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倆賊被坑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不一會兒,秦淮茹抱著一個漆木盒子跑過來。

  漆木盒子上著鎖,她乞求的看向刁三兒。

  刁三兒哼了一聲,走上前,手中寒光一閃,已經把盒子撬開了。

  「哎喲,哎喲,兒媳婦造反了喲……該死的秦淮茹,你不臉喲……那是我的養老錢你也敢搶喲……我留著給我棒梗乖孫買肉吃的錢喲……」

  身後,賈張氏邁著小腳,奮力追趕,眼見追不上,就撲在地上,捶地嚎哭。

  秦淮茹不理她,兀自把盒裡的錢全都拿出來,一張一張數了起來。

  自從秦淮茹嫁過來,賈張氏就逼她每個月給自己三塊養老錢。

  平時家裡再困難,賈張氏也絕不動自己的養老錢。

  「……二八、二九,三十!」

  秦淮茹將錢數了一遍,發現只有三十塊,頓時回頭問賈張氏,「你攢了這麼多年,怎麼才三十塊?」

  賈張氏破口大罵:「那錢是我給乖孫棒梗買肉吃的,是給棒梗留的,你個騷·狐狸,你可不能給傻柱……」

  說著繼續邁動小腳朝這邊追。

  秦淮茹把錢遞給一大爺,一臉無奈道:「我實在只能湊這麼多了,家裡真的沒錢了……」

  一大爺接過錢,加上之前的二十,一共是五十塊。

  距離傻柱該賠的,還差十塊!

  這時,賈張氏終於追了過來,嚎叫著伸手去搶一大爺手裡的錢。

  「還給我喲,這是我的錢喲……還給我喲……」

  賈張氏一伸手,一大爺的眉毛就皺了起來。

  這時,後院傳來一道陰冷的聲音:「賈張氏,你又想挨打是不是?」

  一聽到這聲音,賈張氏的身體猛地一抖,整個人瞬間僵了,伸出去的手定在半空,一動不敢動。

  一大爺冷哼:「秦淮茹,把你婆婆安置好,別讓她再丟人現眼。」

  秦淮茹趕緊把賈張氏拉回原位坐下。

  賈張氏渾身顫抖,嚇得像只鵪鶉。

  一大爺把手裡錢點了一遍,對李喬說:「李喬,你看這……」

  「一大爺,既然沒誠意,那我還是報警吧!」

  李喬直接說道。

  二大爺:「李喬別激動,一定有誠意,一定有誠意!」

  三大爺:「傻柱,你家就湊不出一點兒錢?不像話啊!」

  傻柱:「您也看到了,我家都被搬空了……」

  刁三兒:「都這會兒了你咪那三十五塊錢還不拿出來?」

  傻柱:「咪尼瑪,我沒咪……」

  這時,何雨水從家裡跑過來,一臉淚水:「一大爺,我這裡有一塊五毛六分錢,是我平時攢的……」

  一大爺看著她手裡那疊一分、二分的鈔票,心裡不是滋味。

  這孩子平時不知道是怎麼省吃儉用,才能攢下這麼點錢。

  何雨水在四合院眾多禽獸中,算不得壞人,只是和她哥哥一樣,被秦淮茹洗腦比較嚴重。

  一大爺輕嘆一聲,把錢推回去:「小雨自己留著,剩下的……我來湊!」

  一聽這話,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一大爺身上。

  一大爺也是無奈啊,他想讓傻柱替他養老,那現在就必須保住傻柱,要不然,傻柱這事兒一犯,工作丟了,他養老指望誰去?

