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門路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夏立民說道:「老劉,你有什麼好的提議說說看,從哪裡撈錢?」

  「咱們可以弄個出版社啊,不說別的,咱們先搞一本文中輸入法的書,只要出來一定能賣的大火,不說別的,咱們這邊蹲著的客座教授每人不要來一本?再讓他們推一下給他們的學生……這錢不就來了?」劉洛宏說道。

  啪!

  汪大林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我怎麼沒有想到,以後什麼教材之類的太賺錢了,世界第一印刷量最大的書不就是咱們的大學英語麼?這事咱們可不能被人搶了去,都是錢啊!」

  一聽劉洛宏的話,這幫人瞬間思維就發散開了。

  「還有圖書館的一些書籍,也可以刊印嘛,撿不重要的全刊印出來」許述也開心的咧著嘴。

  「估計有點麻煩」史國笙說道。

  「什麼麻煩?」

  眾人有點奇怪的望著史國笙齊聲問道。

  史國笙道:「現在的印刷水準你以為是後世啊,這麼多的書要印多久?估計得幾年的時間,咱們幾年不干別的了?」

  「那邊還沒有搞好?」彭鑄問道。

  「飯得一口一口吃,就現在機算計那些東西,很多還是手工的呢」夏立民說道。

  「一個個那成不了廢物點心?這點小事都干不好!」趙一都說道。

  「你的新材料搞的好了?還有臉說別人?」汪大林看了一眼趙一都打趣了起來。

  趙一都說道:「你少打聽我的事,我跟你說現在只要我肚子裡裝的,遲早搞出來,不說別的,咱們現在鑽頭材料已經是世界水準了,只是工廠那邊不給力,我有什麼辦法?」

  趙一都這些日子帶領的歸國加上國內的技術員,在新材料的開發上可以用快速兩個字來形容,原本他後世就是搞材料的,特別高級的不說,但是只要是他搞過來,現在無非就是複製出來,提典一下手下之類的,對他來說根本就沒什麼難度。

  材料這玩意一是錢,二是時間,得慢慢試,對於趙一都來說,心中原本就裝著一些東西,這』試』起來,想不快都難。

  像是現在伏羲光學的各種鏡頭材料,幾乎都出自於趙一都帶領的幾個實驗室,只是現在工廠想大批量生產,無論是對玄門材料的工人還是技術人員都有著不小的難度。

  這也是實驗室和工廠生產的特點不同決定的。

  「那咱們把手頭不太重的東西放一放,集中精力把這活給解決了」劉洛宏說完,衝著許述等人道:「這方面你們是專家,你們來牽頭」。

  許述也不客氣:「行!」

  於是幾人開始商量著如何帶著仙大發上一筆小財。

  ………………

  晏鈴鈴到了單位,也沒有先去練功房,而是直接去了鞠團長的辦公室。

  來到團長辦公室的門口,晏鈴鈴敲了敲門。

  「進來!」

  聽到鞠團長的聲音,晏鈴鈴推開門走了進去。

  鞠團長一看是晏鈴鈴過來了,立刻從自己的椅子上站了起來,笑眯眯的繞過了辦公桌,來到了晏鈴鈴的面前。

  「小晏,來,坐,坐!」

  鞠團長笑眯眯的一點架子也沒有,準備親自給小晏同志倒水。

  「團長,我不渴」

  小晏同志有點不好意思,不過她也沒有伸手去搶鞠團長的活。

  鞠團長也沒有多想,現在小晏的身份不一般了,那團長與下屬那一套就不適用了,所以鞠團長心甘情願的給小晏同志倒了一杯水,然後這才坐到了小晏同志的對面。

  「有什麼事?是不是工作上的事情有什麼想法,有想法你和我說」鞠團長笑眯眯,但是心中卻以為小晏是過來告狀的。

  小晏同志不是過來告狀的,她是過來和鞠團長商量一下去聯旗演出的事情。

  「鞠團長,卓……卓……卓先生聽說咱們團排了新戲,想讓咱們團去他們單位演上幾場,讓我過來問一問」。

  卓什麼,一下子讓小晏同志有點卡殼,一般小晏同志在私下的時候都叫卓大狗子大狗熊,以前是罵稱,現在是……嗯,愛稱。

  但別人和她就不能說卓大狗熊了,卓大狗熊只能她叫,別人叫了她生氣,就算是親妹妹叫大狗熊她也生氣。

  鞠團長有點懵,因為現在團里的演出那都是安排好的,也沒有給錢不給錢的概念,都是公家單位,國家撥錢他們排戲,排好了之後下到廠礦企業演出,這是正常的流程。

  但聯旗不同啊,它首先不是國家的公有制企業,而是一個香江的私人企業,這團里過去演出算哪樣?

  現在是什麼時候?才柒玖年末,一個國營團去慰問私人企業,萬一要是有什麼帽子扣下來,他團長這腦袋也不知道能不能抗的住。

  於是團長沉默了。

  你也別怪團長沒有眼光,這時候剛結束了大變革,又開始大改革,很多人都吃不准以後國家會不會再算起舊帳來,萬一要是還有什麼反覆,團長可不想冒這個險。

  這可不是團長嚇唬自己,就算是幾年後,還有做小生意的私人老闆被逮的呢,罪名很簡單:投機倒把!

