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零三十章 新的生意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將華夏的軌道從周而復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輪迴之中撬出來之後,陳曦就很少再有那種急功近利的想法了,慢就慢點,慢工出細活,反正華夏跳出了小九州的圈子,不在之前的輪迴之中了。

  後面的路,走的速度不管是快,還是慢,只要不倒回來,只會距離成功越來越近,所以陳曦的心態非常沉穩。

  放以前,陳曦面對後世陝北等地如此情況,肯定會生出急功近利的想法,但現在,陳曦已經能正視這種現實。

  「那我們就順著這條路走?」劉備本身也沒有什麼目的,只是帶著陳曦出來散散心,避免陳曦沉浸在那些無聊的自責之中。

  哪怕陳曦的自我調整能力很不錯,但對於劉備來說,這種事情能避免,還是避免比較好,帶出來散散心,反正陳曦也不幹活,消遣消遣,心態放輕鬆,能幹更長時間的活。

  這波,劉備才真正在大氣層,使用壽命這種問題,還是得考慮。

  「走吧,剛好去看看這條路通往的北地另一個方向建設的如何。」陳曦神色淡然的說道。

  後世的黃土高原在這一時期分屬雍州和并州,靠近并州那邊的不用說,基本都被大牧場吸走了。

  還沒吸走的,陳曦也沒什麼太好辦法,只能按照第二方案,也就是在那種複雜地形之中剷出來一片適合建立郡縣的地方,吸納山區人口,使得對方走出黃土高原,至於效果,這次剛好去看看。

  「北地大牧場倒是建設的非常不錯。」劉備若有所思的說道,畢竟親自去往了一次北地大牧場,劉備對那邊的感官是真的不錯,自帶養兵能力,大規模的提供肉奶,非常重要的職務。

  也正是因為過於重要,劉備對於那邊安排的官僚都會進行評估,並且需要周期性輪換,因為太重要的,那不光是解決當地吃飯問題,還維持著國家穩定,是軍事實力的重要支撐。

  「真要說的話,也就還好吧。」陳曦想了想說道,沒想到別的,就想到了姜岐養的大角鹿,劉儒養的馬鹿什麼的。

  「雖說這些東西都是你建立起來的,但是我總覺得你好像還是最小看他們的。」劉備幽幽的說道。

  「啊,這倒沒有,我很少小看別人。」陳曦搖了搖頭說道。

  「那大概就是在你眼中他們做的並沒有達到你想要的極限。」劉備看著陳曦清澈的眼神,笑著說道,陳曦無言以對。

  「你這傢伙,也不知道是傲慢,還是因為推己及人。」劉備笑罵著說道,實在是對於陳曦無話可說了。

  「也不算吧,因為確實是有增長餘地的。」陳曦撓頭說道,畜牧業幾乎是漢室唯一一個有可能和後世工業時代的中國媲美的產業,因為相比於後世能投入的本錢,這個時代可以拍著胸脯保證十倍之!

  雖說哪怕投入了十倍於後世的草原,但產出也就只有十分之一二左右,當然得承認一點,這個規模放在這個時代,已經非常嚇人了。

  「那是你所認為的增長餘地啊。」劉備無可奈何的說道,「推己及人雖說是好事,但你真的不能認為每個人都有你這樣的能力。」

  「我沒有,我也沒抱這個希望。」陳曦非常正式的否定道。

  「你說沒有就沒有吧,不過我還是要說一句題外話,之前你沒開口,我還沒注意到,實際上任何一個大牧場,其實都具備一郡之地的運營職能了,北地整個郡,都是圍繞著大牧場在運轉,甚至北地沒有官僚體系,大牧場也依舊能將北地郡盤活是吧。」劉備突然開口說道。

  之前劉備沒留心這一點,但陳曦言及用國有廠礦的管理人員代替這些執行層官僚之後,劉備才發現了這一事實,北方那十幾個大牧場,真要說起本身的職能,本身已經覆蓋了他們所在的郡縣。

  「啊,是的,北地大牧場的牧場主,是有明確俸祿的,秩兩千石,而且北地大牧場是有都尉的,都尉江宮,關內侯,秩比兩千石。」陳曦點了點頭說道,這其實就是一個非常明確的大郡的配置。

