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懷茹不甘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馬主任被降級,五車間一片歡騰。

  李喬如願當上鉗工班班長,並且直接升為二級鉗工。

  工資也隨之漲到每月34塊5。

  馬主任倒台,牛小偉也沒必要繼續住院了。

  這貨直接從醫務室跑回車間,找李喬報導,成了李喬的得力幹將。

  至於馬主任的外甥熊勇,現在還在醫院躺著呢,據說大小便失禁,終生要掛著尿袋生活。

  ……

  這天,李喬輕輕鬆鬆幹完一上午的工作。

  到中午下班,他就早早去食堂打飯。

  他來的早,排在最前面。

  這時,秦淮茹進了食堂,看到排隊的人多,她就不想排了。

  她看到李喬在前面,就直接走過去,插在李喬前面。

  李喬:「……」

  嘿,這小寡婦還真是一點不生分啊!

  我都把你兒子、把你婆婆弄成那樣了,你還有臉貼上來?

  咋想的啊?

  不過,轉念一想,秦淮茹的臉皮也確實厚,為了一口吃的,什麼都做得出來,不奇怪。

  「去去去,後面排隊,沒看到有人嗎?」

  李喬直接把她推出去。

  「李喬,我婆婆在家喊餓,她年紀大了,受不了餓,你就讓我插個隊吧?求你了!」

  秦淮茹一臉乞求。

  「少來這套!趕緊滾!」

  李喬臉一冷,手上加力,直接把她推出了隊伍:「我還餓著呢!憑啥讓你啊!」

  旁邊的工人也喊:「大家都是辛辛苦苦排的隊,秦淮茹你後來還想先吃飯,沒道理啊!」

  「不讓就不讓,神氣什麼呀!」

  秦淮茹不爽道。

  這時,她看到了許大茂。

  許大茂排的也比較靠前。

  秦淮茹就直接走過去。

  許大茂一臉色·咪·咪:「來吧,秦姐,我讓你插,李喬那小子一向小氣,別理他!」

  說完,退後一步,給秦淮茹騰出一個位置。

  秦淮茹見此,高高興興的插在許大茂前面。

  隊伍後面,人群中有人不樂意了:「哎,秦淮茹,後面排隊去,總要有個先來後到吧?」

  其他人也跟著起鬨:「就是,我們都辛苦排隊呢,你一來就插在前面,這不合適吧?」

  秦淮茹瞪了那人一眼,撇撇嘴,說道:「這是許大茂替我排的,對吧,許大茂?」

  那人就問:「許大茂,是這樣的嗎?」

  許大茂趁機摟住秦淮茹肩膀,揉來揉去。

  「哎,沒錯,秦淮茹是我姐,我替我姐排個隊怎麼了?是吧,姐?」

  他得意洋洋,趾高氣昂。

  秦淮茹也沒有避開,笑著回答:「是啊。」

  工人們頓時無語了:「什麼人吶這是!」

  秦淮茹扒掉許大茂放在她肩上的手,小聲調笑道:「怎麼著,婁曉娥這幾天又沒讓你上床吶?」

  許大茂嘿嘿笑:「知我者秦姐也。」

  秦淮茹媚眼一瞟:「呸,你有啥想法?」

  許大茂頓時心猿意馬:「只要你去庫房等著我,這頓飯我替你買了。」

  「你不怕我騸了你?」

  秦淮茹特意在騸字上加了重音,不過,她是笑著說出來的。

  許大茂:「不能吧,秦姐。」

  秦淮茹頓了一會兒,低聲道:「就這麼說定了。」

  許大茂咧咧嘴,舔舔嘴唇:「得嘞,秦姐!」

  他非常得意。

  這時,正好輪到秦淮茹打飯。

  秦淮茹:「5個饅頭,給我裝包里,一個土豆,一個白菜!」

  食堂打飯的是劉嵐,她給秦淮茹打好飯,秦淮茹拿著就走。

  「哎哎哎,秦淮茹,你飯票呢?」

  劉嵐喊住她。

  「許大茂替我給!」

  秦淮茹頭也不回地說道。

  劉嵐鄙視許大茂:「你替她給啊?真夠可以的,吃哪個啊?」

  許大茂開心道:「對呀,我請她!你要是能跟她一樣,我也幫你買飯!來,兩個饅頭,一個土豆。」

  劉嵐懶得理他。

  ……

  秦淮茹得到了食物,卻被人占了便宜、看不起,心裡委屈得不行。

  她想了想,只能去後廚找傻柱哭訴。

  來到後廚,發現傻柱正在給領導備菜呢。

  她強忍著淚水,沙啞著聲音,小聲哀求道:「哎,你幫我順幾斤棒子麵行嗎?家裡實在過不下去了。」

  傻柱正忙著和餡,聞言,抬頭看著她,壓低聲音說:「不行,那不成偷了嗎?昨天五車間抓了一個偷米賊,直接被關起來了,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秦淮茹眉頭緊皺,一副楚楚可憐的表情:「家裡真是揭不開鍋了,剛才我去車間借了下個月的糧票,可是這樣寅吃卯糧,什麼時候是個頭啊?我實在是沒辦法了。」

  傻柱無奈嘆氣道:「那也不成。這是職業道德問題,真幹不了啊,姐姐。」

  秦淮茹不信:「得了吧,你平時順的還少啊!」

  這可把傻柱嚇了一跳,他趕緊反駁道:「你怎麼能這麼說呢?我什麼時候拿過糧食啊?我拿的都是領導請客吃剩下的,那是我應該拿的!哦,許他吸工人血,還不許我喝口湯?再說,我帶回去的,不都給你了嗎?」

  秦淮茹見此計不成,就另生一計,只見她走過去,直接摟住傻柱腰:「好傻柱,你就幫幫姐姐吧。」

  傻柱不解風情:「嘿,秦淮茹同志,這是要上美人計了嘿?要不咱們動點真格的?」

  說著就把手放在衣服上,做出脫衣服的動作。

  秦淮茹哪兒怕這個啊,她吃准了傻柱是個有色心沒色膽的貨。

  只見她面無表情,擼起袖子,解開廠服扣子:「來,來啊,脫,脫。」

  這可把傻柱嚇壞了:「別別,別別,秦姐。」

  秦淮茹惱羞成怒:「來,脫啊,我告訴你傻柱,你今天要是不脫,你就不是老爺們!」

  傻柱尷尬:「嘿嘿,你要嚇死我啊,姐。我跟你逗呢,逗呢,幹嘛啊!」

  秦淮茹再也忍不住了,滾燙的淚水流下來,她朝傻柱大喊:「到底要我怎麼著啊,我要不是家裡揭不開鍋了,我至於這樣嗎?棒梗在少·管·所要吃飯,我婆婆要吃飯,小當槐花要吃飯,全靠我一個女人,我能有什麼辦法!」

  「我們車間主任占我便宜,許大茂占我便宜,一大爺占我便宜,現在連你也占我便宜!我是個寡婦,我是個寡婦就得挨欺負嗎我?」

  她聲嘶力竭的哭喊著,發泄著心中的委屈和不甘。

  傻柱被她哭懵了,心中一陣心疼。

  他趕緊好聲好氣地安慰她:「你放心,那棒子麵,我晚上就給你送去,一準兒讓你家餓不著。」

  秦淮茹聽到這話,才止住哭,眼淚汪汪的看著傻柱:「你順廠里糧食,萬一被發現了怎麼辦?」

  傻柱一拍胸脯:「放心,山人自有妙計。」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