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換人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喝了幾盅,楊愛國張口說道:「哥幾個,我過些日子可能要結婚了」。

  「什麼?」剩下的三人一愣。

  「跟誰?」

  「你不是廢話麼,當然是趙麗萍了,難不成跟你啊?」李巍笑著打趣了一句。

  「也對!兄弟,恭喜你呀,結了婚就要搬進新房子了」張震樂呵呵的舉起了手中的杯子。

  楊愛國道:「還不知道能不能分上呢,現在結婚的可不少」。

  楊愛國說的房子可不是兩室一廳的房子,他和趙麗萍現在都沒有資合分房子,不過公司又有規定,如果兩口子都是聯旗的職工,那麼結婚可以申請夫妻宿舍,說白了就是後世的單室套。

  別小看了這單室套,放到現在那可是妥妥的婚房,很多公辦的廠子,剛結婚的小兩口還得跟老人擠平房呢。

  「肯定分的上!那邊二十八號樓已經起了,怎麼可能分不到,我要是有姑娘喜歡也結婚」張震又說道。

  「你呀,整天蹲在房間裡,哪有時間認識姑娘,你看看人家愛國,坐個車就把媳婦給解決了,咱們幾個傻子還巴巴的等著呢」李巍道。

  周曉兵說道:「我聽說廠里準備聯歡會,要不咱們也去湊個熱鬧?」

  「得了吧,咱們廠子裡的姑娘有幾個周正的」李巍笑著打趣說道:「周正在已經被這小子給挑進碗裡了」。

  哈哈哈!

  幾個年青人都笑了起來。

  李巍的話不準確,但是絕大部分正確,靜下心來搞技術的姑娘,漂亮的真不多,當然了也沒什麼絕對的,像是楊愛國的妹妹楊愛慧就挺不錯的,想追的人也很多,不過楊愛慧似乎對這方面有點神經大條,拒絕了好些個追求者。

  仨單身漢嘴上說著公司沒什麼漂亮的,但是心中還是決定去參加什麼聯歡會,其實大家都知道,這是公司辦的大齡青年脫單會。

  四人一瓶白酒,一人二兩多,喝完大家便各自回房間,沒有人睡覺,都坐在自己的寫字檯前面看起了書充實起了自己。

  因為所有人都明白,書里的東西能給自己帶來什麼,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放到別的地方不明顯,但在聯旗旗下企業,真是實打實的,就像是卓總執說的那樣,有本事你便來問我開條件,我等著你。

  第二天一早,到了單位,楊愛國便把自己要結婚的事情和主管說了一下,主管也替楊愛國高興,於是便給楊愛國開了證明。

  楊愛國這邊和趙麗萍商量了一下,兩家又走動了兩次,老一輩也沒什麼意見,准小兩口便一起帶著證明去領了結婚證,接下來便是擺酒了。

  兩人也沒想過在什麼酒店辦,現在也不興這些,決定等著夫妻宿舍分下來,提一些同事朋友過來熱鬧一下就行了。

  這時候結婚,簡單!

  …………

  卓大狗子這些日子還是老樣子,時不時的去准老丈人家繞上一圈,次次不空手,晏鈴鈴對於大狗熊的印象還是像開始的時候一樣,沒辦法,人家晏鈴鈴就是這麼死心眼,一心追求完美的愛情,大狗子離人家想的差太遠了。

  有時候男女之間的事情就這麼奇妙,一物降一物,一直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的大狗子像是遇到了自己的魔障,越看晏鈴鈴這小娘們越喜歡。

  晏家其他人對於大狗子卓興的印象那真是好的不能再好了,晏爸晏媽都滿意大狗子,最高興的還是晏陽陽,小丫頭早就被大狗子給收賣了,連姐姐一天上幾次廁所都差點告訴了大狗子。

  沒辦法,姐夫給的好處太多了嘛,小丫頭陽陽叛變也在情理之中。

  這人就不能開心!

  大狗子很快遇上事情了。

  今天早上,大狗子正帶著陽陽這個小丫頭吃早飯,這幾天小丫頭每天都來大狗子家,沒辦法,晏媽的手藝再好,也不可能比過大狗子家裡的廚師,國家級的廚子,比不過一個家庭婦女的手藝,那就是笑話了。

  更何況,每天早上直接就是廣式早茶,巴掌大的小碟子,四十來碟一擺開,別說現在了,就算是幾十年後,又有幾家這麼吃早飯的。

  晏陽陽不愛吃那才是出了鬼呢。

  廣式早點,配上改良版荷南的糊辣湯,大狗子就是這麼隨性。

  桌子一擺開,李傳鋒幾個卡著點兒全到了。

  到點兒不管人齊不齊,大狗子都開席,晚了就沒有了,於是是凡有資格過來吃這頓飯的,都是卡著點兒,晚了不候,哪怕是肖伯勝來了,大狗子也是這樣。

  「卓先生,過幾天肖書記想約你一起陪陪客人」李傳鋒說道。

  大狗子有點愣神,好奇的問道:「怎麼,我成了叄陪?」

  「姐夫,什麼叫叄陪?」

  「小孩子家家的問這些做什麼,吃你的飯」大狗子不想回答小姨子這個問題。

  晏陽陽撅了一下嘴,不過很快又開心的往自己嘴裡塞東西,小孩子有吃的注意力只會集中在食物上。

  李傳鋒也懵幣著呢,叄陪是個什麼玩意兒?