  「不行?」晏鈴鈴想法簡單,去演出人家聯旗給費用,多簡單的事兒。

  晏鈴鈴想問題沒有鞠團長這麼全面,要不然她不就是團長了。

  「小晏,這事我考慮一下,不是說不行,我這邊得第排一下,你也知道咱們團的演出排滿了,又是新戲,大傢伙都沒有看過……」。

  幾個理由一推出來,晏鈴鈴覺得團長說的對,這事兒可不得人家想一下怎麼安排麼,於是便點了點頭。

  聊了兩句,晏鈴鈴站起來:「團長,那我練功去了,您慢慢考慮」。

  「行,你忙你的吧」團長站了起來,把晏鈴鈴送到了門口。

  團長考慮事情那可周道著呢,不說別的,只說和晏鈴鈴說話的時候,辦公室的門都敞開了,生怕別人誤會他對人家小晏有什麼想法,你想事情能不深思熟慮麼。

  一個人坐回到了椅子上,想了一下,鞠團長就衝著門外喊道:「小李,讓小江把車開過來,我要出去一趟」。

  鞠團長準備找人問問,找誰呢?自然是找李傳鋒了,要不然他這檔次的還能找肖伯勝匯報?那不是亂彈琴麼,肖書記多忙!

  不過,如果能和肖書記當面匯報,那自然更好!

  你還別說,鞠團長這人找人還真是在行,沒用一個鐘頭,就找到了正在工地上監工的李傳鋒。

  戴著安全帽,正仔細的看著工地情況的李傳鋒,聽說鞠團長找自己可嚇了大跳,他還以為是晏鈴鈴出事了呢。

  晏鈴鈴要是出了什麼事,他可不敢想大狗子會發什麼樣的瘋,這些日子他算是看出來了,大狗子這東西是真心喜歡晏鈴鈴這女孩,你想想一條瘋狗都變成舔狗了,這姑娘得多招大狗子喜歡。

  一般人還好,像大狗子這樣無法無天的,要是受了刺激干出什麼事來都不奇怪。而且李傳鋒曾經聽過肖書記這麼評價過大狗子:這人是見過血的,身上味兒嗅的出來。

  李傳鋒明白了:這位卓總執的起家怕不是那麼能拿的出手的,不過也正常導師說過,資本來到世間就帶著血和骯髒的東西嘛,無非是卓大狗子可能多一些罷了。

  於是帶著小跑,李傳鋒來到門口。

  聽到鞠團長說演出的事,差點想一口鹽汽水噴死這貨。

  「多大點的事!」

  雖說事小,但李傳鋒還是沒有給鞠團長什麼答覆,想了一下說道:「你先回去,等我幫你問問」。

  「哎,哎!那李秘書,您忙」鞠團長也不在意自己跑了個把小時,逮到了李傳鋒只說了這麼兩句話,於是客氣了兩句,轉頭又奔回了團里。

  李傳鋒回頭忙活了一陣,半個小時後,坐上自己的車奔著市里去了。

  回到了市里,李傳鋒來到了自己的辦公室,先是問一下同事們,肖書記現在忙不忙,聽同事說肖書記的心情不錯,這才到了肖書記的辦公室門口繞了一下。

  肖伯勝此刻的心情很好,因為一樁樁的喜事,由不得他心情不好,石汽的投資算是落地了,養殖廠那邊更是一路大好,豬就不說了,還沒有到能出欄的時候,但是雞和鴨眼瞅著就要上市了,這可不是一萬隻兩萬隻的事情,而是五六萬隻上市,而且越到後面量越大。

  一隻雞從小雞到出欄只用兩個月時間不到,不光是驚到了肖伯勝,還驚到了他身後的人,這種速度可以說直接刷新了他們的三觀。

  都不明白,四五斤重的雞居然只要47天。

  心情愉快的肖伯勝一抬頭看到李傳鋒在門口繞,於是喊了一聲:「有事進來吧」。

  於是李傳鋒走進了辦公室。

  「什麼事?」胡伯勝問道。

  語氣平淡但是自帶一股威儀。

  李傳鋒把鞠團長的事情說了一下,便問道:「您覺得合適麼,鞠團長那邊怕有什麼問題」。

  「能有什麼問題,他也是想多了,對了,卓總執那邊掏不掏錢,不掏錢咱們可不能演!」肖伯勝開起了玩笑。

  李傳鋒道:「肯定是掏錢的,他這人您還不知道,不喜歡占別人便宜,更不喜歡別人占他便宜」。

  見領導心情好,李傳鋒也逗趣了一下。

  哈哈哈!

  「除了我之外,也就是你還算了解他」肖伯勝笑道。

  李傳鋒面帶微笑,既不點頭也不搖頭。

  肖伯勝指了一下旁邊的沙發示意李傳鋒坐下來。

  李傳鋒半邊腚坐在沙發上,等著領導發話。

  「傳鋒啊,有沒有想過換個環境?」肖伯勝說道。

  這話一出來,差點把李傳鋒的魂給嚇沒了:姓卓的,你終於坑我了麼?

  李傳鋒以為卓大狗子問肖書記把自己要過去了呢。

  誰知道下面肖書記的話讓他鬆了一口氣。

  「你和卓先生打了這麼久的交道,對他也熟悉,組織上準備在仙林那邊劃出個開發區來,既然是開發區,那肯定就要有班子,現在你無疑是最合適的人選,第一你跟著卓先生的時間比較長,也了解他,第二呢,這個開發區可是挺受關注的,主要的工作自然是配合卓先生的投資,是做服務工作的……」。

  「如果組織上讓我做這工作,我保證完成件務」李傳鋒蹭的一下站了起來,並且身體站的筆直。

  肖伯勝笑道:「坐下,這么正式做什麼」。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