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鳳巢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山腳下大部分是空地,每個區只有一到兩棟樓看的出模樣,到是連排和山上的別墅區建的有模有樣的。

  沿著盤山路往上,來到了山頂的位置,在一棟別墅面前停下了車。

  早就有施工隊伍的負責人在路邊束手而立,等著大狗子卓興過來了。

  別墅是暖色的牆面,底下一層的半腰貼著深棕色的石材,頂上是紅色的瓦,窗戶都是拱形的,大大的落地窗,主窗一直從二樓到一樓。

  大門是鐵藝的,漆已經刷好了,黑色的鑄鐵門上面布滿了西式的鐵花,有一部分還掃了金漆。

  從大門進去,左邊是車庫,右邊是個草坪,再往西邊一點,有一個約兩百多平的泳池。現在還沒有水,不是水沒通,而是沒有放水。

  從門廳推開兩扇鐵藝夾著玻璃的大門,進入到室內,地面是斜紋石材拼花,客廳是中空的,一直到二樓的頂。

  一組真皮淺棕色沙發擺成一圈,沙發頂上是一個大吊燈。

  往裡去是一間約三十平的廚房,廚房旁邊是保姆間。保姆間帶著獨立的淋浴衛生間。

  進門往東是一間客房,和公用衛生間,旁邊有個側門可以連到車庫。

  正對著大門的是四折的木製樓梯,從這裡可以上到二樓,二樓是三間兒童房和主人的書房,再往上三樓則是主人的臥室,同時還有一個超大的露天陽台。

  每一個房間都帶著大小不一的衣帽間,當然衛生間也是必不可少的。

  從進房子開始,李傳鋒便有點懷疑自己的選擇了,想著自己要是跟著卓大狗子干,是不是也可以分配一套這樣的房子住住。

  以前李傳鋒覺得肖書記的小樓就已經是天花板了,但現在他才知道,肖書記那小樓,比起仙大的頂級教授樓來說,還差著幾個檔次。

  一邊看,一邊李傳鋒心道:知識真特麼的值錢了啊!

  卓興看的很仔細,因為屋子裡的家俱是全的,所以他的注意力放在了邊邊角角上,這些地方做好了,那這房子的質量就不會有問題。

  卓興想挑毛病,但能挑出來的還真不是太多,施工隊被大狗子給折騰怕了啊,動不勁就返工,剛貼好的磚就要鏟掉,這麼浪費大狗子沒什麼,他們可要受處分的,兩次一折騰便用了十分力氣。

  「還可以!咱們去旁邊的看一看」。

  對這棟房子大狗子表示滿意。

  於是一行人又看了幾棟別墅,所有的質量都很讓大狗子滿意。

  「剩下的一些也要加緊,今年八月前必需完工」。

  「保證完成任務」。

  卓興說還可以,這些人懸著的心便放下了,很多人也鬆了一口氣,對於這些人來說,從執業到現在就沒有遇到過這麼挑的客人,不過出來的結果也讓所有人都開心不已。

  現在這些別墅,別說石城頭一份,整個國內都找不出第二份來,這麼說吧,這次施工過後,他們隊伍的技術水平也上了幾個台階,他們從來沒有想到一個別墅居然可以這麼造。

  這些人就像是被大狗子用瓦片擦了腚——好好開了次眼。

  大狗子這邊是開心了,但是市里一些單位可就雞飛狗跳的了。

  肖伯勝這邊下了死命令,每個單位都要派一批人進大狗子的工廠,還只要技術人員。

  這時候哪有人肯舍了工職給資本家幹活,雖然都說了這不是說開除大家的工職,但是還是弄的人心惶惶。

  肖伯勝完全是好心,當然了他並不是完全為了大狗子考慮,他的想法是各單位派出了精兵強將過去,去看看自己與人家的差距,回來之後對現在的廠子提供更新的思路。

  不像是很多人懵懵懂懂的,肖伯勝在這個位置上已經意識到了國家整體戰略的改變已經不可阻擋,通過大狗子的這些廠子,他也意識到了國家在技術上與國外的差距,這種差距遠比他原來想的還要大,不光是技術上還是管理上,這種差距是全方位的。

  但下面的人不這麼想,現在所有的國企都碼了一大堆人在手中,人多其實並沒有這麼多的活給這些人干,於是便形成了一部分人上班打屁,一部分人也在磨洋工,只有老實巴交的人在幹活。

  有沒有技術性人才?

