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投名狀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嘶!

  卓興被農立邦這一抓,居然覺得有點疼,這麼大的年紀了,手力還不小!

  農立邦此刻也反應過來,連忙鬆手:「對不起,對不起,我太激動了,卓先生,您可真是幫了我們大忙了」。

  如果換上別人,農立邦都有點懷疑是不是拿自己開涮呢,但是這位可是上面點明了讓自己接待的,干出這樣耍著自己玩的事情,機率幾乎就等於無。

  這冊子上面的機器,要是真的能到國內來,不說整體國內的製造技術能上一個台階,但是絕對有非常大的助力。

  「沒事,我說了,我是來支援國家建設的,不過這樣的工具機你也知道多難搞,所以數量並不多……」卓興說道。

  這話說的假,因為這些破爛貨在卓興的那個時候都屬於淘汰貨,卓興是花了廢鐵的價給收回來的。

  買工具機花了一千塊,翻新它們往往要花上好幾萬甚至十來萬,最後沒辦法,兄弟倆只得創了個自己的品牌:西梭制機,拿著圖紙生產了一部分。

  就這樣兄弟倆也沒敢多運過來。

  好傢夥!

  人家工具機廠幾年的產量被你運過來了,這時代的人又不傻。

  所以呢這些機器每種就這麼兩三台,大多數還僅有一台,幾乎一半都是西梭制機的仿貨。

  雖然數量少,但是品種多啊,這麼說吧,這些冊子上的工具機都按這上面的價格賣出去了,就現在國內那點美刀,都不夠!

  這時候國家的外匯貯備是8.4億美元,對的,你沒看錯,就是8億多點。和後世遊走在香榭麗舍買買買的中國大媽們一比,啥也不是!

  卓興並沒有降狠了價,因為老二卓盛說免費的東西永遠不值錢!送人家,人家覺得你這東西爛大街呢,只有賣,在情感上才收益大。

  「已經很難得了」農立邦現在拿著手上的冊子,手都有點抖。

  現在農立邦甚至有點想哭,國外對我們封所的一些東西,咱們就要有了啊。

  這時候農立邦才知道,為什麼卓興說要和自己單獨說了,這玩意要是漏了出來,估計卓興這腦袋就危險了。

  「上面價格都標明了,你們也知道這行情,所以講價就不要講了」卓興說的一點也不客氣。

  農立邦也不以為意,這些東西不能僅用錢來衡量。

  冊子上這樣的價格你說公道都不好意思,像是走私這類東西的,一般都是溢價,最少也得翻上一兩倍的價格。

  如果這樣的價格,配上這樣的機器還不叫愛國企業家,那什麼樣的才叫,農立邦想見一見。

  「這事我做不了主,您要不休息休息,我這邊回去商量一下」農立邦手上捏著冊子說道。

  卓興也不在意,點了點頭同意。

  就這麼著農立邦帶著小跑奔出了卓興在招待所的房間。

  農立邦這一頓小跑,讓路上的人都不由好奇:農書記身體這麼好麼?跑的速度都快趕上二十來歲的小伙子了!

  回復來的也很快,下午不到兩點鐘,農立邦來到了卓興的房間門口。

  而此刻卓興正呼呼大睡呢,那呼嚕打的過道里都有餘震。

  等了一會兒,農立邦不能等了,於是伸手敲門。

  外面一敲門,卓興瞬間便醒了。

  打開門看到農立邦站在門口,卓興便請他進屋。

  農立邦雖然和卓興剛接觸,但是也知道他是直性子,於是進屋也不二話,直接便點了這次要的機器。

  卓興一聽臉上頓時起了苦色。

  「怎麼?有問題?」農立邦心中一揪。

  卓興道:「就要這一點?」

  這下農立邦明白了,眼前的這位不是沒機器,而是嫌自己要的太少了。

  輪到農立邦有點不好意思了,冊子上的機器上面都想要,但是拿不出太多錢來啊,總不能直接就給他8億美金吧,那國家的日子還過不過了?

