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坑死傻柱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傻柱跪了。

  跪在李喬面前。

  看到李喬沒事,大龍小龍無聲消失。

  這時,一大爺、二大爺、三大爺、秦淮茹、許大茂他們來了。

  傻柱怕丟人,趕緊扯著李喬的衣服,低聲說:「讓我起來。」

  他的腿彎被李喬踢了一下,就像點了穴似的,起不來。

  李喬不為所動。

  「兄弟,求你了,別讓哥丟臉。」

  傻柱小聲乞求。

  這要讓院裡人看到他跪在李喬面前,他以後還怎麼在院裡混啊!

  特別是在許大茂面前!

  他這輩子都仗著武力拿捏許大茂呢!

  「想起來啊?」

  李喬嘿嘿一笑,搓搓手指,「要面子可就要錢受罪了!」

  傻柱趕緊把剛收來的錢全都塞給李喬:「快,快幫我!」

  李喬抓過錢,往兜里一揣,然後趕在眾人看到之前,把傻柱拎了起來。

  傻柱還是有點腿軟,但好歹是站著的。

  「怎麼了,傻柱,叫你收錢,你怎麼收了這麼久?是有誰不想交嗎?」

  一大爺看到傻柱,就大聲問道。

  傻柱弓腰揉著膝蓋,說道:「哪兒能啊一大爺,都交了都交了。」

  一大爺看向李喬,開口道:「李喬啊,白天你不在,所以給聾老太太過大壽的事兒,就沒提前跟你商量,你不要有想法。」

  李喬笑笑,不說話。

  二大爺:「聾老太太八十六了,是我們院的壽星,這是我們院的光榮!」

  三大爺:「我們要給聾老太太辦一個風風光光的壽宴。」

  秦淮茹:「對,聾老太太過大壽,我們這些晚輩都該儘儘孝心!」

  許大茂:「我下個月過生日,大家也來啊!」

  秦淮茹:「閉嘴,許大茂!」

  一大爺問傻柱:「一共受到多少錢了?」

  傻柱尷尬的瞄了眼李喬。

  錢都在李喬兜里揣著呢,傻柱也沒數過,於是含糊道:「大概……可能……也許有十塊錢吧!」

  「才十塊?」

  二大爺皺眉,「這錢怕是不夠啊!」

  三大爺:「不是怕是,而是肯定。」

  秦淮茹:「怎麼才這麼點錢?院裡就沒有錢人嗎?」

  說著,眼珠就不斷往李喬身上瞟。

  那意思很明顯了,李喬是有錢人,該多掏!

  李喬繼續不說話,笑眯眯的看著他們表演。

  他已經確定了,這幫人就是來逼捐的。

  他們怕傻柱一個人幹不了,所以過來幫忙。

  當然,這些人里,許大茂可能是個例外,這貨就是來攪混水的。

  一大爺:「雖說咱們這是自願捐獻,不過嘛,捐的多少,也不能太隨意,大家說是不是?」

  二大爺:「對!拖家帶口跟單獨過日子,這壓力可不一樣!」

  三大爺:「單獨過日子的,應該多捐點!」

  秦淮茹:「三位大爺說得對!」

  許大茂:「那我下個月過生日,只請單獨過日子的!」

  秦淮茹:「閉嘴!」

  一大爺笑呵呵的看向李喬:「李喬啊,不是大爺多嘴,大爺想問問,你這次捐了多少啊?」

  二大爺:「李喬,你可是我們院現在最有錢的人啊。」

  三大爺:「對,你還單獨過日子,一人吃飽全家不餓!」

  秦淮茹:「你平時吃得那麼好,頓頓大魚大肉,給聾老太太過大壽,你可不能小氣!」

  許大茂:「我……」

  秦淮茹:「閉嘴!」

  李喬聽到一大爺的話,就笑著看向傻柱,說道:「傻柱,我剛剛已經捐錢了,對吧?」

  傻柱迎著李喬的目光,顯得有點膽怯。

  也不知道為啥,剛才那一跪之後,傻柱就對李喬產生了莫名的畏懼。

  而且是從心底的畏懼。

  「是是,捐了,捐了。」

  傻柱趕緊答道。

  二大爺:「他捐了多少?」

  三大爺:「公布一下!」

  秦淮茹:「讓大家都知道!」

  傻柱怯怯的看向李喬,似乎在詢問該怎麼回答。

  李喬笑道:「我捐了……十塊?二十塊?」

  傻柱渾身一顫,震驚的看著李喬。

  一大爺:「到底是十塊還是二十塊?」

  二大爺:「怎麼連具體數字都記不清了?」

  三大爺:「不要含糊,要精確!」

  秦淮茹:「十塊不夠,二十塊還湊合!」

  李喬笑咪咪看向傻柱:「傻柱,我錢不是交給你了嗎?到底是十塊……還是二十塊?」

  傻柱都懵了,在眾多眼睛的注視之下,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李喬繼續給他施加壓力:「傻柱可能是收錢太多,腦子一時記不清了,我記得我剛剛給他的是十……二十……」

  「十,十,十。」傻柱趕緊接話,「我記起來了,是十塊,十塊!」

  秦淮茹不滿:「怎麼才十塊?」

  三大爺:「確實不多。」

  二大爺:「比我還摳。」

  李喬:「傻柱,要麼我多捐點?二十?」

  傻柱:「不不不,十塊就挺好,捐多了浪費啊!」

  李喬:「唉,不是我不捐,是傻柱不肯收啊!」

  眾人:「……」

  一大爺:「算了,十加十,這次能收到二十塊,也算是不容易了,夠辦了就行!」

  說完,就轉身離開了。

  二大爺:「傻柱,一會兒你來給我交帳!」

  三大爺:「李喬,我記禮的時候,會把你名字記在最前面。」

  秦淮茹:「捐十塊就記前面?這也太勢利眼了!」

  許大茂:「李家小子好樣的,我才捐了五毛……」

  秦淮茹:「閉嘴。」

  幾人離開了。

  傻柱也偷偷摸摸的想走。

  李喬笑嘻嘻的說道:「傻柱,你可要記住啊,我捐了十塊,連著其他人的,一共是二十,交帳的時候,可一分不能少啊!這次壽宴,可全指望你啦!」

  傻柱:「……」

  敲你媽!

  血虧啊!

  這次真的是血虧!

  不僅一分錢沒收到,還要倒貼進去二十塊!

  傻柱想哭。

  早知道就不自告奮勇來收錢了!

  瑪德,本想趁著收錢好好宰李喬一筆。

  沒想到,最終被宰的卻是自己!

  傻柱灰溜溜的走了。

  李喬關上門,往床上一倒,把兜里的錢掏出來,查了一遍。

  「十塊零一毛!」

  李喬咧嘴一笑。

  自己付出了一毛錢,賺回來了十塊零一毛!

  這波,不虧!

  再加上還有十塊錢禮金。

  「到時候我名字記在禮單的最前面,也可以在鄰居中風光一把!」

  最關鍵的是,這十塊錢禮金不用自己出啊!

  自己不出錢,卻得到了最風光的名聲!

  這波,血賺啊!

  李喬沒有興奮太久。

  把錢往空間裡一扔。

  他就進入農莊,繼續研究那些能帶給他能量的種子。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