  「那北地郡本身是沒有郡守的嗎?」劉備有些不解的詢問道。

  「沒有郡守,也沒有都尉的,只有名義上的兼職官僚,實際上以前北地郡本身就相當於荒廢的狀態,是有了大牧場之後,才有了我們前年去看時的繁榮,那些人,基本都是牧場的從業人員及其家人,之後由這些人的消費,產生了其他的環節。」陳曦開口解釋道。

  連人都沒有,官職爵位那都是扯淡,一開始北地不說是空城,也相差無幾,等姜岐將北地大牧場帶飛,自然就有人了,然後吸引其他地方的人前來定居,最後就有了一個看起來還算繁華的郡城。

  這個時候,其實是能以新的郡城為核心,建立官僚體系的,但陳曦純粹為了省事,反正沒有那些人也能運轉,還是不要添加實體比較好,多給那些管理員吃點牛肉,讓他們按照以前一樣繼續幹活就是了。

  畢竟一年吃掉了兩千頭牛,讓你們兼職干點別的活也不算過分。

  「這樣啊。」劉備表示了解,雖說隱約覺得這種管理方式有些怪異,但回憶一下前年去北地的時候,那邊運轉的也沒啥問題,也就沒多思考,少幾個官僚,少發幾個人的俸祿,挺好的。

  「因為邊郡殘破的問題,很多延邊地區的郡府其實不是專門建設起來的,是先有了國營廠礦,後來因為國營廠礦運營發展起來,吸納的人口自行建立了新的生活區,最後形成了郡府。」陳曦神色平靜的說道,就像是在說一件小事一樣。

  實際上這種小事,是摧毀宗族人身約束的重要環節,也是摧毀官僚絕對權威的一種方式,廠礦管理人員不管怎麼說,在這個時代和官僚還是有一定區別的。

  在這種由廠礦管理人員不斷地推進建設,在荒野之中建立起來一座新城,然後官僚始終不就位,反倒由他們繼續運營,最後兼任了官僚體系的方式,本身就是在瓦解官僚的權威。

  就跟劉邦的後人想要洗劉邦,結果周圍一群樂呵呵的老傢伙,表示來來來,你沒見過你家高祖,我們可是見過的,你吹一吹粉飾一些不重要的細節也就罷了,吹這些我們一看就是假的東西,怕不是眼瞎!

  於是也就只能不了了之了,流氓就流氓吧。

  同理,廠礦的大環境在那裡擺著,了解的多了,也就不可能產生什麼神聖性了,官僚從產業結構上說的話,也屬於第三產業,要說特殊性的話,大概也就是這個服務業具備的職能來源比較強大。

  不過這種事情,陳曦也懶得解釋,想要改造這個時代,光憑陳曦一個人是不大現實的,王莽步子太大,直接人沒了,所以還是現實一些,能輕易觸碰的直接下手,不能輕易觸碰的,留個種子。

  反正時代在發展,說不準什麼時候就發展到這些種子能生根發芽,長成蒼天巨木的時候了。

  「哦,原來是這樣。」劉備點了點頭,陳曦雖說沒有解釋原因,但他以人情往來的角度去思考,也覺得人家國營廠礦,大牧場場主好不容易將一片白地拉扯起來,成就一片繁華的郡府,然後空降一批新人在郡府裡面接管了所有的職位。

  這不管怎麼說都說不過去,所以哪怕不合規矩,不給安排職位,讓對方兼任著,也好過空降奪權啊。

  「不過這次如果要處理冀州的話,恐怕北方那幾個大郡也需要動一動,冶煉司那邊也同樣如此。」陳曦想了想說道。

  「將那些人員調離原本的國營廠礦的管理崗位,然後任職為他們之前兼任的郡守之類的職務?」劉備瞬間就明白了陳曦的意圖,但神色明顯有些猶豫,「這樣的話,是不是有些虧欠?」

