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某的張子房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錢一圓有點動搖。

  卓興接著說道:「不光是這些,你做的好,看到那邊新建的房子了沒有,你可以挑一套七十五平,三室一廳的房子。如果你乾的讓我滿意,一百平的房子等著你,如果你做的出色,一百四十平,甚至是連排,如果你更出色,不用我給你分房子,你拿的工資可以讓你住進別墅里,還有一輛小轎車!」

  「你無需討好誰,你只對自己的工作負責,沒有複雜的人際關係,你只需要專注於你的工作,做好工作,你家人的生活就會很舒適」。

  大狗子輕鬆的畫大餅,這技術後世誰不會啊,別說大老闆路邊列印社的小老闆都會。

  錢一圓心動了,別說錢一圓了,身側的李傳鋒都有點心動,可惜的是他不會選擇跟著卓興,因為他的前途已經很光明了。

  「別急著回答我,考慮好了再給我答覆。這可能是你一生中最重要的決定,別忙著下,考慮清楚了」。

  說完卓興揮了揮手,錢一圓拿著帳本轉身離開。

  「你還挺會鼓動人的」李傳鋒笑道。

  「人材難得,現在也是我急需人手的時候,再過幾年他就沒有資格讓我說這番話了」卓興吊炸天的說道。

  李傳鋒差點沒被他的話給噎死。

  「香江過來的那些人你不是也用的順手麼?」李傳鋒問道。

  卓興搖了搖頭:「他們的心在香江,我不用現在也沒有辦法」。

  卓興想著找人很容易,國內還缺人?

  但是現實給了他一個大嘴巴子,現在有點技術的都是國家的人,沒有下崗潮,他卓興想找一個合用的人真是太難了。

  原本想著仙林大學建好,自己高端人材便有了,但是現在他才發現,什麼叫遠水解不了近渴。

  原本大狗子想的去大學招生,根本就不現實。

  以為自己振臂一呼,大學生們立刻五體投地,山呼萬歲,沒有想到根本沒人鳥他。

  現在的大學生畢業都是國家分配的,有幾個不端鐵飯碗,想跟他這個資本家乾的?名牌大學就不說了,幾乎不是進了政府就是進了科研院所,妥妥的接班人。

  別說是大學生了,就是中專生,擱這時候也是技術性人材,專業性人才,很多一畢業就能進縣裡鄉里的體制內,要不進郵局,供電局這些單位。

  這時候能進體制!

  放到大狗子來的那時候,只要能進體制,誰會給資本家打工?

  要不然就不會有國考了,吃皇糧的心國人幾千年來幾乎是一點也沒變。

  現在大狗子要的又都是技術性人材,現實讓他不得不緩一下自己藍圖,現在不是想著技術人材,就連技術工人他也頭疼。

  沒人他的所有計劃都是空中樓閣,沙子城堡。

  所以現在,大狗子停了一些次要的工程,專門開建宿舍,也就是職工小區。

  大狗子明白,他現在招攬人,吸引人的也就只能是吃的飽買的起進口貨,還有房子這兩樣了。

  李傳鋒知道這些日子困擾大狗子的是什麼,但是他也沒有辦法給大狗子弄來大學生,大專生,現在可是七玖年,不是玖七年!

  不過李傳鋒對於國內的情況要比大狗子了解的深多了,他站在角度也不一樣,同樣他這個人又善于思考。

  作為秘書處的一員,李傳鋒要是沒這樣的本事也爬不到這樣的位置來。

  想了一下,組織一下語言,李傳鋒道:「我到是有個想法」。

  卓興一聽,立刻轉頭望著李傳鋒:「說來聽聽」。

  說完招招手示意李傳鋒坐下來慢慢談。

  李傳鋒坐下來,組織了一下語言。

  「其實要人也簡單,現在你知道國家有什麼大事正在發生麼?」李傳鋒笑著問道。

  卓興道:「改革開放啊,還有比這更大的事麼?」

  李傳鋒道:「改革開放是大事不假,但是還有一件事,那就是知青返城」。

  現在這個時間正是知青返城的最高潮,從一年前開始,陸續有知青返城,一直要到捌零年才會結束。

  卓興伸出手敲著自己的膝蓋:「你繼續說」。

  「這些知青很多都是讀過初高中的,是有一定文化的」。

  「他們那點知識哪裡夠用」卓興問道。

  李傳鋒笑道:「不夠用你可以讓人教嘛」。

  「老師我也頭疼啊,總不能讓仙大的那些教授教吧,更何況他們也忙不過來」卓興說道。

  仙大的教授是肯定不會來教知青的,這些人他可是有安排的,一個個的給他們這麼好的生活條件,不給大狗子去刷專利搞科研,教工人?那不是亂彈琴麼!

