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誰說站在光里才是英雄?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同時,豐臣秀吉對各大名,下達了水軍兵員的徵召動員令

  他命令所有臨海大名,領地每十萬石貢獻大船兩艘!各海港每百戶出水手十人,乘各國諸大名所建之大船!若有多餘,則集中至大阪!

  此外,各國大名每十萬石高再建大船三艘、中船五艘,作為秀吉本軍所用船隻。所需建造費用,由秀吉撥給。

  水手每人給予雙份俸米,其妻子食糧另外給付。軍陣中所雇用之下人妻子,亦一律給予食糧。

  以上所述及之各船舶、水手,皆須於天正二十年,也就是萬曆二十年元月,集中於攝津、播磨、和泉三國各港口!

  雖然秀吉還未下達陸軍方面的動員令,但從他所造船隻的數量和大小。不難推算出,秀吉準備出動的總兵力,在三十萬人左右!

  「哈哈哈,看來那位關白,真的下定決心要傾巢而出了!」三人看過趙家康的信,不禁大喜過望。

  雖然總司令向來料事如神,但大家還是很難相信,區區倭奴膽敢侵略朝鮮!這肯定會招來天朝大軍的好麼?

  難道他們就不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勞師遠征,深入敵境,以弱凌強,把兵家大忌犯了一遍!

  根本不用海警出手,光大明那些官軍就能收拾了他們。

  所以大家吃不准,之前表演的空城計,到底有沒有效果?不會給瞎子演戲表錯了情吧?

  然而魚兒真的就上鉤了!

  而且還是傾舉國之力,輸了就血崩那種!

  「難道他們從不考慮後果嗎?」朱珏費解道:「這麼危險的賭博,輸了怎麼過?」

  「輸了就謝罪唄。日本人有句話『花中為櫻,人則武士』,他們的武士集團既不把別人的命當回事兒,也不把自己的命當回事兒。所謂『千古艱難惟一死』,一個民族連死亡都輕視,還有什麼是他們真正在乎的?沒有的。」趙昊吸著菸斗,淡淡說道:

  「所以很容易就會賭上自己的性命,別人的性命,乃至整個國運。」

  「總司令好像特別重視他們。」馬應龍不禁笑道:「也不知這是他們的幸運還是不幸。」

  「我希望能為他們帶來不幸。」趙昊雙眸厲芒一閃道:「如果要給這份不幸加個期限,我希望是永遠。」

  「明白。」三人忙肅然點頭。看來作戰計劃要朝著血肉磨坊的方向修改了……

  正說話間,外頭響起急促的敲門聲,還有常凱澈那氣喘吁吁的聲音:「京師急電!」

  「進來吧。」趙昊沉聲應道。

  電報是西山集團發來,稟報海瑞遇害的噩耗……

  趙昊看到一半,整個人便陷進了沙發里,一手握著電報夾,一手攥著菸斗,足足一刻鐘沒有說話。

  他沒讓看電報,海警三巨頭自然不敢窺視,也不敢開口打擾,便正襟危坐等待著。

  常凱澈也只好默不作聲立在趙昊身後。

  方才還笑語一片的客廳內,瞬間便鴉雀無聲。海浪拍打船舷的動靜,好像被放大了許多,每一下都拍在人的心口一般。

  直到報時的鐘聲敲響,趙昊才回過神來。

  「總司令,發生什麼事情了?」見他大口抽菸,金科趕緊開口問道。

  「海公被皇帝殺害了……」趙昊說話間,兩行淚水順著面頰淌下。他趕緊將電報夾遞給金科,然後捂住臉,仰頭靠在沙發上。

  「什麼!」聽聞這一噩耗,三人都驚呆了。朱珏和馬應龍趕緊湊過來,跟金科一起讀那份電報。

  「啊啊,朱翊鈞這狗雜種!」這噩耗實在太上頭了,就連素來冷靜的朱珏都怒火中燒的罵道:「真以為他是皇帝,就沒人敢取他狗頭了嗎?!」

  「王八蛋!我日他大爺!」馬應龍也怒不可遏道:「總司令,這個仇必須得報,快下令吧!」

  「住口!」金科儘管雙目含淚,卻喝止了馬應龍道:「不要影響總司令的決定!」

  「你們先出去吧。」便聽趙昊聲音沙啞道:「讓我靜一靜再說。」

  「是。」三巨頭忙並腳行禮,放下那份電報,無聲退出去。

  「你也出去。」趙昊又把常凱澈也攆了出去。

  總司令套房的紅木門緊緊關上,四人也不敢走遠,便在艉窗小聲說話。

  他們先用博大精深的漢語,問候了朱翊鈞的全家一刻鐘,然後朱珏才低聲問常凱澈道:

  「我剛才沒看錯吧,狗皇帝逮捕了百官,宣布集團謀反,還下令查抄集團所有產業,逮治集團所有成員?」

  「你沒看錯。」常凱澈點點頭,苦笑道:「狗皇帝還向各省和南直各府派出了鎮守太監,給他們聖旨和王命旗牌。命督撫總兵以下文武,暫歸節制!有違抗者一律以通敵罪,先斬後奏。」

  「馬勒戈壁的狗皇帝,真是活膩了!!」馬應龍罵一聲道:「不過要是沒電報,咱們還真得吃個大虧!」

  「嗯,亂一陣子是起碼的。」金科點點頭,嘆氣道:「不過也未嘗不是件好事。快刀斬亂麻,亂而後治嘛!」

  「是。」眾人都附和著點頭。

  之前溫水煮青蛙,不光青蛙難熬,食客也等不及。還是直接猛火爆炒來的痛快!

