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近墨者黑(求訂閱)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第213章 近墨者黑(求訂閱)

  楚希聲在當日夜裡,就拿著九萬五千兩的巨款去了古市集。

  他先去了集市中最大的一家藥店天藥坊,花了一萬六千兩,買下了一枚『混沌羽』。

  這是凶獸『混沌』的一片羽毛,也是養元功六重秘藥的主材。

  『混沌』是一種清濁不分,陰陽不明,沒有七竅五官的凶獸,它可以將任何吞下去的物體轉化為混沌之態。

  有人說它們像一條大狗,長著一對翅膀。

  其實不是,『混沌』在不同的人眼中,有著不同的形態。

  它們也可以變化出任何形態,適應周圍的環境,或是進一步發揮它們的戰鬥力。

  據說無相宗的功法源頭,有一部分就是源自於『混沌』。

  而養元功所需的『混沌羽』,必須從三品以上的混沌身上掉落,且越新鮮越好。

  楚希聲買下的這一片,就是一品階位。

  三品的混沌羽不過五千,一品就是一萬六千。

  其實他買貴了,如果走『鐵旗幫』的渠道,還可便宜兩千兩的,缺點是要等待一段時間。

  楚希聲隨後又蒙著臉,匿名去了古市集的『萬星閣』。

  這是一家類似於現代拍賣行的商家,幫人拍賣各種天材地寶,藥材法器,從中收取佣金。

  據說這家拍賣行的背後,正是星宿神宗。

  所以萬星閣的信譽極佳,不但買賣公道,對顧客的保護也很到位。

  整個秀水郡地面,也無人敢冒著得罪星宿神宗的風險,在『萬星閣』生事。

  萬幸的是,一日之後,就有另一枚一品混沌羽在此發賣。

  楚希聲等了一天,最終用了一萬五千兩的價格,將這片混沌羽買到手。

  這比他在天藥坊買的那枚還便宜一些,可知這些做藥材生意的商家是何等心黑。

  與楚希聲同行的計錢錢,也花了一萬九千兩銀子,買了一把上好的六品戰弓。

  這筆銀子是從幫裡面的公帳貸出來的,就如楚希聲的承諾,總共貸了三萬五千兩。

  計錢錢也早在昨日,就已繪製了三張戰圖。

  秀水一帶修行『雲海神弓訣』的獵戶非常多,總計達數萬之巨,故而與『雲海神弓訣』有關的戰圖也很常見。

  就在買下兩份秘藥主材之後,楚希聲就帶著計錢錢一起包了一艘比較舒適的雙桅快船,前往秀水郡的上游潯陽郡。

  計錢錢其實一腦門的漿糊。

  她沒想到自己才剛加入西山堂,就被楚希聲帶著遠遊它地。

  這位堂主大人也真夠心大的。

  居然才一見面,就對她如此信任。

  這次楚希聲遠遊,未帶堂中任何高手,獨獨把她這個加入西山堂才兩天的新人帶在了身邊。

  他就不怕自己是內鬼奸細,心存叵測,在遠遊途中將他出賣?

  計錢錢其實更想留在西山鎮。

  不過她現在的身份是楚希聲的貼身近侍,不好拒絕。

  自己才剛入幫第一天,就敢推拒堂主之令,這像什麼樣?還要不要在西山堂混了?