  「啊,虧欠與否之後再說,畢竟他們之前只是兼任,並沒有明文,現在給了印綬,算是給出了一條新的入職道路,只是這樣有些可惜。」陳曦面上明顯的出現了猶豫之色。

  這一時期,北方那些大牧場的場主,都是陳曦精挑細選……

  好吧,是劉琰搜遍天下,從全國各地求爺爺告奶奶搜刮出來的重要的畜牧業人才,這些人最適合的職業就是作為國家大型畜牧業的管理人員,去當官的話,這些人並不能算是優秀。

  就像姜岐和劉儒,這倆人其實都不想當官,因為他們兩人擅長的並不是人士管理,甚至他們自身的牧場都是他們手下人在管理,他們兩個人的定位更相當於總工。

  管理不行,但是他們兩個的技術能力很強,強到高管可以換,但是總工不能換的程度,所以將這倆人弄去當官,那是扯淡。

  同理,那十三個早期大牧場的名義管理員基本都是這種技術性人才,也許懂管理,但管理絕對不是他們最擅長的。

  「那你可以將文書下發給他們,由他們去推薦。」劉備很是無所謂的說道,既然不想讓他們走就不給他們就是了。

  陳曦聞言,沒好氣的看了一眼劉備,你以為這種事情,我想到不到,問題是裡面有官迷啊,陳曦給個推薦信,對方肯定是果斷去當官,問題在於陳曦就不想讓這些專業人才去當官。

  跑去當官,然後人沒頂住誘惑,毀了,這不是大敗虧輸嗎?

  雖說陳曦天天吐槽大牧場建的不如他想的那麼好,可憑良心說,這個時代能做到這個程度的,已經很優秀了。

  最簡答的一點,你現在將這十三個人放走三四個去當官,然後讓劉琰再找幾個能頂替的角色,劉琰也找不到。

  到了這種程度,基本都是一個蘿蔔一個坑,所以陳曦不太想放人。

  「這種時候,就到我了。」劉備很是自信的說道,「給他們調整一下虛職,讓他們具備節制當地官僚的能力,然後再讓他們推舉在當地任職的官僚,當然,他們不推舉的話,也可以接受,任由兼任,這樣面子和里子都有了,而且官迷也滿意了。」

  「……」陳曦無話可說,這可真就是不拿當地的郡級官員當人,陳曦尋思著自己雖說有時候有些不當人,但和劉備這種帝制鐵拳在有必要的時候,直接無視規則的玩法還是有很大的不同。

  實際上陳曦想岔了,劉備並不是無視郡級官僚,而是純粹想通了,或者更直接一些,劉備是拿賣官鬻爵的角度在思考問題。

  相比於陳曦還要瞻前顧後什麼的,劉備根本不用想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郡是這些牧場主帶飛的,牛羊也是這些牧場主搞起來的。

  一個郡級官僚的職位,在靈帝年間也就百萬錢到千萬錢之間,像北地,九原這些沒有油水,還破落到沒有人口,沒得搜刮的郡縣,掛了一個價格,也沒有人買。

  現在有一個自帶百萬牛羊身家,總價超過十億,而且產出源源不斷,為北方民眾供給肉類和奶製品的大佬,想要入主這種以前沒有油水的郡縣,而且基本能保證不會亂搞。

  那還有什麼說的,靈帝都知道該怎麼處理,當然是給啊,甚至換成靈帝年間,這種好事,買一贈三,都願意干。

  啥,你要個九原郡當郡守,每年給產出幾十萬隻羊的肉類,幾千匹馬,幾千頭牛,還給產出價值好幾億的奶製品?

  這還有什麼說的,九原郡郡守,今天就給你安排好,你再多給點,雲中,定襄,朔方,雁門都可以給你安排上。

  劉備的思維方式也是如此,雖說私相授受不好,但對方給的夠多啊,反正就實際而言,這群人其實也管理了好幾年,也出現什麼胡亂禍害之類的事情,現在他們想要,就給他們就是了。

  所以相比於陳曦那種複雜的思維方式,劉備就簡單了,先帝都能算清楚的數學題,還能難住我?

  「這不就解決了,這有什麼好掙扎的。」劉備無所謂的說道,簡單易懂數學題,輕輕鬆鬆做出來,有什麼好為難的。

  「就是覺得有些拿中層官僚不當人。」陳曦幽幽的說道,「不過就這樣吧,好歹也是一個辦法,到時候就這樣吧。」

  劉備聞言完全沒放在心上,他並不覺得這麼做有任何的問題,賣官鬻爵這種事情當然不是好事,但心裡有根秤作為參考的話,自然也就知道九原,雲中這些邊郡到底是個什麼水準了。

  「大兄弟,你們也是去泥陽考察的嗎?」就在陳曦從這家裡面探出來,左右張望的時候,原本在陳曦一行前面數里外的車架,因為晌午休息的關係,被陳曦一行追上,對方看到陳曦之後遠遠地招呼道。

