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我要你!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馬小桃端著水盆,站在徐川然面前的她此刻有些弱氣的微微低頭,偷偷抬起眼睛和徐川然的眼睛對視一眼之後,就慌忙的低下頭,一副好欺負的樣子。

  好欺負?

  這幅姿態要是放到外界簡直會驚掉所有人的下巴!馬小桃作為天才,但在外界的名號可是:火焰狂魔!

  不僅僅是性格潑辣這麼簡單,馬小桃戰鬥方式極度狂躁兇殘,極其擅長用自己的武魂火焰對敵方採取碾壓式的飽和攻擊,以至於和她對戰過的學長眼中,馬小桃簡直就是兇殘惡魔的級別。

  但其他人絕對不會想到的是,在外界的強勢異常的馬小桃,此刻卻就像是唯唯諾諾的受氣小媳婦一般。

  這是多方面的原因所致,但直接導致的就是馬小桃心中有些膽怯,現在不敢去面對徐川然現在的目光。

  「你……你醒了啊。」

  心臟嘭嘭直跳,簡短的話語此刻卻似乎耗盡了馬小桃此刻所有的勇氣。

  就像是之前系統所說的那樣,徐川然現在的狀態幾乎是廢人一般,而讓徐川然變成廢人的罪魁禍首就是馬小桃。

  在這幾天裡馬小桃也是明白了自己傷害到徐川然在外院是何等的風采,一年級戰勝五年級學員,而且還是那個徐三石,被譽為外院的第一天才,甚至還是一位即將到達四級魂導師的魂導師天才!

  但就是這種天才被自己毀掉了未來,這種難以形容的負罪感幾乎要淹沒馬小桃的內心,而在這種條件之下,馬小桃之前甚至已經做好了以命抵命的覺悟。

  徐川然平靜的看著面前的馬小桃,輕輕點了點頭:「你就是之前那個攻擊我和王冬的那個人吧。」

  馬小桃手上拿著的水盆之中的清水猛然晃動起了一陣波瀾,她的臉色也是微微有些蒼白,但最後還是輕輕點了點頭。

  「我感受不到四肢的力量,修為也完全感覺不到,我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但既然我是在史萊克學院之中收到重傷,醒來之後沒有安然無恙的……」

  徐川然看著面前的馬小桃然後輕聲的說道:「這麼說,我應該是廢了對嗎?沒想到被譽為最安全的史萊克學院之中還能發生這樣的的事情呢。」

  徐川然的話讓馬小桃的臉色越來越蒼白,其實她心中早有預料自己會面對這樣的一個場景,受害者對自己發出質問,但她從來沒想來的這種事情來的如此突然。

  「不……我……」

  馬小桃雙手有些顫動,水盆轟然掉落在了地上,想要解釋但卻找不到任何的理由,此刻徐川然越冷靜,給予馬小桃內心的痛苦就越巨大。

  「是你最近在照料我?很有意思,據說史萊克一向護短,尤其是內院學員也都有內院老師的撐腰,我原本還以為你的老師會把你藏的好好的,但沒想到你居然會大大方方的出現在我的面前。」

  徐川然平靜的說著,而馬小桃聽見這些話語之後則是慌忙的回答道:「不!不是這樣的!不會的!這是我一個人的責任,我的老師不會幫我逃避,這和學院沒有關係!」

  而聽著馬小桃的這些話,徐川然也是點了點頭:「看起來你已經做好了覺悟,但實際上你的運氣很好。」

  徐川然看著她,然後悠然說道:「還好我攔住了你,要不然,你可就要傷害到昊天宗的在世傳人,要是她像我這樣變成廢人,那後果……哼哼,怕就不是你做好覺悟這麼簡單就能夠擺平。」

  馬小桃聽著這句話頭更是低了下來,身影也是有些發顫。

  徐川然看見她這個樣子也就不再繼續這個話題,嘆息一聲然後問道:「和我一起的王冬他怎麼樣了?」

  「我沒事。」

  馬小桃剛想開口,房間的門就已經打開了,一頭粉藍長發的漂亮身影走入房間,雖然說他的臉上強作鎮定,但此刻看著躺在床上虛弱的徐川然,她漂亮的眼瞳之中也是猛然泛著淚光。

  「你沒事就好,我沒有白費功夫,要是我都挺身而出了,你還受了重傷,那我這個作大哥的保不住自己就算了,還保護不住小弟那可真是靠不住啊。」

  徐川然感慨的說著,而這頓時讓王冬兒此刻壓抑不住情緒,雙眼也是頓時一紅,然後尖叫道:

  「你是一個笨蛋嗎!都受傷到這種程度了還要裝模作樣!你這個超級笨蛋!就喜歡把危險留給自己逞能是吧!」

  王冬兒紅著眼睛,緊緊攥著手中的一個金色的圓球,在徐川然受傷之後,徐川然身上儲存魂導器也是由王冬兒保管。

  而在這幾天裡,王冬兒也是發現了徐川然在關鍵時候扔給自己的那件防禦魂導器是他所有魂導器之中最好的那一個,也就是說徐川然他把最安全的地方留給了自己。

  這個發現讓王冬兒這幾天來幾乎是完全睡不著覺,如今徐川然甦醒,學院幾乎是第一時間就派人來接王冬到達這裡,而一道這裡,看見虛弱的徐川然,王冬兒的情緒也是有些控制不住。

  「你放心,我會為你討回公道的,我以我的武魂昊天錘保證!」

  說完,王冬兒紅著眼睛就急匆匆的衝出去了,她此刻實在是壓抑不住眼淚,但又不想讓徐川然看見自己這個樣子,於是乎就這樣跑了出去。

  「謝謝你,王冬。」

  徐川然輕輕點了點頭,而此時此刻一名名老者也是走入了這個房間,其中有徐川然熟悉的錢多多,而現在這些老者的臉色顯然都很是凝重。

  而其中一個能看上去有些憔悴的老者站了出來:

  「徐川然學員,我是史萊克外院武魂系校長言少哲,是馬小桃的老師,在此代表史萊克學院對你表達歉意,因為學院的失職導致你身受重傷。」

  言少哲沉聲:「史萊克學院以自身名譽擔保,一定會讓你回復過來,同時學院將會儘自己所能滿足你的一切要求。」

  「哦?一切要求嗎?史萊克學院難道以為只要補償給的夠多,就可以把這件事情平息下去嗎。」

  徐川然平靜看向一旁的馬小桃,而此刻聽到徐川然這樣的話語之後,言少哲此刻也是頓時感到一股無力感湧上心頭。

  「當然不是……但史萊克學院會盡力彌補,小桃這一次確實是罪人,她此刻也聽從你的發落……」

  「原來如此……」

  徐川然點了點頭,然後平靜的說到:「不過,我現在這個狀態能要什麼補償呢?比起這些物質上的東西,我現在更想要她付出和我對等的代價。」

  對等的……代價?聽見這句話之後,言少哲頓時狠狠的攥住了拳頭,同時內心也是泛起一陣陣絕望。

  難不成真要發生預想之中……最糟糕的那件事情……言少哲的心裡頓時有根弦崩緊了起來。

  而就在此刻,徐川然艱難的舉起來受指著馬小桃,而在這一瞬間裡,馬小桃的心也仿佛在這一刻停止了心跳。

  「我要你!」




章節目錄