  楚希聲登船之後,就直接入夢,在幻境中修行。

  他美美的『睡』了一覺,直到次日清晨才醒過來。

  楚希聲按往日的慣例,迎著朝陽修煉養元功。

  大約半個時辰後,楚希聲感覺渾身快要燃起來,才停止運功。

  隨後他又在身上塗了一層黑色的油膏,在甲板上練習《九煉極元紫金身》。

  這門外功,需要配合許多藥物,也沒法在夢裡面煉。

  計錢錢在旁邊看了片刻,瞳孔中就閃現出了一抹異澤,她好奇的問:「堂主你是在練外功,想要內外兼修?「

  「然也!」楚希聲隨口應付:「我機緣巧合,得了一門適合內外兼修的外功功法,想要試著練練看。不過這門外功挺費錢的,也很耗心力,我有點想放棄了。」

  他現在修煉的,正是九煉極元紫金身第四重的內容。

  楚芸芸原本說需要六天時間,將《九煉極元紫金身》四重與五重的隱患排除。

  不過在得知楚希聲準備遠行之後,楚芸芸卻熬了兩個通宵,將這門功法清理乾淨。

  隨後她親至古市集,趕在楚希聲登船出發前,將《九煉極元紫金身》的後續內容交到他手中。

  楚希聲心裡暖洋洋的,那種感覺就像是臨行趕考的學子,離家時被妻子塞了兩個親手做的烙餅。

  原本他已經準備好用武道點,直接將這門外功提升上去。

  不過在楚芸芸送來《九煉極元紫金身》淨化版之後,楚希聲卻改了主意,在這門外功上額外用心。

  楚希聲每練一次,都能感覺到楚芸芸的心意,所以勁頭十足。

  不過他嘴上絕對不能這麼說——

  「放棄?那太可惜了。」計錢錢有些意外:「我看堂主大人外功已經快登堂入室,估計再練個幾重,就可抵禦世間絕大多數箭支暗器。

  這外功還是很有用的,尤其是在群戰的時候,橫練武修從來都是頂樑柱,在沙場上尤其如此。其實我也想練,可惜沒有門路,也沒有錢。」

  她擔心說得太多,會引來楚希聲懷疑,所以只略勸了幾句,就轉而詢問道:「堂主將這艘快船包了兩個月,這是要準備遠行吧?不知您想要去哪裡?」

  長達兩個月時間的航程,總不會是去京城?

  逆流而上,從神秀江轉道大運河去京城,一來一回,剛好是兩個月左右的時間。

  計錢錢頭疼不已。

  這與她之前想像的完全不一樣。

  在這個關口,她怎能遠離秀水郡?

  還有,眼前這個楚堂主怎麼就放心得下?

  西山的那些賊匪過慣了好日子,都沒有儲存糧食的習慣。

  所謂兔子逼急了也會咬人,他們遲早會從山口裡面衝出來。

  上官神昊與沈家也時時刻刻,在伺機反攻。

  此人怎敢丟下西山堂的基業不管?外出兩個多月?

  楚希聲卻斜睨了她一眼,語中略含警告:「不該問的就別問,跟著走就是了。」

  又不會少了她的薪俸!那三萬五千兩魔銀,也不是白白貸給她的。

  計錢錢眉梢挑了挑,眼眸深處流露出一抹怒意。

  可隨後她還是平息住了怒火,面上若無其事的聳了聳肩。

  不到不得已,她不願半途而廢。

  計錢錢隨後也走到船後方的甲板,練習起了射術與刀法。

  她心裡有氣,於是沿河的飛禽走獸,還有河底的大型游魚都遭了殃。

  但凡是計錢錢能看到的,竟都是一箭射殺!

