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投誠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你還有沒有一點工人階級的樣子了!這罵的都什麼話……」。

  劉主任急了,直接跳著腳扔下了狠話:「只要我劉平芳管這事一天,你錢一圓要是能分進筒子樓我跟你姓!」

  錢一圓覺得自己太爽了,這輩子都沒有這麼爽過,看著跳腳的劉平芳,冷笑了一聲推著車子走了幾步,腳在地上輕輕的幾踩,然後一跨上了車子,用力一蹬自行車似乎都比平常滑順了起來。

  來到了卓興住的地方,錢一圓在門口有點不敢進去,因為他發現這小樓真是太漂亮了,怕自己的腳把院子裡的石板給踩髒了。

  「你找誰?」

  門口正在曬太陽的大師傅看到了錢一圓,站起來走出了小院。

  「我找卓先生」。

  「哦,他不在,你進來等一下,估計用不了多久就回來了,又被拉去看養豬場去了,他最煩這事,呆不了多久的」大師傅說道。

  大師傅現在屬於借調過來的,原本是招待所食堂的大師傅,卓興吃了一次覺得手藝好,便和肖國勝說了一聲,給借過來了。

  大師傅原本不樂意,但是大狗子卓興給的錢多,最主要不是錢,而是大狗子時不時的給他一些東西讓他帶回家,像印著洋文的罐頭,幾斤塑料皮子包著的說是真空牛肉啥的,所以大師傅做菜也算做的用心。

  大師傅就暫時在這裡幹活,不過大師傅可不準備一輩子給卓大狗子燒菜,他雖然是個廚子,但也是公家人,過來只不過是革命需要,還是要回組織中去的。

  錢一圓進了院子,也沒有敢進屋,就是坐在院子裡的陽傘下面等著。

  沒一會兒,大師傅從屋裡拿了一聽紅瓶子的鋁罐過來。

  「來喝個汽水,梅麗堅貨,可口可樂」大師傅遞給了錢一圓一罐。

  錢一圓接過了,看了一會兒不知道怎么喝。

  大師傅望著錢一圓,想起了第一次自己喝這玩意的時候也是這模樣,於是拿著自己手上的一罐拉開了拉環,美美的喝了一口,打了個飽嗝。

  學著大師傅的樣子,錢一圓拉開了拉環,把口對著自己的嘴也跟著喝了一口。

  味道有點怪,再嘗一口的時候頓時覺得這玩意真好喝!

  最主要還是冰的,自己騎了幾十里地過來,熱的冒汗,現在這東西下肚一直從嗓子眼涼到了心裡。

  小心的一小口一小口呡著大師傅所說的可口可樂,心中卻想著有機會也讓自家的孩子嘗一嘗。

  就在錢一圓想著這事的時候,外面響起方了汽車的聲音。

  大師傅笑道:「回來了!」

  大師傅耳朵尖,聽了這麼久汽車的聲音知道太阿是個什麼調性,一聽便知道是卓興回來了,整個中國,這樣的車子都沒有幾輛。

  卓興回來了,進小院的時候旁邊還跟著李傳鋒。

  大狗子很不高興的和李傳鋒嘀咕:「這肖書記自己看就自己看吧,還非要拉著我……」。

  轉頭看到院中坐著的錢一圓,大狗子笑了。

  他知道錢一圓是想通了。

  人都到這兒了,那還有什麼好說的,如果錢一圓不樂意的話,那怎麼會坐在自家的小院子裡呢。

  看到大狗子進屋,錢一圓站了起來,恭敬的說道:「卓先生」。

  「以後別叫卓先生了,叫我總執吧」大狗子咧著一張大嘴。

  一般公司都叫經理,大狗子覺得low幣,叫老闆那是香江的叫法,他聽了也不舒服,於是自己的總公司叫聯合旗幟商會,自封總執行長,弟弟卓盛為副總執,也就是副總執行長。

  這一點有點始皇帝的意思,原本在他之前大家都稱王,老贏覺得王已經不能說明自己的功業了,所以叫皇帝,自稱朕。

  大狗子這一點有異曲同工之妙,只是差著太多的層次了,但調調是一個樣的。

  當然,現在的聯旗總執有點可憐,手下就管著三十幾號人,幾乎全都是香江那邊過來打雜的,以後也要回香江那邊去。

  「總……總……總執!」錢一圓覺得彆扭。

  招了招手,示意錢一圓跟著自己進屋。

  大馬金刀的坐下來,招了招手點了一下對面的沙發,示意錢一圓坐下來。

  至於李傳鋒都已經習慣了,不用大狗子叫自己一屁股坐在了大狗子旁邊的一張單人沙發上,大秘味十足。

  「既然你來了,那咱們就把事理一理,那個老李,你去打聲招呼,就說……」。

  想了一下,卓興說道:「我知道你們注重自己的關係,我也替你想好了,先搞個停薪留職吧」。

  這四個字把李傳鋒給弄懵圈了,常從大狗子嘴裡聽到新名字,李傳鋒領會力也很好,瞬間便明白這是什麼意思了,頓時覺得這個詞好。

  「停薪留職?」錢一圓一時間有點轉不過圈來。

  卓興說道:「很簡單,就是你原來的單位不發你工資了,但是你還算是廠子裡的人,明白這意思吧。當然了你要是把什麼關係都弄過來,我也歡迎,我這邊雖說是個私人商會,但是一切都是正規的!而且人際關係簡單」。