  「國內資金緊張,買這幾台還是擠出來的呢,成先生親自批示的,同時成先生也讓我轉達邀請卓先生去首都一趟的意思」農立邦說道。

  卓興聽了想了一下:「那先這樣,不過有個事情我還想請農先生幫忙」。

  「您說」農立邦回道。

  「這些機器放在外面不安全,我想請您幫我找個地方放,反正這些都要賣的」卓興道。

  農立邦聽明白了,眼前的這位覺得這些機器都要賣給國內,乾脆就想在國內找個地方存著。

  農立邦很開心,到不是他想黑了這些貨,而是他覺得這也是好事,而且這樣的機器放在別處真不安全,萬一漏了風聲在國外被查獲了,國內不知道猴年馬月才能有機會買到。

  沒錢?慢慢來唄,錢總有辦法,但是這些機器可不好得,屬於有錢也買不來的貨物。

  「沒有問題」農立邦說道。

  找個地方有多難?現在全國最多的地方就是地方,要是全用來擺這樣的機器,農立邦做夢都會笑醒。

  「卓先生什麼時候有時間,去首都一趟?」農立邦問道。

  卓興道:「先把機器交了吧,這樣的話我上了首都也有話題好談」。

  農立邦笑了笑沒說話。

  一會兒,農立邦便起身告辭,回去匯報並且給卓興找地方放置這批機器。

  事情辦的也快,特事特辦,很快農立邦便帶著卓興去看給他存機器的地方。

  正兒八經的倉庫,而且還不是民用的,原本裡面放的軍車正被一幫戰士們往外開。

  這地方卓興自然是萬分滿意的,東西放這裡他還有什麼不放心的,至於會不會丟,咱們大種花家的信用可比漂亮國那幫孫子好多了。

  於是卓興也不回招待所了,直接回了香江,在香江的半山豪宅。雖說是豪宅不過在卓興的眼中就是個破別墅,上下三百來個平方,比他們兄弟在金城的豪宅差遠了。

  進屋關門,一陣迷霧過去,再出現在時候,卓興便在後世同樣的這棟房子裡,同樣的房間出現了。

  第一時間打電話給弟弟卓盛,讓他準備起運。

  兄弟倆的速度也挺快的,兩天後的傍晚,由卓興押著一艘四五萬噸,裝滿了2200個貨櫃的貨輪緩緩的駛出了港口。

  到了公海的時候,一架大飛奔到了船邊,接上了船上的船員。

  卓興這邊則是檢查了一下船上,再無人跡的時候,打開了時空機器,海上慢慢的起了濃霧,伸手不見五指的那種。

  而此刻,農立邦正站在一艘軍用快艇上,著急的向著四周張望著。

  「是這裡麼,沒錯吧?」農立邦問道。

  站在農立邦身邊的是一位軍官,張口說道:「只要是座標沒錯,那就沒錯」。

  「艇長,外面此起霧了,是不是返航?」

  農立邦見艇長看了一下自己,便道:「等!」

  於是艇的周圍漸漸的被濃霧所包圍。

  「艇長,前方有船!」

  突然間雷達兵叫了起來。

  艇長湊上了前,果然在雷達上看到了一個亮亮的小點。

  「是麼?」

  「我哪裡知道,這大霧起的什麼也看不清」農立邦搖頭道。

  眾人也沒有辦法,只有等吧!

  過了一個小時左右,霧終於散去了,在離著小艇目力所及的地方,一艘貨輪安靜的在海面上飄著。

  「靠過去」。

  艇接近了貨輪,農立邦離著老遠,便看到燈火通明的船橋上,卓興那碩大的個頭正衝著自己揮著手。

  「是了!」

  農立邦心中歡喜不已。

  隨行的戰士們上了船,很快弄明白這艘船的駕駛方法,於是貨輪向著港口駛了過去。

  卓興則是陪著農立邦在船上貨櫃過道里來回看著。

  卓興不明的農立邦看的什麼,貨櫃有什麼好看的。

  但是農立邦知道,這些個機器對於國家的重要,在農立邦看來,國家可以沒有他農立邦,但是一定要有這些機器。

  此時國人的情懷,卓興這個零零後的尾巴是無論如何也體會不到的。

  沒什麼比窮更讓人印象深刻,只是大狗子卓興出生的時候種花家早就不窮了,這一代看鷹醬人都帶著點俯視。

  到了港口,已經定的貨物開櫃檢查後被軍車運走,剩下的貨櫃則是按著號碼堆進了倉庫。

  卓興可沒有停留,這邊這麼多的倉庫也不許他停留,後世的機器存放的倉庫可不是免費的,放一天就要給一天的錢。

  你說這便宜,卓興能不占?

  這麼狗的一個人怎麼可能忍的住,不光是要占,還得大占特占!

  於是接下來的一個月,四般滿載貨櫃的貨船,把大狗子卓興在後世所有要出售的機器全都給運了過來。

  最後一船到不是全是機器,還有四個貨櫃的食品,像什麼午餐肉罐頭啦,魔都大紅腸啦這些玩意兒塞的滿滿的。

  不是卓興準備賣這些玩意兒,而是他來的時候看到這時候部隊的伙食真是太差了,自己這邊用人家看倉庫,怎麼說也得意思一下吧。

  皇帝還不差餓兵呢,卓興這個大狗子雖然莽夫了一點,也算是老江湖了,這事還用人家教?

