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手癢難耐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史萊克東門外的大道上出現了一場低年級和高級的對峙,雙方都人高馬大,但單看修為的話,高年級的學員占據絕對的壓制性優勢,可事實上,兩者對峙的氣勢卻並沒有任何一方占據先機。

  徐川然冷漠的看著徐三石,對方雖然說是魂尊,但徐川然此刻站出來並不是沒有自己的把握。

  「系統,加點!」

  「強化力,體,敏!把他們全部給我加到10!」

  在徐三石釋放武魂的時候,徐川然已經聯繫了自己腦中的系統,將積攢的間諜點傾注於強化體魄之中。

  徐川然存著間諜點其實是有目的的,因為系統說,徐川然的第二武魂想要完美覺醒就需要消耗100萬間諜點,同時消耗百萬年魂獸法蛻,為了這個東西,徐川然對於實力的加點才停了下來。

  但此刻,在面對強敵之時,徐川然選擇間提升一波實力!對面是一位強大三十級的魂尊,力體敏不強化到十,徐川然並不覺得自己能夠吃的住這個傢伙。

  「已完成加點!注意!檢查到力體敏全部都達到加十,達到一次身體蛻變條件,請在高壓條件之下完成蛻變突破!」

  但積攢的間諜點傾入身體之中化作蘊含在身體內部的力量,徐川然已經完全無畏面前的徐三石。

  同時,當聽到系統提示自己達到身體蛻變條件,突破需要身處深處高壓之後,徐川然看著面前的徐三石的眼睛也就更加深沉了起來。

  你好,茂名(劃掉)……史萊克磨刀石!

  徐川然進行了一次豪賭,拿高年級的學長當做背景板的豪賭!

  打贏了消耗的間諜點也將在自己名聲大躁之後全部回來,但打輸了則是代表自己積攢的間諜點運營失敗!

  徐川然不打沒準備的仗,此刻,勝負可真不是那麼好說,力體敏全部加十之後,加上徐川然二十五級的魂力修為,在體質方面徐川然完全不輸面前的徐三石。

  而蛻變所需要的高壓……看來就需要讓徐三石這個傢伙用出看家本領才行,徐川然心中思索……

  但就是在這個時候,在王冬兒也上前一步的時候。

  一個聲音微微打斷了此刻千鈞一髮的局勢,為即將沸騰的水池之中傾入了一劑冷流。

  「這位學弟別怕!高年級學員不允許主動挑釁或者攻擊低年級學員,一經發現直接開除,諒這個徐三石這個傢伙也不敢和你真的動手!」

  王冬兒有些驚訝的看了一眼出現在自己身邊的這一位少女,她很漂亮,是一種青春活力的漂亮,而且讓王冬兒更加有些驚訝的是,她居然看上去和這個叫做徐三石的傢伙認識。

  「徐三石!你可真是會說話!」

  「我攪局?你這傢伙惹錯人了!這個小攤子是我罩的!剛剛你以為我沒有看見你這這傢伙直接衝上來強搶嗎?!喲呦,只是可惜臉上挨了一拳臉色不好看了吧!」

  唐雅冷笑一聲,而此刻,一位擁有深藍色的短髮,年紀雖然不大,但看上去卻給人一種儒雅隨和的英俊青年此刻也是從一旁走出來的徐川然的身邊。

  他一到來,徐川然立馬就感覺到了自己身上的壓力瞬間減少了很多。

  「貝貝!沒想到你這傢伙也來了!」

  徐三石臉色更加難看了起來。

  而這位被稱作貝貝的學長只是淡淡的道:「徐三石,這裡是我小師弟的攤子,你在我小師弟攤子上鬧事,既然想打的話,我陪你打。」

  這個新來的學長氣勢磅礴,王冬兒眼神一亮,因為她感覺這個學長的魂力也是極其深厚,和徐三石不相上下,而且他似乎還願意為自己這邊出頭!

  徐三石微微一震,指了指霍雨浩,道:「他是你師弟?」

  貝貝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

  徐三石此刻心中已經微微萌生退意,但看著周圍的形勢,他又冷聲道:「那又如何?他不給江楠楠面子,就是不給我面子。四條烤魚而已,我已經付了錢。」

  雖然說這個徐三石還在嘴硬,但王冬兒已經明顯感覺到這個傢伙已經氣勢已經弱了一籌,便連忙拉了拉徐川然的衣角,示意徐川然接下來看戲就行。

  但此刻聽見徐三石還在嘴硬,唐雅便怒道:「不懂先來後到是吧!那可是雨浩專門留給我的!而且我聽雨浩也說了!這兩位學弟也是付了錢了!」

  「貝貝,你還和他廢什麼話,揍他。揍得他生活不能自理,我就讓你親一下!」

  原本貝貝臉上還繃著勁,聽了唐雅這小魔女唯恐天下不亂的話,他顯然是有些嘴角抽動,氣勢稍有有些崩壞,而王冬兒此刻也是驚訝的看著這位學姐和學長。

  原來他們是這種關係嗎?