  那自然是有的,只不過這樣的人在單位並不吃香,因為大多數搞技術的人都不是太擅長處理人際關係。

  這和錢一圓是一樣的,他們專注於自己的工作,很少和同事們一起吹牛喝酒,於是便顯得有點格格不入。

  不是曾經有這麼個故事麼,一個新人調到新廠,進門的時候看到辦公室的人都在打牌,他也不太會,只得站在旁邊看,這時有人過來辦事了,他便幫著人家把事辦了。

  於是很快所有工人都知道這位新來的副廠長辦事,只要辦事都找他,結果很快這位副廠長便被調走了,理由是和同志們搞不好關係不合群。

  現在不能說所有國企都是這樣,但是像這樣的企業真不是少數。

  石城電纜廠的周志敏便是這樣的一個人。

  他現在正推著他的自行車,站在人群的身後,這裡的廠子裡的布告欄,上面貼出了告示,告示上例出的是所謂的第一批去西梭制機的交流人員名單。

  告示前面是亂糟糟的,沒有被派去的人喜氣洋洋,而被派出去的人則是重頭喪氣。

  周志敏也沒有能擠進去,不過他的性子有點慢,也不著急心中想著等別人看過了自己自然也就看到了。

  這時候同班組的馬遠從人群中擠了出來,臉上是無所謂的笑容。

  一看,周志敏便知道馬遠並沒有被派去。

  「老周!」

  馬遠看到了周志敏臉上笑立刻收住了,和周志敏打了一聲招呼。

  「老馬!上面有沒有我?」周志敏問道。

  馬遠臉上有點尷尬,伸手指了一下身後的告示:「我還真沒有注意,你自己去看吧,我就看到我並不在上面」。

  周志敏也沒有多想,他真認為馬遠並沒有注意到自己,周志敏的那點智商都用在工作上了,對於人情事故欠缺的緊。

  馬遠和周志敏聊了兩句之後,便出了門子大門,轉了個彎進了家屬區。

  周志敏到是沒有多等,很快便有同車間的人出來了,不過這位可沒有馬遠的心思,直接告訴了周志敏,他在這第一批交流的人中。

  周志敏愣了一下,也沒有說什麼,既然有自己那就有唄,反正說了是交流嘛,自己也還是電纜廠的職工,只是先去那個什麼勞子的西梭制機工作一段時間罷了。

  於是周志敏便推著車子回家。

  周志敏現在住的房子是妻子分的,老的筒子樓,而且還是一樓,不光是暗,還靠著筒子樓的化糞池,不刮東北風還好,一刮東北風便不能開窗戶,別說開窗戶了,在外面曬個被子什麼的,晚上取回來都是一股子糞坑味兒。

  就這樣的房子,也是周志敏的媳婦申請了好久才申請來的,兩年前小兩口子住著平房,以前是單身宿舍,一個大通間,兩口子在門前搭了個灶,前半間屋子是吃飯的地方,還有孩子的小床,後面拉個帘子就是兩口子住的大床。

  現在這條件比原來可好多了,周志敏也算是滿意,這會兒大家都這樣,而且周志敏還是個容易滿足的人。

  周志敏媳婦的廠子生活區離著周志敏上班的電纜廠不遠,騎車也就是三四分鐘的時間,一會兒,周志敏便到了生活區。

  進了大門往家走。

  不過路上周思敏便發現,很多以前和自己見面有說有笑的同志,都有點遠離自己了,就是說話臉上也帶著一點同情,或者還有一點尷尬。

  到了家裡,周志敏的妻子於琴已經在做飯了,家裡的孩子也放學回來了,於是周志敏便和剛剛七歲,上小學一年級的兒子玩了起來。

  聽到了外面的動靜,於琴拿著勺子走了出來,看到周志敏回來了,立刻著急的問道:「你們廠子派出去的人有你麼?」

  「嗯!」周志敏回道。

  「嗯什麼呀,到底有沒有你?」於琴著急的說道。

  周志敏道:「有我!」

  「你……!」於琴看著周志敏的模樣,氣的把手中的勺子摔到了地上。

  「這麼大的事情你還有心情笑?!」於琴有點恨鐵不成鋼。

  「又不是我一個人」周志敏有點不理解,自家的妻子為什麼發這麼大的火。

  「你怎麼不跟那些留下來的比,你知不知道這一去,你就會丟了工職!」於琴氣的一張小臉都白了。

  「廠里說了只是交流過……」。

  話還沒有說完,便被妻子給打斷了。

  「只是交流,那你們廠的那位張立偉怎麼不去,他是你們廠長的小舅子呢,怎麼派你去?還不是看你平常老實欺負你!苦活累活的全都讓你干,你也是個慫包,人家讓人幹什麼你便去幹什麼……」。

  於琴氣的眼淚一下子便下來了,一屁股坐在旁邊兒子的小床上開始抹眼淚,越抹越傷心,抬頭看到自家丈夫一臉茫然的模樣,直接走過來,抱上了兒子摔門出去了。

  周志敏不明白自家的媳婦怎麼會發這麼大的火,站著愣了好一會兒,這才嘆了口氣,聞到廚房裡的菜有點焦了,於是進了廚房關了火。

  等了一會兒,不見媳婦回來,便知道媳婦抱著孩子去了老丈人家。

  於是周志敏騎上了車子又去老丈人家,想把媳婦和孩子給接回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