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9章 災難頻頻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求訂閱收藏。】

  虛空競技塔的規則就是這樣,被人搶先,顯然,不可能再插手其中,而這一戰,不管是豬大腸勝還是敗,其排名瞬間就會發生變動, 有可能下降,也有可能上升,但不管是哪一種,都不會再是自己附近,這種排名的具有偶然性。誰都無法料定。錯過這次機會,下次再遇到的可能性就會大大降低。

  除非是等到了排名前列的時候, 那時候, 一場勝利, 所能上升的排名都將縮小許多,那時候遇到的機會,也是極高。

  可讓自身雪恥的機會,卻在眼前錯過。

  「也罷,錯過就錯過,將來會有機會的,朱大昌,我可是記住你了。」

  鍾言搖搖頭,他改變不了虛空競技塔的規則,他也沒有打算為了一個朱大昌專門選擇控制排名的方式來相遇,這次就算他的運氣好,不過,他相信,下次再遇到, 就絕對不會錯過。

  再次看了一眼水晶柱,鍾言轉身就走。

  沒有繼續留在虛空競技塔, 本來還想要再打上幾場,可碰到朱大昌讓心中一陣莫名的煩躁,比賽的心思瞬間就消退大半, 沒有繼續下去,選擇離開。

  只要有虛空令在,隨時都能進入虛空競技塔。

  任何時候比斗都不成問題。

  離開後,回到領地內,再次開始新一輪的領地發展。

  沒多久,一件事讓鍾言的心再次被牽扯住。

  水患剛剛消散沒多久,一場新的災禍無比突然的降臨了。天上的太陽每日都散發出熾熱的熱量,本來踏入秋天的季節,硬生生變得比夏天還要更加的酷熱。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濃郁的暑氣。熾熱的太陽在不斷烘烤著大地,本來暴漲的河面,水位開始不斷的下降,酷熱的天氣,讓走在外面,呼吸都在流汗。

  旱災.......來了。

  魔窟帶來的影響已經徹底顯現出來,對整個本源世界造成影響。魔窟中蘊含太多的負面力量,對於整個天地法則就是一種侵襲,破壞本來規律與秩序。自然而然就顯現在外部上。法則的變動,也就意味著自然的變化。

  這一場乾旱,足足持續了兩個月。

  兩個月中, 一滴雨沒有下,河水已經乾枯,大地在開裂。要不是仙湖城蘊含天然的水脈,能轉化天地靈氣衍生出水源,蜻蜓湖中的湖水始終沒有枯竭,處在一種平穩線上,還能自湖中獲取用水的話,只怕,有很大一批人要在乾旱中死去。就算這樣,星空之城中的原人沒有問題。

  一些青壯也沒有問題,但一些年事已高的老人卻先後在酷熱中離世。

  他們的身體機能已經老化,嚴冬與酷寒對他們來說,就是一種鬼門關,邁過去自然是好,邁步過去,那就是死亡,就是這麼的殘酷。哪怕是有吃的,身體也無法承受驟然的氣溫變化。

  在旱災結束後,還沒等平穩一個月,剛剛將新一季的四季稻收割後,天空中開始飄雪。下起冰雹,冰雹下,有老人被當場砸死。哪怕是年輕男女,也被砸的鼻青臉腫,慘不忍睹。氣溫以驚人的速度下降。漫天飛雪撒向大地。

  雪,每天都在下。

  或大或小,源源不斷。

  地面的積雪在迅速增加。

  叢林中的各種飛禽走獸都飢餓的瘋狂廝殺,每天都能聽到各種恐怖的怒吼聲。

  暴雪一共下了足足一個月。

  野外的積雪,厚到能夠將人直接掩埋進去,移動都變得困難。

  領地內的領民,幾乎都被困在城內,要不是城中儲備了大量的糧食,只怕,這一場雪災下,就會有人餓死,要不是在風水聖城內,就會有凍死,餓死,被積雪壓塌房屋而死。歷史上,但凡發生雪災,造成的災難,都是巨大的。雪災最可怕的地方就是困住你,連動都無法動。躲在屋內會死,出去也會死。

  「雪太厚了,這雪就沒有停過,再這麼下去,情況可不好,四季稻已經被積雪給埋在下面,還不知道有沒有被壓壞,這一季的糧食只怕會減產甚至是顆粒無收。」

  城牆上,鍾言,劉慶韞,趙寧,李鶴年等正站立其上,開口的是李鶴年,看著城外白茫茫的一片,臉上的凝重誰都能看到。

  雪災帶來的影響十分巨大,對於物種的危害更大,叢林中,可以肯定,因此死亡的飛禽走獸絕對不在少數,那些兇猛的恐龍一族更是在荒野不斷獵殺,暴躁至極。

  「天災不比人禍,天要下雪,徒呼奈何。除非具有改變天象的能力。魔窟的衍生,對天地法則的影響是不可避免的,只是輕重程度不同而已。」

  劉慶韞搖搖頭說道。

  任何開拓領地要想成長起來,都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為什麼會有開拓領地崩滅,以開拓失敗而告終,其最根本的原因就是魔窟衍生時,會引發的天災,渡不過天災,那領地自然就會崩壞破滅,文明氣數一旦消散,起源之樹就會枯萎,一切都將化為烏有。

