒有見它找出我爸留下的東西。宮主,你跟我說的那些話,到底有多少是真的?我還能不能相信你。」

  他目光冷冰而銳利的凝望。

  止殺宮主素手托腮,笑吟吟道:「你說呢?」

  張元清道:「你的隱瞞讓我感受不到一絲一毫的信任,高天原之行取消,我們以後也別聯繫了。」

  止殺宮主盯著他看了許久,勾起嘴角:「原來情絲被剪了,難怪變得如此冷酷無情。」

  她緩緩起身,赤著腳丫,繞過圓桌,做了一個讓張元清措手不及的動作。

  ——她摟著張元清的脖子,坐在他大腿上。

  認識這麼久,別說是親密的互動,張元清連她的手都沒摸過。

  突然來這麼一下,讓他驚的渾身僵硬,不敢動彈,更害怕沒有任何與女孩接觸經驗的自己,無意中頂撞了宮主。

  這可是瘋批啊。

  「無話可說了,所以用這麼拙劣的方式奪回主動權?」張元清的嘴比夥計更硬。

  止殺宮主垂頭,面具底下的美眸,深深凝視,她柔聲道:

  「要控制你很簡單,你覺得我有必要對你用美人計嗎。元始,為你縫合靈魂後,我就變得喜怒無常,瘋瘋癲癲,你是我唯一強忍著性情,不捨得傷害的人。」

  「那又怎麼樣!」張元清依舊嘴硬。

  她嘆了口氣:「我是有很多事瞞著你,但相信我,你不會想要知道真相的,對現在的你來說,這是無法承受的痛苦。」

  沉默很久,張元清輕輕推開了她:

  「明早八點,去高天原。」

  早點七點,主角奮鬥群。

  【元始天尊:各位,我被百花會懷疑了,他們察覺到可能有學員打開了石門。@夏侯傲天,不要通過你們家族的拍賣行賣貨,我給你推薦一個地方,你去花都聯繫紅雞哥,讓他帶你去一個叫萬寶屋的黑市,你讓萬寶屋的女主人幫忙拍賣。】

  【夏侯傲天:萬寶屋?她可靠嗎。】

  【元始天尊:還算可靠,當然,你記得易容了再去。還有,如果她推薦你使用某隻爐子打造道具,一定一定要拒絕。】

  【夏侯傲天:行!】

  【元始天尊:各位,等古董拍賣了,最好持現金,帳戶上突然多一大筆錢,很難解釋,你們的帳戶肯定也被監視了。@趙城隍,九點後,把孫淼淼拉回群里,她會哭著向我道歉的。】

  皮革城,夏侯家。

  別墅臥室里,夏侯傲天左手捧著《煉丹術》,右手握著手機,耳廓掛著黑色耳機。

  ——它能幫助使用者聽見靈體的聲音。

  「我本來就沒想過自己出面賣古董,不過帳戶上突然多一筆資金,確實不好解釋,明天跑一趟花都吧。」

  夏侯傲天放下手機,一邊摸索黑鐵扳指,一邊繼續聆聽秦國方士的講課。

  過了好久,蒼老的聲音說道:

  「休息一盞茶。」

  夏侯傲天終於開口:「老方士,你的修行思路不對,用丹藥培育死士,在現代是行不通的。我們靈境行者有道德值。」

  老方士正在根據煉丹術里的丹方,講解火候、器皿使用、加水次數、劑量等煉丹細節。

  同時傳授他方士的正確戰鬥方式。

  其中一條是煉製丹藥,培育不懼生死,不知疼痛,兼力大無窮的死士。

  蒼老的聲音「呵」了一聲:

  「你資質如此平庸,真讓老夫失望。道德值限制了你害人,但沒限制你殘害其他生靈。」

  夏侯傲天眼睛一亮:「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可以利用木妖的道具聚攏動物,再讓動物服用丹藥,這比普通的死士更具戰鬥力。」

  說完,夏侯傲天才反駁戒指爺爺剛才的話:

  「可憐的老頭,打壓我會讓你獲得快感嗎,你內心是否充滿了羨慕和嫉妒?本主角不跟你計較,強者豈會在乎螻蟻的評價。」

  戒指里沉默了片刻,緩緩道:

  「老夫明白你眾叛親離的原因了。」

  上午十點。

  島國富士山,故地重遊的張元清,戴著口罩和墨鏡,身穿登山服,把自己打扮成遊客模樣。

  循著記憶,他停在高天原入口。

  此地人煙稀少,擔心天罰知曉高天原存在的千鶴組並沒有在這裡安排成員盯梢、守衛,這樣只會暴露高天原的存在。

  什麼都不做,就是最好的保密,所以張元清不用擔心此番行動被人監視。

  「腳下就是了。」

  他指著地面,側頭看向止殺宮主。

  這位姐姐還是一襲紅裙,戴銀色面具,裙擺拖了一地,卻沒沾任何塵土泥漿,纖塵不染。

  一路行來,山腳的遊客們對她視若無睹,張元清一時間弄不懂這是司命的能力,還是她藉助了道具。

  比如虛空職業。

  止殺宮主微微頷首,身後「嘭」的炸開無數道紅線,如同狂舞的觸腕。

  這些紅線蜂擁著刺入地面,撕開了岩層和泥土,裸露出黑洞洞的深淵。

  止殺宮主群袂飄飄的投入其中。

  張元清則化作夢幻般的星光,先一步抵達洞窟底部,看見了那座高大的三足金烏石雕。

  頭頂傳來裙擺與空氣摩擦,在風中抖動的微響,俄頃,止殺宮主輕飄飄落定。

  「三足金烏.」

  她凝視著石雕,紅艷艷的小嘴說道:「傳說東海之外有一株扶桑神樹,是十日棲息的地方,高天原里的青銅神樹,應該就是扶桑樹。」

  「更準確的說法是,傳說中的扶桑樹,指的是那棵青銅樹。」張元清取出玉盤,星遁至石雕眼眶位置,把「瞳孔」嵌入其中。

  下一秒,刺目的紅光自金烏瞳孔噴吐而出,直直打在岩壁,投映出一道高大的光門。

  ……

  Ps:推一本書《吾弟大秦第一紈絝》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