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以其人之道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傻柱搶我不讓報警,二大爺偷我,又不讓報警,我想問問,咱們這大院,是法外之地嗎?」

  李喬質問道。

  一大爺和三大爺面色尷尬。

  這時,二大媽突然做出驚人之舉。

  只見她哭著爬上梯子,朝李喬家房頂爬去。

  「二大媽,你幹什麼?快下來!」

  眾人在下邊喊。

  「我不活了!我活不下去了!」

  二大媽站在屋檐邊,哭著大喊。

  「快下來!你這樣鬧有什麼用?」

  一大爺說道。

  「活不成了,我就從這兒跳下去!」

  二大媽指著下邊。

  眾人頓時手忙腳亂,有勸的,有拉的,還有拿著被子準備接的。

  許大茂拿來一把鏟子,興沖沖等著。

  李喬問:「你幹啥啊?」

  許大茂揮揮鏟子:「還能幹啥,一會兒鏟屍唄!這跳下來還能有囫圇的?」

  李喬拍著他的肩膀哈哈大笑。

  眾人的眼神像錐子一般射向他們。

  婁曉娥狠錘許大茂:「要死啊你,說的什麼鬼話!」

  許大茂一臉無辜:「什麼叫鬼話?我鏟屍也有錯啊!」

  說完還朝二大媽喊:「二大媽,你一會兒往這邊跳,這邊沒狗屎,你要是跳到狗屎上,碎成一灘,我可連狗屎給你鏟一塊兒了啊,到時候你可別怪我!」

  婁曉娥追著許大茂捶:「不讓你說,你還說,還說!」

  許大茂抱頭逃竄:「沒天理啊,我幫忙還挨打,臭娘們兒真不是東西!」

  這一鬧,現場一點跳樓的氛圍都沒有了。

  二大媽站在房檐上,愣愣的。

  她在想,自己跳下去,真會碎成一灘?

  她瞅瞅下邊,還真有幾泡狗屎。

  真要是鏟一堆兒了,怕是有點磕攙吧?

  閻王爺那兒怕是也會嫌棄的吧?

  她雙腳就不自覺的,向旁邊移了移。

  「行了,行了,別演了,下來吧!」

  李喬看不下去了。

  這種戲一點意思都沒有,還不如回屋睡覺呢!

  一大爺皺眉:「這怎麼能是演戲呢……」

  「那你就讓她跳!現在就跳!」

  李喬打斷一大爺,說道。

  一大爺一下子就不知道說什麼了。

  這小子不按套路來,出人意料啊!

  三大爺:「行了,李喬說得對,別演了!下來吧!」

  然後轉頭對李喬說:「你也別裝了,要報警你早跑出去了!有啥條件就提!這大半夜的,真以為公家會為這點兒事勞心費力?最後大概率還是交給社區調解,拖的時間更長。還不如我們現在就地解決,還能回屋睡個回籠覺!」

  李喬眼睛一亮,嘿,沒想到,三大爺是個明白人啊。

  許大茂:「李家小子,三大爺說的有道理。公家不是你想怎樣就怎樣,要不然傻柱早被我送進去八百回了。要我說,你就讓二大爺賠你錢,賠錢比殺了他還難受……」

  傻柱:「嘿,許大茂,你又在滿嘴跑火車是吧?什麼叫把我送進去八百回啊?你送的進去嗎你?」

  許大茂:「聽聽,多囂張!我也想把他送進去,可公家不聽我的啊!」

  李喬打了個哈欠,說:「我也困了,想早點睡覺。」

  三大爺趕緊借坡下驢:「大家也都困了吧?好,那咱們抓緊時間解決問題。二大媽,趕緊下來,上面多危險!二大爺,你也別跪著了,該怎麼解決,跟李喬好好商量!」

  一大爺看到這種情況,就知道事情有回寰的餘地。

  二大爺抬頭,對李喬說:「我願意加倍賠償!」

  李喬擺擺手,說:「大家先看看他們偷的是什麼再說!」

  一大爺趕緊對傻柱說:「上去,把他們鉤的東西弄下來!」

  「好!」

  傻柱蹭蹭蹭爬上梯子,很快就把鉤子上的東西取了下來。

  「還挺沉!裡面什麼啊這是?」

  傻柱一邊下來,一邊問。

  到地面上,放下一看。

  秦淮茹:「這不是二大爺買的瓜子花生嗎?」

  許大茂:「對呀,不是說都霉變了嗎?」

  婁曉娥:「二大爺偷這東西幹什麼?」

  二大爺和葛禮也懵了。

  二人看著這些東西,腦子有點轉不過來。

  他們明明偷的是甜米酒啊?怎麼會變成這些東西?

