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董二渠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就在這些人說話的時候,一個瘦小的身影,拿著一個綠色的布提包,提包上面打了最少有七個補丁。

  男孩身量不高,最多也就是一米六的模樣,至於體重能有個八十斤就差不多了,滿頭大汗的從公交車上下來。

  好心的司機師傅提醒年青人。

  「往前面走半站,你就能看到仙大的正門了,對,往前走,就是現在你這個方向,小伙子!」

  老師傅的笑臉上年青人心中一暖,轉頭衝著師傅鞠了個躬:「謝謝大叔」。

  「行了,快去吧,好好學習」老師傅望著這瘦弱的孩子笑了笑,發動了車子。

  年青人正是來仙大報導的,他知道自己現經晚了,不是他不想早來,而是車費他家裡湊起來都很困難,來學校這一趟還是鄉親們一起湊的錢,你一分,我兩分的湊。

  偏偏是半路上汽車還拋了錨,等著修好的時候,已經快過了中午了,等著到了汽車站,已經沒什麼人了,好在汽車站有好心人,帶著他到了聯旗班車站,年青人這才到了仙林大學。

  要不然年青人就得考慮如何從汽車站走到仙林大學了。

  此刻年青人的兜里已經沒什麼錢了,僅有的錢就是一角兩分,還有一斤糧票。

  年青人叫董二渠,聽這名字就知道這位在家行二,至於渠什麼的,大約是家裡靠近什麼溝渠之類的。

  董二渠來自於農村,散江北的農村,老家就一個字:窮!除了窮大約就沒別的了,沒山沒水的大平原,至於家裡連一頭牛都沒有,耕地時候還得問宗族兄弟家借牛。

  家裡實在是供不起他上學了,無論什麼學校,董二渠都得來,因為他知道這是自己唯一擺脫當農民的機會,而他全家人也都明白這個道理。

  大哥董大渠是沒什麼讀書天份的,小妹又因為是個姑娘,上學了做啥,等大了附近找個婆家把人嫁了就是了,現在農村重男輕女的情況本就嚴重,所以上學的機會就給了董二渠。

  鄉下的學校談什麼教學那都是假的,縣裡的學校那才是最好的,可惜的是董二渠家沒這條件。

  原本考上縣中學的,但是家裡實在是沒辦法供他到縣城裡念書,哪怕是不住校,總不能幾十里地,每天靠腿走吧。

  自行車?全鄉也沒有幾輛,就董二渠家的條件,想都不敢想這事。

  按著司機大叔說的,董二渠也不知道往前走了多久,只是覺得這仙林大學可真大啊,走了半天還沒有到校門口。

  站在校門口,董二渠被學校的大門給震住了,心道:好漂亮啊,比我們縣裡的大門漂亮多了!

  「喂,小伙子,你幹什麼的?」

  突然間有聲音打破了董二渠的感嘆。

  看到一個穿著藍色漂亮衣服的人望向了自己,董二渠連忙掏出了自己的入學通知書:「大叔,我是來報導的」。

  「怎麼這麼晚才來,快點,快點!估計這會都結束了」。

  一聽說是來報導的孩子,保安立刻熱情了起來。

  找來了一輛三輪車,拉著董二渠便走。

  到了報名點,果然過了時候,於是保安大叔又直接拉著董二渠到了錄取他的學院。

  就這麼著,董二渠便順利的入了學,原本就學生少,來了一個哪有往外推的啊,於是仙大第一批招生的人數便多了一名,七百八十三人變成了七百八十四人,董二渠憑本事給湊出了個雙數。

  「老師,我們去宿舍麼?」董二渠見接待自己的老師,帶著自己出了樓,便問道。

  「去宿舍?先不去宿舍,先去打理一下個人衛生,到時候別把虱子帶進宿舍,你帶來的衣服也都要消殺……」。

  董二渠很不好意思,因為虱子他身上也有。

  這時候農村人家,有虱子那是常事,個人衛生?吃飯都不容易哪裡顧的了這些。

  仙林大學在這方面考慮的很周道,這幾天,所有報名的學生都要經過這一遭,男人普遍的剃了個光頭,女生沒辦法剃,那只能多上一點藥膏了。

  所有孩子的衣服都要泡上一遍藥水,有些孩子身上還有瘡的,校醫這邊也一併治了。

  總之,這一批學生就幾乎沒幾個家庭條件好的,都不用看別的,只看這些孩子身上衣服上補丁摞補丁便知道了。

  甚至有些孩子腳上的鞋都不是個色兒的。

  你說這家庭條件能好了麼?

