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吹牛就是搞科學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窗外看熱鬧的大狗子卓興現在正指天發誓,什麼MIT、哈佛之類的,肯定不是自家二狗子編的,自家二狗子並沒有給他們準備這種背景資料。

  現在這些鬼話完全都是許述這些傢伙自己編的。

  特麼的一個個的就會往自己的臉上貼金,還哈佛、MIT,你們怎麼不說你們畢業於耶魯什麼的?

  卓大狗子心裡的心聲剛發出來,屋裡不要臉的仨個傢伙已經說了。

  「我們仨以前學習的時候常見,像是劉洛宏等人就見的比較少了,劉洛宏以前在哥倫比業大學學習,屬於紐約人……彭鑄呢則是在普林斯頓學習……,我們和他們認識都是在畢業以後了」。

  這麼一說,突然間記者來了精神,埋頭奮筆疾書。

  「您說的是彭鑄先生?劉洛宏先生?……」。

  來專訪,記者還是做了一點功課的,知道現在這所仙林大學最有名氣的幾位學者,只是他不知道這些人都是自己』祖國』培養出來的,現在一聽,心情立刻好上了幾分。

  現在最當紅的是許述仨人,但是並不是說劉洛宏等人就沒有名氣了,剩下的六個也是各自領域內的大拿級人物,就算不是旗幟性的,那也是可以例入前五的人物,在各個學術領域之內都是大神級人物。

  要不然,狗子兄弟前幾前這金不是白貼了!

  許述等人幫著剩下來的幾個傢伙自報家門,一下子讓記者的心裡得到了最大的滿足:這麼才對嘛,只有咱們梅麗堅的大學才能陪養出這樣的人才來!

  我大梅麗堅南波萬!教育南波萬!政治南波萬!什麼都是南波萬!

  大狗子在窗戶外面看的都快吐了,原來是一方嗨,現在連記者也跟著嗨了。

  於是大狗子就聽了有點目瞪口呆了。

  原因是許述這仨不要臉,開始談起了以前學習時候的事情,什麼邁爾遜教授家的狗叫阿三啦,弗蘭克教授喜歡開派對啦,湯普遜教授私底下有時候會穿女裝啦之類的。

  總之,這仨人就像是三十年代,MIT和哈佛學校生活的八卦小能手,從哈佛的姑娘,一直談到了MIT的臭蟲,就好像沒有他們仨不知道的。

  別說是卓大狗子了,連記者聽的都有點入了迷。

  最後還向仨人求證,到底那個叫湯普遜的教授是不是個老玻璃。

  總之,訪談很成功,三位』傑出』的科學家,並不像記者同志想的那樣,反而是很風趣,很健談。

  談的一開心了,這訪談的時間自然也就大大的延長了。

  原本一個小時的訪談,最後談了三鐘頭。

  聽的有意思,哪怕是明白許述這仨貨是吹牛幣,但是大狗子不能否認,當過騙子的人講故事真的太引人入勝了。

  等幾人出來的時候,大狗子腿站的都有點麻了。

  送走了記者,許述等人看到了卓大狗子四人,於是走了過來。

  「今天怎麼有空到仙大來?」

  夏立民笑著問大狗子。

  看了一眼大狗子身後的幾個年青人,夏立民覺得這仨不是什麼大人物,於是把目光轉回到了大狗子身上。

  「我還真沒有想到,你們真能吹牛幣!」大狗子有點嫌棄的說道。

  史國笙聽了哈哈一笑:「搞學術不會吹牛幣怎麼能行?不會吹牛幣就是不會推銷自己,一個不會營銷自己的科學家是沒有前途的。不相信的話你看看愛因斯坦,他的哪一個理論是在他身前證明的?都沒有證明,但是人家名氣就是大!「

  「對嘍!搞學術不會吹牛幣,一輩子都拉稀!這是學術圈的名言」許述也跟著大笑道。

  「會吹牛幣就能當教授?」

  李春陽脫口而出。

  夏立民看了這貨一眼說道:「我們吹牛幣能當教授,你吹牛幣只是吹牛幣!」

  李春陽可不敢和夏立民頂嘴,仙大的幾位教授現在他們也是久仰大名,別說他了,就是他爸來,也得收著暴脾氣,沒辦法,人家是學者,而且還是世界級的著名學者。他爸那大老粗級的人,肯定是發自內心尊重。

  沒辦法,咱們種花家歷史就是這樣的,一般大老粗都尊重文化人,坑文化人,坑的最狠的,還得是文化人。

  老粗?那不可以。

  「不用陪記者吃飯?」丁永剛有點好奇,人家來採訪你們都不陪人家吃頓飯,這也太不禮貌了吧。

  夏立民仨人沒有說話,笑望著這三人。

  陶曉凡仨人於是尷尬且自嘲式的笑了笑。

  「仙大這裡沒這規矩,整天請來請去的還要不要工作了」大狗子解釋了一下。

  對了,你請我我請你的,把時間都花在吃飯上了,誰給卓大狗子掙錢,搞名聲發論文?所以大狗子自己可以請吃請喝,但仙大的教授老師不可以,想請可以,要不食堂要不就是盒飯,除非你自己樂意掏錢,要不壞了規矩請你走人。

