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攻心為上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回到了石城,沒有多久全國古建的高手們便跟過來了,給大狗子完善他的園林夢。

  現在誰不知狗子兄弟有錢?

  文皺皺的說法就是:天下誰人不識君?不識的那是你沒資格識!

  大狗子的想法那是一日三變,這時候更傾向於古典園林,現在上頭的意思就是一句話:讓他建,只要給錢想建啥建啥。

  二狗子在這邊又呆了兩天回了香江,等回到了石城的時候,晚上過來把傳送器交還給了大狗子,自己回後世忙自己的生意去了。

  今天一早,大狗子在首都採購的東西運到了,送進了倉庫,大狗子一回到家便看到趙尚愷等人。

  眉頭一皺,卓大狗子衝著趙尚愷說道:「不是說了麼,機器要十一月底十二月才能起運,你怎麼還在這裡?」

  卓興覺得自己都答應了,這貨怎麼還整天來報導,不說別的自家的窗子現在都快被這幾個貨給擦薄了。

  趙尚愷笑道:「我反正也沒什麼事,到您這裡來不光是能混上一頓飯,還能時不時的聽您的教誨,說實在的,我來這些日子,回去的時候同志們都說我說話都比以前有水平了……「。

  說著,趙尚愷來到了大狗子的身邊,躬身彎腰把大狗子手上的包給拿了過去,一路馬屁嘴就沒有停過。

  沖這傢伙,卓興還真不好發火,伸手不打笑臉人啊,況且人家給自己掃了這麼多天的地,擦了這麼多天的玻璃。

  沒功勞也有苦勞。

  「你這小子不去跑步可惜了」大狗子說道。

  趙尚愷一聽,立刻扭起了臉:「卓總執,跑步我是真的不行,跑幾步就喘了」。

  大狗子也不好說自己說的跑步不是他想的跑步,指的是跑首都的……算了,和這貨也沒什麼好解釋的。

  於是大狗子進了屋。

  趙尚愷跟著進了屋裡,小心的把包放到了茶几上,然後又顛顛的跑去給大狗子沏茶,這一通忙活下來,真把自己當成服務生了。

  「坐下吧,老站著幹什麼,隨意一點」。

  大狗子裝模作樣的飲了一口茶,衝著趙尚愷說道。

  「可不敢,您喝您的,我站著就好」趙尚愷恭敬說道。

  大狗子聽了也不再叫他坐下了,願意站就站著唄。

  一杯茶還沒有喝完,外面有汽車的聲音響了起來,透過窗子一看,發現是錢一圓過來了。

  等著錢一圓進了門,大狗子示意他坐下來喝茶。

  錢一圓根本不和大狗子客氣,他現在已經摸透了大狗子的脾氣,只要你把手上的事情做好,大狗子這人還能處。

  「帳好了?」大狗子問道。

  錢一圓點頭說道:「好了!」

  卓大狗子又道:「你也要注意一下,別一個人猛打猛衝的,你要學會放權,學會抓總,要不然以後所有的廠子都整起來了,你一個人幹的過來麼?所以啊,不是太重要的東西你放下去,抓總……我聽說你又有兩三天沒有回家了,這可不好,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

  錢一圓聽了很感動,以前哪有人跟他說這話,以前乾的再好,他也是背鍋俠,現在他只要把自己的活干好了,到了哪裡,誰不叫一聲錢總。

  錢一圓覺得這一切都是卓總執給的,幹活自然也就越發賣力。

  「下面的人手還生,我有點不放心,過一段時間就好了」錢一圓笑道。

  「你要懂得生活,工作固然重要,但是家人更重要,這樣吧,這個事情完了,你帶著家人去香江那邊走走看看去,就當旅遊了,公司出錢。全家都去,玩上十來天,放心吧,這天塌不了,你放心的去玩」大狗子說道。

  對於錢一圓這樣的,大狗子可不小氣,這些日子錢一圓是忙的一刻也沒有停,老牛還有吃好料養膘的時候呢,更何況人。

  再說了往死了用,要是錢一圓出了問題,他一時間找誰去?