  跟著輔導員來到了浴室,董二渠被輔導員給推了進去,進去後發現前面的人正在脫衣服,所有的衣服都脫了下來,光滑滑的在門口排著隊挨個剃頭呢。

  「你,看什麼呢,把衣服脫下來放到籃子裡,把你的學號寫上」。

  「大叔,什麼叫學號?」董二渠有點懵。

  「輔導員沒給你?」

  董二渠傻愣著。

  「你哪個學院的?」

  董二渠又愣著。

  「你學的什麼,什麼專業?」

  「計算機」這個董二渠知道。

  「軟還是硬?」

  董二渠再懵。

  「什麼專業的總知道了吧?」

  「軟體工程」

  董二渠知道這個,自己填的能不知道麼。

  至於軟體工程是幹什麼的,董二渠知道個鬼,他就聽過工程這兩個字,覺得大約是修渠扒河的。

  出來之後可能會管這些,要知道在董二渠老家,能管上這個的人家,家裡不缺吃也不缺穿,所以董二渠想幹這活。能幹上差使,爹媽哥哥妹妹就不用再餓肚子了。

  「那是五院二系的」。

  快速的在筐上寫好了五院二系,然後寫上了董二渠的的名字,便讓董二渠脫衣服。

  夏天,身上的衣服少,董二渠脫的也麻利,唰唰幾下便光了豬。

  不過讓董二渠更害羞的時候來了,帶著手套的白大褂扒扒這裡,看看那裡,扒開腚看的那種。

  「身上沒有瘡,不過肚子裡有蛔蟲,來把這藥吃下去」。

  按著白大褂說的,董二渠吃了藥,便被趕到了著面排隊去了。

  先剃頭,然後拿著一條白毛巾進了澡堂子裡洗澡。

  好傢夥,董二渠從來沒見過這麼熱鬧的場面,一屋子全是光著豬的人,也沒有見過這種洗澡的方式,一個個小隔間,裡面傳來鬼哭狼嚎的聲音。

  「喂,你是哪個系的?」

  「什麼系?」董二渠繼續懵著。

  「學什麼的?」

  「軟體工程,你呢?」

  「巧了,我們是同學,我也是五院的」前面光腚的小豆芽咧嘴笑了起來。

  董二渠一聽是同學,也咧嘴樂了。

  「董二渠」。

  「麻繼強」光豬同學也笑道。

  前面有個光腚的回頭望著他倆:「你們倆傻貨,這邊都是同學,這邊都是五院,也就是計算機學院的,在家裡續起親戚來了」。

  「我不是,我是三院的」

  「我是二院的」

  「那是校友」。

  哈哈哈!

  一排光豬都笑了起來。

  董二渠和麻繼強也都跟著樂了起來。

  一群年青人,很快便打成了一片,紛紛說你老家哪裡的,多大了之類的。

  輪到兩人的時候,前面的出來的跟他倆說道。

  「那個是擰的,往左……算了,你們自己擰就知道了,一邊是熱水一邊是涼水,太舒服了……」。

  進去之後董二渠看到了花灑,還有剛出去人說的擰的玩意兒,擰了一下之後,頭頂的東西就灑出水來,讓他覺得十分新奇。

  沖了一會兒,他便看到了架子上的瓶子,上面寫著字,字他是認識的,上面寫道:擠~!~上面還有圖標,很容易看的懂。

  按著瓶子上說的,用手接到了一些綠色的液體,搓了一下手心便起了泡泡,塗抹到了身上,全身都塗了一層。董二渠發現自己全身都長滿了白色的水泡泡。

  「好了,沖完了就出來,準備在裡面過年啊」。

  聽到外面傳來了叫喊聲,董二渠這才重新擰開了水龍頭把身上的泡泡沖乾淨了,出來之後,便用毛巾把自己身體上的水擦乾了。

  出了浴室,董二渠發現,居然出口的地方又是排隊。

  不過董二渠很快開心了起來,因為這次排隊是發衣服,從裡到外一套衣服。

  不過在發衣服之前,還有人給量尺寸。

  到了董二渠的時候,有位大叔拿了尺子量了一下,便說了一句:「小號!37碼鞋!」

  然後董二渠便接到了一身衣服。

  衣服是三件,一件內褲,一件淺灰色的西裝褲,另外一件是個白色的的確良襯衫,這時候可是個寶貝貨。

  還有兩雙鞋子,一雙是白色的球鞋,同樣也是搶手貨,另外一雙是涼鞋,皮製的,樣式有點怪,但是挺好看的。

  三下五除二,把三件衣服套上了衣服穿上了涼鞋,懷裡抱著球鞋,董二渠跟著走出了浴室。

  「五院的,這邊」

  「三院在這邊」。

  一陣吆喝聲引進了出門的董二渠的注意。

  這時候董二渠已經知道,自己是五院的了,於是來到了五院的隊伍中。

  一幫半大的小子們湊到了一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由笑了起來,因為大家都是光頭,一片光頭,又是一模一樣的衣股,所以現在大家都感覺跟進了和尚窩似的。

  叫人的也是學生,不過早來一兩天,所以現在幫著老師帶同學。

  「都別笑了!」

  說完這位忍不住也笑了。

  「好了大家別笑了,五院二系的跟我走,我帶大家去宿舍」。

  於是董二渠和麻繼強兩人跟著同學一起往宿舍去。

  所有人對於學校的一切都很好奇。

  「這就是我們的宿舍了,二舍,以後四年咱們就住在這裡了」帶隊的這位帶著得意向著眾人宣布。

  董二渠已經有點傻眼了,同樣旁邊的眾人也跟著一起愣神。

  「我們住這樣的房子?」

  「對啊,走吧,大家進去後更多的驚喜等著大家呢」。

  一行人跟著帶隊的往上走,一幫小子對什麼都好奇,遇到了轉角處的鋼鏡都挨個照了一會兒。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