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 內地之行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港督親臨,華人銀行盛大開業!》

  第二天,各大新聞媒體都不約而同地用頭版頭條報導了昨天華人銀行的開業盛況。

  本來有香江商界各路大老參加,在香江也算是一大盛事了,但沒想到港督居然攜財政司司長夏鼎基親臨。

  就算雷蘊榮不安排媒體去報導這件事,有港督在很多媒體也會報導。

  在香江這個地方,港督同時也是一個流量中心。

  再加上雷蘊榮安排的媒體,所以在第二天,幾乎整個香江的人都知道有一家華人銀行開業,而且是雷蘊榮開的。

  而吳建民再一次感受到了雷蘊榮在香江的恐怖號召力。

  華人銀行開業僅僅三天,儲戶增加了近一萬戶,存款增加了兩個多億。

  華人銀行在香江的十家分行,這幾天每家分行都排著前來存款的長隊。

  可能雷蘊榮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香江有這麼大的號召力。

  而雷蘊榮之所以有這麼大的影響力,都是他通過一件件事情堆積出來的。

  剛出道不久,就收購了青州英泥公司,在一定程度上讓華商揚眉吐氣了一把。

  之後和香江首富包船王聯手從怡和集團手裡拿下九龍倉,也讓雷蘊榮一戰成名。

  再之後雷蘊榮和滙豐銀行硬剛,成功入主和記黃埔,更是讓他的風頭一時無兩。

  更重要的是,雷蘊榮不僅在香江混得風生水起,在海外,在阿美利加,同樣混得開,主要賺的還是美刀。

  同時還有一項非常加分的,雷蘊榮的年紀非常的年輕,現在還不到三十歲,再配上英俊的臉龐,給人的印象就更加深刻了。

  畢竟如果長得英俊的話,不管是女人還是男人看起來都更加的賞心悅目。

  所以雷蘊榮在香江的知名度真的不遜於任何一個頂尖的明星。

  其實除此之外,雷家這幾年一直堅持在香江做慈善,不管是在教育還是災害上,都能看到雷氏慈善基金會的身影。

  再加上每年持續不斷地幫助那些貧困家庭,也讓雷蘊榮在香江底層的聲望非常的高。

  雖說在香江這個地方,很多人做慈善都是為了延攬聲望而想要達成其他的目的。

  但是就算是作秀,起碼很多需要幫助的人獲得了幫助。

  雷氏慈善基金會做慈善雖然也會宣傳,但是更多的是默默地在做。

  這也是雷覺華現在這麼有幹勁的原因,經歷過一次生死之間的大恐怖之後,他現在是徹底喜歡上了慈善事業。

  雷蘊榮現在掙了那麼多錢,當然不會吝嗇於做慈善的這一點錢,而且他本身也是非常支持這些慈善活動的。

  所以很多人都相信雷蘊榮的實力和能力,心甘情願地將錢存到雷蘊榮開的銀行裡面。

  畢竟有很多香江人都吃了銀行的虧,所以他們寧願將錢存到滙豐、渣打這些鬼老的銀行也不存到那些華商銀行,鬼老的銀行起碼更有保障。

  吳建明在看到華人銀行這麼好的情況,那是既驚且喜,連向雷蘊榮匯報情況的時候笑容都收不住。

  「雷生,按現在的情況發展下去,再配合我們的開業活動,華人銀行的存儲客戶規模,不會低於那些中等規模的銀行。」

  對於華人銀行這幾天的良好現象,雷蘊榮也很高興,不過他也還保持著幾分清醒,知道今後不可能再像這幾天這樣增加這麼多客戶。

  「這幾天也是透支了未來的潛力,之後想要華人銀行得到更好的發展,就要看你的經營能力了。」

  「雷生你放心吧,你可以說已經給我們打下這麼好的基礎了,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好!那我也拭目以待。」

  雷蘊榮頓了頓接著說道:

  「華人銀行發行港幣的事情現在也著手準備吧。」

  「好的雷生。」

  見吳建明略微有點疑惑的神情,雷蘊榮解釋道:

  「在那天開業典禮上,沉弼這個鬼老還專門找我聊了這件事,話里話外都是催促我發行新港幣。」

  「不僅是沉弼,就連港督麥理浩在和我交談的時候也隱晦地向我提及這件事。」

  聽到雷蘊榮這話,吳建明驚訝地問道:

