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農莊升級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李喬回到家,意念一動,進入農莊。

  【您種的土豆可以採收了!】

  【您種的白菜可以採收了!】

  【您種的紅薯需要遷秧!】

  【您種的水稻需要遷秧!】

  【您種的玉米即將成熟!】

  【母雞為您下了四隻蛋!】

  聽到系統的提示,李喬先來到土豆地邊。

  「真快啊!」

  土豆才種上一天,就可以採收了!

  「收!」

  李喬一鍵採收。

  黃澄澄、圓滾滾的土豆頓時破土而出,直接進了儲存空間。

  【恭喜您收穫300斤土豆!】

  李喬來到白菜地邊。

  一顆顆白菜晶瑩、翠綠,葉片上掛著滴滴露水,顯得非常動人。

  「收!」

  【恭喜您收穫200斤白菜!】

  【恭喜您此次收穫達到500斤,觸發升級條款,您的農莊升級為中型空間!】

  【中型農莊面積:5000平米,包括水田、旱地、林地、畜園、菜園、魚塘!】

  【提示:在中型農莊一次收穫5000斤,可觸發下一級升級條款,以此類推!】

  喲吼,升級了?

  李喬心中一喜。

  然後就看到,眼前的農莊變樣了。

  空間開始擴展,向四面八方擴展。

  土地開始延伸,向四面八方延伸。

  由小型農莊升級為中型農莊,整個空間一下子擴大了十倍!

  小山、溪流、樹林、白雲、藍天、鳥語、花香,也隨之擴展。

  「哈,還多了一口魚塘!」

  李喬發現在原本的五塊劃分之外,還有一個大水塘。

  水塘里碧波如傾,微風徐徐。

  一條小溪,不停往水塘中注入清水。

  「這麼清的水,洗澡應該也不錯吧!」

  李喬直接脫掉衣服,一頭扎進水塘中。

  清涼的溪水頓時讓他渾身舒暢,一天的疲憊一掃而空。

  洗完澡,李喬跑到種植水稻、紅薯、玉米的地邊看了看。

  水稻和紅薯需要遷秧。

  所謂遷秧就是把它們從育苗池遷到地塊里。

  水稻遷秧又叫插秧。

  「遷秧!」

  李喬盯著秧苗,直接一鍵代勞。

  下一刻。

  水稻秧苗便整整齊齊地被移植到了水田中。

  此時水田的面積是之前的十倍,這些秧苗移植進去後只占了一小塊。

  「遷秧!」

  李喬又盯著紅薯苗,一鍵遷秧。

  頓時,紅薯苗被移植到旱地里,和玉米做了鄰居。

  紅薯加玉米,也只占了旱地的一小部分而已。

  李喬又查看了玉米的生長情況。

  玉米已經有一人高了,頂部開始開花,頂多再有半天就可以採收!

  之後,李喬去了山林,招手把四隻雞蛋收進囊中。

  「好空啊!」

  站在小山頂上,觀看農莊四周,李喬頓時覺得,自己需要多搞點東西進來種養了。

  目前,菜園、畜園、水塘都是空的。

  山林里只養了四隻雞。

  水田、旱地也只種了一部分。

  「不能暴殄天物啊!」

  李喬感慨,這麼好的農莊,怎麼能空著呢?

  最好把這裡所有的土地、山林、水塘都利用起來。

  「嗯,接下來就去弄種子、魚苗、小雞仔、小豬仔之類的,大規模養殖!」

  李喬定下目標,就準備離開農莊。

  【恭喜您本次收穫達到500斤,獎勵也隨之升級,特下發白糖100斤,紅糖100斤,水果糖100斤,桃罐頭100瓶,餅乾100包,火腿100根!】

  喲吼!

  李喬心裡歡呼了一聲。

  這次獎勵明顯豐富了許多。

  白糖、紅糖、水果糖、桃罐頭、餅乾、火腿,在這個時代,任何一樣都是極其緊俏的物資。

  不管是送人還是售賣,都是非常搶手的。

  而且,這些東西,每一樣都有票證來源,不怕別人追查。

  「該出去做飯了!」

  李喬意念一動,回到了自己屋子裡,手裡抱著一顆白菜、兩個土豆。

  他又從儲存空間拿出一塊豬肉、一塊牛肉。

  晚飯就簡單吃點,兩個菜:豬肉白菜燉粉條、土豆燉牛肉。

  ……

  同一時間。

  許大茂和傻柱正撕得不可開交。

  傻柱在食堂里藏了許大茂的褲衩子,正準備丟火爐里燒。

  正好被許大茂看到。

  二人就打起來了。

  許大茂打不過傻柱,只能抱頭鼠竄,跑回四合院,找二大爺主持公道。

  二大爺一聽,這還得了?

  官癮犯了,直接召集全院召開大會,聲討傻柱。

  於是,三天來的第三場全院大會,開始了。

  「有完沒完了,怎麼天天開會啊!」

  院裡鄰居都有怨言。

  畢竟,天天為了點兒芝麻綠豆大的事開會,大家都厭倦了。

  再說,每次開會,主角來來回回就那麼幾個,不是何家就是許家,不是許家就是賈家,要麼就是一、二、三大爺,其他人都是湊數的,有什麼意思?

  「每家每戶都來啊,不許無故缺席!」

  二大爺官癮越來越大,別處無處發泄,只能靠全院大會來過過癮。

  李喬剛吃過飯,就被許大茂拉到大會現場,準備讓他做個證人,修理傻柱。

  李喬對撕逼沒興趣,不過,對於敲詐傻柱,還是蠻有興趣的。

  「傻柱,許大茂說你偷他褲~衩兒,有沒有這回事?」

  二大爺首先發問。

  「什麼偷啊,我那是撿的!」

  傻柱一口否定。

  「你怎麼撿的?在哪兒撿的?」

  三大爺立刻追問。

  「這你得問問許大茂在哪兒幹過啥了。」

  傻柱把火往許大茂身上引。

  婁曉娥盯著許大茂:「你去哪兒了?幹啥了?褲衩子怎麼會丟的?」

  現場響起一片鬨笑聲。

  許大茂滿臉漲紅,支支吾吾:「我……我喝醉了,我哪兒知道我去哪兒了幹啥了啊……」

  婁曉娥恨鐵不成鋼地狠錘了他幾下。

  「聽聽,大傢伙兒都聽聽,這可是許大茂自己說的,他啥都不記得了。」傻柱像得了理似的,挺胸抬頭,說道,「要說這件事兒啊,還得是我最清楚……」

  說著,他就開始講許大茂酒後~調~戲~婦~女,險些犯下QJ罪的事情來。

  他講的繪聲繪色,就如同親眼看到了一般。

  周圍的人也聽的入迷,畢竟,這種桃~色~事件,還是很容易引起人們亢奮的。

  只有李喬知道,傻柱說的完全是瞎編、意淫、遐想。

  許大茂被傻柱這麼一編排,完全是連頭也抬不起來了。

  在這個時代,耍~流~氓是非常嚴重的事情。

  即便未遂,也是要受懲罰的。

  「好你個許大茂,原來你是個流~氓~犯啊!你還騙我說傻柱打你,我看你該打!」

  二大爺義憤填膺,覺得自己被許大茂給騙了。

  婁曉娥更是一邊哭一邊往許大茂臉上撓,撓得許大茂嗷嗷叫。

  傻柱和秦淮茹看到這一幕,同時露出了舒爽和解氣的表情。

  李喬暗中觀察著他們,心中冷笑,傻柱啊傻柱,得意忘形往往無法收場哦!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