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傻柱受誘惑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怎麼會是軋鋼廠?」

  李喬看著眼前的廠區,懵了。

  離開雜貨鋪後。

  對方便拎著苞穀米碴子,直奔軋鋼廠。

  李喬跟在後面,疑竇叢生。

  「難道這袋苞穀米碴子是給廠里某個人的?」

  容不得他多想,對方已經從一個側門進了廠區。

  由於國慶放假,廠區里空蕩蕩的。

  那人直接朝工廠食堂方向而去。

  李喬也趕緊跟上。

  ……

  工廠食堂。

  「師父,今兒國慶節,您都不休息一天嗎?」

  馬華一邊切著手上的蘿蔔,一邊對傻柱說道。

  傻柱坐在椅子上,多少有點心神不寧。

  聽到馬華的話,就不耐煩的說道:「休息什麼呀?咱們做廚子的,越是放假,咱們就越忙!」

  馬華:「為什麼呀?」

  傻柱:「這都不明白?人放假,嘴不放假啊!一天三頓,你能少了?特別是這種節慶,那就是廚子最忙的時候!」

  馬華:「廠長也真是的,廠里都放假了,還讓咱們給他備菜,一點兒都不體諒咱們。」

  傻柱:「嘿,你小子這就抱怨上了?」

  馬華:「哪敢兒啊師父!我這不替您打抱不平嘛!」

  傻柱:「少來!廠長讓我給他備菜,那是信任我的手藝!他咋不讓馬師傅、陳師傅備呢?那是信不過他們!」

  馬華:「師父您的譚家菜算是咱廠一絕!」

  傻柱:「這話我愛聽!你小子好好學,我這幾道拿手好菜,夠你吃一輩子的!」

  馬華:「得嘞,您就瞧好吧!」

  正說著話,廚房外一道人影閃過。

  傻柱看到那道人影,表情驀地一緊。

  站起來對馬華說:「你先把配菜都準備好,晚上廠長要請幾桌重要客人,咱們可馬虎不得。」

  馬華:「知道了,師父。」

  傻柱便背著手,朝外面走去。

  到了外面,看到那道人影進了倉庫。

  他四處看看,見無人注意,便也朝倉庫走去。

  不遠處。

  李喬從角落裡走出來,看著傻柱的背影,有些驚訝。

  竟然是傻柱?

  ……

  倉庫。

  「何師傅,您來了?」

  一個人影從陰暗中走出來,對傻柱說道。

  傻柱朝倉庫外看了幾眼,趕緊拉著對方回到陰影里,急切道:「你怎麼到這裡來了?」

  「何師傅,您沒按約定行事,我不得不親自來找您。」

  「誰說的!我不一直都按你們說的做嗎?」

  「那我放在盛和店的東西,您為什麼不去拿?」

  「我……」

  傻柱一時語塞,道,「我那不是沒時間嘛,一直沒得空去!」

  對方冷笑:「都半個多月了,您一直沒時間?」

  傻柱無法解釋,只好閉口不言。

  對方從黑暗中拎過一個袋子,道:「您沒時間,我就親自給您送來了。」

  傻柱見到袋子,頓時像觸電似的後退幾步,擺手道:「不不不,這東西我不要。」

  對方逼近他,說:「這是我們約定的,您難道要違約?」

  傻柱:「可也不能讓我幹這麼危險的事情啊!」

  對方:「誰說危險?您只要把這些東西給你們廠長吃就行!對一個廚子來說,這太簡單不過了。」

  傻柱:「不行,不行!這不符合職業道德,這事兒我不能幹!」

  對方頓了頓,換了一種語氣,道:「何師傅,您可能誤會了,這不是什麼危險的東西,就是一袋苞穀米碴子,不信您看。」

  說著,就打開袋子,讓傻柱看裡面的東西。

  傻柱抓起一把,仔細查看,確實是苞穀米碴子,很常見的東西。

  不由得疑惑起來:「這東西……真沒問題?」

  「當然沒問題。」

  對方說道,「我們只是想讓你們廠長嘗嘗我們新種的苞穀米碴子,哪裡會有問題。」

  傻柱半信半疑,依舊不肯接這袋東西。

  對方見狀,就說道:「何師傅,您如果不願意,那就請把之前我付的定金還給我,雙倍!」

  傻柱:「雙倍?」

  對方:「對,這是我們合同約定的內容,您不會不記得了吧?」

  傻柱:「我沒錢,錢都花了!」

  對方:「那就沒辦法了,您必須按照合同內容來行事!」

  傻柱:「這事兒我確實不能幹……」

  對方:「這樣吧,十塊,現金!」

  說著,對方掏出一張大團結,直接拍在傻柱手裡。

  傻柱一看到錢,眼睛頓時亮了。

  但還是搖頭:「危險的事情我不能幹……」

  「二十!」

  對方又拍了一張大團結。

  傻柱感覺手裡沉甸甸。

  他咽咽唾沫,搖頭:「這不是錢的事兒……」

  「三十!」

  對方再加一張大團結。

  傻柱的手顫了一下,感受到了這些錢的份量。

  但依舊搖頭:「廠長待我不薄,我不能……」

  「四十!」

  第四張大團結放在傻柱手裡。

  傻柱的眼睛有些直。

  結巴道:「我……我靠這份工作養家,我不能……」

  「五十!」

  對方放下第五張大團結,語氣變冷,「何師傅,人不能太貪心!五十塊已經超過您一個月工資了吧?您如果不想干,我可以找別人!我想,別人會很樂意要這些錢。」

  說著,作勢要收回傻柱手裡的錢。

  傻柱趕緊把錢攥住。

  對方見狀,冷笑道:「何師傅,收了錢,就要辦事,否則,後果自負!」

  說完,就把袋子往傻柱懷裡一塞。

  傻柱抱著袋子,表情變幻不定。

  對方開始交代:「記住,這袋苞穀米碴子,是給你們廠長吃的。我們調查過,他為了顯示親民,每頓都要喝一碗苞穀米碴子粥。你只要悄悄給他替換一下,便什麼責任都不用負,誰也查不到你頭上。」

  傻柱木訥的點著頭。

  「還有,我希望何師傅您能儘快行動,最好今晚就搞定,那樣的話,效果最好。要不然,我還會再來找您。」

  對方說完,就拍拍傻柱肩膀,離開了。

  傻柱看著對方的背影,又看看手裡的鈔票,心中五味雜陳。

  廠長,只能對不起您了!

  傻柱在心中哀嘆。

  他當然知道這些來路不正的苞穀米碴子很危險。

  可是……

  對方給的太多,他無力反抗啊!

  而且對方保證,無法追查他的責任,這就讓他沒了後顧之憂。

  既能拿錢,又不用承擔責任,這樣的誘惑,誰能抵擋?

  傻柱輕嘆一聲,拎著袋子,朝後廚走去。

  身後。

  李喬從門後閃出,看著傻柱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