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作媒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很快一桌子菜便做好了,也沒什麼特別的菜,但在石城這裡已經算是十分豐盛的了,午餐肉燒白菜,五花肉炒芹菜,一份紅饒排骨燉土豆,涼拌的西紅柿,拍黃瓜,外帶一份花生米。

  三人坐下來,圍著桌子吃起來,當然了,酒是少不了的。也不什麼貴的酒,公司百貨商店買的,五毛錢一瓶的大麯酒。

  吃著吃著,兩人便談起了公事,旁邊的婦人則閉口不言,不過趁著周志敏不在意的時候,輕輕的拿腳踢了一下吳以恆。

  收到了媳婦的信號,吳以恆說道:「小周,你也別一門心思撲在工作上,也要考慮一下自己的大事,你先別拒絕,我愛人有個侄女,出身呢不是怎麼好,但是人長的漂亮,也勤快……」。

  這下周志敏有點懵了,他不知道這兩口子上門居然是為了給自己牽紅線。

  「吳老哥,我這樣的……」周志敏苦了臉。

  他現在真沒什麼心思找媳婦,一門心思都在想著自己的工作。

  「你這一個人身邊也沒個人洗洗涮涮的,也不是個事兒」吳以恆的媳婦也幫起了腔:「我這侄女,什麼都好,就是出身不好,但是人你放心,勤快又大方……」。

  這下周志敏就有點不知道說什麼了。

  「抽個時間你們見見」。

  吳以恆也不給周志敏反對的機會,周志敏這人又木訥,也不知道怎麼拒絕,最後這事就這麼稀里糊塗的說定了。

  等兩口子離開的時候,周志敏還懵著圈呢。

  想了一會兒,苦笑著搖了搖頭,便又坐回到了自己的寫字檯前面,專心的看起書來。

  這時候正往家走的吳以恆夫婦則是小聲的談論著周志敏。

  「我說老吳,這小周歲數是不是大了一點?」

  「大什麼大,小周也才三十……不到,剛到!」吳以恆說道:「現在有房子,有工作,跟了他吃喝不愁了,再說了,小周這人以後是個有出息的,技術好又肯鑽研。我知道,你姐想著她想嫁個工廠的工人,但就小月的條件,正式廠子的工人如何看的上她?再說了,小周可比工廠的工人條件好太多了,你放心,我還能害她不成?」

  「也是,這人長的還不錯」。

  周志敏長的的確還可以,濃眉大眼配上國字臉,相當耐看,放到後世不行,但這時候算是不錯的,要不然於琴這麼心高氣傲的人當時也不會看上他。

  十點多鐘,整個小區安靜了下來,這時候也沒有幾家有電視的,不睡覺就是學習,要不然就只剩下生孩子這一項活動了。

  第二天一大早,秦玉梅起來忙活。

  剛推開門,便看到對面的許大嫂也出門來了,胳膊上還掛著一個籃子,看樣子就是買菜去。

  「許家嫂子」秦玉梅打了聲招呼。

  「小秦啊,對了,要不要去買菜,這時候的菜新鮮」許大嫂子說道。

  「啊?這邊有賣菜的,不是說去商店買麼?」秦玉梅不知道。

  許大嫂子笑道:「商店裡的菜有的新鮮,像是青葉的不如農民賣的,走,你跟我去看看就知道了,家裡要是有券帶上,買魚什麼的人家要券」。

  秦玉梅聽了立刻回家,拎上了籃子便跟著許大嫂子出了門。

  整個小區里現在挺安靜的,放眼望去都是花草樹木,建的跟個公園似的

  出了單元,到了小區的大路上,便能看到三三兩兩的婦人,都是挎著籃子出去買菜的。

  秦玉梅也不認識什麼人,許大嫂子也是,於是兩人湊一隊,跟著人群出了小區。

  秦玉梅這一路走來挺好奇的,因為買菜的隊伍越聚越多,讓她覺得像是趕集似的。

  「這麼多人?」秦玉梅問道:「許大嫂子,還有多遠?」

  「馬上就到了,昨兒還沒有這麼多人,大概這一天搬來的很多」許大嫂子笑道。

  這一片都是小區,位置處於仙林大學和麒麟工業園區在中間,現在小區內還沒有真正住滿人,真的把大狗子的工廠塞滿,這裡最少也生活兩三萬人,連著家屬估計得有五六萬人的模樣。

  這規模放在現在挺下嚇人的,但是放後世,也就不算什麼了。

  現在人走路也不怕累,一里多路大家都是步行,十來分鐘便到了臨時小菜場。

  說是小菜場,只不過是個圍起來的大空地,連地都沒有硬化,搭了幾個大條棚子,裡面也沒有什麼台子,賣菜的都是在地上鋪了個編織袋子。

  而買菜和賣菜的,從衣服上就分的一清二楚。買菜的人家身上都是新衣服,哪怕不是也挺周正的,不像是賣菜的,身上的衣服最少也有兩三個補丁。

  來這邊賣菜的自然都是周圍的農民,別說這時候的農民苦,就算是後世農民的生活也不高。

  相比起買菜的面色紅潤,賣菜的幾乎個個臉上都帶著菜色,一副營養不良的模樣,這個時代的農民就是這樣。

  別說是現在了,後世大強子說過,他記事的時候,家裡還吃不上肉呢,就算是油渣那也不是平常可以吃的到的,一碗豬油拌米飯,對於八幾年時候的大強子就算是美味了。

  而這時候還不到八零年,農民的生活可想而知。

  不過作為靠近省城的農民,在不知不覺之間便感受到了一些改革的春風,因為可以把自己種的菜拿到這邊來賣了。

  一開始的時候是偷偷摸摸的,不敢跟人說,但是時間一久,大家就發現這事沒人管了。其實也不是沒人管,而是想管的人都被大狗子給收拾了,大狗子收拾人很簡單,輪拳頭!