  一聽說去香江,趙尚愷都不由有點神往,別說這時候的人了,就算是再過上十來年,香江也是大家心中繁華之地,東方明珠,去一趟能跟人吹上幾個月。

  錢一圓也挺激動的,不過他原本就是棺材臉,高興不高興的極少顯在臉上。現在身居高位更是有點喜怒不形於色的模樣。

  「什麼時候不能玩,等公司上了正軌再說吧」。

  錢一圓誓要把士為知已者死這話表達出來。

  「就這樣了!」

  大狗子可不許他拒絕:「常出去看看走走,等明年的時候,再去一趟歐洲梅麗堅,聯旗的總會計師不能沒有世界性的眼光,你就當去見識一下了」。

  「那好的」錢一圓說道。

  接下來,大狗子便翻起了帳,這時候其餘人便識相的躲到別處去了。

  錢一圓的帳那真是,這麼說吧,一點也不用大狗子煩心,但是大狗子依舊是看的非常仔細,後世被人騙了五千萬,讓大狗子除了弟弟之外,根本也不相信別人。

  「嗯,做的很好」。

  錢一圓道:「總執,是不是對工人做點要求?」

  「嗯?怎麼說?」

  錢一圓道:「每個月的購物券,您知道拿出去能賣多少錢?」

  大狗子一聽哈哈笑了起來,這事他真知道,這玩意兒就相當於現在外匯券,人民幣買不到的東西,用它就能買到。甚至這附近還出現了專門的券倒爺。

  至於工人拿它換錢什麼,他怎麼可能不知道,但他不準備管,他就是讓一些人看一看,來咱的企業是個什麼樣的待遇。

  人材?後世任老爺子說過,什麼人材,錢給夠了自然就有人材。

  大狗子深以為然。

  「算了,這券發了就發了,再規定用途也不合適」大狗子擺了一下手。

  聽到卓大狗子的話,錢一圓也就不再糾結了。

  兩人這一聊就是兩個多小時,錢一園剛走,李傳鋒跟著便進來了。

  現在李傳鋒到是換車了,坐的和錢一圓差不多的。

  進門看到卓興桌邊放了一壺茶,也是渴的厲害,直接拎起了茶壺倒了一杯就想往嘴裡灌。

  「熱的!」大狗子提醒道。

  一聽說熱的,李傳鋒放下來走到了屋裡的大冰箱旁邊,伸手拿了一罐子可樂仰頭便喝了起來。

  咕咚,咕咚!

  哈!

  胸口一團熱氣散了出來,李傳鋒美美的打了個嗝。

  「事情都安排好了?」卓大狗子問道。

  李傳鋒點了點頭:「安排好了,就等著他們過來了」。

  鷹醬那邊傳來了消息,四十幾位廠子急需的專業人材要回來,卓大狗子派李傳鋒來安排這些人,這四十幾位其中有十來位是確定要回來的,剩下的都是想過來看一看,想看看這裡的環境,最主要是仙大的環境究竟如何。

  對於這些人,大狗子自然要做好保障的,不過現在大狗子發現,自己這邊居然沒有一座合格的酒店,這些事他也沒有想到,就算是現在建也來不急了,不過這一次可以不講究,但這酒店還是要建。

  不過大狗子建也不會建什麼高樓,這邊有的是地,建個毛的高樓,他準備建個古典園林式的酒店,最高不過五層。到時候房間缺了再建樓就是了。

  看看,大狗子整天全是事情。淨干點拾遺補缺的活,看樣子和旁邊的趙尚愷一個模樣。

  「那就行了,辛苦」大狗子說道。

  李傳鋒道:「不辛苦」。

  李傳鋒又道:「貨輪到港了,您要不要去看一看?」

  大狗子這才想起來,弟弟運過來的貨輪到港了。

  於是便道:「行,咱們吃完飯去看看」。

  到了吃飯的時候,兩個洋鬼妞回來了,一個個神采飛揚的,用大狗子的話來形容就像是吃屎吃到了豆瓣似的,一進屋便合不攏嘴。

  鷹醬人民的尿性大家都知道,最喜歡站在大家的目光之下,像兩個洋妞到了石城這邊,那肯定一出去便被人瞅來瞅去的,兩個大洋妞個頭也高,紅髮的泰勒一米七八,金髮的克萊爾也有一米七四,不說別的這身高就讓很多男人注目了,更別說兩個妞兒一出去就是一身清涼裝。

  一坐到桌子旁邊,兩個洋妞便吧拉吧拉的說個不停,弄的大狗子耳朵都快起老繭子了。

  兩洋鬼妞一說話,便手舞足蹈的,弄的兩隻大白兔跳啊跳啊的,差點連桌上男人的魂都勾走了。

  大狗子到是不希得看這玩意兒。

  後世發了財之後,什麼樣的姑娘他沒有見過,這麼說吧,他往那裡一站,想泡大狗子的妞兒都得排隊,這就是財子的魅力。

  「好好吃飯,不許說話」大狗子實在是忍不住了,出聲呵斥道。

  一聽大狗子發話了,金髮克萊爾和紅髮泰勒立刻閉上了嘴巴,她們倆可明白的很,惹惱了大狗子可真是要挨揍的,在這貨的字典里沒有紳士一說,揍人只分賤不賤,不分男女。

  總算是安靜的吃完了飯。

  大狗子今兒沒有睡午覺,帶著李傳鋒直奔港口,什麼都沒有看,只是把標著二十五號的貨櫃找了出來,示意卡車隊把這貨櫃運到倉庫去。

  運到倉庫的路上,大狗子還讓車跟在身後。

  李傳鋒對這貨櫃中的貨物就好奇了,心中想道:什麼樣的貨值得卓先生親自押送呢?

  車子卸到了倉庫里。

  等著人都走了,這邊只留下了大狗子和李傳鋒。

  「挺好奇的吧?」

  大狗子看了一下李傳鋒。

  李傳鋒點了點頭。

  大狗子一邊打開貨櫃的門,一邊衝著李傳鋒笑道。

  吱呀!

  貨櫃的門一打開,李傳鋒的眼睛瞪的跟銅鈴似的。

  一時間腦袋裡嗡的一聲,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貨櫃里全是錢,而且還不是人民幣,而是一沓沓的美刀,這些美刀被裝在了塑膠袋中,一下子讓李傳鋒想起了自己家裝大米的模樣。

  「這……這……有多少錢?」李傳鋒有點結巴了。

  「也沒有多少,兩個多億吧,後面就不是了,只有前面這一塊是」大狗子輕飄飄的說道:「幾年攢的錢都在這兒了,不容易啊」。

  聽大狗子感嘆,李傳鋒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幾年?」

  李傳鋒心道:你幾年的時間賺了整個散江的生產總值,可能還有點多。

  接下來大狗子的話,又讓剛想站起來的李傳鋒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也不知道這點錢能不能撐過兩年」。

  李傳鋒相時就想拿頭往地上杵:你還讓不讓人活了,這麼多錢你說撐不過兩年?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