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我要一個解釋!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碰撞,然後瓦解。

  原本平靜的湖面此刻極其異常,中心是一條已經凝成閃爍著的冰面,蒼白淒冷的寒霜從湖邊的岸上一直延伸到湖中,但在這條炫麗冰面兩旁卻是被高溫火焰灼燒的斑駁焦土。

  兩道身影完成了一次交鋒,但顯然,這一次交鋒並不是兩敗俱傷,兩者的魂力差距實在是太過巨大,但在系統的控制之下,徐川然的力量被集中到了一點。

  體內封印的那股冰霜力量湧現了讓徐川然的身上之中生長出極寒的冰刺,但這一切都在一拳之後消散於無形。

  當冰之怒龍被打出然後正面撞擊在了這個火紅色身影的小腹之上,寒意奔騰的同時,一個寒冰的怒龍印記被深深的刻印在她的肚臍之處!

  系統此刻將徐川然的力量壓縮到達極致,讓本來如同麵團一般的魂力化作了一根無堅不摧的冰針!

  這到火紅色的身影瞬間被打飛到湖面之中,徐川然的身影也是瞬間倒飛而去,出徐川然身上生長出來的冰刺破碎,一瞬間徐川然的衣服就被大量血液染紅。

  凍傷和燒傷同時出現在此刻徐川然的身上,可以說如今徐川然的模樣已經極其的悽慘,而前一刻還有著恐怖魂力波動的海湖畔,此時卻已經完全恢復了平靜。

  徐川然在系統的輔助之下打出這一拳之後意識也是瞬間模糊了起來,最後的意識只是自己撞上了一個柔軟的身體……

  當感知到一個重物撞擊在自己身上的時候,王冬兒頓時先醒了過來,當身體感知回歸,王冬兒第一時間聞到了的是極其悽慘的血腥味。

  一睜眼,王冬兒就看見了徐川然倒在了自己的懷著,此刻徐川然身上的衣服幾乎是焦黑的粘在了他那已經血肉模糊的身軀之上。

  絕望和壓抑一瞬間籠罩到了此刻的王冬兒的身上,她此刻腦子一片茫然,記憶之中最後一幕是一個怪物衝來出來,自己暈了過去,而徐川然……他……徐川然他似乎扔給自己一個金色的東西。

  王冬兒目光移動,抬起顫抖的手拿起了自己身邊的一個圓球,當魂力注入其中,看著升起來的屏障之後,王冬兒的腦子只感覺砰的一聲,一切想法都被清空。

  王冬兒她看到了場地上的異常,看到了寒冰和火焰所鑄就的奇觀,但此刻王冬兒腦子卻只有一個念頭……

  在面對那樣突如其來的危險之時,徐川然他居然為了保護自己而身受如此嚴重的傷害?!

  身體此刻無比貼近之下,王冬兒感受到了徐川然那原本強健有力的心跳,正在變得越來越慢……越來越慢,而這也是如同一團火焰一般灼燒這王冬兒飛內心。

  這是王冬兒完全始料未及的結果,無助的眼淚開始奔涌,但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遠處,海神湖的深處,十數道身影以驚人速度沖了過來,只是幾次眨眼的工夫就來到了岸邊。

  他們的修為極高,但看到此刻岸邊的一幕之後,他們所有人的表情都為之動容,尤其是看見躺在王冬兒懷中的徐川然之後,他們之中的為首的一道白衣老者的臉色瞬間變得極度難看了起來。

  「救人!」

  他在半空中突然一步跨出,就像是穿梭了空間一般,來到徐川然和王冬身邊,雙手一引,將徐川然的身體頓時從王冬兒的身上懸浮起來。

  同時他的魂力開始湧入徐川然的身體之中維持徐川然的一線生機,但當魂力進入徐川然身體之後,這個白衣老者的臉色就更加難看了起來。

  另一名白衣中年人聞言趕忙上前,王冬兒此刻默不作聲,她認出這位老師姓李,因為他在昨天施展生命之樹武魂,為他們全班進行恢復,是一位魂聖級強者,在治療的領域之中幾乎稱得上是頂級強者。

  他的魂環綻放,第七魂技毫無任何猶豫的是再次閃動,這位魂聖此刻沒有任何猶豫的就拿出了自己的最強手段。

  一圈圈綠色光暈圍繞著徐川然的身體悄然浸潤著,四散的氣息居然能讓周圍那些枯萎的植物竟然以驚人的速度恢復,但此刻正在治療的這位李老師的臉色也是越來越難看了起來。

  壞了,這位學員的經脈幾乎被燒壞和凍傷了大半,小桃造孽了啊!她幾乎毀掉了一個新生的未來啊!

  這一刻,這位李老師內心忍不住喃喃自語,但他還是很快做出最正確而果斷的治療判斷。

  「我帶他去閣老哪裡看看!」

  李老師朝著那位白衣老者點了點頭之後他就迅速的帶著徐川然消失在了這裡,而那位白衣老子聽到了李老師居然要帶他去閣老面前的時候,他的表情也是微微有些動容。

  而此時,王冬兒看見這位李老師變得臉色難看,然後瞬間消失之後,王冬兒那張小臉也是瞬間蒼白了起來。

  「小桃在這裡。」

  嘩啦一聲水響,一名白衣人從水中撈出了先前墜入海湖的那名紅衣人,紅衣人全身已經濕透了,水浸濕衣服露出她那曼妙的身形,而此刻看著這一切的王冬兒也是終於明白了發生了什麼。

  內院一位學姐發瘋了……而自己和徐川然就成為了她襲擊的對象……

  而此刻在注意到王冬兒還甦醒的情況之下,一道白衣中年人迅速來到王冬兒身邊然後嚴肅的說道:「你已經沒事了,關於剛才看到的東西,請你忘掉。否則會被開除出學院,這個東西給你作為補償,相信你是聰明人,你的朋友……他會沒事的。」

  一邊說著,他分別拋王冬一個綠色的東西,王冬兒下意識的抬手接住。

  「現在,走吧,離開這裡,去上課吧,忘記看見的一切。」

  這位白衣中年人很直接的對王冬兒下達逐客令,但此時此刻,王冬兒看著手上的東西,她渾身忍不住的開始顫抖了起來。

  不是因為東西的珍貴而激動的顫抖,而是因為氣憤。

  為什麼我們明明是受害者卻依然不受重視,為什麼明明被稱為大陸最安全,最重視學員的第一學院此刻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之後第一時間想做的事情就是把這件事壓制下來……

  王冬兒,憤怒了。

  「我……需要一個解釋……」

  王冬兒突然間開口說話了,聲音有些顫抖和梗塞,但此刻在一群成年人之中,她有些稚嫩的聲音顯得如此突兀。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