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原告與被告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最後沒有辦法,兩邊把協商出來的結果匯報給了兩位正在閒聊的大佬。

  農立邦也明白,這時候咱們的電子工業基礎薄弱,有些東西真的造不出來,造出來了也不合聯旗的要求,聯旗要的不僅僅是能用,而是優質,對於品質的把控,這時候的聯旗是世界級的。

  「我們能接的也就這些了,沒辦法,技術條件跟不上」農立邦苦笑著說道。

  大狗子拿著單子,已經是挺滿意的了,至少找到了主板生產廠家不是?要不然他還得開條生產線,這玩意他哪裡樂意去做。

  什麼都做,那還不得把大狗子給累死。

  這時候旁邊的盧世安接口說道:「剩下的這些元器件也不是什麼大問題,咱們可以從小日子進口過來,現在梅麗堅那邊也是進口的小日子元件,我想我們進口也不是什麼大問題」。

  聽到從小日子進口,大狗子有點不樂意,不過很快他就轉過彎來了,這時候論電子產品,小日子真還是聯旗很好的補充。

  世界分工嘛!大狗子是挺贊同的,只不過大狗子一直以來都認為,世界分工可以,但老子要有掀桌子的能力。

  「行,那這事你去辦!還是兩個要點,質量+品質,要是以次充好!?」

  大狗子沒有往下說,盧世安也知道大狗子什麼意思,一開始盧世安覺得大狗子不像個企業家,但是接觸多了,盧世安慢慢的轉變了觀點,覺得大狗子這樣的才算是真正的企業家,只抓要點,剩下的由著下面發揮。

  這一點是盧世安相當敬佩的,一般華人的企業有個通病,那就是所有的老闆都覺得自己是神,手下所有人都不如他。

  不可否認,創業初這些老闆的個人能力起了決定性的作用,但作為一個世界級的企業來說,那必需有明確的分工,老闆什麼都抓,其實並不是什麼好事。

  盧世安點頭應道:「放心吧!」

  農立邦這邊見了,也不就不再說什麼了。

  對於給聯旗幹活,現的農立邦沒什麼抗拒,不光是沒有抗拒,還主動接觸,甚至背地裡給這些國有企業打了預防針。

  不得不說,農立邦背靠香江,讓他這大半年來眼光開闊了不少,他覺得想要提高國有企業的技術和管理水平,就要和國外的大公司多接觸交流。

  現在高東的國有企業也沒什麼歐美大公司接觸的經驗,於是聯旗就成了一個很好的合作夥伴。

  「卓先生,我們能不能有機會參觀一下您的企業?」農立邦想了一下,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卓大狗子想了一下搖了搖頭:「不是我不念咱們的交情,而是我們的企業有規定,不接受參觀」。

  這樣的要求肖伯勝都提過幾次了,說是要帶著石城的廠長們參觀學習,都被大狗子給拒絕了,現在放農立邦進去參觀那叫怎麼回事。

  農立邦點了點頭,表示理解。

  現在不是高東給大狗子生意,而是聯旗給高東生意,人家占著甲方的位置,自然人家說了算。

  兩下商量好了,接下來就是簽約了,由大狗子和農立邦兩人舉辦了個小型的儀式,當然,這活得幾天後,要上新聞的,總得給高東一些媒體拍照的機會吧。

  大狗子在魔都玩的算開心。

  石城一幫傢伙那就坐蠟了。

  ………………

  石城法院,這時候的法院還沒有以後的氣勢,一棟老大哥式的建築,也就兩層,放在政府辦公區一點也不顯眼。

  一間房間內,中間坐著穿著制服的法官,兩邊坐著兩撥人,一撥是衣冠楚楚的小日子,另外一撥是高鼻黃毛的洋鬼子。

  同時面對兩撥外賓,讓法官有點很不適應,這時候的打官司的人,這麼說吧幾乎沒有,除非是什麼殺人放火之類的,經濟糾分?現在大家兜比臉都乾淨,哪來的經濟糾分?

  國營廠之間,那就更沒有了,就算是有也是各找各媽,找上級評理去了,誰會打官司。

  所以說現在法官還挺清閒的。

  不過隨著小日子這幫人到來,法官有點坐蠟了。

  原本以為聯旗這邊最多找個香江人打這官司,誰知道人家弄了一批梅麗堅的律師,聽說還是在梅麗堅那邊著名的事務所,在梅麗堅那邊的勝率都是挺高的。

  兩邊都是外賓也不要緊,大家按著法規走就是了。

  但現在的問題是,兩邊都告對方侵權,侵犯了對方的智慧財產權。

  現在國內的智慧財產權法案還沒影子的事呢。

  那怎麼判?

  兩邊都是外賓,判誰輸都是問題!