  大狗子缺技術工程師,現在他不缺仙大老師了。

  更何況,仙大老師也喜歡這樣,沒太多的人情事故,更容易把精力集中到自己的學術上去,這也是這段時間,很多大學老師,尤其是數學、物理等基礎學科的老師跳到仙大來的原因。

  「你這就成MIT和哈佛的人了?」大狗子調笑問道。

  許述道:「你信不信,這訪談放出去,一到一個月我們就得收到校友會的信!」

  夏立民衝著大狗子招招手:「走,咱們走」。

  說著衝著後面的仨小子說道:「你們遠一點,我們有話說」。

  仨小子也不生氣,也輪不到他們生氣,不光是不生氣,還喜滋滋的跟在後面十米遠的地方。

  這可是夏立民!大教授,沒看洋鬼子都派人來採訪麼,真正的大學者。

  讓咱們跟在後面走,那是咱們的光榮!

  仨傻小子心中都是這麼想的,所以哪怕是跟在後面也是喜滋滋的。

  夏立民薅住了卓大狗子自然是去吃飯,大狗子家的廚子比仙大食堂的廚子可要強太多了,一個是廚子,一個是廚子行業中的翹楚,兩下水平差的多了去了。

  「真麻煩,對了,那邊搞通迅的一幫人整天搞什麼,GSM搞不出來,搞個小靈通什麼的也沒這麼麻煩吧。現在你看,想通知多加幾個菜都得人力,我說你得催一催,這速度……」。

  快上車的時候,史國笙開始抱怨了起來。

  「小靈通暫時就別想了,現在那邊正準備生產數字電話程控交換機呢,再忍半年BP機就出來了」大狗子笑道。

  「誰用那玩意兒!」許述一聽說BP機,立刻搖頭,他們都是用過那玩意的人,用慣了手機你再讓他們用這玩意,他們哪裡樂意。

  「將就著用吧」大狗子才不樂意直接起飛呢,通往6G之路,得有多少撥韭菜可以割啊,非得一下子弄這麼先進做什麼,小韭菜慢慢割,自己的腰包才能慢慢肥,一下子都割了,賺的哪門子錢喲,更何況越往後投入就越大,不割韭菜怎麼辦?

  總不能讓自家二狗子整天呆梅麗堅支援人家精神生活吧。

  那不是扯淡嘛!

  你說你自己去就去吧,許述這貨還非得叫上別人,這下所謂的仙大九傑,一個不少,全都湊到大狗子家裡去了,弄的一下子大圓桌都坐不下了。

  坐不下也有辦法,不相干的,像是李春陽這仨小子,和李傳鋒、盧世安,外加趙尚愷另闢一桌。

  大狗子、晏鈴鈴和晏陽陽則是陪著許述等人一桌。

  和幾位大學者一起吃飯,開始的時候晏家姐妹還有一點緊張,不過很快就不緊張了,一是大狗子對這九人也談不上尊敬,平輩交流,二是這九人說話也有意思,也不擺什麼譜,不光是不擺譜,時不時的還講些笑話。一下子就拉近了大家之間的距離。

  仙大九傑的名頭唬人,時不時的肖伯勝都得登門拜訪,但是大狗子哪有一點高山仰止的感覺,這就是他手下九個打工仔。

  當然九人在大狗子面前也拿不起矯來。

  九人不怕大狗子,但是怕極了二狗子,對於二狗子的陰險他們是深入骨髓。

  九人也知道晏鈴鈴是大老闆的戀人,看樣子以後聯旗的女主人也跑不掉了,晏陽陽那就是小姨子,對上這兩人哪裡還會擺譜,完全就是平視交往,自然氣氛就上來了。

  晏鈴鈴見大家聊的都很不錯,於是便說道:「我們單位排了新戲,等演出的時候您幾位一準要來捧場」。

  「那是當然」汪大林說道:「就是不知道這票好不好買」。

  「買什麼買,到時候卓總執包場就是了,咱們單獨演一場,那邊大電影院不是快建好了麼,我看就在那兒演」趙一都也跟著起鬨。

  「卓總執,你看這事怎麼辦?」李依霞也笑著問起了卓大狗子。

  卓大狗子道:「我能不包一場麼,這可是我們家鈴鈴頭一回演大角色,包,不光包一場,還得連著包幾場,票在公司里發」。

  這還有什麼好說的,此刻不支持什麼時候支持?

  晏鈴鈴道:「太多了吧,一場就好了」。

  「到底是老闆娘,現在就開始省錢了」周順芳打趣說道。

  晏鈴鈴這下臉又紅了。

  「放心吧,別說兩三場,就是天天包也包不窮他」彭鑄哈哈大笑道。

  於是飯桌上就把包場這事給定了下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