  「誰說是霉變的?」

  李喬走過去,一本正經地說,「這裡面明明裝的是好東西,不信我拿給你們看!」

  說著,解開第一個袋子,伸手進去抓。

  「看好,這裡面是瓜子!」

  說話間,李喬從裡面抓住一把瓜子。

  完全沒有霉變的瓜子!

  向眾人展示。

  眾人懵了。

  秦淮茹將信將疑地捏了幾顆瓜子嘗嘗,然後說:「好瓜子,確實是好瓜子啊!」

  此時,李喬打開第二個袋子:「看好,這裡是花生!」

  說話間,手裡抓著一把花生,向眾人展示。

  傻柱嘗了幾顆花生,點頭道:「好吃,比之前的還好吃!」

  眾人頓時紛紛上前爭搶。

  李喬又打開第三個袋子:「這是糖果!」

  話落,他手裡抓著一把糖果。

  而且還是少見的水果糖。

  眾人更是一搶而空。

  之後是核桃、葡萄乾、蠶豆、青豆,一樣不少,全都被李喬抓了出來。

  眾人吃得可開心了。

  就連一大爺和三大爺也吃了,讚不絕口。

  一大爺:「看來我們之前冤枉李喬了!」

  三大爺:「是啊,很可能是二大爺和葛禮在搗鬼!」

  二大爺和葛禮把頭埋的低低的,不敢直視眾人。

  李喬:「二大爺,你冤枉我也就算了,臨了還要把這些東西偷回去!你真是一點虧都不想吃啊!你忘了這是我花七十五塊錢買的嗎?」

  三大爺:「對,七十五塊,這可是人家李喬花三倍賠償買的!」

  一大爺:「李喬,你現在有什麼要求,儘管提。」

  李喬:「我要求也不高,我當初給了他三倍賠償,現在,他也得給我三倍!」

  一大爺:「七十五的三倍?」

  三大爺:「二百二十五?」

  聽到這個數字,現場頓時一片倒吸冷氣的聲音。

  二大爺更是臉色蒼白。

  他終究還是沒能躲過這個數字啊!

  李喬點點頭:「二百二十五,少一分都不行!」

  一大爺立刻看向二大爺:「你表個態吧!」

  還沒等二大爺說話,二大媽飛奔回屋:「我拿錢!我拿錢!」

  說話間,二大爺的兩個兒子已經從屋裡跑出來,抱著兩個抽屜,把錢往外倒。

  二大爺頹喪的坐在地上。

  那可是他辛辛苦苦攢下來的私房錢啊,被兩個小兔崽子給翻出來了。

  很快,二大媽也拿著一個紙袋跑出來,打開層層包裹,裡面是一沓嶄新的大團結。

  一看到這沓錢,鄰居們眼睛都發直。

  「嘿呀,二大爺家真有錢啊!」

  許大茂都被震驚了。

  大家一直以為,大院裡最富的是一大爺,沒想到,二大爺才是悶聲發財的典型。

  「李家小哥,錢!」

  二大媽湊齊一疊錢,數了又數,這才交到李喬手上。

  李喬看也沒看,抓過來直接揣兜里。

  「我也不占你們便宜。」

  李喬收了錢,把那些東西提起來往二大爺面前一扔,笑道,「我想,二大爺你偷這些東西是給聾老太太過壽的吧?好啊,到時候在壽宴上你可要拿出來給大家分分啊!剛才大家可都看見,我拿出來的都是好東西!」

  一大爺:「嗯,我們都看到了!」

  三大爺:「放心,壽宴上保證讓大家吃好喝好!」

  二大爺看著面前的東西,想死的心都有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