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太殘暴了吧!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兩個黃色的魂環就這樣升起在徐川然的邊上,而第二個黃色魂環的上面比起第一個魂環還多處了十道奇特的金紋,在暗暗的彰顯著他的不同。

  徐川然身上環繞著這兩個魂環之中,沒有人能夠看出第二個魂環其實已經是一個百萬年級別的魂環。

  而在聽到徐川然的魂力不過二十二級之後,對面原本有些慌張的泰龍頓時冷靜了起來。

  「泰龍,二十五級強攻系戰魂師!武魂:鐵骨猿!」

  他大呵一聲,隨著也是兩個黃色百年魂環的升起,泰龍就釋放出了自己的武魂,只見他的雙手瞬間伸長,並且全身上下的皮膚都猛然間帶上了一種金屬的光澤。

  鐵骨猿,一種棲息山間林地的魂獸,通常以族群進行活動,這種魂獸擁有怪力,並且身體極度堅硬的情況下,動作還非常多靈活,作為武魂來說,這種武魂可以算得上是沒多大缺點。

  而且在十二歲能夠到達25級這樣的修為水平,可以說這個叫在泰龍的人在同齡人只是稱得上是佼佼者。

  而且,他的戰鬥經驗也可以算得上非常不錯,當看見徐川然居然拿出這麼大的一把錘子之後,此刻泰龍腦中便出現了一個合乎情理的正常判斷。

  自己必須要貼近到徐川然身邊然後和他鬥狠!必須讓他的那把錘子無法發揮作用!只要近身,自己有武魂加持必然完勝這個傢伙!

  泰龍惡狠狠的看著徐川然。

  「比賽開始。」

  錢多多裁判宣布一聲,然後就瞬間消失在了原地,而泰龍自然是雙腳瞬間發力,猛然將自己的身體直接飛撲了出去。

  同時他那因為武魂附體而變得極其修長的雙臂直接狠狠的抓在了地上!然後向後一帶!整個人就像是一隻真的山猿一般,四肢協運動的沖了出去!

  很野獸派的戰法,有一位專門研究獸武魂的封號斗羅曾經說過,擁有獸武魂的魂師本質上是要以自己的智慧,讓自己戰鬥本能朝著自己武魂的魂獸而靠近。

  有一種理論是這樣說的:魂獸身處危機四伏的大自然,所鍛鍊出來的本來都是最為實用。

  而此刻泰龍所展現出來的姿態屬實是讓所有人大開眼界,這種野獸姿態的奔跑速度確實是有些可以參考的地方!

  「泰龍那個傢伙可是在曾經被稱為「狂獸」的存在!在原本的魂師學校之中斗魂比賽一場都沒有輸過!而且斗魂結束的都非常快!就是因為他這種野獸派的戰法!」

  有一些了解泰龍的新生忍不住的有些害怕的說著:「你們知道嗎,他現在全身可是和真的鋼鐵一樣硬!太強了,這個武魂幾乎沒什麼缺點!」

  在魂獸世界裡,鐵骨猿在他們棲息的地方確實是沒有任何天敵,他們個體強大再加上是群居生物,更就沒有什麼魂獸會去招惹這些硬骨頭。

  而泰龍這兩個百年魂環所賦予給他的魂技全部都是爆發性提升自己的身體素質以及身體耐力,而就在剛剛,他已經毫不猶豫的使用了自己的第二魂技——狂躁!

  這將大幅提升他的力量和耐力,要是被這個狀態下的泰龍近身,等待那名魂師的就是泰龍毫不顧及防禦所直接揮舞出來的鋼鐵拳頭!

  我這拳頭可不會打偏的!

  泰龍幾乎是一眨眼就逼近到了徐川然的身邊,看著徐川然似乎還傻乎乎扛著錘子不動的樣子,他臉色也是帶上了一絲有些暴虐的猙獰笑容,然後揮舞出了自己撕扯空氣發出響聲的鋼鐵重拳!

  這是直來直去的一記直拳,直接朝著徐川然的胸膛打來,速度很快,想要防禦的話沒有太多機會,而且就算是抵擋住了,也會迎來泰龍更多的連打。

  所有人的注意力瞬間被集中了起來,坐在座位上的王冬也是忍不住微微起身焦急的看著遠處的徐川然!

