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失意的周志敏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楊愛國回家了,周志敏也回家了,只不過楊愛國是從單位,而周志敏是從老丈人家的門口。

  不出意外,周志敏又吃了閉門羹。

  周志敏不知道妻子於琴已經對他失望透了頂,整個廠子僅有他周志敏一人沒有回來,別人都回來了,並且把工作的地方當成了一個笑話講,於是周志敏自然成了故事中反派的反派。

  於琴一家都覺得丟臉,丟臉丟到了姥姥家的那種丟臉。

  於是周志敏的蹲守就成了無期徒刑,別說進屋了,於家人都沒有拿正眼瞧他。

  但這幾日,在新地方,周志敏真的很快樂,從來沒有過的快樂,每天學著新知識,擺弄著新機器,同事之間根本沒有時間去嚼別人的舌根子,大家都專心於自己手上的活,就算是聊天,也都是和工作有關的。

  周志敏很喜歡這樣的環境,他覺得自己就像是一條魚,突然間從沒水的泥沼中回到了大江里一般,自由的讓人心都飛了起來。

  周志敏站起來要走,這時候門突然間開了。

  周志敏看到媳婦走了出來,他不由笑著迎了上去。

  剛想張口說咱們回家吧。

  誰知道於琴先張口了:「志敏,咱們走走吧」。

  於是周志敏便點了點頭,和媳婦兩人並肩一起出了廠區,走到了馬路上。

  「志敏,咱們離婚吧」於琴沉默了好一段,突然間張口說道。

  周志敏傻眼了,他想不明白妻子為什麼要提離婚,現在離婚可不是小事,不像是後世離婚跟吃飯似的,現在離婚那可是天大的事,是幾個家庭的事,也是鄰居的事,總之影響太大了。

  「我不同意」周志敏說道。

  於琴卻道:「志敏,我累了,真的累了」。

  於琴覺得周志敏太不省心了,自己什麼事都要管,沒自己管了這人就不行了,但是管了他還不聽自己的,自己可都是為了他好!

  以前於琴的心氣就高,看上周志敏圖個人老實,而且和普通工人不一樣,是個技術人員。但是結了婚才發現,這人根本就不懂人情事故,看到領導連聲早都不會說,最後分房子沒他,提乾沒他,升職那更是沒有影子的事。

  自己讓他走走關係,拎著東西在廠長家樓下轉了三圈,然後把東西又拎回來了,還說一句我周志敏不幹這事兒,太丟人!

  這可把於琴給氣壞了。

  所有的小事加在一起,這一次成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於琴知道現在離婚那幾乎等於離經判道,但她真不想再這樣過下去了,一眼看不到希望的日子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再看看自己結婚前的朋友們,現在人家的丈夫不是車間主任,就是調到了正府部門干起了行政,在學校的早就是當上了學校的教研組長。

  自己丈夫呢,以前是個工人,現在依舊是個工人,房子都還是自己腆著一張臉分來的,指望周志敏在廠子裡分一套房子,於琴覺得沒什麼希望。

  現在誰不想要房子?你不跑不送,不和領導搞好關係,誰會想到你?

  沒本事!

  自己嫁了一個沒本事,而且沒出息的男人!

  於琴給周志敏下了定義,這輩子也就是個工人的命。

  見周志敏不說話,於琴道:「志敏,我求你了,放過我好不好,你就當做做好事,念在我們夫妻一場的份上」。

  周志敏整個人都傻了,他不知道明明家裡過的好好的,妻子怎麼會突然間提離婚,他覺得現在的日子過的不錯啊,怎麼就走到了這一步。

  於琴繼續說著,平淡的話語中已經沒有一點感情了,周志敏聽的出來。以前妻子和自己說話的時候都帶著感情,無論是怒還是罵,都有感情在其中。

  但是現在沒有了,敘述的很平淡,平淡的如同一汪潭水,不見任何波動。

  哀莫大於心死!