  楚希聲在前甲板也有感應,他一邊擺著《九煉極元紫金身》的拳架,一邊回頭高喊:「錢錢你別只管射啊,打幾隻野味下來,讓船家晚上做點好吃的。」

  計錢錢的臉色微黑,她手裡那把六品戰弓,幾乎就被她用蠻力強行拉斷。

  楚希聲則繼續練習《九煉極元紫金身》。

  直到中午時分,楚希聲才將所有該練習的功課都做完。

  此時楚希聲立於船頭,口中念念有詞。

  他在向自己的系統爸爸禱告,祈求好運。

  楚希聲發現與其去求這個世界的神靈,還不如直接求系統護佑。

  還有站在系統爸爸後面的那一位。

  這個人可能存在,也可能是楚希聲想多了,總之一併求了。

  不管對方有何目的,是好意還是歹意,現在都是楚希聲的金主。

  只要能讓他節省武道點,讓他從武道寶庫中得到更多好處,沒必要太在意節操。

  當楚希聲開始用武道點,刷新武道寶庫,他的眼裡就顯出了幾分亮澤。

  他的運氣果然比以前好,第一次刷新,就出現了一個頂級天賦,還有兩個好東西。

  先天神體第一階段——擁有先天神靈的體質,需要一百個武道點兌換。

  陸亂離人物模板卡(五折版)——需要十八萬武道點兌換。

  秦沐歌人物模板卡(六折版)——需要五十萬武道點兌換,需秦沐歌人物模板卡(五折版)作為前置需求。

  楚希聲看了『先天神體』圖標半晌,就萬分遺憾的移開目光。

  血脈天賦太多,其實不是什麼好事。

  這會讓人的血脈駁雜,更難提升。有些天賦,還會互相衝突。

  楚希聲經歷『燃血法祭』的時候,已經明顯感覺到自己體內的血脈天賦到了極致,沒法容納更多了。

  傳說北方有一些特殊的天材地寶,還有二品以上的巨靈骨髓,可以讓武修增加一到兩種血脈天賦容量。

  不過那都是價值億萬之物,楚希聲現在想都不敢想。

  楚希聲又看向兩張人物模板卡,暗暗心驚。

  他想陸亂離的天賦好高,與秦沐歌相較,竟只有兩萬武道點的差距。

  還有,那六折版的秦沐歌人物模板卡,未免太貴了吧?居然要五十萬點。

  且必須有五折版的模板卡作為前置,加起來就是七十萬點。

  也就是說,僅僅提升一成的天賦,就要多花兩倍半的武道點!

  楚希聲隨後搖頭,繼續刷新。

  這人物模板卡有用,可目前不是他急需的,他也換不起。

  目前為止,楚希聲的武道點,也只有十三萬出頭。

  他現在最需要的,還是能提升自己實力的東西。

  第二次刷新寶庫,楚希聲就眉梢一揚。

  太上通神(四階)——需要15625個武道點兌換。

  楚希聲毫不猶豫的選擇換了。

  這門天賦的性價比極高,它能提升神識力量與感知能力,還能提升悟性,都是楚希聲最需要的。

  可惜他以前總刷不出來,否則他早就將這門天賦提升上去了。

  兌換之後,感覺與先前兌換提升血脈時差不多,骨骼發癢,血脈衝漲。

  不同的是楚希聲的神識之力,不受控制的往四面八方延展開來。

  楚希聲稍稍適應了片刻,才將之掌控收束。

  這次的收益有點多,他的神念力量,提升了差不多三成。神識感應的範圍,大幅擴張。

  接下來,楚希聲卻又『唔』的一聲,看向了武道寶庫的最下方,那三個屬於部眾經營模塊的物品欄。

  這裡面混入了一個奇怪的東西。

  近墨者黑神通卡(五品)——近墨者黑,近朱者赤,以心靈染化的方式,提升一位部屬的忠誠度,令你的某位部下染上伱的顏色,需要10000個武道點兌換。

  註:此卡相當於五品心靈神通,注意不得對高於五品的武修使用。使用效果視使用對象的心靈修為而定。使用對象的心靈修為越高,心靈染化的程度越低,建議對五品武修多次使用。

  楚希聲愣了愣神,又抬起頭看了看天,隨後就果斷的將這張卡也換了出來。

  相對於這張卡的效果來說,一萬個武道點一點都不貴。

  他隨後看了一眼後面的計錢錢,毫不猶豫的標記此女,使用了這張『近墨者黑神通卡』。

  楚希聲雖然篤定了計錢錢,一定會盡力護他周全。

  不過凡事都有萬一,提升此女對他的忠心,沒有壞處。

  而此時甲板後方的計錢錢,則輕輕蹙眉,神色狐疑的看了一眼四周。

  她感覺到自己周圍,有著奇異的靈力波動,讓她的元神中滋生出些許不安。

  不過當計錢錢仔細感應周圍,又全無所得。

  計錢錢又四下掃望了一眼,只見兩岸都是一望無際的稻田,周圍數十里內都沒有山巒起伏,可一眼納入視野,沒什麼可以藏身的地方。

  水下的情況,計錢錢也感應的一清二楚。

  計錢錢終於確定這是幻覺,她搖了搖頭,繼續在甲板上練刀。

  只是她的模樣,看似是非常認真,眼眸深處,卻透著幾分漫不經心。

  這些西山獵戶的刀法,威力倒還不錯,尤其擅於應對妖類。可惜的是沒有後續的內容,威力較之計錢錢本身所學也差了不少,計錢錢掌握純熟之後,就失去了興趣。

  在這艘船上,她已感覺百無聊賴。

  計錢錢已經在後悔。

  自己堂堂的『天衙錦衣衛千戶』不做,放著監察秀水郡千戶所,尋找逆神旗杆與烈王寶藏的差事不管,跑過來給楚希聲當部下,真不知她當初腦袋裡是怎麼想的?