  「啊,是啊,去泥陽看看。」陳曦笑嘻嘻的說道,「老哥你也是去那邊的嗎?看你帶了不少的貨。」

  「去看看,那邊聽說有一些便宜的果子製品。」看起來有些富態的中年人樂呵呵的說道,也沒在乎暴露自家的情報,畢竟此趟還只是考察,到底是什麼個結果,誰也不知道。

  「同去,同去。」陳曦從車架裡面跑出來,然後跳下來,對著對面招呼道,「我這邊也做點果脯的生意,說不定老哥還買賣過我這邊生產的果脯,話說老哥收什麼果脯。」

  「大兄弟做啥果脯的,咱是涼州武都人,姓李名俊,字這種爹媽沒給,也用不上,到處跑東跑西,勞碌命一個。」李俊很是豪爽的說道,也沒有什麼沒有字就是低人一等的感覺。

  然後就在陳曦準備開口說自己搞萇楚和柿子餅的時候,劉備從車裡面下來,看了兩眼李俊,對著李俊打了一個招呼,「啊,李俊,好久不見,你居然從商了,不是說回涼州當教官了嗎?」

  什麼叫做你的小夥伴不僅不幫你遮掩,還故意讓你穿幫,就是現在了,劉備這人根本沒辦法玩什麼微服私訪,因為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認識多少人,以及到底有多少人認識他。

  「啊?啊!」李俊直接驚了,「太尉,您怎麼在這裡?」

  「跟你旁邊那位出來散心的。」劉備對著李俊招呼道,對於李俊認識自己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認識自己的人老多了,自己認識的人也老多了,順帶光聽李俊這個名字,就知道是劉備起的。

  連字都沒有,怎麼可能起的出來這麼秀的名字,當然是劉備因為這個叫李老二,那個叫李老三,而且還有很多李老三,導致沒辦法分清的情況下,自己給這群傢伙起了名字。

  當然能讓劉備給起名字的,都是一些在戰場有著非常優秀戰績的老兵,就像面前這李俊,實際上是個殘疾人,對外作戰的時候,腿斷了,練氣成罡強悍的生命力讓他保住了自己的性命。

  「陳侯?」李俊腦子轉速達到了一百邁,迅速的反應了過來,趕緊回答道,陳曦怨念的擺了擺手,表示確實是自己,跟劉備出來根本沒辦法低調,微服私訪?白龍魚服?開什麼玩笑,當場就被認出來了。

  更何況,劉備這人從來不遮掩自己能認識當地人這一事實,只要人出來,劉備就會打招呼,絕對不會視而不見。

  「呃,不過我確實是有搞果脯的生意,我的柿子餅和萇楚干買的老好了。」陳曦非常認真的說道,他並不在開玩笑,而是真的買的很好,尤其是柿子餅。

  相比於萇楚這種這年頭產量實在上不來的玩意兒,柿子的產量在任何時代是相當靠譜的,外加柿子餅的保質期非常優秀,糖霜含量非常高,甚至可以賣到羅馬去,所以柿子加工也算是相當不錯的產業。

  這裡不得不提一句,柿子產業的附加值其實不高,屬於被椰子吊起來打的那種,因為柿子的產業鏈流程太短,附加太少,外加歷來的研發力度都不怎麼充足,導致陳曦能抄的是在太少。

  就像香蕉產業的總值能達到幾千億,椰子能達到上千億,柿子只有幾百億,不過就算如此,依舊可以將香水這種奢侈品吊起來打,所以陳曦還是搞了柿餅相關的產業,畢竟這種簡單能賺錢的活計,當然不能放過了。

  不過這生意過兩年估計只能對內,沒辦法對外了,因為這兩年吃柿餅的羅馬人將柿子樹移栽到西班牙去了,估摸著過幾年,羅馬也就自產自銷了,畢竟這玩意兒真的沒有什麼技術難度。