  不過對於大狗子嘴裡的新鮮詞,李傳鋒已經習慣了,繼續說道:「來了一撥RB客人,他們中很多人對你的工廠感興趣,想……」。

  聽到這,大狗子打斷了李傳鋒的話頭:「想什麼都是白想,我的工廠是給別人看的麼?」

  腳盆同學想看自己的廠子?

  哼哼,妄想!

  大狗子要搞的東西,最大的對手就是腳盆同學。

  對於腳盆同學,大狗子的警惕性還要遠超於鷹醬,咱不提以前的事情,什麼腳盆同學進中原的時候地圖上連口井的位置都標記的一點誤差沒有,比國內自己的地圖都詳細。

  只說腳盆同學在後時代的產業布局就足以讓大狗子警惕了。

  很多人覺得腳盆同學在高科技領域不怎麼樣,但是人家可是牢牢的扼制住了電子工業的咽喉,在前道工序有著舉足輕重的份量,其中越信化學在光刻膠這一項上占了全世界90%的份額。

  再看看村田、京瓷、TDK和和太陽誘電這些企業在國際世場的份額,你就明白小腳盆同學的厲害了,人家不顯山不露水的就把錢給掙了。

  更別說馬上腳盆同學就要在光刻機領域獨占鰲頭的尼康了。

  現在國內市場還沒有起來,國際市場就那麼大點,腳盆同學可以說是自己最大的競爭對手,大狗子有心理準備。

  要不大家都不賺錢,要不大家就劃分一下市場,要不然特麼的老子就掀桌子,至少老大哥崩掉之前,鷹醬對種花家的立場還是拉攏的。

  可以稍稍滋潤的活上十年。

  至於玖一年後,大狗子要是還不能強筋健骨,他就可以去死了。

  這麼大的外掛你都搞不好,乾脆把公司送給任華偉得了,省得丟人現眼。

  李傳鋒立場不同,他自然是站在肖伯勝的立場說話,張口便勸道:「您不是說過技術要交流嘛,我覺得跟RB客人交流一下也沒什麼不好吧?」

  「我不要你覺得,我要我覺得」。

  大狗子現在的氣勢等於十個小明哥,那傢伙叫一個霸氣側漏。

  交流?

  交流個蛋,咱用和別人交流麼?至少自己斷氣之前,不用和別人交流,早就把產業的毛給捋順了。

  李傳鋒閉嘴了,他知道這事黃了,就大狗子這狗脾氣,連一點商量的餘地都沒有了。

  就像是大狗子想的,腳盆同學早就注意到了聯旗,對於聯旗原本是看不上的,但是很快他們便覺得麻煩了。

  因為他們發現自己一些成果,沒辦法申請專利了,例如在數字程控電話交換機方面,微勝半導體所擁有的專利是他們根本沒有辦法繞開的。

  於是賊精的腳盆同學便組織了一批企業,名為考查,其實就是想過來看看,專利能收購最好,不能收購也要占點便宜。

  沒辦法,腳盆同學現在占便宜上癮,大家最熟的就是宣紙技術,人家趁這時候國內沒什麼智慧財產權的慨念,一見外國友人腳先軟了,不光讓人家看,還讓人家拍,生怕別人搞不明白似的。

  在這期間,一些古老的技術,包括一些中醫古方被腳盆雞大肆掠奪。

  搶東西搶習慣了,腳盆雞便認為他們也能從卓大狗子身上占到便宜。

  他們可不知道,大狗子要是不在意,申請那麼多的專利幹什麼。

  現在大狗子名下幾大公司的手上,總共握著上萬項專利,這可都是大鐮刀,割起韭菜來那是咔咔響。

  也就是早幾年大狗子忘了,要不然大哥大時代,大狗子都能割上一批韭菜。GSM\CDMA之後最順暢的科技樹,你要是能繞過大狗子,才是出了鬼了!

  什麼叫躺贏,這就是了。

  只要西方世界還認專利這東西,大狗子就不害怕,並且還能大聲唱著:我不怕,不怕啦!我神精比較大……。

  然後,然後特麼的自然是收專利費。

  看著李傳鋒失落的模樣,大狗子有點恨鐵不成鋼。

  「跟著我這麼多天了,你怎麼一點長進也沒有?」大狗子說道。

  李傳鋒愣了一下。

  瞅他的模樣,大狗子更不屑了:「智慧財產權,智慧財產權!這全都是錢,特麼的白花花的票子,能讓人看?」

  「人家也是好意」李傳鋒說道。

  大狗了此刻終於明白了,李傳鋒始終是忠於肖伯勝的,此刻大狗子的心中瞬間下定決心,要自己找個秘書了,不能再用李傳鋒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