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狗咬狗了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快救人!」

  一大爺一看情況,趕緊下令。

  「我來解繩子。」

  秦淮茹搶先跑過去,要幫李喬解繩子。

  當然,她的主要目的還是查看繩子是否被人解開過。

  她看了半天,確定繩子沒被人動過,這才說:「哎呀,繩子太緊了,我解不開。」

  刁三兒鄙視道:「廢物!我刁三兒系的繩子是那麼容易解的?」

  說完跑過去,手中寒光一閃,用匕首把繩子劃斷。

  李喬一看到匕首,立刻裝出驚恐的樣子喊道:「一大爺,一大爺,就是這傢伙搶的我!還有另外一個披蓑衣、戴斗笠的!」

  一聽這話,傻柱不自覺的就想往人堆里躲。

  然而刁三兒這憨貨直接把傻柱拽出來,大言不慚地說:「對!就是我們!你認出來了吧!」

  傻柱:「……」

  敲你媽!

  刁三兒你是人嗎?

  有這麼上趕著認罪的嗎?

  人家還沒審,你特碼啥都抖出來了!

  傻柱到現在也沒弄明白,刁三兒怎麼叛變得這麼快?到底是哪裡出問題了?

  李喬看著他們倆,露出更加驚恐的表情,一下子跳到一大爺身後,大喊:「一大爺,就是他們!就是他們搶我!快報警!快報警!」

  一聽說要報警,傻柱、秦淮茹的臉色變得煞白。

  一大爺、二大爺、三大爺相互對視一眼,也都是滿臉憂慮。

  三大爺:「這樣吧,警肯定是要報的,不過,報警之前,我們先把事情搞清楚。」

  二大爺:「對,我們本來就在召開全院大會,現在繼續!」

  一大爺:「既然二大爺、三大爺都同意,那我們就繼續開會,把事情搞清,也好給院裡的鄰居一個交代。」

  說完,也不管其他人同不同意,直接就把所有人帶到會議了現場。

  ……

  「傻柱,你腦子也該清醒了,你先說!」

  會議現場,一大爺直接點名傻柱,讓他開口。

  傻柱之前一直裝作被打懵了,不吭氣。

  現在只好硬著頭皮說道:「三位大爺,都是我一時糊塗,做了混蛋事,你們可要救救我啊!」

  二大爺:「這麼說,確實是你約刁三兒來搶李喬的錢?」

  三大爺:「正面回答,是或者不是!不許加修飾語!」

  傻柱低著頭,弱弱的答道:「是。」

  一聽這話,全場頓時一片譁然。

  「哎呀,這傻柱真的干出這種事了啊!」

  「不是他親口承認,誰敢相信!」

  「我還以為刁三兒胡說呢,沒想到啊……」

  「嘖嘖,傻柱這膽子……也忒大了,竟敢搶錢?」

  眾人議論紛紛。

  刁三兒大聲說:「怎麼樣,我沒騙你們吧,就是傻柱約我來的。」

  傻柱忍不了了,騰的站起,怒道:「刁三兒,你特碼到底是怎麼回事?有你這麼幹的嗎?把我咬死,你也活不成!」

  他實在想不通,刁三兒這貨到底是怎麼回事,這麼拆台,他們都得玩完,有什麼好處?

  「哼,你還有臉問我怎麼回事?你不仁,就別怪我不義!」

  「什麼不仁不義?」傻柱一頭霧水。

  「你還裝傻?」刁三兒氣不打一出來,「我問你,咱們搶來的錢和東西呢?」

  傻柱瞅了一眼眾人,硬著頭皮說:「分了啊。我不是分給你了嗎?」

  「哼哼。」

  刁三兒冷笑道,「傻柱,虧我之前那麼相信你,你卻淨干下三濫的事,我呸!」

  三大爺見他們一直說不到點子上,就拍拍桌子,道:「不要亂說一氣,說正事兒。刁三兒,你們搶了什麼東西,你說!」

  李喬搶先站起來:「這個我有發言權!」

  一大爺:「也對,你是受害者,你說。」

  「他們搶了我三十五元現金和豬肉、牛肉、雞蛋、白菜、土豆、米、面、油。」

  鄰居們一聽,個個倒吸一口涼氣,乖乖,搶了這麼多東西啊!

  光是三十五元現金就是一筆巨款,大部分家庭都拿不出。

  也有鄰居關注點比較奇特,小聲議論著,「李喬真有錢啊」,「可不嘛,一人吃飽全家不餓,就是能存錢」。

  「傻柱,搶的東西你們怎麼分的?」

  一大爺直接問重點。

  「我三十,刁三兒五塊,外加那些東西,都歸刁三兒。」

  傻柱悶悶的答道。

  「呸!說的好聽,那我錢和東西呢?」刁三兒質問道。

  傻柱一臉懵:「什麼意思?錢和東西不都給你了嗎?你拿回家了啊!」

  「呸!」

  刁三兒再次呸道,「你還給我裝傻!」

  「刁三兒你到底什麼意思?」

  「我的錢跟東西都被你搶了,你說我什麼意思!」

  「被我搶了?」傻柱更懵了。

  「裝,繼續裝。」

  刁三兒冷笑道,「我回家不一會兒,你就偷偷跟到我家,把我打暈,把錢跟東西都搶走了,你以為我不知道?」

  傻柱:「???」

  眾人一聽,呵,這裡面還有故事啊!

  秦淮茹一臉審視的看著傻柱:「你真這麼幹了?」

  傻柱被秦淮茹審視的目光看得發毛,一下子站起來,指著刁三兒道:「你胡說什麼?你說我搶了你的錢跟東西,我還說你搶了我三十塊錢呢!」

  刁三兒冷哼道:「我暈倒之前,看到你影子了,我會看錯?」

  傻柱怒道:「我暈倒前也看到你影子了,我那三十塊錢就是你搶的!」

  一大爺拍桌子:「都冷靜。」

  然後總結道:「這麼說,你們搶的錢和東西都不見了?」

  刁三兒說:「不是不見,是傻柱黑吃黑!」

  傻柱:「……」

  黑你媽!

  有這麼形容自己的嗎?

  二大爺:「這事兒好辦,去傻柱家查查就知道了。」

  說話間,三大爺就帶人去了傻柱家。

  不一會兒,何雨水一臉驚慌的跑出來:「哥,不好了,咱家米、面、糧、油全都沒了!」

  傻柱一聽,傻眼了,米、面、糧、油沒了?不可能啊,不是在缸里藏著嗎?

  「缸里什麼都沒有。」

  三大爺搖頭走過來,「傻柱家裡沒找到錢,東西也被搬空了。」

  傻柱一臉憤怒的盯著刁三兒:「你偷我錢不算,連我家米、面、糧、油都偷?」

  「去你媽的。」

  刁三兒也怒了,「你裝的可真像啊!我家米、面、糧、油也沒了,我就是來找你算帳的,你還先賴上我了?昨晚你盯著我家那些東西看的時候,我就知道你沒安好心,沒想到,你下手這麼快!」

  秦淮茹聽了他們的對話,頓時感覺腦子不夠使了。

  傻柱和刁三兒家都被偷了?

  他們搶的錢和東西都沒了?

  他們相互指責對方偷盜,並聲稱看到過對方影子?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秦淮茹想了想,忽然冒出一個念頭:這兩個傢伙,不會是合夥給我演戲呢吧?不想給我那三十塊錢?

  這個念頭一出來,秦淮茹就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懷疑之心了。

  她看向傻柱和刁三兒的目光就充滿了深深的猜忌。

  呵,男人,果然靠不住!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