  「這一季的四季稻只怕無法收穫,必然會遭受到重創,還有,城內雖然有養殖一些牲畜,只不過,數量也不多,之前狩獵得到的儲備,只能夠勉強讓領地內的族民每個星期吃上一點葷腥,其他都是以米飯,蔬菜為主,連蔬菜,現在的儲備也在大大降低,再持續下去,我怕肉食的供應會出現斷層。」

  李鶴年繼續說道。

  領地內,早就開始養殖牲畜,專門開闢出相應的養殖場進行養殖,牲畜有豬,牛,羊,馬,雞,鴨,兔,魚類等等,只是,這些牲畜的數量不是太多,還處於培育的階段,想要孕育出更多的數量,就無法大規模的宰殺,養殖,是要可持續發展,逐步發展的前提下進行。在需要保證育種的情況下,肉食葷腥的供應已經變得相當吃力。

  這種情況下,物資供應的匱乏已經展露出來。

  「暴雪已經持續一個多月,距離雪災結束應該不會太久,再堅持一下,城內不會有積雪,無法外出,就將精力放在修煉上,發展雖然停滯,至少我們在實力上依舊在進步。」

  鍾言笑了笑說道。

  雪災他也很苦惱,不過,他是領主,是族長,在某種程度上,他的情緒對於整個領地的影響都是巨大的,自然無法表露出苦悶煩躁的情緒。現在只能說一些好的方面。

  沒有其他工作的情況下,領地內的修煉之風那是直接高漲。

  而且,最重要的是,鍾言已經將自身的先天神通——心靈掌控,順利的簡化出來,凝聚出一道心靈卡牌——心靈控制。這道心靈卡牌雖然無法與心靈掌控相比,可卻能憑藉它,徹底控制住自身體內的心靈之力,藉此將心靈之力破體而出,可以駕馭神兵法寶,可御物飛行,攻殺。只要擁有一口神兵,就能發揮出如飛劍一樣的殺伐之力。能夠徹底的發揮出心靈之力的神異。可藉此催動心靈之力,淬鍊肉身體魄。

  如同給一輛汽車裝上了發動機一樣,徹底的擁有了心臟。

  在簡化出這道心靈卡牌後,毫不猶豫的就將之傳授下去,成為心靈之道中,最重要的一張核心卡牌,這是能夠以之凝聚真陽的核心。最近,整個領地內,所有人都在努力的想要凝聚出這一張核心卡牌。只是,單純依靠自身的話,想要修出這一道核心卡牌。凝聚整張卡牌的話,需要凝聚出足足七十二枚獨特的心靈符文,這種符文,只有以心靈之力才能觀想凝聚。凝聚之後,還要以特殊的陣法凝聚成形。匯聚於卡牌之上。

  這一過程,比想像中要困難。

  「主上創出的核心卡牌心靈控制,我發現,普通人沒有獨特的天賦,凝聚觀想,進度太慢,只有原人修煉起來,才能水到渠成。這段時間,原人中,已經有人凝聚出完整的核心卡牌,可仙湖城內,自幻想世界內融合進來的人,識海靈台中,凝聚出的心靈符文不過區區幾枚,甚至是達到一定數量後,每次觀想凝聚都會失敗。」

  李鶴年臉上有些凝重的說道。

  「這件事我也發現了,我也親自嘗試過,凝聚這張核心卡牌時難度極大,冥冥中有一種阻礙,雖然我最終凝聚成功,不過,耗費精力巨大,這還是具有比普通修士更高道行的情況下,自問天資還算出眾,才能做到,耗費了三個月時間。原人之所以修煉起來沒有阻礙,依我看,是因為他們體內擁有主上的血脈傳承,一脈相承下,才能如此。」

  劉慶韞也點點頭贊同道。

  核心卡牌誕生時,對於整個領地都有重要的關鍵作用,當時,一成功,單單文明氣數就暴漲了十年。達到四十五年的數字。可想而知,這一道核心卡牌的誕生,意味著心靈之道的根基被填補。

  只是,修行時受到的挫敗依舊是一個大問題。

  原人修煉沒有半點問題,凝聚心靈符文,沒有任何阻礙,不會受到冥冥中的壓力,那是水到渠成,十分順暢。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