  而此刻,徐三石撇了撇嘴,臉上的痛感對於他來說已經差不多消失,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面前的徐川然,徐三石然後就向貝貝說道:

  「你家小雅還是這麼脫線,想打架那就來打吧,不就是上斗魂區麼?走!」

  徐三石冷哼一聲,收起武魂轉身向學院走去,正如唐雅所說的,史萊克學院之中不允許高年級欺凌第低年級。

  雖然說剛剛徐川然硬生生給了徐三石面門一拳,還放言嘲諷,但即便是這樣,徐三石就算是釋放了武魂,也只是敢這樣子嚇唬嚇唬徐川然而已。

  真打起來他是不敢的,但不打起來這個傢伙的臉面也掛不住,被眾目睽睽之下一拳打飛之後,狼狽模樣還被喜歡的人看到,徐三石心裡早就憋上了一股怒火,但真打起來面對一年級新生,等待徐三石的只有可能是退學處分。

  而這個時候,貝貝的出現以及他的話看上去既維護了徐川然他們,又在這種程度之替徐三石進行解圍,讓徐三石得以在和新生對峙的尷尬情況之下順利脫身。

  貝貝這樣做顯得天衣無縫,當即就跟上徐三石往斗魂場走起。

  但……

  「這位學長,你的這位女伴都知道先來後到的道理,你不會不知道吧。」

  徐川然的聲音平淡的傳來,讓原本正準備離開的徐三石和貝貝的腳步都微微停滯了一下,貝貝眉頭一皺回頭看向徐川然,他實在不明白這位學弟說出這樣一段話的意義是什麼。

  難不成……他還想和以自己大魂師的修為和徐三石這個傢伙去硬碰硬嗎?!這怎麼可能?!

  「學弟……你這是?!」

  「抱歉了,學長,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夠在憤怒之後保持平靜,至少,我在學院之中不會克制自己的心情。」

  已經完成了加點的這一戰,徐川然怎麼可能會放過徐三石?!此刻,已經動用武魂的徐川然早已手癢難耐。

  徐川然再次向前踏出一步。

  「我從書裡面曾經看到了一個詞語,這個詞語的名字叫做舔狗,它被用於用於形容完全不論對方的態度,都不顧自己臉面,拼命付出,向對方示好的人。」徐川然此刻語言如刀,目光凌厲如劍。

  「這種人多愚蠢啊!多愚蠢啊!他喜歡把「死」掛在嘴邊的說一些蠢話,但卻從來沒有真正思考所謂『死』的含義,做事從來不顧及什麼,今天給喜歡的人說了99句話,對面一句也沒回答之後,心裡還在想:啊!原來愛是無聲!」

  貝貝此刻極度吃驚,而徐三石也聽明白了,徐川然每說一句,徐三石臉上就增添一分猙獰,他額頭暴怒的輕筋紋路跳動著,瞳孔泛出可怖的血絲。

  「明明絲毫不理解對方就要湊上臉去接近,明明完全不懂對方為何厭惡自己什麼還以為這是對方的矜持……」徐川然此刻滔滔不絕。

  徐川然原本表現的就像是一個普通的史萊克新生,然而此刻,他居高臨下嘲諷徐三石,極盡尖刻之能事,不吝用最兇狠的語言刺痛其內心。

  「徐三石!」徐川然斷喝。

  徐川然的聲音極大,在空曠的大道之地也如同獅子怒吼,忽然停下,一片死寂。

  「收穫重要人物:唐雅的震驚……間諜點增加1萬」

  「收穫重要人物:徐三石的震驚……間諜點增加一萬!」

  「收穫王冬兒的的震驚……間諜點增加四萬!」

  ……

  所有人一動不動,仿佛時間摁下了暫停,一筆筆間諜點的收入瞬間高漲!

  「穿著黑色校服,五年級了,你還是魂尊,你在史萊克學院之中呆了整整五年!比你落後一年的人已經達到了你的水平!就連我的人也即將突破魂尊!如此!我又怎麼可能會畏懼你?!我不知道你的老師怎麼教導你的,但……」

  所有人茫然的看著徐川然慢慢地挽起袖子,呆滯於徐川然此刻的氣勢,看著他那潔白的校服,恍惚間認為這是不是內院的天才穿新生衣服來外院進行考察,但所有人都知道,內院的學員不會這麼無聊,這只是一個剛剛入學的新生!

  「來!和我打!該替你的老師給你補補課了。」徐川然冷冷地說。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