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二大爺遺憾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賈張氏,賠錢!」

  一大媽率先發難,把自己被扯爛的褲子展示給眾人看,博取同情。

  這一手,頓時把賈張氏搞懵了。

  惡人先告狀?這不是自己的拿手好戲嗎,怎麼被一大媽搶先了?

  而且,不是自己敲詐易中海嗎?怎麼反過來了?

  「哎喲,沒天理喲,我被打成這樣,你不賠我錢反倒要我賠你錢,大家說說,世上有這麼蠻不講理的人嗎?」

  賈張氏捶地大哭。

  眾人誰也沒理會她,都作壁上觀,包括傻柱和秦淮茹。

  賈張氏平時就是個蠻不講理的人,現在碰到個比她還不講理、還蠻橫的,她頓時就沒招了。

  罵吧,罵不過人家。

  打吧,打不過人家。

  耍橫,別人比她還橫。

  就算是裝弱小,人家一大媽也一樣是女流,人家也可以裝弱小。

  所以,賈張氏碰上一大媽,可以說是完敗。

  不僅被按地上爆錘一頓,還被撕爛了嘴。

  「賈張氏,今天這頓打是你自找的,你要是不服,以後儘管找我,老娘陪你練到底!」

  一大媽叉著腰,氣呼呼的說道。

  賈張氏哪敢有半點不服啊,即使有,這個時候也不敢說。

  只見她捶地嚎啕:「秦淮茹你個死女人,你看著我被打你都不幫忙,我是你婆婆你這麼絕情……東旭哎,我的東旭哎,你看看你娶的這個婆娘喲……」

  眾人懶得聽她嚎,秦淮茹也裝作沒聽見。

  秦淮茹一直看著傻柱,眼神里滿是乞求。

  傻柱這二貨終於從看熱鬧中清醒過來,迎上秦淮茹的目光,不由得哼了一聲。

  他還能說什麼呢?

  打秦淮茹一頓?

  打一大爺一頓?

  鬧得滿城風雨、人盡皆知?

  算了吧。

  傻柱在心裡對自己說道。

  反正自己被戴的綠帽子又不止這一頂。

  自己能原諒秦淮茹跟許大茂進倉庫,就能原諒秦淮茹跟一大爺鑽樹林。

  這個女人,她也不容易啊!

  傻柱在心裡一遍一遍安慰自己、理解秦淮茹。

  終於,他直面秦淮茹,說道:「秦姐,你真是個浪漫的人,香山的紅葉,真的紅了。」

  說完,視線就朝遠處的香山看去。

  目之所及,層林盡染,香山紅遍,一派秋日盛景。

  秦淮茹感動落淚,走到傻柱身邊,喃喃道:「對不起,對不起……」

  「別說了。以後這風景,我陪你看。」

  傻柱看著遠方,淡淡的說道。

  一大爺見傻柱這樣,就知道,傻柱釋懷了。

  於是趁機說:「傻柱,男子漢大丈夫就該心胸寬廣……」

  「一大爺,不想挨打的話,就閉嘴!」

  傻柱冷冷道。

  一大爺被噎了一下,訕訕住口。

  這時,賈張氏又罵開了:「傻柱,你這個慫包,沒想到你這麼沒用,我真後悔找你幫忙,找頭豬也比找你強……東旭哎,你要是活著多好啊,你媽我就不會受這種欺負喲……」

  秦淮茹向一大爺使了個眼色。

  一大爺立刻瞭然,對一大媽說:「老婆子,咱們不跟她一般見識,她這種人不值當的。」

  一大媽還在心疼自己的褲子:「這可是新褲子啊,我才穿了一水,就被她扯爛了。」

  一大爺:「不就一條褲子嘛,回頭我給你買,買最時新的滌綸褲。」

  一大媽:「賈張氏,褲子不用你賠了,便宜你了。」

  頓了頓,又說:「你也別想再詐我家老頭子錢,咱們兩家就算扯平了。」

  秦淮茹趕緊說:「對對,扯平,誰也不欠誰。」

  賈張氏:「秦淮茹,這裡有你說話的份兒?我們老賈家什麼時候輪到你做主了?」

  一大媽上前一步,舉起巴掌:「賈張氏,你是不是又想吃巴掌!」

  賈張氏趕緊捂臉:「扯平就扯平,誰讓我家出了個吃裡扒外的白眼狼呢!」

  說完,狠剜了秦淮茹一眼,喊道:「還不過來扶我起來。」

  秦淮茹和傻柱趕緊過去扶起賈張氏。

  賈張氏一身的泥巴和樹葉,臉也被打腫了,嘴也被撕破了,頭髮被揪下兩綹。

  可謂是慘到了極致。

  這一趟,屁沒撈到,白挨一頓打。

  賈張氏:我怎麼這麼命苦喲!

  就在他們準備下山的時候,迎面遇到了兩個人。

  「哎呀,這不是二大爺嗎?」

  傻柱驚訝道。

  只見二大爺兩口子也爬到山頂來了。

  二大爺看到他們要下山,頓時嘆氣道:「哎,來晚了。」

  一大爺皺眉:「他二大爺,聽你這話,好像知道我們在山上啊?」

  二大爺趕緊搖頭:「沒有,沒有,我們老兩口也是聽說香山楓葉紅了,上來隨便看看的,隨便看看,呵呵。」

  這時,二大媽看到一大媽和賈張氏都是一身的泥土,頓時跑過去,驚訝道:「哎呀,這是怎麼了?打架了?還是被野豬攆了?」

  賈張氏想讓二大爺為她做主,可剛想開口,就被一大媽舉起的巴掌給嚇回去了,只好閉嘴不說話。

  一大媽:「嗐,哪兒打架啊,這不上山的時候不小心腳滑,摔了一跤嘛!」

  二大媽:「倆人一起摔?」

  一大媽:「不不,各摔各的。」

  二大媽:「哦,這摔得可真狠,嘴巴都爛了。」

  一大媽:「可不嘛,山上樹多,樹枝子劃的。」

  一大爺對二大爺說:「就不耽誤你們看紅葉了,我們先下山。」

  說完,就帶頭朝山下走去。

  一大媽、秦淮茹、傻柱、賈張氏也跟著下去了。

  看著他們走遠,二大爺惋惜道:「來晚了,來晚了,我們一定錯過什麼好戲了!」

  二大媽:「是啊,看他們那樣子,說不定是在山上打架了。」

  二大爺:「要是早來一步,我就能發揮我二大爺的威風了。」

  這個老官迷,時時刻刻都在想著耍官·威。

  二大媽:「難道是一大媽跟賈張氏打架?」

  二大爺:「嗯,很有可能。」

  突然,二大爺一拍大腿:「機會!這是我的機會啊!」

  二大媽:「啥機會?」

  二大爺:「只要抓住一大媽跟賈張氏打架這件事,我就能把一大爺拉下馬,而我就能坐上一大爺之位,成為咱們大院最有權威的人,嘖嘖,那才是我的最大願望啊。」

  說完,轉身就下山。

  二大媽:「誒,老頭子,不看紅葉了?」

  二大爺:「看個屁,紅葉重要還是官位重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