  周志敏突然間感受到了。

  「我不想離,咱們過的不是好好的麼?」周志敏還在最後掙扎。

  於琴回道:「那是你過的好好的,你知道我過的日子,現在回想起來,我覺得跟針扎的似的,有沒有一天開心過,我煩透了給你擦屁股的日子,我也不想再這樣下去了」。

  「我現在單位很好的,沒有以前……」。

  於琴打斷了周志敏的話:「你很喜歡現在的單位,那不是挺好的,離了婚之後,我解脫了,你也快樂了,咱們不要再相互傷害了不好麼?」

  「……」周志敏依舊不明白。

  於琴也不想多說了,衝著周志敏道:「你回去好好想想,過幾天給我答案,我已經下了決心了,咱們好聚好散別到最後了還要鬧的不愉快」於琴說完轉身走掉了。

  周志敏望著妻子的身影在昏黃的路燈下消失不見,傻傻的又站了半個鐘頭,也不知道怎麼回到家裡。

  一夜沒睡,周志敏就這麼呆呆的坐著,機械式的上了班,又在班上干坐了一上午。

  到了下班的時候,主管叫住了他。

  「周志敏!」

  周志敏站住了腳,見主管叫自己,於是跟著主管來到了廠子裡的辦公室。

  給周志敏倒了茶:「周志敏,今天怎麼失魂落魄的?」

  周志敏說道:「我媳婦要和我離婚」。

  「啊!」主管大吃一驚。

  這時候離婚那可是個天大的事情,主管也吃了一驚。

  「因為什麼?」

  周志敏搖頭道:「我不明白」。

  這下主管便撓頭了。

  「那你休息幾天,我給你打報告,你好好處理一下家裡的事」主管說道。

  「可以麼?」周志敏現在真沒有心情。

  主管道:「可以的,你這是特殊情況,我給你打報告,公司會批的」。

  「那謝謝你」周志敏說道。

  「沒事,志敏啊,這事,唉,你要理智一點,別想不開也別鑽牛角尖」。

  主管也是技術人員,他欣賞周志敏,生怕這人一時間想不開,做出什麼錯事來。

  往往認真做事的人,心中有都一股子執著的勁兒,一時想不開那就會弄出大事來,主管也是這樣的人,他也知道現在來這邊工作的老人,十有八九都是不受重視的,有闖勁想換個環境的一百個人中怕也挑不出三四個來。

  周志敏點了點頭,然後辦好了手續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家。

  這一到了家,讓他沒有想到自己的父母卻站在了門口。

  父親看到他,怒氣沖沖的直接走到了兒子的面前,脫了鞋子便拿起來往周志敏的臉上抽。

  一邊抽一邊說道:「我抽死你個犯渾的小兔崽子!」

  周志敏也沒有躲,任由父親抽著。

  周志敏的母親有點心疼了,連忙拉住了丈夫:「大白天的還在外面呢」。

  不用人說,現在鄰居幾乎在家的全都伸出了腦袋,看熱鬧呢。

  周志敏的父親也疼兒子啊,聞言讓周志敏開門。

  進了屋,周志敏才知道,自家的丈母娘昨兒見了自己的父母,提出了兩人離婚的事情,二老一聽直接嚇壞了,他們覺得兒媳婦挺好的,要鬧離婚,那肯定是自家的兔崽子不對,於是便怒氣沖衝上門問罪。

  周志敏的父母不知道,這一頓鞋底子挨了,卻把周志敏給打清醒了,他明白了,這段婚姻之中,一直都是他自己滿意,於琴從來就沒有幸福過,而自己現在才知道,自己說的要讓她過上好日子,其實半句都沒有兌現。

