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葛禮變太監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二大爺被群毆一頓,傷勢頗重。

  他向廠里請了病假,在家休養。

  一大爺那記狀似無意的「斷子絕孫腳」,直接讓他萎~了。

  下半生大概率只能學學東方不敗繡花了。

  至於一大爺為啥這麼狠?

  還用問麼?

  二大爺暗中搞「倒易聯盟」,目標直指一大爺,一大爺能饒得了他?

  別看一大爺表面笑呵呵,但背地裡下起黑手來,那是真狠啊!

  李喬也兌現承諾,給大家發錢。

  當然,因為這幫鄰居當時太興奮,拳腳並用的,誰也記不清自己到底打了多少下。

  所以經過商量,最終以每人一塊錢結算。

  許大茂:「咱不圖錢,咱就圖個爽!」

  眾鄰居:「對對對,咱們就是看不慣二大爺那囂張樣!」

  當然,能有錢就更爽了!

  雖然只是一塊錢,但拿到錢的鄰居們個個都樂得跟朵花似的。

  李喬也給一大爺送去一塊錢。

  一大爺嚴詞拒絕:「你可別誹謗我啊!這錢我不要!我也就是不小心碰了他一下……」

  李喬嘿嘿一樂,要說腹黑,還得看一大爺啊。

  令李喬意外的是,二大媽娘仨兒也不要錢。

  李喬本以為他們會獅子大開口,沒想到他們一分錢都不要。

  不過,仔細一想,李喬也就明白了。

  經過這次的事,這娘三兒已經知道反抗二大爺了。

  至少這顆反抗的種子已經在他們心裡種下了。

  這一點,從他們毆打二大爺時的那股凶勁、狠勁就能看出。

  只要這顆種子種下,生根發芽就是遲早的事。

  二大爺這個「家暴狂魔」,以後的日子就可想而知了。

  這不比把他送進去更能折磨他?

  施暴者反被施暴,二大爺家的好戲,這才剛剛開頭!

  「二大爺這邊算是告一段落,下面,就該清算另一個老東西了!」

  李喬目光凝了凝,折射出一抹兇狠。

  ……

  夜裡。

  李喬剛準備睡覺,就聽到敲門聲。

  「喬哥,有好消息。」

  是大龍的聲音。

  「葛禮?」

  「嗯。」

  「走。」

  李喬抓起一件外套,就跟大龍小龍出門了。

  三人穿過幾條胡同,來到一個大院外面。

  大龍、小龍縱身上了院牆,站在上面笑眯眯看著李喬。

  院牆足有三米多高。

  李喬一下子就明白了,這倆小子是要試探自己啊!

  上次李喬一招制服傻柱,他們親眼看到,肯定產生了好奇。

  李喬也不藏著,找到院牆上有坑窪的地方,一個助跑,蹬著坑窪,奮力一躍,準備抓住院牆邊緣。

  可惜還是差了十幾公分。

  好在大龍小龍及時出手,抓住他的手臂,向上一提,把他拉到了院牆上。

  「嚯!」

  李喬看著腳下三米多的高度,微微眩暈。

  他的力量、體質雖然都有所增強,但跟大龍小龍這樣的練家子相比,還是差得遠。

  系統給出「戰5.5渣」的評價還是精確的。

  「哥,喬哥有我們練武半年的水平了。」

  「嗯。」

  聽到大龍小龍的評價,李喬心裡還是很得意的。

  他才提升了0.5的力量和體質,就相當於大龍小龍練武半年。

  那提升1點的話,豈不相當於他們練武一年?

  他每十二天能提升0.5。

  也就是說每二十四天,就相當於他們一年。

  這麼一算的話,他的提升速度還是很樂觀的。

  李喬咧嘴一樂,對大龍小龍說:「你們就不問問我哪裡來的功夫?」

  大龍:「沒必要問。」

  小龍:「你不也沒問我們嘛。」

  李喬:「嗯,走。」

  三人跳下院牆,朝一個廢棄的花園跑去。

  「喬哥,葛禮跟那個女人的事露了,對方正在到處找他。」

  「你們發現他了?」

  「嗯,就藏在花園裡。」

  「通知對方了嗎?」

  「通知了。」

  「那咱們等著看好戲吧!」

  李喬他們在花園附近的一顆樹上藏好。

  很快,一隊人就衝進花園到處搜查。

  領頭的是個穿青衫的中年人。

  此人雙目如電,精光內蘊,一看就是高手。

  「鐵護院,沒找到!」

  手下匯報導。

  鐵護院眉頭皺了皺。

  這時,小龍手臂一抖,一條蛇無聲無息地從袖筒里出來,朝花園一處灌木叢鑽去。

  下一刻。

  「哎呀,蛇!」

  一個人驚慌的從灌木叢跳出來。

  正是葛禮。

  「老東西,讓我們好找啊!」

  鐵護院冷冷道。

  「饒……饒我!饒我!」

  葛禮一看到鐵護院,就嚇到渾身發抖。

  他幹的事,只要一暴露,就絕沒好下場。

  他一向很謹慎,也不知道這次怎麼了,竟然被對方發現了。

  「來,搬椅子!」

  鐵護院招招手道。

  下一刻,一把鐵椅子被抬了上來。

  奇怪的是,這椅子中間是空的,有一個十幾公分的窟窿。

  鐵護院把葛禮按在鐵椅上。

  「脫!」

  鐵護院指著葛禮的褲子。

  葛禮已經嚇懵了。

  有兩人上前,把他褲子拽下去,讓他下身精光。

  鐵護院冷笑一聲,手裡不知什麼時候多了一道繩子。

  繩子有手腕粗細。

  一端系了個黑疙瘩,足有拳頭大小。

  繩子浸過水。

  有點類似流星錘。

  鐵護院把繩子揮舞起來。

  「嗚——嗚——」

  繩子在空氣中發出詭異的聲音。

  葛禮臉色慘白,被人按在鐵椅上,一動不能動。

  「砰!」

  繩子一端突然擊出,黑疙瘩以一個詭異的弧度,從鐵椅下方鑽入,直擊要害。

  「嗷——」

  葛禮的身體驟然緊繃,如同被雷電擊中一般,整個人都僵住了。

  「嘶——」

  大樹上,李喬、大龍小龍看到這一幕,都禁不住倒吸一口涼氣,感覺下身涼颼颼。

  「嗚——嗚——」

  「砰!」

  「嗚——嗚——」

  「砰!」

  葛禮一共挨了五下。

  「鐵護院,已經爛了。」

  手下匯報導。

  鐵護院這才丟掉繩子,走上前去,揪住葛禮頭髮,說道:「三天之內,把你房產地產變現,錢送到潭柘寺,然後滾出四九城!聽明白了嗎?」

  葛禮已經半死了,聲音微弱道:「明……白……」

  鐵護院一腳把他踹下鐵椅子,示意手下先離開。

  鐵護院的目光朝李喬他們這邊瞅了一眼,然後手腕一抖。

  「嗤!」

  一個小圓團疾射過來。

  大龍伸手一抓,將圓團抓在手裡。

  打開一看,竟是一張五元紙幣包著一顆小石子。

  「謝了。」

  鐵護院隔空抱拳,然後轉身離開,只留葛禮在地上痛苦抽搐。

  「這人好厲害!」

  大龍甩甩手,嘆道。

  剛才接那個小圓團,竟把他震得手心酸麻,對方力道之強,可見一斑。

  李喬:「倒是個知恩圖報的。」

  大龍把五塊錢遞給李喬。

  李喬擺擺手:「你們分了。」

  說完就跳下大樹,回家睡覺。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