  這些東西一到,立馬倉庫的戰士們一片歡騰。

  農立邦現在和一位軍官則是和卓興一起,望著眼前剛卸下來的五輛黑色的車子。

  此時的農立邦還不知道這車子叫紅旗L4禮賓車,車長5米,4.0V8發動機。

  當然這車肯定是改過的,不改過大狗子狗膽雖然包天,但也不敢把它給弄過來,不說別的,就說原來的紅旗標就嚇人了。

  所以現在車上很多超時代的東西被去掉了,車頭的紅旗立標換成了水晶打造的辟邪,可以自動伸縮的,完全是大勞的范兒。

  「這是什麼車?」農立邦問道。

  大狗子卓興很不要臉:「我自己打造的,我叫它中華,這款品牌叫太阿」。

  像中華這樣的好廠名,不能以後給寶馬當二房啊,所以大狗子決定先占了再說。

  現在江香就有一個沒幾個人的小公司,叫中華汽車,大狗子絕對是在名子上不給別人活路的那種。

  像是這樣的操作,大狗子還多的是!

  如果不是英特爾,微軟已經有了,這倆傢伙一準保不住自己的名字。

  「嘖,這名字」旁邊的軍官說道。

  農立邦到是無所謂,香江那邊人起名字過份的多了去了,資本主義世界也不講這些。

  「這車真是太漂亮了」農立邦贊道。

  和自己坐的那輛老魔都一比,都不能僅僅只用高下立判來形容了,自己坐在那玩意說真的,也能叫車?

  卓興到是無所謂,後世百十來萬一輛,對於大狗子來說毛毛雨,張口便道:「要不送你一輛?」

  農立邦連忙擺手:「算了,我坐不起」。

  農立邦知道,中其中的兩輛是卓興面京的禮物,他要是弄一輛坐在了屁股底下,那每天不跟針扎的一樣?

  卓興一個愛國香江商人可以坐著滿地跑,他坐了不合適。

  「幫我這幾輛弄個牌,另外兩輛就算了」卓興說道。

  農立邦笑著點了點頭,幾個車牌而已,比起那些機器算的了什麼。

  幾人看了一會車子,也坐上去試了一下,至於感覺嘛,那還用說,領先了幾十年的東西,放到這時候就是吊打。

  接下來就是咱們國人的老活動,吃飯!

  不過這次不是在招待所,而是就在倉庫這邊,這時候的軍人都能喝,但是依舊不是大狗子的對手。

  大狗子這次又是大展神威,一直接干趴下了兩桌人。

  吃完飯,休息了一天,大狗子的車隊便開始出發了,五輛車由汽車兵開著,從高東往首都去。

  這時候的路可不像是以後,一路全高速,現在這路怎麼說呢,一言難盡啊,就算是L4再牛幣,也抗不住這樣的路,車子到是沒有壞,卓興的腚有點受不了了。

  於是大狗子暗暗發誓,以後一定不坐車跑長途的,除非是有高速。

  就這麼一路晃著,總算是到了首都。

  住的地方是都西賓館,大狗子後世就聽說過,就算是在幾十年後,這家賓館也是不收快遞的,可以說用防衛森嚴來形容。

  這一世他到是住進去了,環境不錯,吃的也不錯。

  休息了兩天,工作人員安排大狗子與成先生會面。

  大狗子膽兒肥,也沒什麼怕不怕的,零零後是自信的一代,工作的時候連老闆都不鳥的,更何況其中的佼佼者莽夫卓大狗子。

  於是大狗子便施施然的換了一身正裝,坐著自己騷包的車子去了。

  也沒啥好說的。說了就螃蟹,就四0四,所以乾脆也不說了。

  總之見面一切都順利,大狗子在會面的時候又提出了新的購買方案,後面的機器以七成人民幣三成美元交易,同時提出了回散江,建立一所大學,投資建廠的問題。

  送出這樣一份購機器大禮包,所有的問題現在還是問題麼?自然是一路綠燈!

  於是大狗子又馬不停蹄的回了高東,把倉庫里所有的東西都出了。

  換回來的自然是一大堆寫在銀行本本上的巨額數字。

  這原始積累那真是雙贏,除了讓那些個削尖腦袋想往種花家賣機器的掮客損失了之外,利國利民。

  接來便是花票子的事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