  就算有,也基本不可能攔住羅馬這種強勢帝國的研究。

  李俊聞言嘴角抽搐,最後還是沒有說話,陳曦名下到底有多少產業,別說是李俊了,劉曄都弄不明白,但對方說有,那就肯定有。

  「能便宜不?」李俊突然腦子清醒了片刻,問了一個問題。

  「啊,想要便宜的話,建議你去新州種瓜,那邊地皮便宜,光照合適,瓜的質量好,種瓜生意非常好。」陳曦被李俊問住了一瞬間,然後表示財神爺給你指一條明路,剛好新州到長安的東部道路修好了,你去種瓜,這瓜保甜,不管是種哈密瓜,還是西瓜,都不會虧。

  以前在西域那邊氣候合適的地方種,肯定虧死,但是現在從曹操主政雍州的時代就開始修築的道路,到西域東部算是徹底貫通了,種好之後,直接運到長安,只要車架和馬匹準備好,根本用不了幾天。

  以瓜類採摘之後的保質期,這點時間別說是保質期了,保鮮期都沒過,而長安作為漢室首都,消費能力爆炸,只要運過去,肯定能消化完畢,這生意絕對賺錢,因為現在還沒出現第一個吃瓜人。

  再加上所有的瓜類都注重氣候條件,在種子一致的情況下,未央宮種的西瓜未必能長過司馬朗治下新州那片地方,可以說,這簡直就是天胡開局,絕對穩賺不賠的生意,妥妥的財神爺指路。

  「這?」李俊有些懵,「這瓜就算是熟了,運到長安也要不少錢呢,那麼遠的距離,不行,不行,運費太貴了。」

  這就是問題所在了,在正常的認知中,這個距離的運費會比水果本身還要貴,可實際上怎麼說呢,物流業作為貫穿所有核心產業的血液,是盤活各地的基礎。

  陳曦玩命的搞基建,不就是為了等物流業發展起來,能將各地的物資以合適的價格分發到各地嗎?

  物流業發展到喪心病狂的程度,甚至可能會出現在正常邏輯之中屬於價格倒掛的操作。

  比方說用贈券、減免以及各種亂七八糟的活動低價買了一套廚具,廚具本身的質量也就是正常合格的產品,但花費的錢只有十來塊錢,然後店鋪那邊從南方給你發到北方,最後發到你老家。

  別的不說,光說你付出的十幾塊錢,夠不夠將東西從南方發到北方的運價都是個問題。

  這罷了,甚至還有更喪心病狂的,店鋪衝量的時候,一塊錢買小件,給你郵寄到家的那種,那種時候仔細想想的話,別說買的東西了,運輸的價格都不知道跑到什麼地方去了。

  這就是真正喪心病狂的地方了,然而這種事情在後世看來非常的正常,北方人花十幾塊錢從南方買點小件,郵寄到家,南方人花十幾塊錢從北方買個小件,郵寄到家,稀疏平常到所有人都習慣的程度了。

  可實際上真要一件件的算,光是物流成本就足夠讓人發狂了。

  這也是陳曦當時給皇甫嵩發東西,發到最後,直接手動拼單的原因,因為物流業必須要有規模才能攤薄運價,很明顯,如果新州大規模的搞農產品,依託西域通道的的話,是能大幅降低運價的。

  畢竟簡雍這幾年就在搞物流,拼單和資源整合是關鍵,李俊要是想要乘風而起,現在就幫著簡雍拼單的話,到時候搭一個順風車,起飛還是很有可能的,至於暴富什麼的,也不是沒有可能。

  只不過這麼暴富是需要本錢的,而李俊的本錢,看他現在的情況,不算是薄,但也絕對不厚,所以陳曦本著遇到了指條路,但怎麼走就看李俊本人的想法了。

  「我問一件事,我如果在金城地區種瓜呢?」李俊思來想去,有些為難的說道,到新州,他確實是心裡沒底啊。

  「金城可種不了哈密瓜,只能種西瓜。」陳曦笑嘻嘻的說道,而後李俊再問,陳曦不再作答,財神爺還是要有矜持的。

  李俊眼見陳曦不說,也沒有奢求,轉而從車架裡面找自己帶的肉乾,果脯,以及罐頭,既然遇到了,好歹要請兩人吃一頓。

  「來來來,嘗嘗,換成其他人,我是不敢拿出來,但是您二位不同,嘗一嘗味道如何。」李俊拿著大勺子從一個瓦罐裡面舀出大勺帶著汁水的蘋果肉和蜜棗,給陳曦和劉備一人添了一碗,這個時節,蘋果和棗子都還沒下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