  計錢錢又升起了放棄的念頭。

  可當她看了一眼船頭的楚希聲,不知怎的又壓下了心思。

  不妨再看看,可能逆神旗杆的線索就在楚希聲的身上呢。

  楚希聲則在繼續刷寶庫,第二十二次刷新,又出現了他想要的東西。

  太上通神(五階)——需要78125個武道點兌換。

  近墨者黑神通卡(五品)——需要10000個武道點兌換。

  楚希聲將兩個都換了,然後忍著癢痛,對著計錢錢又來了一記『近墨者黑』。

  此人的修為是七品上,不過為策萬全,還是來兩張『近墨者黑』更保險些。

  這時計錢錢的元神之內,又滋生警兆,疑神疑鬼起來。

  可她隨即就放下了心。

  計錢錢感應到楚希聲的元神力量,正劇烈的波動。

  甚至影響到江面,使得船隻的周圍颳起狂風。

  楚希聲想必是在修煉武道元神,讓她也滋生反應。

  不過這傢伙的神識天賦好高,居然已經能以神識之力,擾動外界靈力了。

  計錢錢遙遙看了楚希聲一眼,隨後蹙了蹙眉。

  不知何故,她現在看楚希聲,竟感覺這位楚堂主順眼了許多。

  楚希聲也察覺到計錢錢的目光注視,他卻若無其事,毫不在意。

  在換了這兩個之後,他手裡的武道點,已經只有一萬三了。

  他沒有再刷新寶庫,轉而將目光投在了『風雷武意』上。

  楚希聲忖道他修煉至今,雖然多是靠自己努力,可有時候難免要為形勢妥協。

  他選擇了提升,用了5000點,將『風雷武意』提升到了五重,又用了8000點,將輕雲縱提升至六重。

  而此時他的人物面板,也發生變化。

  人物:楚希聲

  名望:七品下(超)

  武道:追風刀法(六重),輕雲縱(六重),逐電指(五重)

  武意:睚眥真意(八重),風雷武意(五重)

  元功:養元功(五重/八品上),九煉極元紫金身(三重)

  武道點:523

  天賦:神殤(五階),葬天(三階),純陽(五階),太上通神(五階),拿風馭電之手(六階),光陰瞬影之身(五階)

  狀態:六陰還魂咒,共生(初)

  壽命:72天

  ※※※※

  接下來兩日,他們的船隻繼續逆水北上。

  神秀江上游出了潯陽郡之後,就在這裡打了個彎,往西面蜿蜒,一直延伸至東州州城『江南郡』。

  而就在這艘船看看駛入至江東郡地界的時候,楚希聲命船家靠岸停泊。

  他站在船頭遙空遠望,看向神秀江北岸一座鬱鬱蔥蔥,上覆白雪的高山。

  那正是隱世宗門『屍山宗』的本山——萬屍神山!

  楚希聲不由摸了摸自己袖裡面的銀票,忖道這剩下來的四萬兩,也不知夠不夠用?

  原本還剩六萬四千兩的,不過楚希聲在出行之前,順便去錦衣衛千戶所換了二十二顆『四轉金身丹』,現在就只余這麼多了。

  屍山宗是隱世宗門,他們不做任何生意,也不開半武館。

  平時江湖上都看不到他們家的人,不過這不意味著屍山宗不賺錢。

  他們培育出的『煞屍』,許多江湖大豪,商人巨富都趨之如騖。

  ——這些煞屍挺貴的,比僱傭同階武修還要貴。

  可煞屍有一個優點,是同階武修們無法比擬的。

  它們忠心耿耿,只要控制煞屍的符令不出問題,就永遠不用擔心它們背叛。

  ※※※※

  就在同一時間,左青雲戴著重重的枷鎖,在幾個錦衣衛的推搡下,登上了前往京城的官船。

  就在踏過船板之際,他回頭看了一眼後方的郡城,目中現出了悵惘與蒼涼之意。

  七年前他隨父親左天路來到秀水郡,從未想過自己會以這樣的方式離開。

  讓左青雲失望的是,他原以為會有人來給他送行。結果他一路從郡衙解至碼頭,都沒有任何一位好友故交現身。

  可惜了!

