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賈張氏挨打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開會了,開會了!每家每戶都來啊!」

  許大茂滿院吆喝著。

  此時,中院燈火通明。

  一、二、三大爺已經就位。

  現場氣氛凝重。

  大家都不說話,任由賈張氏在場中央撒潑打滾、哭天喊地。

  處置賈張氏這種事,鄰居們是不想參與的。

  一、二、三大爺也不想參與。

  可是不參與不行啊,這是護衛隊交代下來的任務,能馬虎得了?

  再說,李喬那小子正拉著護衛隊長坐在人群後邊抽菸、聊天呢!

  說是抽菸、聊天,其實就是過來監視院裡處置結果的。

  要是處置得不滿意,護衛隊肯定不罷休。

  一大爺把事情捋了一遍,頓時心煩氣躁,奶奶的,就沒一個省心的,今兒晚電影都沒看成!

  二大爺盯著傻柱和秦淮茹,心說,我倒要看看你們今天怎麼蹦噠。

  三大爺看著李喬和護衛隊長,心說,這倆人什麼時候走近的?看不出來啊,李喬這小子竟然不聲不響地跟護衛隊搭上關係了?

  「人都到齊了?那我們就直接開會!」

  一大爺率先開口。

  「今天請大家過來呢,是因為我們院裡發生了一起惡劣的偷竊事件,事情的經過呢,想必大家都已經知道了,我就不多說了。下面就請大家說說,該怎麼處理這件事情?」

  秦淮茹趕緊向傻柱投去一個求助的目光。

  傻柱收到信號,頓時噌一下站起來,一臉蠻橫:「一大爺,處理什麼啊?處理誰啊?人家賈奶奶在地上躺那麼久,咱們還要處理她?咱們還有沒有一點良心?還有沒有一點孝心?還懂不懂尊老愛幼?」

  一聽這話,二大爺不幹了,他平時就看不慣傻柱這混不吝,現在更是被氣到:「傻柱,你幹什麼啊,一上來就直接翻案啊?而且你翻得也太霸道了吧?好傢夥,直接把我們所有人釘在了沒良心、沒孝心的恥辱柱上!大傢伙說說,咱們是這樣的人嗎?」

  鄰居們本來是不想插手這件事的,可傻柱的話,太氣人了。

  「傻柱,你想孝敬賈張氏我們管不著,可現在是賈張氏阻礙護衛隊,抓傷護衛隊員,你不要倒打一耙!」

  有鄰居說道。

  「就是!這事兒要是不處理,以後工廠護衛隊就沒威嚴了,大家進出工廠,隨便偷拿東西,那不是要天下大亂?」

  又有人說。

  「堅決處理賈張氏,維護工廠利益!」

  有人直接喊起了口號。

  畢竟,賈張氏平時為人歹毒,大家早就對她心懷怨恨,平時不敢得罪她,但現在有護衛隊撐腰,大家豈能放過這個機會!

  這個時代,喊口號是非常有凝聚力的。

  見有人喊口號,身邊的人頓時附和起來,並且舉起拳頭,義憤填膺。

  一時間,現場大部分人都跟著喊起了口號:「堅決處理賈張氏,維護工廠利益!」

  聲勢浩大,氣氛熱烈。

  傻柱一看,頓時傻眼了,怎麼自己說了幾句話,就惹起眾怒了?

  旁邊,秦淮茹狠狠瞪著他,簡直殺了他的心都有!

  傻柱這二貨,一開口就把她婆婆送到了萬劫不復的境地啊!

  秦淮茹萬分後悔,就不該求助傻柱,這二貨就是個愣頭青、呆霸王!

  眼見現場的氣氛越來越高漲,一大爺、二大爺、三大爺也不得不跟著舉起拳頭,喊起口號。

  場中央,原本哭天喊地的賈張氏也懵逼了。

  她原以為自己哭鬧一場,就能獲得同情,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畢竟,誰敢跟她一個老太太計較啊!

  信不信她死你家門口!

  可是現在,眾人這口號一喊,把處理她跟維護工廠利益劃了等號,那她還想有好?