  主要是輪完了還沒事!

  原本有些人想作個妖割資本主義尾巴什麼的,但是遇上大狗子,這些人瞬間慫了幣,沒有人再敢阻止農民賣菜給大狗子了,漸漸的這邊便形成了一個小菜場。

  地當然也是大狗子的,現在大狗子輪起來,估計我大清原本在石城的大地主都沒有他圈下來的地多。

  當然,大狗子是買,給了錢的,雖然錢少,但你不能不認!

  菜果然新鮮,魚都是活蹦亂跳的,菜都是掛著朝露的。

  就是菜的品種不多,無非是老幾樣,青菜白菜蘿蔔什麼的。

  秦玉梅看上了一條魚,一條幾斤重的大草魚,這時候的草魚可都是野生的,養魚的少之又少。

  「師傅,這魚怎麼賣?」

  「我要聯旗的購買券,沒券不好賣」。

  蹲在地上,光著腳板子,抽著菸袋,戴著一頂打了發白布補丁草帽的老農說道。

  秦玉梅的公婆喜歡吃魚,這麼大的魚,而且活蹦亂跳的,著實讓秦玉梅喜歡,而且以錢一圓現在的收入,吃條魚那算什麼事呢。別說吃條魚,頓頓吃魚秦玉梅家也吃的起。

  秦玉梅蹲了下來,伸手翻了一下魚:「我有券,多少一斤?」

  老農一聽,立刻笑了起來,張口說道:「八毛一斤,不過要給三塊錢的券」。

  「這也太貴了,三塊錢的券,這裡都沒有這個價」旁邊的許大嫂子幫著還起了價。

  秦玉梅也覺得貴了一些,有點不舍,勤儉慣了的人有了錢也不太捨得花。

  「再別的攤子看一看,興許別人便宜呢」許大嫂子拉著秦玉梅就要走。

  老農一看立刻叫住了兩人:「六毛一斤怎麼樣,三塊錢的券不變」。

  「券可比錢好用」許大嫂子說道。

  老農一聽便不吱聲了,繼續吧嗒著煙。

  老農賣魚也不為了錢,買什麼都要票的時代,他有錢也沒什麼大用,幾乎啥也買不到,況且就他一年的收入,又能買點啥呢!

  今兒過來賣魚,那是想賣了之後換點聯旗商店的券,給自家的兒媳婦買幾筒子掛麵回去。

  老農也沒有辦法,想來想去的只得下河去捕魚,早早的過來換點錢回去。

  為什麼一定要聯旗的票,因為聯旗商店的掛麵好吃,順利水滑的,相當筋道,而且油水也多。

  只可惜沒聯旗的券人家商店不賣。

  老農說的麵條可不是一般的麵條,而是方便麵,至於來源嘛那自然不用說,大狗子這邊倒騰過來的,現在這東西進口,大狗子那不是缺心眼麼,自家弟弟盤了一家方便麵廠子,不讓弟弟賺這些,還能便宜了別人?

  於是二狗子的廠子全出口,大狗子這邊全進口,一來一去的兩邊得利。而且運這東西,那就不是走海運了,從大狗子這邊的倉庫,進出也算是挺方便的。

  兒媳婦懷孕讓吃方便麵?擱以後兒媳婦能記恨一輩子,但是擱現在那就是好公婆。

  秦玉梅兩人轉了一圈,菜到是買了一些,不過魚都沒有看上眼,最後又轉回到了老農這邊。

  老農這邊的魚依舊是沒有賣出去,三塊錢的券很多人家依舊是捨不得。

  大狗子發券也是按著等級發的,一般人家憑著券吃飽,你想怎麼樣怎麼樣,大狗子是個資本家,不是慈善家。

  像是楊愛國一個月就是六十塊的工資,三十塊的券,周志敏九十五塊錢的工資,六十塊錢的券。

  可別小看了這些錢,像是周志敏養活一家五口人輕輕鬆鬆,餐桌頓頓能見肉。

  但錢一圓可不同,他的工資直接是以前的十倍,四百五十塊錢的工資,兩百塊錢的券,吃什麼他吃不起?

  「九叔,還沒賣掉啊」。

  這時旁邊一位老農走了過來,手裡拎著空空的編織袋子,看樣子是賣完了東西。

  「要不你降點價吧」。

  「不行,錢可以少但券不能少,少了不夠掛麵要的票了」。

  「那就少買一點唄」剛來的老農勸了起來。

  望著秦玉梅兩人,剛來的這位笑著說道:「我這老叔性子有點倔,我堂弟媳婦懷了孩子想吃商店裡的掛麵,這樣吧,你們要是想要給個實心價」。

  秦玉梅一聽心中有點軟了,她自己懷孕的時候啥也沒有吃上,因為那時錢一園也沒錢,兩口子那點工資全家吃飽飯都是問題,坐月子也就是一天兩個雞蛋,雞蛋還是婆婆從鄉下帶過來的,老兩口一個蛋黃都沒有捨得吃,全給她吃了。

  「錢少點,券我給你三塊」

  最終秦玉梅還是買下了這條大鯽魚。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