  別說法官了,原告小日子現在也有點懵幣啊,他們原本就是想給聯旗施壓,其實這樣的活兒他們幹的也順手了。

  要說對於種花家人的了解,小日子說第二,真沒有人敢說第一,現在小日子的大學還有專門研究種花家的學者,可以說哪怕是種花家閉關的時候,小日子也沒有對種花家有一絲一毫的放鬆。

  這些子,這些小日子可用這一招在種花家撈了不少的好處,有些事情種花家明明知道吃了虧,但還只得咽下苦果。

  這次故計重施,小日子覺得一個香江人的公司,也就那樣,但是誰想到這次人家公司直接派出的是梅麗堅的律所,而且還是大律所,這些人可不怕他們小日子。

  關健是小日子這邊的理由的確不怎麼站的住腳,聯旗的專利有些太要命了。

  就像是和人下棋,你還沒走呢,對方突然間告訴你這一步你不能走,因為我馬上要走到這位置上!

  這時候的小日子對於電子產業的投入,那是國家層級上的,以國家的力量從大學到企業,從官方到民間,都想占據電子工業這條金光大道,想的不光是給人做代工,人家想的是取梅麗堅現在的地位以代之。

  這時候的小日子過的那是相當風光,再過幾年梅麗堅人民會驚呼:小日子要買下梅麗堅!

  然後?然後就是爸爸發威的時刻了,一巴掌掄過去,讓小日子明白了,爸爸就是爸爸,兒子想造反滴不行!

  現在法官是一頭虛汗,因為兩人邊用英語聊了起來,看起來還挺熱絡的。

  熱絡歸熱絡,但是小日子知道這幫梅國佬可不好惹,和你談的時候笑眯眯,挨捅刀子的時候他們一點也不會手軟。

  別說對他們這些人了,這些梅國佬哪怕對上自己的政腐也沒有手軟過。

  誰出錢,誰就是牽著他們狗繩的主人,這些人全都是惡犬,為了主人利益敢撕碎一切的惡犬。

  見到這些人,小日子這邊便明白,想占白便宜的想法該算了,大家應該換個思路。

  法官旁邊不是沒有翻譯,只是這翻譯的水平,哎,真不好說。

  而且這些梅國人和RB人中,有些根本就不是標準發音,跟咱們國內一樣,梅國也是有方言的,很多人說話都帶著口音。

  梅國人聽的明白,一個種花家的翻譯,指不定連國都沒有出過,哪裡能聽的明白。

  總之,這場官司給大家的震憾很大,讓大家意識到了新問題,問題還很多。

  至於RB人的英語,到是挺利索的,不過加上他們的RB口音,翻譯更抓瞎。

  這種靜坐式的官司已經開始兩三天了,每天兩撥人來這邊坐著聊天,弄的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好。

  別說是法官了,連肖伯勝都有點撓頭。

  沒有辦法,只得把大狗子從魔都給拉回來,總不能讓兩撥外賓整天介在法院裡坐著聊天吧?

  要是純聊天也就罷了,大不了上點瓜子花生什麼的,表達一下咱們的熱情,但這場合上點花子花生似乎也不合適。

  於是大狗子回來了,主要不是肖伯勝的電話,而是展會的姑娘看的上眼的,他都粘糊了一遍,吃了無數的白眼,覺得沒意思便只能回來了。

  作為大老闆,卓大狗子的派頭十足,他也明白,過來的這些小日子就算不是搞電子的,也跟搞電子的企業脫不了干係,於是派盧世安出馬,自己則是看看自己的大莊園,逛逛自己的企業。

  大狗子現在最喜歡逛的,還是仙林大學,看著那幫子學生們學習的認真模樣,大狗子就開心。

  論教育,大狗子還是有自知之明的。

  知道自己這點文化水平差別人不知道幾個十萬八千里,所以教學上的事情他從來不插手,就算是開會的時候他也不發一言,根本不刷什麼存在感。

  所有的教學任務都由教授聯席會制定安排,所有的學科也都由這些教授們制定計劃。

  要說現在師資力量最強的院系,仙大有兩個,一個數學,一個物理。

  原因就是這兩樣太花錢了,一般來講玩這兩樣的學者都不容易。別提楊震林,和李正道這種層級的,那是鳳毛麟角一般的存在,大多數從事這兩樣的學者都很貧窮。

  國內國外都是這樣。

  但是仙大不一樣,非常重視這兩樣,因為大狗子要搞的東西,離不開這兩樣人材,所以學理兩院待遇相當不錯,吃喝不愁,而且有房有車,於是不光是吸引了一幫歸國的數理人材,國內的一些青年數學家,物理學家們也有不少投奔仙大來了。

  所以要說教學質量,仙大最高的不是什麼計算機、電子之類的,而是數學和物理,兩個學院現在擁有一百二十名老師副教授,但是每個院僅有二三十名學生,幾個老師對一個學生,真奢侈到了極至。

  老師們也不是像別的大學一樣整天泡圖書館,他們也是有活可乾的,聯旗的很多東西都要用到數學,比如說自動加工中心,通訊中的各種算法,離開了數學物理跟本玩不轉。

  對於這些學者來說,仙大那就是天堂一般,既有實踐,又有理論,仙大的圖書館裡的外文譯著等等,很多他們以前都沒有見過。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