  在牢裡面被那些錦衣衛強餵了幾天餿食,他以為今天應能大魚大肉,吃一頓好的。

  「如何?」

  左天路就走在左青雲的後面,他苦中作樂的哂笑:「我說你在秀水郡七年,結交的都是狐朋狗友,你卻自以為知交滿秀水。可今日你左青雲落難,有誰來送你一程?」

  左青雲聞言就嘿然冷笑,忖道自己的爹,簡直就是五十步笑百步。

  「我不知其他人如何,可我知道司空馨,媚娘與楚希聲一定不會顧忌什麼大理寺少卿。他們可能是有事耽擱了,也可能是因別的緣故,無法前來。」

  他隨後斜目看向左天路:「爹你也沒資格說我,你平時結交的那些文人雅士,書友酒友,今日可曾來了一個?好歹來開個送行宴,在這些錦衣衛送我們餵魚前,讓家人吃頓好的。」

  左天路頓時氣息一窒,無言以對。

  他的面色則青沉如鐵。

  連左青雲都能看出這些天衙錦衣衛的異常,他又豈能不知?

  旁邊的幾個錦衣衛已經不耐煩了,他們用力推搡著二人:「還不快進去?討打嗎?」

  左青雲身形一個趔趄,被推入到船艙內。他心裡不由暗暗一嘆,他其實挺希望楚希聲過來送他。

  左青雲想在今日,將南街廟市那些擂台交給楚希聲。

  他也已提前交代司空馨,早就布置好了。

  麾下豢養多年的五百紅袍武士,還有他手裡的九座擂台與那座勝負樓,全都轉給楚希聲的西山堂。

  那天兩人在牢中喝酒,他只顧著借酒澆愁,竟忘了提及此事。

  而就在左家一眾人等被推入船艙之際,錦衣衛百戶章明,也負手立於船首處,看著前方的秀水郡城。

  他手下一位副百戶來到了他身後一拱手:「百戶大人,直到上船,左天路與左青雲二人的眾多故友知交,都未至一人。」

  百戶章明聞言一聲失笑,面含諷刺:「這便是人心世情,世態炎涼啊,不過這對於你我來說倒是個好消息。」

  他側目看向了西山鎮方向:「西山鎮的那個楚希聲,沒動靜嗎?此人號稱任俠仁義,也沒有過來給左青雲送行?」

  左氏父子的朋友當中最讓他顧忌的,就是這個楚希聲了。

  此人頗有俠名,關鍵是手底下的實力也很不錯。幫眾千員,六品階位的戰力就有兩人,還有一位神秘的五品高人。

  此人如欲出面護持左氏父子,會很麻煩——

  「西山堂方向毫無動靜。」那位副百戶哂然一笑:「可能是被我們瞞過了,有可能是此人沽名釣譽,害怕得罪當朝大理寺少卿。」

  「我還當他是一個英雄,戒備有加。」

  百戶章明搖了搖頭,隨後重重的一踩甲板:「開船吧!我們動身。」

  ※※※※

  左青雲登船之後,就迷迷糊糊的昏睡了過去。

  這官船的底層,也是陰暗潮濕,氣味難聞,可環境卻要比郡衙牢獄的第五層好許多。加上船隻顛簸,讓人暈暈沉沉。

  左青雲數日未眠,加上暈船之故,所以沒過多久就昏睡了過去。

  也不知過了多久,他才被人喚醒過來。

  左青雲一醒來,就聽見隔壁艙室劇烈的咳嗽。

  ——那是他的母親。

  左青雲眉頭大皺,為母親的身體憂心不已。不過更讓他擔心的,還是站立在他眼前的一位錦衣衛小旗。

  此人拿著一個托盤,放在了他的眼前。

  「好好吃吧,為這些酒肉,我們可花了不少錢,你們路上別餓著——」

  左青雲的瞳孔一收。

  這托盤裡面雞鴨魚肉俱全,酒也是好酒,飄著的酒香,沁人肺腑。

  左青雲卻沒有一點喜意,他的心臟已沉到了谷底。

  他忖道這些人好快好狠,這艘官船應該才到潯陽郡的地面,這就等不及了嗎?

  左青雲長吸了一口氣,壓住了心中的悸動,他眼神陰冷的看著那位錦衣衛小旗:「你們想要做什麼?我左家官宦多年,有無數親朋故舊,而今只是暫時落難,如果我們一家有什麼不測,你們全都得為我們陪葬。」

  那錦衣衛小旗聽了,卻諷刺的笑了笑,不言不語的走出了房門。

  左青雲還想再說話,卻聽右側房間傳來了左天路的聲音:「夠了青雲!我等今日必死無疑,不妨走的體面些。」

  左青雲唇角微抽,忖道死人能有什麼體面?