  「雷生,港督過來不是為了表達對我們的支持的嗎?畢竟當初我們接手有利銀行可也是有一部分港督的示意。」

  「沒錯,他過來確實是表示對我們的支持,但是站在他的角度來看,他當然也希望我們儘快發行港幣。」

  「雷生那我處理完一些瑣事就準備發行港幣事宜。」

  「好,華人銀行就交給你了,今年接下來的時間我會比較忙,可能無法太兼顧華人銀行的事情,不過遇到什麼問題解決不了的話也可以隨時過來找我。」

  「明白了雷生。」

  華人銀行開業之後,對於雷蘊榮來說,也算是告一段落。

  現在華人銀行正常發展就行,以後有不少機會可以發展壯大。

  第二天,收拾妥當的雷蘊榮一家人做專車通過海關,進入到內地。

  雖說香江和內地隔海相望,距離極近,但是給雷蘊榮卻有截然不同的感覺。

  來到內地,雷蘊榮發現這裡安靜了很多,不似香江那般喧囂,而且空氣也好了很多。

  當雷覺華從車上下來,踏上內地的土地的時候,不由地舉目四顧。

  這是雷覺華活了近六十年來,第一次來到內地,雖然年紀不小了,但同樣感到非常的好奇。

  看著四周低矮的平房,倒也談不上失望,雷覺華早就知道內地比香江要落後不少。

  一旁的利雲韻同樣非常的好奇,她也是第一次來到內地。

  「阿榮,這就是內地嗎?」

  「沒錯,這就是內地!你不要看這裡很落後,但是不用三十年,我們腳下這個地方就能超過香江。」

  利雲韻雖然一直都對雷蘊榮的話深信不疑,但是這次卻看起來明顯不相信。

  雷蘊榮也笑了笑沒有說話,可能任何一個人看到此時鵬城和香江的差距都不會相信雷蘊榮的話。

  就像所有人都不相信內地在短短三十年的時間,從一窮二白的華夏建設成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甚至此時的總設計師可能都沒有想到。

  「雷老先生,雷先生,我們先去招待所休息一晚上吧,明天有去江南省的火車。」

  說話的這位是香江新華社特地安排的負責雷蘊榮一家內地之行的負責人,名字叫做李剛,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

  雷蘊榮剛聽到他的名字的時候,也有點差異,不知道他的兒子是不是後世非常囂張那個。

  「小李,我記得安源縣就在江南省的最南部,應該和粵東省相鄰不遠,開車去不是更方便嗎?」

  李剛聽到雷覺華的話卻有點子尷尬,不過還是說道:

  「雷老先生,目前這道路不太好走,所以可能還是坐火車更方便也更快一些。」

  雷覺華也意識到有點唐突了,不由哈哈一笑道:

  「行,那就聽你安排。」

  還是之前那個招待所,招待所的前台還是那兩個,她們顯然也還記得雷蘊榮,見到他的時候還熱情地打招呼。

  雷蘊榮也笑著回應,不過這次卻沒有和她們兩個人聊太多。

  雷蘊榮和包船王支援鵬城的招待賓館還沒有竣工,所以他們不得不住在這招待所里。

  雷蘊榮和雷覺華還好,對於這樣簡陋的環境能夠接受。

  但是對於一直都嬌生慣養的利雲韻來說,雖然也能忍受,但是還是非常的不習慣,所以一晚上都沒怎麼睡,弄得雷蘊榮也跟著第二天一雙黑眼圈。

  可能睡得最好的就是雷蘊榮的兒子了,對於他來說,環境什麼的都不是問題。

  第二天雷蘊榮一家跟著李剛登上了前往江南省的火車。

  此時的火車也是慢得嚇人,鵬城離江南省贛市不過四百多公里,但是火車卻開了七八個小時才到。

  在贛市市區休息了一晚,雷蘊榮一行人坐上李剛特地安排的汽車前往安源縣。

  這下雷覺華可是徹底領會到了李剛昨天那句道路不好走是什麼意思了。

  贛市市區到安源縣還有一百多公里,雷覺華也是左搖右晃地顛簸了三個多小時。

  等下車的時候,不要說雷覺華和利雲韻了,就算是雷蘊榮也是臉色發白。

  雷蘊榮還好,雷覺華和利雲韻確實是有點受不了了,在鎮上休息了一晚。

  利雲韻也顧不得休息的環境更加的簡陋了,躺在床上休息。

  第二天,身體舒服了很多的雷覺華和利雲韻也準備前往雷氏的老家河西村。

  不過當雷蘊榮再見到李剛的時候發現,他居然不是一個人,身邊還站著兩個身穿中山裝的中年人。

  「雷先生,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安源縣的縣長胡同志,這一位是鎮高官古同志。他們到時候也會陪同雷先生一起返鄉祭祖,這樣也會更方便一些。」