  李傳鋒笑眯眯的說道:「老師,那不是現成的?」

  大狗子好奇的問道:「計將安出?」

  李傳鋒又被大狗子給噎了一下,心道:我知道您沒文化,就別拽古文了!

  不過李傳鋒可不敢懟大狗子,這貨一張狗臉,說翻臉就翻臉,別說他了,有的時候肖書記也得順著毛捋。

  不怕二百五,就怕這二百五是個立起來的大標竿。

  只要不出賣國家,也就不好收拾他,實際情況是就算是有這麼一點小擦邊,大家也只當沒看見,要不然以後進國內的灣商,很多人都帶著任務來的,只要不過份,國內也不會說什麼。

  「老師您這邊沒有,但是那邊給你廠子裡裝設備的不是多的是?用人民幣雇不來,您不是還有美金麼」。

  卓興一聽,恍然大悟。

  一開心,卓興伸出自己的大手,在李傳鋒的肩上拍了一下。

  「李先生真是某的張子房、杜克明啊!」

  好麼,這下子直接把張傳鋒從磚頭上給拍坐到了地上,疼的那是呲牙咧嘴的。

  不過太開心的卓興沒有注意到這點,大狗子這時候有點撥開雲霧見月明的感覺,好幾天想不明白的事,一下子便通透了。

  李傳鋒心中要罵娘了,當然了,他不敢罵大狗子。

  原因很簡單,怕被打!

  有了李傳鋒這麼一點撥,大狗子就琢磨開了。

  張口說道:「這上課的地點肯定不能在這邊,嗯,得在市里,上課的老師得保證一日三餐,至於學生嘛就算了,學不好還吃什麼飯,嗯,就這麼幹,地方?」

  見卓興看自己,李傳鋒道:「我看工人文化宮就不錯,地方大,平常也沒什麼活動」。

  「那就文化宮,這事還是麻煩你和肖書記說一聲」。

  「前期招多少人?」李傳鋒問道。

  「怎麼著也得兩千來人嘛,少了不夠,我估計得刷下一半,能有一半達到我的要求那我都笑了」卓興說道。

  李傳鋒道:「是不是少了?」

  「先用著,學校一直辦,等我這邊抽出空來了,再建個技術學校,先就這麼搞著」大狗子說道。

  說完一回頭看到李傳鋒,大狗子覺得這是個人材啊。

  李傳鋒一抬頭,看到卓大狗子看向他的目光,頓時覺得心驚肉跳的。

  「要不過來跟我干吧!」

  大狗子笑眯眯。

  李傳鋒是魂飛魄散,嚇的臉都白了。

  「我說卓先生,這些日子我也算是鞍前馬後的,您可別害我呀!」李傳鋒的聲音中都帶著哭腔了。

  這話要是傳到了肖書記的耳朵里,肖書記會怎麼看自己,難不成自己真跟眼前的莽夫干?那自己這些年的奮鬥可不就白白打了水漂了麼!

  卓興道:「你這人怎麼不識好歹呢,跟著我直接幹個副總,大話我不敢說,跟我幹個十年,等著這邊的環境更好一些,我送你一份產業,只要你不亂來,富貴個兩代人沒有問題,非要當什麼官,一點也不自在嘛!」

  「卓先生,卓大爺!我就是想在體制內吃這碗飯,您可千萬別……」。

  「我知道了,看你嚇的,不來就不來嘛,我是強人所難的人麼?」大狗子說道。

  嘴上說著不強人所難,其實大狗子的心裡歪點子一個接著一個的。

  學秦皇漢武,大狗子沒這本事,但是學學宋江這白眼狼,大狗子兄弟倆一學一個準,

  宋江是出了名的誰對他好坑誰,他的那些個所謂的兄弟,有幾個不是被他坑的走頭無路,傾家蕩產的最後才上了梁山。

  把李傳鋒逼上梁山的辦法,現在大狗子腦子裡不下十個,每一招都是扒皮拆骨,極盡能事。

  只可惜,人家李傳鋒都這模樣了,大狗子不好意思下手。

  事實證明,大狗子比宋江那個狗東西要有良心。

  「真開不得這樣的玩笑,傳出去我的仕途可就毀了」李傳鋒真是怕了他了。

  只要卓興一句話,肖伯勝哪裡可能不放人?李傳鋒這才心裡怕呀!

  「行了,我答應你了」卓興說道。

  李傳鋒聽了張口便說道:「那我馬上去辦這事!」

  李傳鋒覺得大狗子身邊是一刻也不能呆了,太特麼的嚇人了,自己就出了個主意,差點把公職給丟了,這活真不是人幹的。

  對大狗子有意見,但是活還得干,不光得干,還得乾的漂亮,李傳鋒覺得自己真特麼的賤皮子!

  這邊的事情到是簡單,一聽說可以解決返城青年的就業,肖伯勝自己給文化宮打了電話,順利到了不能再順利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