  可他還是平靜了下來,拿起了托盤上的筷子,神思不屬的吃了起來。

  到這個地步了,不吃白不吃,總不能做個餓死鬼。

  不過這好酒好肉,在他嘴裡卻感受不到任何滋味。

  此時船艙之上傳來了『噔噔噔』的響聲。

  左青雲凝神傾聽,卻沒能聽出什麼所以然。

  不過就在不久之後,甲板處又傳來了一陣噪雜的腳步聲。

  僅僅片刻,一群穿著紅袍,做武師打扮的人闖入他的房間,將還帶著枷鎖的左青雲強扯出了房門。

  此時整個底層,都是女眷們驚慌失措的哭喊。

  左青雲在走道上看到了父母,看到了左天路的兩個小妾,看到了自己庶出的三個妹妹。

  他們一家人被推扯到了船緣的甲板上,被強逼半跪於地。

  船上的錦衣衛已不見蹤影,只餘一群紅袍武師。

  不過那位百戶章明卻在船上,他笑望著左青云:「驚不驚喜?意不意外?今日你手下的紅袍武師半途劫人,我等拼死抵抗,力不能敵,只能從船上撤離。不過你們左氏一家,沒有當朝廷欽犯的機會,稍後就送你們入江底團聚。」

  左青雲的面色蒼白如紙,他雙手緊緊握拳,指尖深深扣入到了肉里。

  他剛才也注意到了,這些人的穿著打扮,使用的兵器,都與自己的部下一般無二。

  左天路則輕輕一嘆,閉上了眼睛。

  百戶章明看著左氏一家的神色,則嘿然一笑。

  「送他們上路!別讓他們走的太痛快,少卿大人交代過,他們走的時候越痛苦越後悔,他心裡越好受越歡喜!」

  甲板上的一群紅袍武師都哈哈大笑,各自持著一把用來殺豬的剔骨刀,站到了左氏族人的身後。

  就在此時,一大片的銅錢鏢,忽然從大江的西面灑了過來。

  那鏢速極快,一眨眼就掠過了三里江面,來到他們的身前。同時一個窈窕的身影,從河畔的密林中穿飛而出,她踏水而行,身影瞬閃,來到這艘官船的下方。

  百戶章明見狀,一點都不意外。

  他冷冷的一笑,別人也就罷了。

  左青雲的護衛司空馨,卻一定會來,故而他早有應對。

  此時他的身側,一位年約三十,面色白淨,沒有鬍鬚的壯漢,忽然往前一抓。

  「吸!」

  他的身軀五大三粗,可語聲卻極其陰柔。

  隨著此人發力一吸,將那漫天的金錢鏢,全都吸納到了身前。

  隨後此人又將雙手往前一推。

  「斥!」

  那些金錢鏢竟全都反射而回,朝著司空馨反衝過去。

  左青雲眉毛一皺。

  這個人,竟是大內高手!其修為明顯超過司空馨半品!

  此時船上有一百餘人,更是手持著軍用飛蝗弩,朝著司空馨攢射。

  司空馨艱難抵擋,最終被那白面壯漢飛起一拳,強行打落到船下。

  司空馨沒有受傷,她沿著船快速繞圈。試圖尋找突入船內的機會,卻被那白面壯漢阻攔,一直未能得逞。

  這個壯漢的身材雖然魁梧,可身法之靈動迅捷,竟都不在司空馨之下。他的雙掌,則異常霸道。

  他藉助後方的箭雨,將司空馨牢牢阻在十丈之外的江面。

  百戶章明看了片刻,就知此女對他們的威脅,微乎其微。

  他嘿然一笑:「還愣著做什麼?動手!就憑她區區一個六品下,想要從祝公公手裡救人,簡直痴心妄想——」

  語音未落,這江面上就傳出一聲輕笑:「那麼加上我呢?」

  這一瞬,一股磅礴刀意橫空壓至!

  這船上的一百多位紅袍武師都有九品修為,可此時他們的面上都在這瞬透出痛苦之色。

  這使得他們射出的箭雨,出現霎那的空檔。

  而一直被壓制的司空馨,則驀地身化幻影,欺身到白面壯漢的懷中,她短刀斜刺,幾乎就刺入白面壯漢的心臟。後者在千鈞一髮之際抵擋,卻被司空馨的刀力撞飛數丈,整個人被轟入到水面之下。

  而此時左青雲則驚喜的抬頭,看向江畔另一個踏水而來的身影。

  他的眼中,現著強烈的喜色:「希聲?」

  楚希聲沒來給他送行,卻來了這裡等著他們。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