  「好了,大家靜一靜!」

  眼見口號喊的差不多了,大家的情緒也都釋放了,一大爺開口,繼續開會,「大家的心情我很理解。賈張氏必須嚴肅處理!下面大家就商量一個處理的辦法,畢竟,她年紀也不小了,處罰太重,恐怕會出問題。」

  大家一想,這倒也是。

  「我提個建議,要麼賠錢,要麼掃大路,大家覺得怎麼樣?」

  一肚子壞水的許大茂率先想到了主意。

  婁曉娥狠錘許大茂:「叫你多嘴!不說話會死啊!」

  三大爺:「這主意有點參考價值!那你說說,賠錢賠多少?掃地掃多久?」

  許大茂回頭看著護衛隊長,滿臉含笑地說道:「這要看人家隊長的意思。」

  護衛隊長正跟李喬聊天,聽到這話,揮手道:「護衛隊不插手你們院的事,你們看著辦。」

  這時,地上的賈張氏大喊大叫:「不賠!不賠!我家沒錢!我的錢還要留給我乖孫買肉吃!我不賠!」

  秦淮茹臉色難堪,再次將求助的目光投向傻柱。

  她想的是,傻柱人傻錢多,替她賠錢。

  然而,二大爺沒給她機會:「賈張氏,不賠錢可就要掃馬路,你想清楚!」

  「不掃!不掃!就不掃,我看你們拿我怎麼辦?」

  賈張氏繼續撒潑打滾,並大聲哭嚎起來,「老頭子哎,東旭哎,你們睜眼看看喲,這幫人都欺負老婆子我哎,你們倒是上來把他們都帶走啊!」

  眾人聽到這話,頓時滿頭黑線。

  賈老頭子和賈東旭早都死了。

  這老太婆讓他們上來帶人……這不是咒大家去死嘛!

  「這老婆子太可惡了!」

  「就是,嘴巴這麼惡毒!」

  「明明是她犯錯在先,她卻咒大家去死!」

  「又不想賠錢,又不想掃馬路,她想幹啥?」

  「這還用問?當然是想一賴到底,不了了之!」

  「難道就沒人治的了她?」

  「唉,碰上這種人,難啊……」

  鄰居們議論紛紛,對賈張氏都很鄙視。

  可是大家也拿她這種無賴沒辦法。

  一、二、三大爺更是無計可施。

  賈張氏見狀,就更得意了,嚎得更起勁了。

  反正他們拿她沒辦法,她還不是想怎樣就怎樣?

  「要不要我出去鎮一下?」

  眼見現場的人都拿賈張氏沒辦法,護衛隊長問李喬。

  他可不怵賈張氏,往那兒一站就能讓賈張氏閉嘴。

  「殺雞焉用宰牛刀!放心,有人收拾得了她!」李喬笑道,順手遞過一根大紅門,「來,續一根!」

  隊長接過煙,眯眼抽起來。

  就在這時,後院一扇門開了,一個身影顫顫巍巍走了出來。

  「賈張氏,你是不是皮癢了?」

  人還未到,聲音已經傳了過來。

  一、二、三大爺聽到這聲音,立刻起身迎了上去。

  院裡其他人也都恭敬的朝那人看去。

  聾老太太!

  四合院裡輩分最高、最有威信的人出來了!

  賈張氏聽到聾老太太的話,頓時不嚎了,坐直身體,微微顫抖著。

  「賈張氏,我問你,你是不是皮癢了?」

  聾老太太走到賈張氏面前,又問了一遍。

  賈張氏嚇壞了,她敢在別人面前撒潑打滾、耍哄抵賴,那是仗著自己年紀大,別人不敢動她。

  可在聾老太太面前,她就啥也不是了,因為聾老太太年紀比她更大。

  更何況,聾老太太的身份地位在那裡擺著。

  「你要是皮癢,我就給你松松!」

  說話間,聾老太太舉起拐杖打了下去。

  「啪!啪!啪!」

  重重的擊打聲響徹大院。

  「哎喲!哎喲……老祖宗你別打了!我錯了!我錯了!」

  賈張氏被打得滿地打滾,再也沒了之前的蠻橫勁兒。

  「那你說,賠錢還是掃路?」

  聾老太太厲聲問道。

  「我……掃路,掃路!」

  賈張氏趕緊選了個對自己最有利的方式。

  「哼!光掃路太便宜你了!大院裡的公共廁所,也歸你掃,要掃三個月,聽到沒?」

  「啊?」

  賈張氏驚了,還要掃公共廁所?那是人幹的活嗎?光是想想都讓人噁心的想吐。

  「不願意?」

  聾老太太又舉起了拐杖。

  「願意!願意!我掃!我掃!」

  賈張氏連連答應。

  聾老太太這才放過她,走到護衛隊長面前,問道:「你看這樣處理行不行?」

  護衛隊長掐滅菸頭,問李喬:「你覺得呢?」

  「行吧!小懲大誡。」

  李喬無所謂的說道。

  「嗯,就這麼辦,我走了。」

  護衛隊長拍拍屁股,朝外面走去。

  李喬送出去,順便給護衛隊長塞了三包大紅門和一瓶高粱酒。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