  雷蘊榮也知道李剛說的沒錯,不過他卻沒想到居然連一縣之長都過來了。

  「胡同志、古同志你們好,非常麻煩你們了,居然因為我的私事耽誤你們的時間。」

  「雷先生,這有什麼麻煩的,真要說起來,你們還是我們安源縣走出去的驕傲了。」

  胡縣長是特地了解過雷蘊榮這個人的,知道他在香江有著怎樣的影響力和財力。

  雖說現在內地還沒有招商引資的熱潮,但是和這樣的香江富豪打好關係,總是沒有壞處。

  他可是清醒的意識到,由於改革開放,內地和香江的交流將會越來越密切。

  幾人也再客套了一番,就在鎮高官古同志的帶領下,往河西村走去。

  聽古同志說河西村離鎮上不遠,走路很快就能到,但是雷蘊榮卻發現起碼走了近五公里才到。

  腳雖然走得有點微微發酸,但是這農村的景象讓幾人感到比較新奇,倒也沒有覺得太累。

  雷蘊榮一行人是沿著一條大河走的,不過說是大河,也不過幾十米寬,現在是枯水期,河床都清晰可見,但是水卻是非常的清澈,還能看到不少人在河裡挑水喝。

  看到這一番景象,雷蘊榮也覺得非常的親切,他也好久沒有見到這麼原始的農村景色了。

  當他們來到河西村的時候,就見一個老農打扮頭髮花白的老者迎了上來。

  這位老者操著濃濃的客家口音,艱難地用普通話和雷蘊榮一行人打招呼。

  如果不是鎮高官古同志翻譯雷蘊榮他們是真的不太清楚他說什麼。

  「雷先生,這位說起來可是你真正的本家,也是河西村的村高官兼村長雷老伯。」

  就是在古同志的翻譯下,雷蘊榮和雷覺華也算是了解了一些河西村的基本情況。

  河西村裡面分為幾個村民組,每個村民組都是一個姓,當然有的村民組偶有幾個不同的姓氏。

  姓雷的同樣有一個村民組,而且恰好就在村委會所在地。

  在聽到還有族譜的時候,雷覺華第一時間就請求雷老伯去看看。

  來到雷家祠堂,雷老伯也在幾位雷氏老者的陪同下翻看著族譜。

  一翻之下,讓雷覺華是又喜又悲。

  喜的是在族譜中居然真的找到了雷蘊榮爺爺雷瑞德的名字,這也意味著雷蘊榮一家的根終於找到了。

  不過讓雷覺華有點悲傷的是,雷瑞德這一支已經斷了,如果不是他們找來,就真的徹底斷了。

  【話說,目前朗讀聽書最好用的app,野果閱讀,www.yeguoyuedu.com 安裝最新版。】

  雖說再往上追朔,也還能找到一些親戚,但是那也隔得太遠了,這樣的關係在這個村民組比比皆是。

  而就在這不知不覺中,祠堂外面站了越來越多的人,大部分還是以小孩子為主。

  雷蘊榮注意到這些小孩子,也是比較親切,這讓他想起了上一世小時候的樣子,也是衣服髒髒的,頭髮亂亂的,有幾個鼻子上還掛著黃黃的鼻涕。

  對於雷蘊榮一行人,他們顯然都非常好奇,一雙雙天真純潔的眼睛好奇地看著他們。

  不過雷蘊榮卻突然反應過來,這個時候不應該正是上學的時候嗎?現在也不是周末啊?

  雷蘊榮雖然隱隱意識到了什麼,但還是忍不住問道:

  「雷老伯,這些小孩子怎麼不去上學?」

  鎮高官和雷老伯都忍不住嘆了口氣,最後還是古同志說道:

  「不是不想讓他們去上學,而是有的家庭負擔不起,只能讓他們待在家裡幫忙。」

  雷覺華不由皺著眉頭說道:

  「這樣的情況多嗎?」

  「有不少。」

  聽到這話,雷覺華和雷蘊榮不禁對視了一眼。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