  一大媽率先跳出來:「老頭子,你幹什麼?你可別說胡話啊!」

  一大爺瞪了她一眼:「婦道人家,少說話!」

  說完,一大爺轉身回家。

  一大媽跟在後面,叫苦連天:「哎喲,活不了了喲……我們家可怎麼活喲……老頭子哎,你不要犯糊塗喲……」

  一大爺沒理她。

  賈張氏幸災樂禍:「哼,叫你平時裝大尾巴狼,現在也捨不得了吧?」

  秦淮茹瞪了她一眼。

  不一會兒,一大爺拿著一疊鈔票,加在之前的錢一起,遞給二大爺。

  二大爺查了一遍,遞給三大爺。

  三大爺查過後,點點頭,起身交給李喬。

  李喬也不查,直接把錢揣進兜里,問:「還有十塊呢?」

  兩倍賠償是七十。

  現在才收到六十,當然得繼續要。

  一大爺:「刁三兒,該你掏錢了!」

  二大爺:「你小子平時溜門撬鎖,現在該出點血了!」

  三大爺:「不出錢就把你扔回你們院,讓他們打死你!」

  刁三兒一臉苦相:「我沒錢啊。」

  傻柱冷笑:「都這會兒了你咪那三十五塊錢還不拿出來?」

  刁三兒:「咪尼瑪,我沒咪!」

  一大爺:「不許跑題,說錢!」

  二大爺:「刁三兒,要不要我們去你家搜搜?」

  三大爺:「我去。」

  刁三兒一聽,趕緊妥協:「我掏,我掏!」

  他作為一個扒手,家裡肯定藏著很多見不得人的東西,被三大爺這老雞賊一搜,指不定要少什麼呢。

  所以兩廂比較之下,刁三兒覺得,還是掏錢比較划算。

  只見他伸手就解了褲子。

  現場的女人們頓時一片驚叫,都轉臉、捂眼不敢直視。

  秦淮茹:「哎呀,刁三兒,你幹什麼呀?大庭廣眾之下脫褲子,你想耍·流·氓啊你!」

  說著還瞄了一眼。

  刁三兒一臉懵:「我掏錢啊。」

  一大爺:「別磨磨蹭蹭,快掏。」

  刁三兒不情不願的翻過褲·衩兒,在靠近大腿根的位置摩挲了一陣,掏出一疊鈔票。

  數了數,又把多餘的塞了回去。

  「給,十塊。」

  刁三兒把帶著體溫以及體味的鈔票遞給一大爺。

  一大爺一臉嫌棄,這特麼怎麼數啊?我數鈔票的時候,還習慣沾唾沫呢,這不是坑我嗎?

  李喬率先站起來,表態道:「說好啊,這種髒錢我是不要的,太髒了!」

  刁三兒不服:「錢還分髒淨啊?」

  李喬:「反正你這錢就不行。」

  一大爺也不想沾刁三兒這有味的錢,揮手對刁三兒說:「換換,去換換!」

  刁三兒拿著錢跟眾人換,可誰也不想跟他換。

  畢竟,他這個藏錢的地方,實在太噁心了。

  刁三兒氣憤:「嘿,我就不信我這錢換不出去。十塊五換十,有沒有人換?」

  一聽說十塊五換十,許大茂動心了:「我換!」

  婁曉娥錘他:「要死啊,他錢那麼髒!」

  許大茂:「十塊五換十啊,一倒手就賺五毛,它不香?」

  說完,也不顧婁曉娥的反對,掏出十塊錢,跟刁三兒換了十塊五。

  婁曉娥捂鼻子:「這錢你得洗幾道,不然不讓你進家門!」

  許大茂樂得後槽牙都露出來了:「我洗,我洗。」

  刁三兒換到錢,就不情不願地遞給一大爺。

  三位大爺一一點過後,就遞給李喬。

  李喬直接揣兜里,說道:「現金賠償算是馬馬虎虎,那我的物品損失以及精神賠償呢?」

  一聽這話,傻柱和刁三兒都是一臉哭喪。

  還要賠啊?

  天啊,這次真是虧大了!

  這特碼是搶了個天坑嗎?

  李喬:呵呵,你們才知道啊?

  我就是要坑到你們懷疑人生!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