  自己不善於人際,很多事情都要靠媳婦維繫,她不光要忙自己廠子的事,還要帶著他這頭廠子的事。

  明白了,周志敏沒有恨於琴,而是覺得羞愧。

  父母這邊不斷的教育,周志敏一句都沒有聽到。

  「走,跟我去親家那裡認錯去,今天兒媳婦要是不回來,你就跪門口跪死!」老父親怒的如同公牛一般。

  於是這樣,周志敏被老兩口拉著去了於琴家。

  兩家人坐下來,只有周志敏的父母一直在道歉,周志敏這時候望著妻子於琴,心中滿是自責。

  於琴淡淡的坐著,好像發生的事與她無關似的。

  周志敏突然間張了口:「你真的想離?」

  於琴點了點頭:「我不想再這麼過下去了,沒有意思的,志敏,我決定了」。

  「那我同意」周志敏說道。

  周志敏的父母直接傻眼了,父親突然間跳了起來,一巴掌抽在周志敏的臉上,大罵道:「小狗x的,你說什麼?」

  「爸,爸!」於琴攔住了周父。

  「你別怪他,其實是我覺得過不下去了,我謝謝他能同意,真的,爸,媽,我們雖然離了,但是明明還是您二老的孫子……」。

  周父聽的老淚縱橫,周母更是哭的不說上話來了,嘴裡不住的叨念著作孽啊之類的。

  反到是於家人挺安靜的,個個人臉上面無表情。

  周家仨口回到了於琴分的房子,周父周母什麼都沒說,冷這臉坐了一會兒直接調頭便走了。

  周志敏也是愣愣的坐著,又坐了一下午。

  晚上的時候,於琴和小舅子過來商量離婚的事,周志敏心懷歉疚,什麼都答應了,自己淨身出戶。

  兩人商量著什麼時候去辦手續,這過這手續可不好辦,居委會,工廠的大姨們肯定會過來勸的。

  但是兩人都同意,離婚僅是時間的問題,慢慢耗到離婚,這是周志敏現在可以為妻子做的。

  周志敏一下子沒地方住了,好在廠里有宿舍,周志敏直接搬了進去,現在對於周志敏來說只有工作,只有明亮寬大廠房中的方形機器才能讓他忘卻這些不開心的俗事。

  大狗子卓興現在到是挺開心的,因為他找到了新樂子,那就是在工人休息之後找人家喝大酒。

  廠子的建設情況並不需要他操什麼心,有了峨廠的前車之鑑,有些國內的搞電子的所、室也打起了大狗子這邊的主意,想搞什麼人員換設備,或者想著大狗子免費給培養人材啥的,大狗子來者不拒。

  他們那邊人員眾多,缺設備,自己這邊設備有但是缺人,兩下也算是互補了。

  加上肖伯勝這邊的動作,前期的一些車間總算是能將就著把機器給開動起來,大狗子也知道這事不能急,自己的工人培養都要時間。

  新建一所技術學校,工人文化宮那邊的班又多開了幾個,大狗子現在只能慢慢的耐著性子等,等這些人成長起來。

  大狗子很快便有事可幹了,因為仙林大學這邊進展順利,第一批的教授小別墅已經快要完工了,副教授的聯排也完工了約一半,青年教師的也完成了三成。

  這些基礎設施的建設,比大狗子預定的要快的多,沒有辦法,還是那句話現在這些工人干起活來真是不要命啊。

  就像是建國初原本國外認為北鋼重建最少需要幾年的時間,但是我兔愣是幾花了七個月就給重建了。

  這樣的神話故事在大狗子這邊也上演了。

  尤其是看到大狗子花錢如流水,幹活的工人吃的喝的都給了充足的保證,於是大狗子這邊工地上,一批批的工人開了過來,大有隻要你能出的起錢,人管夠的架式。

  大狗子是來者不拒,想想看相當於一個人拿著後世的工資在現在花,那勁頭有多爽,別人一個月幾十,你一個月拿五千,那不是只要市面上有的,你眼都不眨就買了?

  李傳鋒現在的新任務就是配合大狗子花錢。

  肖書記有了新指示,是凡是能開工的都開工,缺什麼人直接從各地調。

  於是李傳鋒時不時的便會和大狗子說這個該幹起來了,那個該搞起來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