  錢一圓罵了劉主任之後,已經鐵了心了,要是沒罵劉主任之前,他還會覺得這個主意好,但是現在,他哪裡還好在廠子裡繼續呆下去。

  「我還是把關係調過來吧」錢一圓說道。

  這把大狗子到是弄的愣了一下,然後便哈哈大笑道:「好,好,有眼光!」

  「那現在你就正式上班了,以後工地那邊的帳務你先管起來,進口商店那邊的帳你也先管上,沒辦法人手一時間不夠,不過你要有好的財會人選也可以介紹過來」大狗子瞬間便給錢一圓安排了工作。

  這資本家的作派那是十足,一點休息的時間都不給人啊。

  「好的!」錢一圓不怕有活干,就怕付出的得不到回報。

  大狗子問道:「吃飯了沒有,要是沒有吃飯一起吃」。

  「吃過了,我想先看一下帳目」錢一圓說道。

  「這個不急,等下午吧,吃過了也吃一點,算是陪我吃的」大狗子大手一揮,也不許錢一圓拒絕。

  於是錢一圓便只得陪著大狗子一起吃飯。

  就算是吃過了飯,錢一圓坐到了桌上也流口水,四個菜有魚有肉,桌上的蔬菜他都叫不出名兒,像是花菜,但是色兒卻不對。

  這時候錢一圓還沒見過西蘭花,因為這時候市面上的菜品很單一,最常見的是大白菜,小青菜,要不就是一些野菜之類的,西蘭花他真沒見過。

  李傳鋒看出了錢一圓的侷促,於是笑著說道:「隨意一些,想吃什麼吃什麼」。

  在這方面大狗子沒什麼講究,在他看來吃飯都吃的不開心,那這飯也沒有必要吃了,所以大狗子的飯桌上沒這麼多規矩。

  「在吃呢」錢一圓依舊是保持著自己數米粒的模樣。

  顏良這邊吃飯是大刀闊斧的,沒一會功夫就幹掉了一碗米飯,吃飯還要泡菜湯,扒拉幾口一碗飯就進了肚子裡,用狼吞虎咽來形容都不為過。

  李傳鋒吃的也快,兩人各自添飯,坐回來繼續扒拉。

  一會兒過後,錢一圓也放開了,於是桌上的四個菜被三人分了個一乾二淨。

  吃完飯,休息了一會兒,大狗子卓興便帶著錢一圓、李傳鋒去了施工現場。

  把所有的頭頭加上會計招集在了一起。

  卓興把錢一圓介紹給了眾人。

  「錢總會計師以後代表我管理帳務,你們所有廠子的帳都要先報到他這裡,過關之後再送給我過目,當然你們對錢總會計有什麼不滿的話可以找我,是對是錯我自有主張,但是你們要敢耍什么小動作,都知道我的脾氣不好,找茬不配合錢總會計師的,我也收拾的了你們……」。

  原本錢一圓的廠長,已經得到了錢一圓罵人的消息,正準備找機會收拾一下錢一圓呢,現在立刻收起了這個想法,原本無組織無紀律的錢一圓,現在現經抱上了大粗腿。

  廠長聽著大狗子絮叨,望著錢一圓心道:你說有這本事,你何致於以前混的那麼差,早點投入咱的陣營,房子不是就有了麼!

  廠長心裡嘀咕著。

  大狗子卓興哪裡會和這幫人呆多久,他寧願和工人們一起呆著,也不樂意和這幫人呆著,匆匆說了事情,他便帶著李傳鋒去看各個進度去了。

  「錢總!以後大家還要您多照應照應」。

  一群人見卓興走了,立刻圍了上來。

  錢一圓頓時覺得,自己似乎是選對了路。

  不過錢一圓不是那種得勢就張狂的人,他還是像平常一樣板著臉:「大家把帳做好,就是對我工作的最大支持了。現在大家把這些日子帳本拿過來,我想看一下,麻煩大家了」。

  這下眾人覺得熱臉貼了冷屁股,不過現在他們也不能說什麼,心裡嘀咕了一下小人得勢之類的便都散了,回到老實的把帳拿過來給錢一圓過目。

  錢一圓看的很仔細,手邊還放了一張算盤,不停的撥著算著。

  很快就被錢一圓看出了問題,卓興會放過一點小錯,但是錢一圓這樣的人可不會,於是一一的被錢一圓拉過來刨著根兒問。

  會計和廠長們終於知道錢一圓的這張棺材臉比卓興一點也不差,兩人一個是牛頭一個是馬面,都是追命的貨!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