  套房外的四人都知道,現在說什麼都白搭了,只能豁出去幹了!

  套房內的趙昊,焉能不知現在已經別無選擇,只有提前決戰了。

  而且趙昊還知道,海瑞就算是被萬曆殺害的,也一定是主動求死的。

  道理很簡單,給朱翊鈞那慫貨一百個膽兒,他也不敢殺海瑞!倒不是他突然菩薩心腸,只是此舉的政治影響太惡劣了。

  殺一個活著被封神的人,而且是不經審判,毫無徵兆的殺害。這種超級巨大的昏招會斷送王朝氣數的!

  朱翊鈞一點都不傻,不會老壽星吃砒霜找死的。所以殺海瑞一定不是他的本意。

  那海瑞為什麼要主動求死呢?

  道理也不複雜,因為這大明朝所有帝王將相,也包括自己,都是在玩政治。

  只有海瑞,心裡始終只裝著天下的百姓……

  這絕不是說別人都精,只有海瑞傻。

  事實上,海瑞的政治智慧和行政能力一樣,都已經滿點了。

  他非但已經預見到礦監稅使四出後的可怕景象。

  而且還預見到,趙昊很可能會等萬曆派出礦監稅使,到各地明火執仗地橫徵暴斂,刮地三尺。害得天下無數大戶受盡凌辱、苦不言堪;無數商賈傾家蕩產、破產逃亡;無數小民失業破家,生不如死了。上上下下一起苦苦哀求他弔民伐罪,他才會出手!

  那時大義在我,振臂一呼,天下景從!

  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剝奪老朱家的合法性,把皇帝老兒拉下馬。一切都是那麼的水到渠成,順理成章!

  如果海瑞是玩政治的,一定也會等到礦監稅使亂天下後,才會站出來怒斥萬曆皇帝的。

  道理還是很簡單,只有天怒人怨到極點,演員粉墨登場後,才能自帶『千呼萬喚始出來』的大救星光環。這場註定名垂青史的演出,舞台效果才會拉滿!他才會得到更高的評分!

  而不會被黑子噴『衝動沒有大局觀』、『陷君不義』、『有性格缺陷』……

  但海瑞不會等,因為百姓等不起。

  到那水到渠成時,已經不知有多少人家破人亡,多少人間悲劇在全國上演了。

  在他看來,那不是水到渠成,而是血到渠成啊!

  因為心裡只有百姓沒有自己,所以他要全力阻止這場籠罩全國百姓的大災難發生!

  他的辦法,就是在萬曆面前求死。

  如果能用自己的死,嚇住萬曆,讓他下《罪己詔》,以後縮回宮裡老老實實,那是最好不過。

  要是嚇不住萬曆也不要緊,因為自己的死,足夠替代礦監稅使之亂,為趙昊拉滿舉旗的大義了。

  那趙昊就沒必要礦監稅使亂天下後再動手了吧?

  而且海瑞相信,作為自己平生唯一知己,趙昊肯定會明白自己的意思很簡單,不過是讓百姓少遭點兒罪……

  達不到最佳的舞台效果又怎樣,得不到讚揚又怎樣?哪怕不被人理解,被黑,甚至被污衊為反賊又如何?

  既然他們封我為門神,我就要守護他們……

  誰說站在光里的才算英雄?!

  套房中。

  「唉,海公……」趙昊長長嘆息一聲,他完全收到了海瑞的心意。

  海瑞猜得基本不錯。但有一點,卻是海公誤會自己了。

  他本來確實打算坐視礦監稅使之亂,但並不只是為了起義合法性,或者說大義。

  他還有一層更深的想法,就是希望讓工農階層快速成熟起來,成為一股獨立的政治力量,不要像後來的一次次資產階級革命那樣每次舉起義旗,衝鋒在前,流血犧牲的都是工農兄弟,普通市民。革命失敗的惡果也大都由他們承擔。

  唯獨只有革命成功後,勝利果實一定會被資產階級攫取。

  哪怕是號稱資產階級革命領導者,本質上怯懦的資產階級只有得到來自城市大眾和農民的強大支持,才能得以全面摧毀舊制度。

  然後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赤裸裸的階級利益,便會一覽無餘的展現出來他們根本不想同舊貴族作鬥爭,他們最殷切的願望是成為貴族,和舊貴族一起剝削壓迫下層百姓!

  他們往往可以如願以償,而真正的功臣,卻只能回到骯髒的工場,落後的農田,換個主人,繼續當牛做馬……

  如果這次也是這樣,趙昊會覺得很噁心!

  他一輩子都會罵自己呸,你背叛了無產階級!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