  喂喂!徐川然你這傢伙趕快動啊!難不成你是想站著挨打嗎!

  王冬兒焦急的看著場上的局勢,而此時此刻,徐川然平靜的看著泰龍的直拳,雖然說力量很不錯,但可惜……

  太直接,太年輕了。

  泰龍打出的這一記直拳之後根本沒有任何的變招,簡簡單單的力大飛磚,是幾乎沒有任何任何後路的出招,也絲毫不顧及身體的防禦。

  但……就是這樣簡單的傻瓜拳讓面前的這個傢伙在以前發斗魂比賽之中無往不利,他的武魂賦予了他極強的抗打擊力,他的骨骼,皮膚和他那雙拳頭幾乎和真的鋼鐵沒什麼兩樣。

  所以說,他可以完全無視別人攻擊全力亂來……之前泰龍的對手往往會陷入自己防禦不住他的攻擊,同時自己攻擊也無法奏效的狀況之中……

  連續的勝利,讓泰龍越發自信,這能讓他的攻擊越發無所顧忌。

  但,這種情況,到此為止了。

  該給你這個傢伙上上課了,徐川然看著泰龍臉色的那種猙獰表情,此刻直拳已經即將來到徐川然的胸膛,而此刻徐川然也是做出了自己的反應。

  輕輕的向旁邊一跳,躲開了泰龍的直拳之後,徐川然已經順勢的用另外一隻沒有扛著錘子的手襲擊向泰龍的下巴。

  「木大木大!」

  然而面對徐川然的反擊,泰龍完全沒有任何的防備,他自信自己的防禦,毫不顧及的大吼一聲然後猛然揮出了自己的另外一隻拳頭。

  徐川然眼神之中閃過一絲戲謔,而下一刻,徐川然的拳頭已經狠狠的砸在了泰隆的下巴之上!

  撞擊發生了一道響聲,直接灌注而來的力道讓泰龍也不禁微微低頭緩衝。

  哼!貧弱的攻擊!

  這是泰龍在遭受第一個感覺,徐川然的擊打他下巴的力道不算很大,有魂力護體的情況之下,泰龍的下巴幾乎沒有被徐川然蹭破那怕一層皮。

  但,就在泰龍準備立馬發起自己的反擊之時,泰龍一瞬間感覺……自己腳下的大地傾斜了。

  ……哎?

  仿佛是一隻置於盤子上的螞蟻,下一刻的盤子起來一般。泰龍一瞬間感覺自己面前的世界天旋地轉了起來,仿佛是自己腳下的整個大地給他自己來了一拳。

  腳步跌宕,一瞬之間,他揮出的拳頭就無力的軟了下來,整個人向地面無意識的倒下。

  而這一刻,徐川然的一隻手已經抓住抓住了泰龍的後腦勺的頭髮。

  「看起來,你的腦子並不是和你的骨頭一樣硬呢……」

  徐川然的聲音此刻如同惡魔一般出現在了泰龍的還未完全遠去的意識之中,他想要發出聲音,但下一刻,徐川然已經摁著他的腦袋然後……狠狠的砸向地面!

  咚!

  泰龍的正面臉龐狠狠的砸在了地上發出聲響!他的鼻血瞬間噴涌而出!劇烈的疼痛讓他即將前往遠方的意識拉了回來,但更加強烈的眩暈感又瞬間襲來!

  咚咚咚!

  又是三次響聲,徐川然此刻沒有停下動作!這一刻所有新生一班的師生都呆呆的看著台上徐川然狂躁的拽著泰龍的頭髮,狠狠的提著他的腦袋,將他的面容砸在地上又提了起來!砸在地上然後又提了起來!

  鮮血從泰龍的脆弱的鼻子之中噴涌而出,原本泰龍還算五官端正的那張臉已經狼狽到變形!

  而這些的始作俑者都是台上那個拎著大錘子的徐川然!此刻所有人的看見了,那個拎著別人的腦袋像砸木樁一樣砸在地下的徐川然,臉上帶著一種莫名的笑容!

  這傢伙太殘暴了吧!不是說用錘子的嗎!

  等等,用錘子的話好像更殘暴啊喂!

  所有人此刻以一種驚悚的面容看著遠處的徐川然,而之前和徐川然交過手的王冬兒此刻更是渾身微微發顫!

  這個傢伙!果然是個惡魔!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